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号们有些骚乱,本尊会特意来恶心对方,那就绝对不是她的好朋友,话说就她那个性格,也没什么朋友,仇人倒是一长串。

  “怎么办?”不少小号问了起来。

  许灵一谨慎的看着小大佬,沉声道:“麻烦了,这个家伙可真不要脸,不准别人在轮回路上留下后手,她自己倒是能给自己开后门。”

  许二十九想了想说道:“其实根本不用管她是谁,顶多是温珠儿的根基,大姐你未必赢不了啊!”

  “出去打我应该能赢,但问题是我们在她的地盘上,怒送一波人头。华海这个蠢货,得了轮回路这么多年,竟然没发现轮回路上有其他人的痕迹,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是我们去跟华海争夺轮回路,也不至于被她逮着机会啊!”许灵一义愤填膺。

  本来想着算计华海小弟给女儿铺路,结果连自己都要搭进去了,可悲的是计划也彻底流产了。

  她想了想说道:“记不记得我说造化池中藏妖孽那句话?”

  “记得呀。”小号们纷纷点头。

  许灵一说道:“把前面那句忘掉,千万不要提起免得招惹麻烦,现在开始自绝吧。不要在这里复生,回造化池那边,我们不能被她留在轮回路上,本尊的碎片,每一个都至关重要,一个都不能少!”

  话音落下的同时,小号们震惊不已。

  身为大佬小号,她们怼遍九天高手,除了天主不能惹,其他境界的人不是被欺负,就是被算计,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许灵一要让她们集体自杀逃出生天。

  岳天骄看着座椅上有些陌生的小大佬,震惊道:“你是什么人?”

  “呱噪!”小大佬一挥手,一股蛮横力量直接冲击他的身体,惹得岳天骄化身惨叫连连。

  他虽然是岳天骄的一部分人格,一部分化身,但单论实力,实际上不如岳三愣,只有长生仙境界。

  如果在至高深渊之中,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可被小大佬拖出来之后,能够动用的力量不多,身躯被小大佬轰飞出去,却又受制于天主宝座,被猛地拉了回来,一头砸进了里面。

  这种小角色,小大佬看不上,她摸了摸额头,眉头皱成了一团。

  “记忆有点不对劲,感觉缺失了许多,我的轮回路怎么回事,好像也不完全,应该是因为这点,才导致我的记忆碎片不全,有些东西记不起来,看样子得去把其他碎片找回来了,不过在那之前……”

  她目光扫向一代大佬等人,小号们还缓不过来,纷纷站在原地,暂时没有行动。

  “你们……不,你似乎在我的黑名单之上,能上这个榜单的人,不是逆天改命延缓生机,便是强闯轮回路,留你不得!”

  小号们诧异无比,本尊这么有名吗?居然上了轮回路的黑名单。

  许灵一面沉如水,即使处于劣势,面对她这种压力也能沉着面对,思索着有没有其他可能性。

  “大姐,她说本尊在她黑名单上面是怎么一回事?”有小号好奇的问了起来,就连叶纯和叶诗也好奇的等着。

  许灵一叹气道:“这事情解释起来很麻烦,当时她占据轮回路证道,更是想要重整轮回路规则,单独开辟一处冥界,成为冥界之主,更要以此为根基,问鼎更高的层次。”

  许二十九诧异道:“这跟本尊能扯上什么关系?”

  “轮回路历来是个禁地,当世高手不允许任何人在那里证道,她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居然成功证道,不过她作为一个光杆司令,要开辟冥界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而当世强者大多孤高、骄傲、自大、变态、无耻,不可能认同她的理念,宁死也不肯屈服在她之下,一度导致她召集不到人,计划差点流产,最后她逼不得已亲自出手,从外面捞人进去。”

  “只是要将人抓回去容易,想要说服对方也太难,所以她退而求其次的找上修为稍弱,但潜力不俗的。当时本尊刚被师父从古神教救出来,处于差点被炼制成人兵的状态,寿元已尽,被她给盯上了。”

  许二十九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段过往,难怪本尊会选择恶心她。

  “不对,被她盯上了之后,本尊还在……我真是太笨了,她肯定是失败了,本尊才会活下来啊!”

  许灵一点了点头,略带嘲讽道:“占据轮回路本来就是世间公敌,她还妄想笼络一批高手成立冥界,结果被人算计,牵动当时台面上的势力联手进攻,吓得她一步不敢出轮回路,计划也因此流产了。”

  “你说本尊会不会上她的黑名单?”

