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任家镇,棺材菌被张敬、九叔扣留下来,这可是好东西,拿去给石坚用来救他儿子,太浪费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当然,石坚救他儿子,或许也根本就用不着棺材菌。

  但不管怎么说,回到任家镇后,九叔和张敬还是要亲自去找石坚一趟的。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额……

  这句话好像不怎么恰当。

  但事情就算没办到,还是要去知会一声嘛!

  于是张敬陪着九叔,两人一起上门。

  “等会儿进去后,你负责交涉。”

  站在石坚院子的门口,九叔对张敬说道。

  张敬纳闷地问道:“为什么啊?师叔你和石坚是同辈,应该由你来交涉吧?”

  九叔板着一张脸,言简意赅地开口道:“我没有你会骗人……”

  张敬:“……”

  他明白九叔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等会儿见了石坚,肯定是双方都满口胡话,他们‘诓骗’石坚,石坚也‘诓骗’他们,大家相互彪演技,嘴里没句真话。

  九叔的意思是,他不怎么会骗人。

  “师叔,其实有时候你挺谦虚的……”张敬说道。

  “我从来不谦虚!”

  九叔瞪了张敬一眼,然后就推开了院子门,率先走了进去。

  张敬在后面暗自摇头,也只能跟上。

  走进院子,张敬就大喊道:“大师伯,大师伯,我们回来了!”

  听见声音,石坚也热情的迎了出来,对二人邀请道:“林师弟,张师侄,快快请进。”

  九叔停下脚步,就在站在院子里,没进去,张敬就明白这位爱面子的师叔是什么意思了,当即道:“大师伯,我们就不进去了。我们等会儿还有事情,着急着离开,就是来告诉你一声。”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勉强了。”石坚也没有强行邀请两人进屋,尔后笑眯眯地伸出手,道:“林师弟,张师侄,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想必一定是将棺材菌采摘回来了吧?给我吧。这趟可真是麻烦你们了,这个‘情’我牢牢记在心里了!将来必有所报!”

  石坚说的话、语气,都是没有任何毛病的。

  笑呵呵的样子,就像是在真的感谢张敬和九叔。

  但张敬心里却是很清楚,石坚嘴里所说的‘情’并非是恩情,而是仇!

  将来有所‘报’,是报仇的报!

  张敬没有辜负九叔的信任,走上前一把握住了石坚伸出来,一脸痛心与羞愧的模样,说道:“对不起,大师伯!我们来,不是给你棺材菌的,而是想告诉你,棺材菌我们没有能够采摘回来!”

  石坚本来脸上还有着笑容,现在瞬间凝固了。

  他已经事先做了千百次的联系,才能让自己压下怒火,用笑容迎接眼前这两个他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仇人。

  但现在张敬的回答,却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石坚笑容渐渐消失,眼睛微微眯了眯,盯着张敬问道。

  张敬叹了口气,痛心疾首地说道:“大师伯,这次争的不是我们不想帮你和少坚师兄,实在是出现了意外!”

  “我们本来做好了万全之策,去僵尸林肯定能够将所有僵尸都铲除。但谁曾想,僵尸林的这些僵尸全部变异了!它们不但刀枪不入,而且还不惧雷霆之力。我施展五雷咒轰它们,对它们几乎没有什么伤害!所以,最终我们只能仓皇逃走,不敢采摘棺材菌了。”

  石坚缓缓将自己的手从张敬双掌抽出,眼神逐渐变得凌厉,已经有杀气弥漫出。

  这个该死的小兔崽子,竟然敢跟他说没采摘到棺材菌?

  简直就是在赤果果的侮辱他啊!

  不但杀了他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一群僵尸,现在还想把他培育的棺材菌给一起吞了。

  张敬这种行为,简直比黑吃黑还过分!

  石坚就算再忍耐,此刻也有些压制不住了。

  他眼神凌冽地看向九叔,冷声问道:“林师弟,真的是如此吗?”

  九叔没有多做犹豫,一本正经的点头道:“的确是如此。”

  张敬闻言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朝着九叔投过去一个眼神,像是在说:师叔,你看,你还说你不会说假话,现在说假话还是挺溜的吧?

  九叔对张敬眼神视而不见,只是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石坚心中的怒火,已经涨到了极致,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出手,只是眼神阴鸷的看了两人一眼,点头道:“很好!很好!”

  张敬见状还很关切的问道:“师叔,你是不是生气了?不要太生气,气坏了身子啊。”

  咯吱咯吱……

  那是石坚紧握拳头发出的声音。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我不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呢。”

  张敬仿佛听不出这话的弦外之意,还继续问道:“那石少坚师兄呢?他怎么办?还能救活吗?”

