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的山间,空气中散发着自然的芬芳,少年走在山间小道上,提着香烛纸钱,神色有些哀伤。

  俊逸的面容,不算强壮的身体,不过十五六岁,虽然还显得稚嫩,但是眉宇间却有种不同寻常的坚毅。

  少年名叫林峰,从小就没了爹娘,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欺负,甚至于为了活下去,还抢过野狗的口粮。

  十一岁的时候,好不容易被老人收养了,总算是有了安身立命的家,好景却是不长,去年老人就过世了。

  老人没什么家财,却有一门好手艺,厨艺出神入化,据说祖上出过御厨,林峰天资聪颖,四年时间就已尽得真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磕磕绊绊,林峰总算是安定下来了了,如今年纪不大,手艺却很是不错,在一家中等餐厅当个厨子,总算是告别了以前流浪的生活。

  今天是老人的忌日,林峰带上东西回来拜祭,老人孤苦伶仃一身,捡了林峰当儿子,走后也有个扫墓的人。

  乡间的小路,林峰走了不少次,十分的熟悉,但是今天的山间却给林峰一种奇怪的感觉。

  “怎么总感觉怪怪的?”

  林峰自言自语,却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

  继续走了一阵,还没到墓地,却发现了一处雕像。

  “奇怪,怎么突然多了这座雕像,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

  林峰有些好奇,走上前去打量起来,石刻的雕像是个女子,手法十分高明,活灵活现,看上去甚至让林峰有种错觉,仿佛这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般。

  围着雕像看了看,雕像的下方写着几个字,横压一世,平定诸天。

  搞得好像修仙小说一般,林峰平日里闲着无事都会看看,敢这么形容自己的人,一般都是小说里吊炸天的大BOSS人物,抬头看了看女子。

  说也奇怪,这女子应该长得十分漂亮,但是林峰却怎么也看不出她长成什么模样,总有一种朦胧感在她的脸部周围。

  从上往下,林峰继续查看,直到胸部位置,不知道为啥,本能的贱贱一笑。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女子十分的完美,唯独胸部有些瑕疵,平平如原野,让林峰禁不住吐槽起来。

  几乎是那一瞬间,天际风云变幻,晴朗的天空忽然黑云密布,雷云漫天,金黄色的闪电撕拉斯拉落下。

  “什么鬼?老子产生幻觉了?”

  林峰不明所以,却见天际一个巨大无比的手掌浮现,伸出一根食指朝着林峰压了过来。

  “我日!”

  本能的,林峰转身就跑,可那手掌巨大无比,仿佛笼罩了整个天际,一根手指更是看起来犹如黑压压的天整个坠落下来一般,欲逃无路。

  难不成我就要这样死在这里?

  林峰心有不甘,可根本逃不掉,不禁有些绝望。

  忽然,身前空间撕拉一下出现一个大口子,突兀的毫无征兆,一个巨大的手掌伸出,直接一把捏住林峰的身体,那感觉十分的真实,一瞬间就将林峰拖进了黑压压的空间之中。

  几乎是同一时间,林峰整个人感觉到一种巨大的晕眩感,顿时昏了过去。

  “这里是哪里?”醒来的林峰,看向了四周,不过十几米的范围,似乎是窑洞还是山洞之中,耳畔有水滴滴落的声音。

  “醒了?”一声询问传来。

  林峰不禁望去,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头,一个青衫的书生,一个展示肌肉的兄贵,三个人看似普通,却给林峰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人想要膜拜。

  “嗯!”

  搞不清楚状况,林峰本能的应声。

  那老头笑道:“你小子挺有种的,那娘们最恨有人说她胸小,你那句胸不平何以平天下,颇得老夫好感,一顺手就救了你。”

  林峰尴尬的笑了笑,这是个什么情况,幻觉还是做梦?

  老头继续道:“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实力强过那娘们,你会怎么做?”

  怎么做?

  虽然是自己嘴贱,开了个不得了的玩笑,但是好歹也罪不至死吧,这梦太真实了,差点以为自己完蛋了,不过反正是梦,有什么好怕的。

  “怎么做?我非在她胸口跑飞机,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么平坦的胸部?”想通了,反正是梦,林峰坏坏笑道。

  十五六岁的年纪,正值青春期,十个有九个是闷骚的,林峰也不例外。

  哈哈哈哈!

  这下不仅仅是老头,就连其他两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半晌才打住了。

  两人朝着老头点了点头,老头坏笑着看着林峰道:“那你可得加油了,那娘们的实力横压一世,整个太古无一人能敌,你的路有些远!”

  林峰无辜的眨眨眼,什么鬼情况?

  就见老头右手朝着林峰一点,顿时脑子里一团混沌,无数的信息涌入,顷刻间林峰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朦胧中,老头的声音浮现!

  造化九经,你独得其三,其名为:太上炼体图,太上修神录,太上灵宝鉴,仙路飘渺,一念永恒,能走多远,能飞多高,且由你去!

  伴随着三经融入,更有无数记忆碎片,前因后果,那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仙侠世界。

  啊啊啊啊啊!

  一声惊叫,林峰一个跟头翻起来,眼前景象十分陌生,焦黄的泥土不见尽头,眼前三具白骨保持着生前的姿势。

  脑海中的记忆,眼前的景象,细细一想,似乎并不是梦,林峰吃惊的看着三具白骨,竟然与刚才那三人一般无二。

  白骨散发着奇异的光泽,得到了造化三经,虽然还未修习,但是林峰已经明悟,心头有一种感觉浮现,这三具白骨若是得到手,可省亿万年苦修,长生不朽唾手可得。

  林峰苦笑着摇头:“这不是梦,我真的穿越了,一时间嘴贱惹了大祸,多谢三位前辈相救之恩,更是传我造化三经这种无上仙法,小子无以为报,只能略尽绵薄之力,让三位前辈入土为安!”

  跪地一拜,重重的嗑下三个响头,额间一片淤青,林峰有自己的原则,抵御那无上诱惑,挖开泥土将三具白骨葬下,再拜上三拜转身离开。

  就在林峰离开之后,空气中一阵朦胧感浮现,三道身影穿梭其中。

  “葬了一辈子人,总算轮到了自己被葬下的一天!”

  “我倒是小窥了他!”

  青年书生右手腾空,手中一个青色小球翻滚,细细查看,内中似乎有个迷你的林峰,一声冷哼,小球顿时消失不见。

  身影渐散,无尽的黄土之上,跪拜着无数白骨,每一具都曾得到过造化三经,但却抵御不了来自三具白骨的诱惑,抵御不了那长生不朽的贪念,一切成空。

  数十万年来,唯有一人,活着离开这不存在于任何一世的空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