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柯布晕乎乎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看楼下摔死的老婆,又看看飘浮在半空的激流煲,彻底迷糊了。

  “没错,我就是魔法少女,喂,柯布,你老婆死了,跟我一起去修仙吧!”玛雅大喊道。

  喊完话,她还放出一条彩虹桥,连接在窗口与激流煲之间。

  “快,快点上来。”玛雅向柯布招手道。

  “我......”

  柯布迷迷糊糊爬上窗台,一步踏在彩虹桥......

  “啊,你骗我,救命“

  一步踏在彩虹上的柯布,没有任何意外地摔成一滩肉泥。

  “轰隆隆”

  场景再变,法国巴黎,柯布在街头咖啡店,对着一个小姑娘装逼的时候,扭曲抬升的街道突然砸下来,柯布卒。

  “轰隆隆”

  霓虹东京,海边,一座古典的城堡内,斋藤目瞪口呆看着一位魔法小屋从天而降,然后一头猪妖张开血盆大口......

  梦境世界第二层,原本卡在半途的魔方,动了。

  柯布每死亡一次,它就转动一下,或者暗淡一个格子。

  就这样,当玛雅弄死三百多个柯布之后,原本色彩鲜艳的白、黄、蓝、绿、红、橙六色魔方,彻底变成一个灰色立方体。

  看着灰色立方体缓缓虚化,并最终消失,皮格卡点头道:“这是最没技术含量的唤醒方式,属于强制重启,对筑梦人的伤害特大,他多年心血打造的梦境空间,全被你毁了。”

  “能保住一条小命就不错了...希望他的**还在医院躺着吧。”玛雅摇头道。

  接着,她又好奇道:“只有238个子空间,是不是有点少?我以为子空间梦境数量,与魔方变化数一样多呢!”

  “你的猜测没错,子梦境数目的上限,就是魔方变化数。六阶魔方的上限,超过10的100次幂。

  但很显然,柯布距离上限,还差的很远。”皮格卡解释道。

  之后,在玛雅强烈要求下,他们又钻了一次三阶魔方。

  那是一个快速“咔咔”转动,立方体六个表面为六个巨大奇特符文的魔方。

  它的转速非常快,就在玛雅围着观望的那段时间,它就完成了三次轮回三次拼凑成功,所以,她才能看清那六个具有奇异魔力的符文。

  “这是一个正处于发展期的筑梦师的梦境魔方,也许要不了多久,他就能进入四层梦境。

  而且,看魔方表面的符文,对方甚至可能来自一个梦魇文明...至少他们发展出成体系的梦魇修行体系。”

  皮格卡不愧是在梦魇世界活了几十亿年的老油条,它全说对了。

  这里没有绚丽的魔法,也没有简单直接的斗气,但这块大陆也有超凡者,梦师。

  第18纪元,3450年,圣西兰王国,哈里斯伯爵领,这一年初秋,农奴之子巴拿马,参加了一次改变命运的测试。

  那一天下午,在伯爵府大门前,镇子里所有12岁左右的孩子排成一条长长的纵队,他们一脸茫然从一面镜子下挨个走过。

  当镜子后面的灰袍斗篷人,面无表情说出“巴拿马,三级精神力等级,具备梦师资格”这句话时,尊贵的伯爵少爷,也对赤脚褴褛的男孩,露出羡慕与敬畏的神色。

  而这一刻,被三级梦师巴拿马一生铭记,甚至铸造成人生第一个梦境。

  嗯,也成了玛雅观光游览的第一站。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莽上去打招呼,相反,皮格卡将她隐藏得严严实实。

  巴拿马可没有迷失,梦境空间内,他能掌控一切。

  接着,巴拿马一生的战斗、情感、荣耀、耻辱等场景,都被他铸造成梦境。

  当第12次经历小巴拿马参加梦师测试后,玛雅终于明白魔方的危险性。

  她就像进入了《异次元杀阵》的立方体,每一个立方体是一个梦境世界,这些世界并非孤立存在。

  每一个世界都有很多空间门扉,通过门扉能进入其它梦境世界。

  门扉位置不定,它可能随机在天空打开,但当激流煲隐藏身形钻进去后,玛雅会出现在另一个世界的海底、地底......

  瞥了眼心浮气躁的玛雅,皮克卡幸灾乐祸道:“这只是最简单的迷宫法阵,那些奇诡封印阵、杀阵,比之可怕十倍百倍,所以,你明白高阶魔方的可怕了?”

  “唉,咱们还要去梦境第三层,没时间耽搁,直接杀人破阵吧。”玛雅叹道。

  伯爵府大门前,伯爵府少爷羡慕且敬畏看着泥腿子一步登天,心中虽无奈,却也老实上前,“巴拿马,你...天呐,小心!”

  “轰!”

  伯爵府门前的高大华表,突然倒塌,向着巴拿马碾压过去。

  但下一刻,灰袍人、伯爵、伯爵少爷,和大门前的孩子,犹如木偶,齐刷刷调转脑袋,“嗡嗡嗖嗖!”

  他们面无表情看向玛雅,一连串绿色射线从他们双眼射出。

  而穿着破烂麻衣的小巴拿马,则是瞬间变身华丽金袍的英俊青年,他抽出腰间的长剑,身形几个闪烁,就来到激流煲旁边,利剑电闪而出,快得只能看到一条亮线。

  “域外邪魔,受死。”

  “咔嚓!”谁知云团状的激流煲,竟硬若坚金,闪电刺出的利剑当场断成两截。

  “不,不可能,我的三阶破魔剑,怎么”

  “小子,带我们出去,我也不想毁你心血。”玛雅突然探出脑袋说道。

  “你,你不是邪魔,你身上有梦魇之神的气息......”

  巴拿马看到玛雅,先是一呆,接着神情崩溃般哀嚎道:“不,不,上一次灾变才过去三千年,怎么就...魔劫降临啦!第19次魔劫提前降临啦,世界要毁灭啦!”

  “哗啦啦”

  巴拿马扔掉断剑,瘫在地上哭嚎,那些木偶一般的小镇居民也停止眸中的射线攻击,一个个真如同傀儡一样,胡乱倒在街道上。

  “他怎么回事?”玛雅张大嘴巴,愣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发出声音。

  皮格卡想了想,说道:“也许,被爱德华祸祸出心理阴影了。”

  “呃......皮格卡,交你一个任务,你帮他走出阴影区。”

  半小时后,皮格卡一头热汗,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终于让巴拿马小哥明白,玛天神与“灭世邪魔”爱德华不是一伙人。

  嗯,她是好神灵。

  “抱歉,阴影面积太大,走不出来啦,你将就点用吧。”皮格卡沙哑着嗓子,指着眼神狂热,到投入蒜的巴拿马说道。

  “伟大的玛雅神,俾微的巴拿马愿意做您最低等的奴仆,愿意每天用舌头清理您脚底的灰尘,愿意”

  “咳咳,可以了,巴拿马,我有话要问你。”玛雅尴尬打断他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