石坚的到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知道在省城的他,为什么会来任家镇。

  不过知道石坚真正为人的,只有少数。

  毕竟石坚平时还是会在乎自己的面子,做事情不会太过分,他又不是邪修。

  所以在大部分同道眼中,石坚依然是那实力高深莫测、威名赫赫的雷电法王,茅山派值得依靠的大师兄,威严得很,很有公信力!

  就像之前龙虎山天师府的众人,不管是常月真人,还是风火雷电四大护法,以及小一辈的张小五,提起茅山派,第一个想到就是雷电法王石坚。

  没办法。

  在这之前,茅山派诸多弟子中,就属石坚修为最高,实力最强,名气最大。

  “雷电法王来了?这感情好!”

  “大师兄?这下好了!有大师兄帮忙,要抓回逃跑孤魂野鬼,把握就更大了!”

  不少人闻言面色一喜,开心的说道。

  只有九叔、蔗姑、四目道长等人神色之中有着担忧。

  四目道长与石坚只见的恩怨自是不用多讲,说是水火不容也不为过。

  要不是上次九叔生日时,有张敬帮忙,让石坚当众对四目道长低头认错,恐怕石坚依然还是四目道长的‘心魔’!

  现在虽然好了一点,心中的芥蒂却不可能完全消散。

  九叔和蔗姑以前对石坚倒是挺尊重,将其当做了大师兄来看待。但上次在省城发生的一连串事情之后,两人对石坚的看法也已经是彻底改观,没有任何好感了。

  “他来干什么?师兄,你向他求救了?”

  四目道长皱着眉,闷声问道。

  九叔摇了摇头,眉头也锁着,道:“或许是他恰好有事经过附近,昨晚也接收到了我的求救信息,所以赶来了吧。”

  虽然已经不在把石坚当做值得尊敬的大师兄,但九叔也没有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石坚。

  没将这次的群鬼出逃,往石坚身上想。

  毕竟这次的祸是他两个徒弟自己闯出来的,是偶然与巧合,从头到尾都与石坚无关,谁会想到是他处心积虑搞得鬼?

  说话间,石坚和他儿子石少坚,两人便已经步入正堂。

  “大师兄!”

  “大师伯!”

  “法王!”

  顿时不少人从椅子上站起身,抱拳对石坚打招呼。

  石坚面带微笑,与众人示意。

  九叔见状,自然也不能失了礼数,也站起身叫了声大师兄。

  “林师弟,我昨晚恰好路过平安县,接到了你求救的信号,所以特意绕了弯路,改变了目的地,过来看看,做师兄的是否能够帮上你什么忙。”

  石坚开门见山,好不藏着掖着,一副大师兄做派地道:“虽然上次在广州城,咱们师兄弟之间有些矛盾,不过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不管怎么说,大家始终一门同宗,打断骨头连着筋,过往的嫌隙,就应该放下了,你说呢?”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四目道长是个暴脾气,想到什么说什么,一点也不给面子地道:“别的师兄弟说这种话,我相信。你说这种话,我不相信!石坚,这件事用不着你帮忙,你走吧!”

  嗯?

  闻言,大堂内不少人眼神脸色有了变化,神色不满。

  这话是什么意思?

  茅山派的这些师兄弟之间,怎么感觉像是仇人一样?

  人家不怕耽搁事情,接到消息专门过来帮你忙,怎么还一点都不领情啊?

  九叔见状,对四目道长按了按手,示意他暂时不要说话。

  尔后看着石坚,说道:“大师兄能够来帮忙,自然是再好不过。”

  虽然,九叔在心里也不怎么相信石坚会这么好心,专门过来帮自己,上次在省城,他已经看清楚了自己这位大师兄的真本色了。

  不过,石坚刚才说的话,他却是也赞同一些。

  大家不管怎么说,终究是师兄弟,过往的嫌隙或许放不下,但是却也不能撕破脸,让外人看了笑话。

  现在当着这么多同行的面,石坚把话说得冠冕堂皇,是专门来帮他的。

  他要是冷面相对,别人怎么看他?

  规矩还是要有。

  反正这次的事情,他不会异想天开的指望石坚会真的出多大力,帮他就对了。

  甚至,他还需要暗中警惕,防止石坚不但不帮忙,反而来捣乱!

  这一点,他自己心里要有数。

  于是乎,九叔又将事情大致跟石坚说了一遍。

  而石坚,自然会装出一副恍然大悟,刚明白的样子。

  “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准备采用什么办法来收服这些孤魂野鬼啊?”石坚一副若有其事的样子问道。

  有人回答:“还没有头绪。正准备商量的时候,雷电法王你就来了。”

  石坚点了点头,一只手抚弄着自己常常的胡须,认真‘思考’了片刻,开口道:“采用先天八卦阵,如何?”

