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她这样打下去就没完没了了,林峰不禁提醒道:“你这样打他,他估计也说不出话来了。”

  朝天椒哼道:“门主有所不知,此人嘴硬的很,我用尽了手段,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他这几天所说的话,就由我总结给门主听吧!”

  “他很牛,他爹很牛,他家很牛,如果不赶紧放了他,等他回去立马带上家中高手,铲平我们玄机门。”

  说着,朝天椒啐了一口道:“我呸!他要真这么牛,还偷我们家蜂蜜做什么?要知道最近蜂蜜产量问题了,不仅仅是峰中弟子日子不好过,就连我都得勒紧了裤腰带,厚着脸皮到处讨生活。”

  看她一脸怒气,主产业被小大佬捣乱这事情,绝对成了心中剧痛。

  林峰哭笑不得,小大佬低着脑袋,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样子,其实这事情不怪她,都怪那蜂蜜太好吃了,口味还多。要是淋一点在千峰堂的糕点上面,口味是杠杠的,所以她一日三餐都离不开这东西。

  看了看此人如今的状况,伤势很重,玉女峰只是帮他简单处理过伤势,不至于让他就这么完蛋。

  不是说小大佬那一指头太弱了,相反这货实力不差,所以才将他打个半残,被玉女峰这么轻易的抓住。

  小大佬这会才若有所思道:“其实还算蛮厉害了!”

  能硬吃她一指头不死,七痕境界的确算是佼佼者了,但要称为横压一世的天才,还是太过分了。

  此刻她心里松了口气,人没死就好,当然死了问题也不大,一看这家伙就不像是玄机门的人,极有可能是九天的探子,她有大义在身,是为保家卫国而战,绝对不是因为这家伙偷了自己的蜂蜜。

  “你似乎不是炽阳天的人?”林峰眯着眼睛看向对方,似乎想要将他看个透彻。

  那青年反笑道:“我不是炽阳天的人谁是?说到底我们才是这里的主人,你们不过是一群外来者罢了……”

  “跟门主说话能用这语气?”朝天椒一把就扇了过去。

  这货委屈的不行,挨了一巴掌,眼泪水都差点滴出来了,以他的身份地位,何时吃过这样的苦头。

  朝天椒才什么境界,他如果完好无损,一指头都能碾死她。

  林峰捂着额头挥挥手道:“先别打了,等我问完话先!”

  “也就是说你们原本就生活在炽阳天之中,但我似乎从来没有见到过你们的人。”林峰好奇的看过去。

  那青年冷笑道:“我等所在的圣地,岂是寻常人可以踏足的,就凭你们这等境界,看门弟子都不够格。”

  朝天椒作势欲甩他一巴掌过去,吓得这青年浑身都在颤抖。

  好在林峰的话语权还在,朝天椒好不容易才忍住自己的冲动。

  这青年松了口气,这才打量起林峰来,他自问不会输给林峰,毕竟林峰刚放完血,境界没有跌落,身体却很虚弱,气息也跟着不顺畅,看起来并不强。

  可一看到小大佬的时候,他脸色突变。

  他何等天骄,实力非比寻常,但是却被这家伙一指头戳个半死,如果不是身上带有家族长辈刻下的符文,勉强挡下一部分伤害,他早就完蛋了。

  所以现在小大佬在他眼中,无异于洪水猛兽一般。

  “好大的口气,我连给你们看门的资格都没有?”小大佬不服了,林峰等人藐视她也就罢了,谁叫自己实力不如人呢。

  可路边随便走出来一个阿猫阿狗就敢这么说她,大圣的面子都挂不住了。

  “你……你大概可以成为客卿之类的。”他忐忑的说道。

  小大佬顿时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再哼道:“客卿?你爹是什么境界,敢让我当你家的客卿。”

  “说出来怕吓死你,圣人高手听过没……想来你们也没听过吧,当年不过被几个长生仙高手搞得半死不活,实力不过如此罢了。”

  林峰眉头一皱道:“当年?我可以理解为五大洲时期,幽冥天进攻的时候,你们家明明有圣人,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然后却选择袖手旁观?”

  “作为一场打发时间的游戏,是蛮不错的。”

  林峰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虽说自己没立场去拉别人下战场,但当年的前辈所为,是挣扎着为后人开辟生路,这种事情,却被别人当做是消遣的游戏,就让人有些不爽了。

  “游戏?后来的事情你们是不是也当成一场游戏?”

