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林峰如今的境界,功法自主会运转,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不是灵气枯竭的地方,都可以为所欲为的吸收灵气。

  万圣图中灵气似乎尤其充沛,居然被林峰吸收不少,加上本身的积累,此刻居然有种要冲破七痕的感觉。

  咚咚!

  咚咚!

  八痕境界非同一般,是长生仙境界最后一劫,林峰倒不是担心这一劫难渡,而是感觉到自身的变化。

  心脏不断的跳动,自主的在锤击身体。

  仿佛有高手轮着巨大的锤子,一锤一锤的砸过来,纵然是林峰觉得不好受。

  而这一点不仅仅是林峰自身,整个玄机门之中,似乎都能听到这股巨大的声音,仿佛有人在敲击自己的心房一般。

  不过数天功夫。

  轻柔大圣就提前完成了任务。

  大圣数量虽然多,但有些人的经历感悟不能作为参考,所以只需要集中询问一部分人即可,但即便是如此,也有上千人之多。

  她手里捏着记载的卷轴,踏出万圣图的时候,不由惊讶道:“这么快就要渡劫了,再说这一次的动静似乎有点大啊!”

  作为万圣门出身的大圣高手,本身手下就有诸多仙人,她更是成立过道统,培养过不少门人弟子。

  以她的经历来说,足以成为一个不俗的导师。

  但林峰这种渡劫的阵势,她还是第一次见。

  赶到玄武峰的时候,她发现柳笑笑等人都在门口,似乎在焦急的等待着,当即迎了上去,打起了招呼。

  “轻柔姐姐你来了就好,快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柳笑笑焦急的上前说道。

  轻柔大圣摇了摇头道:“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说到底就我这点微末本事,哪里敢评断他的事情啊,你们家那两个说话了吗?”

  “她们说问题不大!”柳笑笑说道。

  轻柔大圣摆摆手道:“那可不就是问题不大咯,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这都好几天时间了,我们又不敢进去,他渡劫就从来不需要这么长时间的。”林若雨在一旁焦急道。

  轻柔大圣好一阵无语。

  什么叫渡劫从来都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你们知道渡劫的平均时间吗?总体来说,是你们几个人太过变态了,所以每次才只需要这么点时间就可以闯过去。

  就拿林峰来说,才进七痕多长时间?这都要迈入八痕了,这真是人能干的事情?

  她看了看手中整理的心得,思索着希望这玩意能管用。

  林峰这一次渡劫的时候,动静非常大,而且耗时很长,不要说柳笑笑等人惊讶了,就连玄机门的高手都是如此。

  甚至还有其他地方的仙门高手,不远千万里跑来看热闹。

  林峰每一次渡劫总能出乎意料,这一次他们寻思着可能又会有新奇的变化,简直是下了血本,根本没走飞船路线,而是用传送阵法赶来的。

  甚至有高手察觉到自身变化,不由惊呼起来。

  “天啊,这声音好像有某种规律,就像是大道玄音一般,让我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的境界要突破了!”

  “我多年积累的伤势,体内几处重要部位有淤血一直散不开,被这声音灌入身体,淤血都彻底划开了!”

  “老夫卡了多年的境界,居然在寿命的终点突破了!哈哈哈哈!”

  诸如此类的说法,不断在玄机门之中传开。

  哪怕是轻柔大圣等人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神特么的境界突破,伤势被化解了,大道玄音也没有这个本事吧。

  说到底那不过是高手以自身感悟,用修为加持,类似于醍醐灌顶的方式,才会让众人觉得有所收获,中间涉及诸多神通,以林峰的本事绝对使不出来。

  再说让人顿悟这事情,肯定是要自身拥有充足的感悟才行。

  然而林峰有个屁的感悟啊!

  算起来他满打满算,修炼的时间也才几十年而已,这都走到八痕长生仙境界,说句难听的,他就连正儿八经的闭关都没有做过几次,书都没有读过几本。

  “疯了,疯了,这究竟是谣传还是事实?”柳笑笑等人压根摸不着头脑。

  按理说第四刀应该很快就斩过来,耗费时间的是中间这个过程,然而现在却是第四刀没来,而林峰已经迈入了渡劫状态。

  这般神异的事情不断发生,就连小大佬都禁不住跑来看热闹。

  她穿着裙子,从空中飞过来,下方不少人有所感应,纷纷抬头望去,但她小裙子下方,却像是有个黑洞一般,不说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就算是望一眼都觉得意识要被吸入那个黑洞了。

