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一一零章 死亡

小说:钢铁蒸汽与火焰 作者:树岚 更新时间:2019-04-01 00:16:33 源网站:顶点1
  “古斯丁,克里琴斯,快躲开!”卡西亚接着大喊,他这时松开了正紧紧抓住钢铁管道的手,身体开始自然落下。

  钢壳炸弹的主要作用不只是爆炸,还有作为计划开始实施的信号的作用。和他们对付苏诺尔特学校的那三个人一样,诺力达与弗洛斯也是以敲击声作为信号。只是此刻的敲门声音换成了钢壳炸弹被投掷出来后,打在金属门上的声音了。

  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直以来忽略的细节问题,眼前的情况立刻变得明朗起来。诺力达与弗洛斯早在商船刚来临的时候,就提前买好了四张船票,并且船票对应的房间还刚好是隔着走廊相对的这四个房间。两个人的警觉性太强,即使没有预料到卡西亚他们会在自己的计划中幸存下来,但是多年以来行走在刀刃上的生活,还有做事情总是小心翼翼的性格,让他们在每一件事情上,都是这般小心。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准备与小心谨慎,才让他们两个躲过了卡西亚他们制定的计划,并且还让眼前的情况反转了过来,把卡西亚他们逼入到了绝境里面。

  因为钢壳炸弹除了爆炸与制造信号外,还有最后一个作用,那便是迫使看见炸弹的人扑倒躲避,防止被爆炸产生的碎片波及。这是每一个人看到炸弹后的正常反应,也是每一个人看见炸弹后,不得不做出的反应。

  而这,便是它最后的那一份作用。趴在地面上的古斯丁与克里琴斯就如同躺在地面上的尸体,在听到了卡西亚大吼出来的话时,身体上还有着一点犹豫。他们距离炸弹没有多少距离,若是就这样趴着,可能钢壳炸弹真的爆炸后,只会受到一点轻微的皮外伤。可若是站起来,身体几乎就全部暴露在了炸弹的爆炸范围里,那个时候可不是脱一层皮就能轻松完事的情况了。

  犹豫的身体终于在这时动了起来,他们从趴着的状态迅速起身,想要再度奔跑到大厅里面去躲避,可是等候在一旁多时的诺力达与弗洛斯哪里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析开了三分之一的金属门里的黑暗中,亮起了橙红色的火光,轻机枪子弹链条独有的上膛声音传进了走廊里面,好像是一只音乐盛会的开幕曲子,奏响在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地板上红色的柔然地毯瞬间变成了碎屑,子弹打在钢铁地板上擦出灿烂的火花,然后弹道改变继续向前疯狂突进。轻机枪狂泄出来的子弹连成一条淡橙色的线,转眼间就追上了刚爬起来,正准备跑向大厅的克里琴斯和古斯丁。

  诺力达他们枪械全是苏诺尔特学校学生那里拿来的,每一颗子弹都是质量标准的白金子弹。子弹连成的线条首先从克里琴斯的脚下扫过,他刚站起来的高大身体立刻往下降了一节,两只脚从膝盖那里已经被威力巨大的子弹全部切断了。

  “啊、、、”克里琴斯脚下喷涌出鲜血,血液泡沫和着骨头渣子落了一地,他的身体因为惯性开始往前倾倒。能不打麻药就割除身上因为沙狼毒素而腐烂的肉块的他,这时也因为脚上剧烈的撕裂疼痛而呻吟起来。

  “看来我也是不能完成任务了,但是这样也好,至少也算是脱离了家族的禁锢牢笼。”虽然身体上承受着巨大的疼痛,但是他的心里在这时却意外的平静了下来。“下一刻子弹就该从我的脚下扫射上来,撕裂我的身体吧?”他这般想着的时候,倾倒下去的身体突然被一股更加巨大力量拖向了一边。

  一直手从他的右边伸过来,仿若用金属浇筑出来的手指紧紧抓住了他的右肩上的骨头,上面传来巨大的力量,那股力量想要将他没有了腿的身体从这里甩到大厅里去。这是在克里琴斯右边的古斯丁的手,走廊的右边正好卡了一点房间门的死角。这给古斯丁带来了一点缓冲的时间,子弹在这短暂的时间里,还不能激射过来。

  克里琴斯的体型如同一头暴熊,再加上手术者体重异常化的原因,古斯丁想要把克里琴斯扔到前面不远处的大厅里,如同要扔出一颗沉重的铅球,身体在发出所需力量的那短暂时间里,不可遏制地停顿了一下。

  然后和克里琴斯身体飞出去的同一时刻,身后房间门里看不见的轻机枪终于露出了脑袋,两把轻机枪上挂着长长的子弹链条,还有一面用来观察与瞄准用的透镜,它们完全暴露在了走廊的空气里,但是拿着轻机枪的不是人类的手掌,而是两根简单的机械抓臂。

  当轻机枪露在空气中的时候,走廊上对诺力达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了死角。子弹带着极致的速度,“突突”的声响与子弹穿透空气的声音一同交响在了硝烟味道迅速弥漫的空气里。走廊边上的新鲜植物炸成了空中飞舞的碎屑,子弹没有丝毫的犹豫,也绝不会带着丝毫的同情与怜悯。

  “队长!”克里琴斯的身体在半空中朝着大厅飞出去,子弹擦着他的脸飞过,鼻息里甚至可以感觉到子弹穿透过去的弹道里的灼热空气。而他的血红色十字瞳孔眼睛里,看见了一串子弹在地面上一路炸开了,然后朝着企图规避的古斯丁笼罩过来。

