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 第399章 关于故人的猜测

小说:真龙 作者:青狐妖 更新时间:2019-06-12 01:16:01 源网站:笔趣阁qu
  教尊随即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而且相当成熟,这让宇文天河怀疑这老家伙是不是提前已经有了这种备选方案。

  教尊的大原则是:只许正界代表按照一定的名额比例进入,但决不允许反向界的魔族或遗族进来一个!

  你们不是想去吗?不拦着,但反向界入侵怎么办?所以大家都要出把力,而且出力的势力或家族才有资格派遣自己的名额。

  “本势力家族必须派出人手在虫洞边参与防守。”

  “派出一个尊级强者参与防守,就可以获得去反向界的三个名额;派出一个上等真裔参与防守的,可以获得两个名额;中等和下等真裔获得一个名额。”

  “不参与防守却要进反向界?想多了吧。都去反向界捞好处去了,正界的安全谁来维护。”

  教尊提出这个意见之后,现场几个大佬都没有反对。甚至原本坚持封死虫洞的宇文天河,现在也觉得教尊这个方案还是可行的。

  因为按照原来的预案,猎人公司肯定是主要的防御力量。万一遇到非常不可测的意外,猎人公司可能应付不来,甚至可能出现重大损失。

  而现在这个方案使得虫洞守护的力量大大增加,猎人公司也能相应减少可能发生的损失,何乐而不为。

  至于佛门道门或者曹溪会,也只有他们才能派的出真裔高手来参与防守吧?别的家族一旦派一两个真裔过来,家里的高手就抽调干净了,去反向界也是送死。

  但是,整个遗族江湖没人可以反对这个意见。因为最强大的势力做出的联合决定,他们根本反对不动。

  竟然是皆大欢喜之局。

  可见教尊有可能早就想好了一切方案,不管结果如何都会有一个合理的打算。

  站在原地没走的武田信大大的后悔,心道要是这种结果的话,自己刚才又是何苦来由。硬着头皮转过身,道:“我们神道宗可以派遣足够高手参与防守。”

  教尊:“滚!倭国遗族入境着,杀!”

  武田信:“……”

  看到教尊的决绝,武田信知道事情无法挽回。而且在场所有的大佬既然都同意了意见,那么也会维护教尊的意思,都不会介意对倭国鬼子来一场联合绞杀。所以武田信咽了口吐沫,心道自己算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气呼呼离去。

  至于细节方面,教尊要求每家派出的人员必须保持对正界的足够忠诚。假如在反向界行动不利,哪怕自杀也绝不能被反向界的魔族当做敌体给吞噬掉,避免促使敌人变得更加强大。

  大家依旧没有意见,看来教尊已经想得非常周密。

  只有秦尧和宇文天河觉得前面的部署有点白费劲,但是结果还算能够接受。甚至连宇文天河也稍微有点态度松动,心想是不是该派出象征性的人员去反向界,有枣没枣打三杆试一试。而且猎人公司拥有那么多的血灵石,肯定比别家具有更多的优势。

  教尊:“既然这样,那么大家回去拟定各自的名单,参与防守的是谁,派到反向界的又是谁,三日内交给咱们几位统一汇总,如何?”

  都没问题。

  教尊此时又若有所指地看了看佛尊,冷笑:“龙树上师,这次恐怕如愿了吧?预祝佛门在反向界有所斩获。”

  佛尊微笑着点了点头,不温不火:“也祝圣教凯旋归来。”

  真是不要脸了。

  就此散伙,而且佛道两家根本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一天就能把人员名单给拟出来。

  但是当佛尊和道尊走后,宇文天河还是拉住了教尊。也没避讳秦尧,宇文天河直接抱怨:“教尊大人态度何故转变这么快,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咱们当初不是说态度一致吗。”

  要不是猎人公司的利益看起来也不受损,宇文天河非得跟他仔细理论一下。

  教尊:“每家反正也拿不出几个人来,就让他们去反向界试一试。很多时候,不撞南墙是不回头的,就连你我不也有这种侥幸心理吗。而且能多出来一些人手帮助猎人公司协防虫洞,何乐而不为。”

  说完拂袖而去,总觉得老家伙神神秘秘。

  ……

  就剩下秦尧和宇文天河,两人也要商定究竟是不是需要派人去反向界。

  宇文天河沉思道:“别人都去而咱们不去,就怕最后咱们吃亏;但要是去的话,又怕出现大的意外。”

  就算圣教,按说也该是这样纠结的心情吧?