  修为略低的修士,根本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双腿一蹬,不断的抽搐起来,嘴里都开始吐白沫了。

  她就这么蹲在上方,简直就是个大型伤害利器,一时间天空都成了绝对领域,没人敢随意观望上方。

  “这声音,有点像是上次表演的心脏锤大鼓!”小大佬饶有兴趣的说道。

  上次林峰表演的时候,她就在一代大佬洞窟里,所以听得明明白白,总感觉有点熟悉,原来问题在这里。

  林峰这一次的表演,整整持续了七天时间,这在玄门中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啥时候自家门主渡劫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了?关键在于七天之后,林峰从这个状态之中清醒过来,已经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

  “完了!完了!第四刀哪去了?”

  众人几乎傻眼了,他们一直在看热闹,确实没看到第四刀过来,难不成天劫消失了?这不合常理啊,从来没听说过天劫还能走丢的。

  哪怕是一代大佬和蒲魔树得知这个情况都有点坐不住了。

  轻柔大圣掏出联络电话,就开始联络万圣图里的高手来看热闹,一切全凭心意,爱看不看。

  出来的大圣高手不多,仅有二十几人,是筠思大圣带头,对于她们而言,离开万圣图,自身的力量时时刻刻都在消磨,所以一般状态下,是不会出来的。

  但这一次确实是太诡异了。

  林峰老老实实的坐在中间,一代大佬等人围着林峰转了一圈又一圈,她背着小手,沉思道:“这劫就这么过去了?没有后续了?”

  “没有了!”林峰摇了摇头。

  自己的长生劫,自然当然清楚,正因为如此,林峰才这么着急。

  这种情况之下,自己渡劫居然出了岔子,这就有点难受了。

  蒲魔树在一旁沉思起来,自家主人不按套路出牌惯了,但是每一次都很有个性,这一次也不例外。

  居然还有人没承受第四刀,就跨过了这一劫,这境界该怎么算?

  看起来似乎还在七痕境内,也就是说这一劫白瞎了,根本不算渡过劫,却没了渡劫的机会,指不定这辈子都只能这样了。

  筠思大圣说道:“好古怪,我也没见过这样的,依我看不如推倒重练吧,说不定还能有渡劫的机会。”

  “推到什么地步?”柳笑笑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推得彻彻底底,重头开始啊!”

  柳笑笑等人不敢跟她翻白眼,只能转过脑袋,不跟这个脑子有包的军师说话了。

  还特么推倒重练,你要是有本事推回四五痕的境界也就罢了,催到练气境,那根本就是自断根基,正常情况下这辈子都废了。

  一代大佬皱着眉头想了很久,这才看了看蒲魔树道:“要不我俩帮他画一刀?”

  “划一刀?不要,不要,这样下去我迟早被你玩死!”林峰第一时间就拒绝了,这家伙压根不按套路出来,上一次如果不是走了狗屎运,这会坟头草都几米高了。

  蒲魔树尴尬道:“是画,不是划,画画的那种!”

  她这么说,全场都懵逼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拿笔在额头上画一刀,这样也能算渡过长生劫了?

  如果渡劫这么容易,那大家还这么苦苦挣扎做什么。

  一代大佬好笑道:“他情况不一样,毕竟是劫数过去了,却少了渡劫的那个过程,也许是中间出了岔子,所以画一刀理论上是可以的。”

  柳笑笑焦急道:“那还等什么,赶紧画一刀来试试?”

  “对,画一刀!”

  “不错,前辈让我等也见识一下!”

  一旁的大圣残魂高手也嫌弃不够热闹,已经开始起哄了,纷纷表示想看一看。

  就连筠思大圣都沉吟道:“前辈手段果然出色,这种手法闻所未闻,今天我等算是要大开眼界了!”

  林峰忐忑道:“要不还是学上次那样,让苍茫天砍我一刀算了?”

  现在想来,上次起码经历过,这次有蒲魔树监督,她应该不至于再搞出事情来了,这画一刀又是新奇玩意,要是再出点事情,自己就该悲催了。

  一代大佬解释道:“你也知道我就只能从苍茫天划一刀过来,如今你在炽阳天之中,我哪有本事划过来,要不出去?”

  “不行!”蒲魔树坚决反对。

  开玩笑,如果出了炽阳天,那就不是一天的事情了,说不定又是九刀齐出,指不定会出些岔子。

  林若雨趁着大家讨论的功夫,已经磨好了墨,此刻恭敬的递了过来,安慰林峰道:“用笔画一下而已,我就不信前辈还能玩出花来,不用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