  九叔闻言眉头皱了皱。

  不是石坚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相反,石坚想出来的办法,和他所想的办法是一样的!

  要抓如此多的孤魂野鬼,哪怕他们现在有十二名……不,加上石坚,如果他肯诚心帮忙的话,那就是十三名炼师境以上的高手了!

  但是,如果采取‘单兵作战’的办法,也是远远不能在七天之内将所有出逃的孤魂野鬼都抓回来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想个办法,将这些鬼都吸引出来,然后引入阵法之中,来个瓮中捉鳖!

  所以,得布阵才行。

  而先天八卦阵,便是最好的办法了。

  十几位炼师境以上的高手,足以布置出最强大、最完整版的先天八卦阵,哪怕是数百上千只孤魂野鬼,也都能够困住!

  石坚提出来的建议,所以很正确。

  但是九叔因为心中怀着警戒,所以石坚表现得如此正常,他反而是觉得不正常了。

  难道说,这位大师兄还真的是转性了,忘记了上次在省城发生的事情,这次是真的来帮他的?

  “先天八卦阵?这个主意不错!”

  “嗯。是的!雷电法王这个提议很好,我感觉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石坚提出建议后,很快就有不少人响应附和。

  九叔也点了点头,说道:“就按照大师兄你的提议,采用先天八卦阵来对付这些孤魂野鬼好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石坚微微一笑,随即又口风一转,问道:“不过。先天八卦阵可以将这些孤魂野鬼都困住,但是想要将所有的孤魂野鬼都吸引过来,然后不知不觉的进入到先天八卦阵之中,却是得有人去做诱饵……这件事,是谁闯的祸啊?”

  说到这里,时间脸上的笑容,骤然变得古怪阴森了几分。

  眼神深处,也浮现出一抹杀意。

  只不过,谁都没又发现,没有察觉。

  九叔无奈的回答:“是我两个不成才的徒弟,文才和秋生。”

  石坚眼神流转到两人身上,笑眯眯地道:“既然如此,就得让你们两人去做这个诱饵了。正好,你们两人修为浅薄,法力不显,去做诱饵那些孤魂野鬼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很容易就会上当。要是修为太强,做诱饵就骗不了鬼了。”

  不知道为何,石坚脸上的笑容看似很慈祥和蔼,可是文才和秋生两人被他用笑眯眯的眼神盯着的时候,却不由得心底发寒,浑身毫毛都倒竖起来。

  很不安的感觉。

  似乎,会有很危险的事情发生。

  “师傅,我们……”两人下意识的就朝着九叔投去求救的眼神,表示不想去做这个诱饵的工作。

  引诱数百只、上千只厉鬼,可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情。

  稍不注意,要是露出了马脚,他们两人这点小身板,还不够给这群孤魂野鬼塞牙缝的!

  九叔这次没理会两人的求助,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是你们闯出来的,自然得你们来负责。”

  他这两个徒弟,太不让他省心。

  这次让他们去做诱饵引鬼也好,算是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以后做事得三思而后行!

  见师父都这么说了,文才和秋生自知说什么都没用,于是只好低下头,表示接受。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接下来。、

  一群炼师境以上的高手,去任家镇南边不远处的一处开阔地带,将先天八卦阵布下,只等天黑,文才和秋生将群鬼引过来,他们就可以捉鬼了。

  ……

  ……

  布完阵法,大部分人就在镇上随便找了地方暂时落脚,没有回义庄,。

  毕竟义庄虽然大,但又不是客栈,没办法容纳三十几人。

  只有四目道长、一休大师,和他们的徒弟家乐和菁菁住在义庄。

  他们得帮忙准备晚上做诱饵,引诱鬼魂的道具……臭豆腐!

  当然,这个臭豆腐不是一般的臭豆腐。

  是加了特别的材料,专门用来对付鬼的。

  张敬回到义庄时,众人就整在捏着鼻子,制作着臭豆腐。

  回到阔别已久的义庄,站在门外,张敬心情还有些激荡,正准备敲门开口叫人,一阵风吹来,张敬吸了口气,顿时就受不了了……

  这味道,是真的臭!

  义庄这是怎么了?

  “砰砰砰!”

  张敬屏住呼吸,开始敲门。

  “谁啊?”