  即使是手术者的身体,而且还是处于第一阶段前期的手术者,就算是普通子弹,也能穿透炸开他们的身体。那就更别说现在的白金子弹了。古斯丁的身体在白金子弹的威力下,仿若一张飘在空中的白纸,在瞬间就被数十颗子弹完全撕裂了。穿透了古斯丁身体的子弹继威力减弱小半,继续向前激射,数颗沾染了鲜血的子弹再次打在了克里琴斯的身体上,立刻绽放出数朵血花,他的瞳孔开始一度涣散。

  身体被狠狠摔在地上,身上伤口的撕裂让克里琴斯咬紧了牙齿忍耐着。血液从他的身上流下来,几秒钟的时间就在他的身体下形成了一汪小小的血泊。胸口心脏的跳动开始由急促变得平缓,喘息的声音也停歇了下去。克里琴斯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同时,卡拉的两枚狙击枪子弹随即到来,暴露在空气中的两把轻机枪被狙击枪的子弹打成了碎片,可还是晚了。诺力达与弗洛斯在一旁准备了那么多时间,一出手就绝不可能给古斯丁与克里琴斯他们两个留下任何机会。

  只是了一次眨眼睛的极短时间,走廊里的情况已经完全变了。

  这时,卡西亚缩成一团的身体才从天花板里面落下,手里拿着两把点一零口径的手枪,里面全部装着白金子弹。脚还没有完全着地,两把手枪便分别喷涌出橙色的火舌,沉闷的炸裂声开始震动着周围的空气。

  但是时间还是没有赶上,克里琴斯断了的双脚与身体上粗大的弹孔还在持续流着鲜血,而古斯丁为了救克里琴斯,却是用自己的性命做了代价。死亡的速度,永远都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且金属门在子弹巨大的威力下,虽然被穿透了,但是在金属门后面,明显还有着一层东西挡住了两把转轮手枪打出的子弹。那是复合材料制成的盾牌,苏诺尔特学校的那些学生的装备。

  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卡西亚立马侧身躲在墙边,然后给转轮手枪的弹鼓里装满了蓝银子弹。卡西亚本来以为已经用不上它们了。

  同一时刻,他眼睛里的两扇析开的金属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突然关上了。钢壳炸弹的形状被诺力达他们特意改变过,就是为了不让看见炸弹的人认出相应的型号,从而知道炸弹引信的具体时间。这一刻,炸弹要发挥它最后一个,也是最为本质的作用。

  卡西亚眼睛里遗憾的神色一闪而过,嘴里暗自说了一句遭了,身体在这时硬生生往后平移了接近五六米的距离,这个过程中,双手与双脚也全部收拢挡在了他的身体前面。然后在他落地前的一秒钟时间,引信时间到了,钢壳炸弹轰然爆炸开来,巨大的热浪带着冲击波在不算宽阔的走廊里肆掠,细小的钢铁碎片速度很快,威力极大,朝着四处溅射开。天花板在冲击下哗啦啦落了一大片,红地毯也被整个掀了起来,植物的花瓣在气浪的冲击下,散落在了火药味道弥漫的空气里。卡西亚的脚与手臂上被炸弹的威力正面波及到,钢铁碎片全部嵌在了肉里面,皮肤被完全破坏,变成一片鲜血淋漓的模样,身体也被冲击波击退了几米远的距离,在地上连续滚了几圈,这才停下。

  感觉身体停了下来,爆炸的影响还没有消失,卡西亚就忍着疼痛立刻站了起来。必须随时保持可以行动的状态,现在失去行动的力量就等于死亡。他拿出贴身携带的镇定剂又给自己打了四管进去,视线穿透过不算浓郁的烟雾,不远处的大厅那里躺着的克里琴斯只支撑过了几秒钟时间,便已经安静地躺在了血泊之中。看着克里琴斯闭着眼睛的遗憾的脸,卡西亚的心脏突然紧缩了一下,这是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利从卡西亚的头顶上以管道为落脚点,又移动了过来,稳稳停在了那两个房间上的半空中。他的灰白色礼服上也有着几道划痕,但并无严重的伤势。他看了卡西亚一眼,从卡西亚头顶上移动过去的时候,还贪婪地吸了那里带着卡西亚血液味道的空气。他眼睛里的精光一瞬间满溢了出来,身体里的**正在突破限制的牢笼。

  而在利过来的同时,面前的两扇紧闭的金属门,再度松开了一道缝隙。并且边上其他的房间,因为被炸弹爆炸的声音所吸引,一些奇怪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乘客打开了门锁,正要拉开房间门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时,船身开始猛烈地摇晃起来,幅度非常剧烈,脚下不稳定,即使是卡西亚这样的手术者,也不得不蹲下身体降低自己的重心,来维持自己的平衡,更别说其他普通人的情况了。头顶上的灯具也哗哗的响起来,又有一些松动的天花板落下。

  “各位亲爱的乘客们,你们好,我是你们的船长,现在、、、”喇叭里再次传来通告的声音,想要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乘客们又“嘭”的一声关上了还没来得及拉开的金属门。

  卡西亚没有去管什么通告,也没有去考虑船身的摇晃,镇定剂带来的效果让他体内的力量开始迸发。当身体重新找到了平衡,他立刻突击到了各分布着六个弹孔的金属门前。透过弹孔,可以看见房间里的具体情况。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不可能放过。

  而诺力达与弗洛斯他们,好像也是同样的想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