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哭得像个孩子,就跟六师姐似的,眼泪鼻涕流了一大把。

  林峰有点儿懵逼!

  老实说要是在这之前有人告诉自己,有一天自己能把一代大佬打哭,保不准自己会第一时间扭头,把对方的屎都打出来。

  然而现在林峰真的把她打哭了。

  女人哭起来很可怕,尤其是一代大佬这样的女人,林峰的心里也忐忑的要死,本来就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况,现在就更头疼了。

  放任还是安慰?

  眨眼间林峰就选择了安慰,自己跟她的关系不修补一下,怕是就会在今天划下句号,指不定排在大圣后面的敌人就是天主了。

  身体挪动了一下,林峰像是毛毛虫一样往前推了推。

  察觉到一代大佬依旧哭得稀里哗啦,没空管自己的时候,林峰才慢慢的爬了起来。

  一代大佬抬头了,带着哭腔怒吼道:“变态!把你的裤子穿起来!”

  林峰看了看自己,三足青铜鼎虚影在前方,将最珍贵的地方保护住了,但这幅模样依旧是少儿不宜,白花花的屁股直接暴露在空气中,难怪一代大佬会生气了。

  林峰连忙掏出衣服穿着,脑海中甚至冒出了许灵三等人的话。

  一代大佬极有可能还是个雏儿,因为她们从没见过对方身旁有男人出现,好像刚才自己耍流氓的时候,她还脸红来着。

  想到这里,林峰噗嗤一笑。

  拿一代大佬最小的分身许三万来说,就她那年纪,光是零头砍掉一半再除以十,都还能比自己大上几百岁。

  这是一个上了年份的雏儿。

  穿好裤子,林峰正盘算着怎么打开两人之间的僵局。

  一代大佬已经沉不住气了,挣扎着爬了起来,她小脸蛋倒是圆润,被林峰这么强势的一击,都保持着粉嫩的状态,看不出丝毫受伤的痕迹。

  可就是小脸跟个花猫似的,难以让人想象这是天主级别的人物,认真起来可以打出灭世一击的高手。

  她擦了擦脸,大概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目光复杂的瞪了林峰一眼,转身就跑了。

  “大佬请留步!”林峰惊呼起来。

  想冲出去追她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步履有些蹒跚,看起来接连放大招,饶是自己这底蕴都有点吃不消了。

  说到底刚才的一击,如果不是林峰领悟大道层次更高,可能根本破不了一代大佬的攻击。

  就这么一耽搁,一代大佬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

  林峰可不打算就这么让她离开,大喊着:“咱俩好好谈谈啊!”

  忙不迭的追过去,奈何林峰才发现,自己根本追不上一代大佬,从自己可以打哭她这方面来看,很有可能在实力上两人算是半斤八两。

  现在想来,当时她那么装逼,还以为她是故意在逗自己玩呢,感情这货当时也是追不上自己呀!

  早知道这样还打个屁啊,带着她在炽阳天饶几圈,消消气之后坐下来喝杯茶吃个饭,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现在都把她打哭了,想要收场可不容易啊!

  一代大佬抱头逃窜,最终一头钻进玄机门之中,玄机门高手正在解决刚才天寒地冻留下的后遗症,此刻有点忙碌。

  加上一代大佬境界实力太强,宛若一股流光冲过去,其他人根本看不清,也就是迈入劫仙境界的高手,有些微感应罢了。

  她几乎没有考虑什么,一头就冲进了万圣图中。

  林峰随后赶来,也想跟着冲进去,却被阻止了。

  一高一矮两名大圣人物站在万圣图门口,对着林峰伸出手道:“请留步!”

  林峰不是一代大佬,没有随意进出万圣图的资格,说到底一代大佬也是没资格的,不过她比较牛逼而已。

  林峰急得在门口踱步,生怕一代大佬想不通这件事情,出来就嚷嚷着要毁掉炽阳天,要弄死自己。

  正着急着呢,筠思大圣飘飘然的飞了出来。

  她丰姿绰约,艳光四射,顾盼生辉,举手投足皆带着一股女人清纯却不失自信的气质。

  论及实力,可能在诸多大圣之中,都能排到前列,唯一的缺点大概是脑子有包这个问题,虽然号称军师,但似乎从来都不会做军师该干的事情。

  见到林峰的时候,她小嘴微张,似乎依旧没有从震惊之中走出来。

  直观那场战斗,说林峰跟一代大佬打得难分难解都不算过分,林峰当场灵机一动,学会了一代大佬的招式不说,甚至还能青出于蓝,彻底破了她的招式,这就有点蛋疼了。

  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接受不了这件事情,更何况是一代大佬了。

  她什么来历身份,历来只有欺负别人的份,这一次居然被林峰反杀,还是用这么果断辉煌的手段反杀。

  如果不是不敢暴露她的存在,筠思大圣恨不得现在就将消息传出九天。

  号外号外!