  门内传来一个明显也捏着鼻子,瓮声瓮气的声音。

  很快,文才的脑袋探了出来,他两个鼻孔还用棉花堵着,用嘴巴在喘气。

  看见张敬的身形,当即就愣住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大喊大叫道:“张敬师弟!你终于回来了!”

  “师傅、师姑、师叔!你们快来,张敬师弟回来了!”

  听到这声音,院子里正忙着做臭豆腐的众人,顿时纷纷放下了手下的动作,惊喜的走了过来。

  张敬这次离开任家镇,已经一月有余,倒不是特别久。

  不过张敬在这时候回来,却是让众人大为惊喜。

  因为现在正是缺人帮忙的时候,而张敬的实力众所周知。

  有张敬在,大家底气和信心也就足一些。

  不止是文才和秋生这样觉得,就连九叔、四目道长等长辈,心里也都这么想。

  “哈哈,张敬,你小子总算回来了!回来得好啊!回来得正是时候!”四目道长大笑着走过来,很是热情的给了张敬一个巨大的拥抱,说道:“你回来了,咱们也就不用担心石坚在搞什么幺蛾子了。”

  本来现在整个义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臭豆腐的味道。

  四目道长刚才正在炸豆腐,身上味道更是浓郁。

  张敬被拥在怀里,那酸爽简直别提了。

  好不容易,从四目道长热情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张敬无奈道:“四目师叔,你身上的味道有点大。”

  四目道长也不介意,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笑着道:“我们正在弄臭豆腐。不过这味道臭吗?很香啊!你小子不吃臭豆腐?”

  张敬摇头。

  豆腐他喜欢吃,绝大部分的做法他都吃,但唯独臭豆腐和豆腐乳,这两种他实在是吃不惯。

  言归正传,张敬一一和九叔、蔗姑、一休大师等人问候后,才开口问道:“四目师叔你和一休大师来任家镇来玩,石坚也来任家镇了?”

  虽然嘴上这么问。

  但张敬心里,却是大致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来昨天晚上,文才和秋生这两个家伙还是没能更正命运的伏线,依然闯祸将孤魂野鬼放走。

  所以四目道长、一休大师才会从腾腾镇赶来任家镇,是来帮忙捉鬼的。

  而石坚来到任家镇嘛,很明显,肯定是来捣乱的。

  原本的电影剧情里面,九叔和石坚这时候还没彻底闹僵,石坚都不怀好意,想着搞破坏。现在因为有自己的加入,上次的广州城一役,石坚可谓对他们这些人是恨之入骨,不可能好心来帮忙。

  不过这样,却正好!

  这正是张敬所希望的!

  “我们可不是来玩的……”

  四目道长摇了摇头,而后眼神看了看旁边的文才和秋生,打趣说道:“喏,是这两个小子闯了祸,我们是来给他们擦屁股的。”

  文才和秋生闻言倒是有羞耻心,羞愧的低下了头。

  很快,九叔出面将事情的经过大致告诉了张敬。

  基本上,和张敬记忆中的情节差不多。

  他也没有把文才和秋生闯祸这件事,往石坚身上想,并不知道是他在暗中搞鬼。

  不过张敬却是有一点可以很肯定,石坚这次前来,肯定是心存歹意!

  张敬琢磨了片刻之后,问道:“石坚点名,要让文才和秋生去做诱饵,引诱孤魂野鬼?”

  文才和秋生连忙点头,委屈地说道:“是啊!想不去都不行。”

  九叔瞪了一眼两个徒弟,让他们闭嘴。

  尔后转过头看着张敬,叹气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做诱饵之人不能修为太强,所以不管谁去,肯定都会有一定危险。但这是他们两个闯出来的祸,就该让他们出去承担。”

  张敬也明白这个道理。

  文才和秋生闯了祸,自然得就承担责任。

  哪怕他们两人命好,有个好师傅帮他们擦屁股,但他们该做的还是要做。

  “正常的危险倒是不怕,就怕石坚暗中搞鬼!”

  与九叔不同,张敬是是毫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度去揣测石坚的。

  此人,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如果正常情况下,文才和秋生去做诱饵,虽然会有一定的危险,但是到时候多给他们几张保命符,保命问题还是不大的。

  可要是石坚暗中搞鬼,设计陷害,那两人可就是凶多吉少了!

  “这……”九叔闻言一愣,他倒是没想过这件事。犹豫地道:“用先天八卦阵捉鬼,还是他提出来的,他如果要从中作梗,就不会帮忙出谋划策了。应该……不会吧?”