  林峰觉得很奇怪,无论是华海也好,小大佬也好,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圣高手,足以甩开圣人高手八百万里,他们如果在旁观,岂会不知道这些事情。

  那青年面色一沉道:“可惜的是当年不知道为什么,炽阳天整个碎裂成数块,彻底绝了两地之间的通道,那些人后来的结局我们并不清楚,看你们的情况,日子似乎过得还蛮不错嘛!”

  细究原因,林峰就明白了问题所在。

  难怪这货家中最强不过圣人高手,却敢如此看低炽阳天的实力。

  你要是十几个圣人也就罢了,看低就看低,林峰也没脾气,可你爹就一个,圣人应该也不会太多吧。

  也就是说他的认知还在五大洲时期,觉得炽阳天最高不过长生仙境界,甚至是属于那种刚入长生仙境界的高手。

  林峰轻笑道:“我很好奇,既然通路已经断掉了,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起这事情,那青年似乎很忧伤,他垂着头,半晌才抬头道:“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来到这里了。”

  这点上他很委屈。

  以他七痕的实力,如果不是一开始就遇到小大佬,估计还能蹦跶一阵子,最起码也不会被朝天椒这样的劫仙高手欺负。

  林峰来了兴趣:“就没点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就记得自己去调戏一个女人,她随手砍过来一剑,我立足不稳,落在了湖中,回味过来的时候,就出现在这里了。”

  一剑就能贯通两地通道,谁这么牛逼?

  林峰想了想,随手演化大师姐容貌,询问道:“是她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女人,她就是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被我找到一定会让她好看,我要让这个贱人受尽折磨……”这青年似乎非常气愤,双眼几乎喷火了。

  朝天椒看着易千雪的画像发呆。

  小大佬拍着手掌道:“他说要让你大师姐受尽折磨,你做师弟的怎么看?”

  林峰的眼神逐渐冰冷起来,犹如看死人一般。

  那青年浑身一寒,感受到林峰身上的气息,似乎才明白了眼前这人,并不像是他看到的那般弱小。

  感受那冰冷的寒意,他甚至全身都在颤抖,如果不是双手被捆住,甚至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

  从眼神来看,林峰怕是内心已经判了他的死刑。

  深吸了一口气,林峰这才转身离开这里。

  小大佬追在屁股后面,好奇道:“他都这么说了,你都不表示一下?师姐诶,那可是你大师姐诶。”

  “我明白,但现在不是时候,最起码他还有用,至少可以找到那条路让大师姐回来,说到底就还是你师父的锅。”林峰没好气的说道。

  一代大佬当时将众人送去合适的地方修炼。

  看样子大师姐是被送到了那人口中的圣地,这事情出发点是极好的,可后来大佬自己出了问题,大师姐就彻底失联了。

  以她的修为来说,林峰本来不担心。

  可如今看来,那里有圣人高手,结果就无法预料了,最要紧的是想办法将她弄回来。

  林峰走后,朝天椒走向那青年,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你……你想做什么!”看着这恶魔不怀好意的样子,他浑身都在颤抖,不知道对方又会怎么对待他。

  朝天椒一笑道:“你不是很厉害吗?我玉女峰生平最狠奸淫掳掠之人,对你这种人,我们一般都是杀了,但也有例外,比如我只会削你阳锋!”

  “不要啊……”

  已经走到门口的林峰浑身一寒,看了看外界的天空,叹了口气道:“玉女峰的朝天椒……老牛逼了。”

  没多久功夫,朝天椒就擦干净了血迹,紧随着林峰走了出来。

  林峰叮嘱道:“人一定要活着,其他事情我会让人来处理的。”

  “明白!”朝天椒点了点头,简单说来,只要人不死,随便怎么玩都可以。

  林峰注意到玉女峰近来似乎非常热闹,已经从送走了一部分弟子的阴霾中走了出来,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看了看朝天椒道:“其实你们也可以跟着离开的,我并没有限定一定是小辈才能走。”

  朝天椒苦涩一笑道:“我这把年纪了,说好听点就根基踏实,说白了叫虚度光阴。当年见识太过短浅,以为自己就是人上人了,此刻才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

  “小辈们们不一样,他们有玄门道统的支撑,纵然现在不如我们,但总有开花结果的一天,比起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他们的路更宽更广。”

  林峰无奈道:“如果能保全一些人就好了。”

  朝天椒笑道:“以目前的情况来说,这已经无可挑剔了,有些事情终归是命数,总要走上一遭,我倒更希望门主也离开这里,以门主的实力,多年之后,或许还能为我们报仇雪恨!”

  .。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