  石坚皮笑肉不笑地道:“其实,少坚的身体我这两天也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来帮他修补,不用棺材菌也可以。”

  石少坚的身体,本来就不需要棺材菌来修补。

  棺材菌虽然是难得的补药,但却还不足以生死人肉白骨,让人起死回生!

  石少坚的身体被野狗啃食成了那副模样,烂烂的了,怎么可能还能用正常的手段恢复?

  只有施展一些罪恶的邪术,才能勉强救活一命。

  而且就算救活了,石少坚也是不人不鬼的怪物。

  但是,石坚现在就算用不着棺材菌,但棺材菌也是宝物,就这样被张敬‘黑吃黑’抢走,他心中如何不愤怒?

  “原来是这样。”

  张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笑呵呵地道:“这样,我也不用太自责了。”

  石坚已经不想再多看两人一眼,更不想再多说废话,直接送客道:“两位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回吧!”

  现在,他主要精力还得放在帮儿子‘还原’身体上,暂时没精力对付张敬和林九。

  等他把儿子的身体复原,救活儿子,而后再将他的杀招准备好,到时候就是这两个混蛋的死期!

  到时候,一定要这两人在他面前求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张敬呵呵一笑,和九叔离去。

  离去之后,九叔准备回义庄,张敬却是说道:“师叔,你先回去吧,我去找阿威有点事情。”

  “你又在搞什么鬼?”九叔眉头微微一皱。

  张敬笑着道:“这次不是搞鬼,是做好事。”

  九叔摇了摇头,也没有多问,嘱咐了两声后,就先回义庄了。

  张敬来到衙门,没有被任何阻拦,直接就走了进去。

  看见张敬到来,常威主动就说道:“妹夫,你前两天交给我的办的事情,我仔细查过了。咱们任家镇上,并没有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人啊!而且这两天,咱们镇上也并没有发生过人员失踪!妹夫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

  张敬微微一愣,心想难道剧情发生了改变?

  在去僵尸林杀僵尸之前,张敬又找了常威一次,让他帮忙查一下任家镇有没有人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

  如果有的话,那就在这几天把他们严加保护起来。

  否则,他们会有危险!

  这一点,张敬自然是根据原版《僵尸至尊》电影里面情节来的。

  因为在电影情节里面,石坚为了救他儿子,似乎就是让他吸了几个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之人的鲜血,然后才活过来的。

  现在张敬已经差不多把石坚的仇恨值给拉够了,也不怕他不拼命施展大招。

  所以自然不用再让他为了复活石少坚去杀无辜之人。

  没想到,让常威调查的结果,竟然是家镇根本就没有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之人。

  “你查清楚了吗?”张敬皱眉问道。

  常威正色道:“我发誓,我已经全部都调查了一遍。但任家镇,真的没有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之人!”

  张敬摇了摇头,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不过你最近还是让手下加紧巡逻,看看镇上是否会有人失踪,或者死于非命。有的话,就立即告诉我。”

  既然任家镇没有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之人,他也就不用疑神疑鬼,多做纠结了,让常威平时多注意一点就好。

  现在嘛,得先赶回去,先把修为提升了再说!

  他现在,可是有着两万多功德点的男人!

  就等着提升《上清大洞真经》,把修为提升到炼师境中期。

  甚至要是运气好,还可以坐一望二,看看能不能直接连升两层!

  修为提升后,要最后对付石坚,把握也就更大了!

  “行。妹夫你慢走,有异常情况我肯定马上通知你。”

  ……

  ……

  是夜。

  张敬在自己的卧室内,盘膝而坐。

  默默调息了半响,将心境平复下来,精气神恢复到最佳之后,才从脑海中调出系统界面。

  浏览了一遍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在功法一栏的上清大洞真经后面,点击了‘ ’号。

  “升级!”

  刹那之间,张敬丹田内本来缓和平息的法力,骤然变得奔涌起来。

  张敬脑海中,上清大洞真经的诸多经文,犹如放电影一般,而且还是慢放的那种,一帧一帧缓缓浮现,那本来晦涩难懂的奥义,也变得不再深奥。

  张敬对这部功法的理解,几乎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增强着。

  冥冥虚空之中,也一扇无形的大门被打开,受到牵引,与张敬联通,引发义庄周围的天地之力风起云涌,朝着张敬汹涌而去。

  就算是文才和秋生,都隐隐感觉到了一点不正常,觉得周围似乎有了变化。

  法师境的九叔、炼师境的蔗姑,自然更加清楚的察觉到了。

  两人纷纷愣了愣,尔后迅速走出屋,望着张敬的房间,眼神中同时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这小子,修为又要突破了?

  虽说这小子是功德之体,功德越多修炼越快,但也不至于如此变态吧?

  这才刚从僵尸林杀了僵尸回来,马上就要突破了?

  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完全没有了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