  “很简单,这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张敬说道。“难道他石坚不帮忙出谋划策,师叔你们就想不出来,用什么办法来捉鬼了吗?他提出这个建议,看上去是很诚心的样子,但在我看来,他不过就是故意用来获取你们的信任罢了!”

  啪!

  四目道长拍了拍自己大腿,头一个对张敬的猜测表示赞同,说道:“对!张敬说得很对!我就说今天石坚表现很古怪,但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那里!这家伙,就是在欲擒故纵!”

  文才和秋生闻言大惊,哭丧着脸道:“那岂不是说,今晚上我们要是去当诱饵,就死定了?我们还去吗?”

  九叔一时之间,也有些拿不准了。

  他虽然不愿意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想,但却也不得不承认,张敬的猜测很有道理。

  他不能拿自己两个徒弟的性命去赌博。

  于是九叔准备开口,改变今晚的行动。

  张敬却在这时开口道:“去,当然要去!”

  文才和秋生急了,问道:“师弟,你不是说这是石坚的阴谋吗?你怎么还让我们去呢?”

  “不要慌……”张敬淡淡地道:“你们去做诱饵,我会在暗中保护你们。”

  “嗯?暗中保护我们?”

  文才和秋生面面相觑,还能这样?

  张敬解释道:“我回来,石坚他们都不知道,先天八卦阵也不需要我去操控。所以今天晚上,我没什么事,正好可以陪同你们一起去引怪……我隐藏在暗中,也不会将孤魂野鬼也惊着。”

  这下文才和秋生放心了。

  有张敬师弟陪同,暗中保护,那的确是不会有任何问题滴!

  正事商量完。

  这时在旁刚才一直没说话的菁菁,走过来问道:“张敬,婷婷呢?她也回来了吧?”

  张敬本来还有着诸多心思、精明的一张脸,闻言顿时变得黯淡无光……

  ~

  (这章五千多字,补昨晚的更新……

  今天尽量会多更,嗯,心里想的是再更新一万字……咳咳,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

  哪怕他们两人命好,有个好师傅帮他们擦屁股,但他们该做的还是要做。

  “正常的危险倒是不怕,就怕石坚暗中搞鬼!”

  与九叔不同,张敬是是毫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度去揣测石坚的。

  此人,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如果正常情况下,文才和秋生去做诱饵,虽然会有一定的危险,但是到时候多给他们几张保命符,保命问题还是不大的。

  可要是石坚暗中搞鬼,设计陷害,那两人可就是凶多吉少了!

  “这……”九叔闻言一愣,他倒是没想过这件事。犹豫地道:“用先天八卦阵捉鬼,还是他提出来的,他如果要从中作梗,就不会帮忙出谋划策了。应该……不会吧?”

  “很简单,这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张敬说道。“难道他石坚不帮忙出谋划策,师叔你们就想不出来,用什么办法来捉鬼了吗?他提出这个建议,看上去是很诚心的样子,但在我看来,他不过就是故意用来获取你们的信任罢了!”

  啪!

  四目道长拍了拍自己大腿,头一个对张敬的猜测表示赞同,说道:“对!张敬说得很对!我就说今天石坚表现很古怪,但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那里!这家伙,就是在欲擒故纵!”

  文才和秋生闻言大惊,哭丧着脸道:“那岂不是说,今晚上我们要是去当诱饵,就死定了?我们还去吗?”

  九叔一时之间,也有些拿不准了。

  他虽然不愿意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想,但却也不得不承认,张敬的猜测很有道理。

  他不能拿自己两个徒弟的性命去赌博。

  于是九叔准备开口,改变今晚的行动。

  张敬却在这时开口道:“去,当然要去!”

  文才和秋生急了,问道:“师弟,你不是说这是石坚的阴谋吗?你怎么还让我们去呢?”

  “不要慌……”张敬淡淡地道:“你们去做诱饵,我会在暗中保护你们。”

  “嗯?暗中保护我们?”

  文才和秋生面面相觑,还能这样?

  张敬解释道:“我回来,石坚他们都不知道,先天八卦阵也不需要我去操控。所以今天晚上,我没什么事,正好可以陪同你们一起去引怪……我隐藏在暗中,也不会将孤魂野鬼也惊着。”

  这下文才和秋生放心了。

  有张敬师弟陪同,暗中保护,那的确是不会有任何问题滴!

  正事商量完。

  这时在旁刚才一直没说话的菁菁,走过来问道:“张敬,婷婷呢?她也回来了吧?”

  张敬本来还有着诸多心思、精明的一张脸,闻言顿时变得黯淡无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