  其余各家都是光脚不怕穿鞋的,都希望趁乱浑水摸鱼,搏一把大的。但圣教和墨家是现在这个秩序的既得利益者,更希望保证现有状态。

  秦尧:“我的意见是第一批要慎重,先看看结果再说。就算是派人,也只能派两三个代表。而且要求他们到下个月虫洞再次开启的时候,无论成败都必须返程一个人,向公司汇报行动的情况。”

  宇文天河:“跟我的意见一样,那就派遣三个人,毕竟你在这里守护着,咱们这边名额足够。”

  至于具体派谁去,秦尧压根儿就不放在心上,反正自己暂时需要在虫洞守护着。而且现在外界的疑团也挺多,至少隐龙洲上那个神秘女人的身份不揭开,秦尧心里就是一个疙瘩。

  “你确定那是一个尊级的女高手?”宇文天河也感兴趣。

  秦尧点了点头:“至少我全力奔走根本追不上,甚至对方的行动还非常轻盈从容,未必达到自己的速度极限。”

  宇文天河笑道:“但应该不是敌人吧,不然昨晚就应该对你动手了。对了,关于你身份的那个猜测还记得吗?你说,这个女高手会不会是你的母亲,也就是血龙皇?”

  秦尧:“……”

  二十年了都不见她出现,非得等我长大成人了才出现?天底下哪有这么容易当妈的,带娃也太轻松了。

  “不,应该不是。”秦尧想了想,摇了摇头。他觉得熟悉,但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只不过心里只是那么一点点的捕风捉影,也不敢确定。

  宇文天河:“哦?”

  秦尧其实已经琢磨了许久,没敢对林教授说,现在当着宇文天河也没必要隐瞒太深了:

  “其实,我总觉得那个隐龙洲那个神秘的女高手,有点像是我曾经的恋人唐小虞……当然这一点也太匪夷所思了,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只是觉得有点像,无论身影还是姿态什么的。”

  唐小虞,在秦尧觉醒之前就悄然消失的那位女大学生。秦尧找过,但是杳无音信,连警方也只能宣布她为失踪。

  直到后来秦尧觉醒,才意识到世间竟然有这么多的稀奇事。所以当愤怒之主出现,他也怀疑唐小虞会不会像别的女孩子一样,是被悄悄掳走的呢?当然,事后证明跟愤怒之主无关,但是否跟别的遗族事件有关?

  只是这都是猜测,秦尧始终找不到一丝证据。

  直到昨晚,那仙子般的身影惊鸿一瞥出现在秦尧眼睛里的时候,秦尧脑袋几乎要炸掉了。他怀疑自己看错了,但还是奋不顾身追了上去。

  结果就是那神秘女子展现出了吓死人的速度,让秦尧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而回来之后被林教授询问,秦尧又不能直说。

  不是想隐瞒,而是因为林教授本就在脑袋受伤的失忆期间,她这才刚刚好一点,秦尧就拿着旧情去刺激她?更何况一点证据都没有,就是一点点莫名的熟悉感就拿出来,岂不是说秦尧时时刻刻都忘不掉唐小虞?

  是忘不掉,但要是拿出来放在林教授面前,那就有点故意伤人了。

  所以秦尧不想说,林教授是何等聪慧的女子,也没追问。

  宇文天河曾让文有则详细调查过秦尧的身世,所以当然知道唐小虞的事情。宇文天河也曾怀疑,唐小虞的神秘失踪是不是被遗族或魔族给害死了,反正近年来这种破事儿很多,只是普通世人容易理解为失踪。

  但是听到唐小虞可能是那种顶级高手的时候,宇文天河还是惊呆了,而后哈哈一笑:“那你要小心了!趁着人家离开的时候就找了新女友,回来之后怕是会揍扁了你。”

  秦尧苦笑:“您就别嘲弄我了,我心情好乱的。而且我觉得也应该不准,因为假如真的是小虞的话,她见了我也不该跑啊。”

  宇文天河:“万一是看到你和林老师在一起卿卿我我,人家女孩子恼了不想见你呢?”

  秦尧:“……”

  说实在的,秦尧怕的就是这个。

  宇文天河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安心了,至少她没有恶意吧。再说最近虫洞开启,各种古怪事情都可能发生,你也精神高度紧张,说不定就容易产生一些错觉什么的。暂时存疑,该忙什么忙什么。”

  秦尧点了点头:“对了还有件事,你说今天这件事怎么这么意外,李诚镛和武田信竟然及时出现了。看教尊的那个意思,似乎应该是佛尊通风报信喊来的这两位?”

  “是啊!”秦尧笑道,“我反正是没戏想到,关键时候李诚镛和武田信竟然会突然出现。”

  宇文天河摇头:“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万一是道尊通风报信呢?这些老油条,一个比一个滑头,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情,哪怕再看似明白无误的也得保留三分怀疑。”

  嗯,说得好像您老人家不是这样的人物似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