  许二十九砸了咂舌,换做是自己,岂止是让她上黑名单啊,简直是非杀不可,甚至会把她搞成华海小弟这样,一辈子被轮回路上的生灵践踏。

  最惨的还是轮回路会不断温养他的神魂,除非是对方主动放他出来,要么便是轮回路彻底被毁掉,否则脱身无望了。

  由此可见,这家伙的确是个变态。

  “总之现在最重要的是先逃出去,死一次而已,不要太在意。”许灵一解释完之后,挥了挥手。

  小号们连连点头,有自己拍脑瓜子震碎身体而亡的,有直接自爆身体,伙同身边小姐妹一起干掉的。

  一瞬间轮回路上,爆炸声络绎不绝,各种各样的光华泛起,象征着一个个小号自绝。

  她们身躯炸裂,死得不能再死了,却不以神魂姿态出现,反而是直接消失在轮回路之上。

  小大佬也察觉到这个问题,诧异道:“居然有人能避开轮回路,饶你不得!”

  开什么玩笑,轮回路是所有人必走的地方,如果有人绕开了,以后再开个门抢她的生意,彻底架空她,那还怎么混,冥界还开不开了。

  出手毫不含糊,朝着一片小号横压而去。

  许灵一身躯一动,闪身在她身前,出手抵挡她攻势的同时,亦攻击身后自家小妹,将她们彻底诛杀。

  小大佬沉声道:“你很怕她们被我杀死,应该是你们逃走的手段有限制,不能死在外人的手上吧!”

  几乎是瞬间洞悉许灵一等人这么做的原因,不愧是当年敢惹诸天高手的变态。

  许灵一冷哼一声,根本不做回答。

  她面对对方,有种难言的感觉,一身实力难以完美发挥,应该是轮回路所压制了,大概历史上不会有她这样的笨蛋,会自己钻到别人的圣域之中。

  “抛开一切不谈,这个变态的实力也是非常恐怖,以温珠儿那种根基,都能跟我斗个高下,简直匪夷所思,本尊不出,怕是难以抗衡她了。”

  许灵一心中决断,不为杀敌,只为阻挡她片刻光阴。

  眼见小号们自绝超过半数,大半都已经逃出升天,差不多将整个轮回路都弄得乱糟糟的,小大佬眉头一皱。

  小拳头一捏,暗自沉吟道:“力量太弱,轮回路也不完全,当年留在轮回路上的记忆碎片也少了大半,这种前提下动手实为不智,但没时间了!”

  要是被对方从轮回路上逃脱,她以后还怎么混。

  “苍生伏……”小大佬神色一凛,体内力量爆提,一股恐怖的气势攀升。

  许灵一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对方会这么做,怒吼道:“死变态,居然用这种级别的手段,太不要脸了,你也不怕丢人,看我……凤鸣斩天法!”

  小大佬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她同样也不是,一言不合就开大偷袭。

  用的是本尊所掌握的天功级别功法,凤鸣斩天法最擅长偷袭,运用真元的方式十分隐秘,又是从口中喷射而出,威力不算特别大,但往往能够发挥奇效。

  一股虹芒急射而出,轻点小大佬小腹,导致她真元一滞,功法还没施展出来,竟然被强行中断了。

  简直无法置信,她怒喝道:“你怎么能破我功法!”

  “傻逼,自己当年什么惨样心里没点数吗?你小黑屋里面那三百多万页名字白写了是不是。”许灵一冷笑着,你岂会知道,完整版的凤鸣斩天法就是专门用来克制你的,你记忆不全,状态不稳,能躲过去才见鬼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这件事情……”

  许灵一哼道:“我知道的已经算少了。”

  她留神看了看周围,小号们已经尽数离开了,早已经没有恋战的心态,当即想要自碎身躯逃离这里。

  “你逃不走!”小大佬手一动,轮回路上下方震荡,竟然化出无数漆黑色的铁链,每一根链条都粗如手臂,想要将她留在这里。

  这一幕速度太快,比起许灵一更快,她甚至快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束缚。

  “不行……绝对不能被她留在这里,三万姐妹是本尊的后手,是为了以防她出事的备份,其中我的存在最为重要,被留在这里就完蛋了!”

  许灵一虽是不甘心,奈何轮回路上,如今做主的还是小大佬本人。

  就在她要被吞噬的刹那,身侧黑洞张开,一股脑的将她身躯吸了进去。

  “刚才的气息……也是黑名单上的人,不对……这里怎么好几个黑名单上之人的气息,近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大佬看着铁链落空,眉头皱成了一团。

  就像是自己睡了一觉,醒来世界变得太快,让她都有些不熟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