  苍茫天天主败北,输得完无体肤,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可想了想后果,她还是强忍住内心中的冲动,真要是这么干了,明年的今天,她坟头草差不多就有几丈高了。

  她看了看林峰道:“前辈心情不太好,我看你还是先缓缓再说吧!”

  林峰撑着额头,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道:“我怕再缓缓会出大事的。”

  “应该不至于!”筠思大圣说道,可说这话的时候,实际上就连她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正说话间,轻柔大圣也紧跟着出来了。

  她步履轻盈,体态婀娜,举手投足间充斥着一种大圣才有的意境,她换上一淡粉色的长裙,上配一件素淡的白纱衣,亦是标准的秀女妆,极为淡雅的装束,风吹过,稍显单薄。

  筠思大圣看向她,轻轻一笑,露出一个懂你的表情。

  轻柔大圣一出场,就眯着眼睛笑道:“前辈心情很不好,依我看你还是晚些日子再来吧!”

  林峰摇了摇头,总觉得这个时候放弃了,很有可能会出岔子,哪怕是两位大圣高手劝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林峰只是在万圣图前,又不是在万圣图中,说起来玄机门算是林峰的地盘,她们不过是暂借而已,自然不能喧宾夺主。

  两人互视一眼,多少能够体会到对方此刻的心情。

  过了一小会,几名大圣高手陆续走了出来,只是这一次他们表现不出前面两位女大圣的那种游刃有余,而是略显得狼狈的。

  甚至有一名大圣高手,连身形都稳不住,刚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惨叫一声,趴在了地上。

  林峰一愣,看得有些呆了。

  不过一小会的功夫,就有数十名大圣出来,可想而知,这些人绝对不是自己出来的。

  林峰想到一个可能性,很有可能是一代大佬将他们扔出来的,所以才这么狼狈。

  偷偷的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筠思大圣和轻柔大圣,也就说这两位极有可能是为了保持自己的仙女范儿,强撑着在自己面前装起了高人作风。

  筠思大圣似有所感,微微转头看向林峰甜甜一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多半已经猜到林峰知道了真相,却依旧能够表现出这幅姿态来,周围没人拆穿她,单凭这份心理素质,就称得上是一个大圣境界的高手。

  不知道为什么,林峰总觉得这些老前辈们,一个比一个好玩,各自的性格也很有特色,总是在没必要坚持的地方坚持着。

  一代大佬也不是好欺负的。

  她只是用行动来表明自己对林峰的厌恶嫌弃。

  对方不想跟你说话,所以朝你丢来一个大圣。

  对方不想理你,所以朝你丢来一个大圣。

  这一幕简直逆天了,堂堂大圣高手被她玩似的丢了出来,还要摆出一副很淡然的模样。

  这么会功夫,林若雨总算和蒲魔树合力打开了禁制,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大概的情况,她们已经知道了,但依旧觉得那么的不真实。

  尤其是蒲魔树认识一代大佬好些年了。

  说老实话,她从未见一代大佬哭过,哪怕是面对再恐怖的对手,面对再困难的境地,她始终能够淡然面对,纵然是自己的生死也是如此。

  堂堂天主高手,被一个八痕长生仙高手打哭了,真是没谁了。

  当然她未必是因为败北而哭,或许是更伤心的事情才对。

  柳笑笑干瞪着眼道:“怎么办?要不你去道个歉什么的?”

  “如果道歉有用,还要执法团做什么。”林若雨直白的说道。

  她在这个方面,跟一代大佬都有共同的认知,执法团为什么存在,就是因为道歉解决不了问题。

  筠思大圣道:“依我看不如将他捆起来丢进去,说不定前辈就能消气了。”

  林峰默默的看了她一样,好歹是自称军师,能不能别出馊主意,就这办法,自己还能活着出来吗?

  小大佬也闻着讯赶来。

  做一个大圣高手,简直怂到没人想理她,万圣图的高手们都在内心鄙视她,这个点才跑回来,还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以她的修为来说,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才是见鬼了。

  分明是看到事态不好,自己藏了起来,等到事情了结之后,又钻了出来。

  她这会鬼头鬼脑的看着,一副打听情况的样子,半晌才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喃喃道:“想不到本圣闭个小关竟然就发生了此等惨绝人寰的事情,待我去问问师父,看看如何处置你。”

  林峰总觉得她在憋笑,表面上一副我要帮师父问罪的态度,实际上心里正偷着乐的。

  看她钻进万圣图中,林峰叹了口气,默默的在心中为她祷告。

  “安息吧,明天的今天,我会给你多烧点金元宝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