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诗推测这四部功法,跟自己和叶纯有关联。

  许灵一等人会插手帮忙,对自己和叶纯好,从某些方面也印证了她们内心有愧,所以叶纯才会坚信自己觉醒的部分记忆是真实的。

  何况那是魔帝尸身带来的影响,更是说明其与叶纯的关系。

  叶诗有些头大。

  自己跟叶纯离开之后,便直接去了幽冥天,顺利的寻回了魔帝尸身,将其带入了小天地中,倒是钟大佬的身影不见踪迹。

  可想而知,对方应该早一步离开了。

  钟大佬会不会怪罪林峰等人,谁也说不清楚,对方应该藏了起来,毕竟他是曾经的天主,很有可能被其他人针对。

  原本的打算是前往不变天或者无情天。

  这两天距离炽阳天距离很远,能够先避开林峰等人也好,毕竟他现在不知情,一旦被叶纯偷袭,绝对凶多吉少。

  可两人讨论了一阵子,觉得不变天和无情天依旧有问题。

  不变天毕竟有天主镇压着,实力非同寻常,这些年来积累的力量绝对恐怖。

  而无情天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那个地方,据说绝了一切修炼的途径,整片天地都只有凡人,而没有任何修士。

  如果一片天地之中,没有任何人修炼,那么那些资源宝物去了哪里?

  林峰可是去过的,那个地方完全看不出是有修炼之人存在的地方,所以问题才显得更大。

  如果无情天天主用那些资源去培养一小部分高手,恐怕那部分高手之中,绝对有不少大圣,实力更加恐怖。

  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来了朱武天。

  毕竟其他几天之中,都没有朱武天适合生存,尤其是来了之后,更加让两人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

  朱武天的妖植,简直就是行走的宝库,比起任何东西都要珍贵,许多仙果道果,拥有非凡效果。

  哪怕是想要堆砌几百个长生仙高手,都未尝不可。

  只不过妖植一族自己肯定不会拿小圣的力量去培养长生仙,但在其他人看来,那就不是这回事了。

  碍于叶纯的缘故,叶诗不好说要帮炽阳天培养一些高手。

  所以收集的一些果子,暂时只是藏了起来,没办法送给林峰等人。

  让她想不到的是,林峰等人已经过来了。

  可如此一来,叶诗也担心林峰会和叶纯见面。

  “事情越来越麻烦了,可我始终觉得魔帝不应该是跟众人对立的,从她散溢出来的力量,就可以看出这点。”

  同样吞吃果子,叶诗盘腿坐在旁边,吸收起魔帝的力量来。

  魔帝的力量是两种极端,道魔共生,就如同自己和叶纯两人一般,叶纯吸收魔性的那一部分,自己可以吸收道性的那一部分,实力同步进行。

  “五师妹说过,当年魔帝也曾为神州挡劫,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带着一脑子的疑惑,叶诗不断的吸收力量,随着接触更多魔帝力量,她的脑海中开始有一些记忆浮现。

  昏暗的世界,轮回路。

  身前有一名少女背负双手,傲然站立。

  叶诗的角度在她的对面,似乎同样是被禁锢在水晶之中。

  那女子缓缓开口道:“我跟他有交易,冒着天大的风险给你一线生机,可你偏偏不肯转世,这有意义吗?”

  叶诗张了张口,甚至感觉到叶纯的存在,但是两人都说不出话来。

  但似乎可以感觉到水晶中的力量波动,尽管虚弱,但却很激动。

  那女子又说道:“现在好了,你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当年开创帝道的隐帝也死了,神州七帝只剩下我和少帝,想来再过不久,我也会死了。”

  “想想就觉得无奈,我还打算跟隐帝斗一辈子,把她彻底洗干净再扔进造化池呢,结果她最后还是自己老老实实的走了过去,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那混蛋自己都承认当年做错了,可事情已经发生到了这一步,大家能有什么办法,帝境高手又不是不会犯错,如何重来?”

  “你现在就算是想走轮回路,也没有机会了,你会死是必然的,谁叫我们七个,都掌握一部分天地规则,神州没救了,我们也活不下去,唯有再开一天,才能延续众生生机,你要是真想报仇,就自己去找他,你超脱于神州众生之外,指不定还真有可能在开天之后,重活一世呢。”

  “你算是他们的一道保险吧,毕竟隐帝那家伙也死了,估计也就你最有可能带着记忆活下去,想要做什么,你自己去决定,现在我让你自由,你可以走了。”

  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解除了束缚,叶诗和叶纯互相看了一眼。

  小大佬就是冥帝转世!

  毕竟太好辨认了,冥帝外表模样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样子,小大佬长开了,估计也是这个样,这似乎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能再活一世了。

  这可是冥帝啊,能够操纵众生生死的存在,就算是转世了,也未必会没有留下什么手段。

  感受到魔帝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

  冥帝似乎也没管她的兴趣,自顾自的打出几道规则之力,自言自语道:“为了保险起见,我把记忆打入轮回路,将来或许有机会重拾过往。”

  做完之后,她眉心发出亮光,在身前凝聚了一个圆球,内中笼罩了许多奇异景象。

  她的双手也开始虚化,进一步伸入其中。

  这个时候,冥帝才狠狠的瞪过来道:“看什么看,我现在要把自己的记忆彻底搅乱,到时候我不会记得跟他的交易,你再不离开,就别想离开了。”

  魔帝这才有些动作,但似乎很轻盈,反而还回望了几眼。

  借助对方的视线和感觉,叶诗和叶纯明显听到了冥帝的惨叫声,她双手不断的搅动自己的记忆,痛苦道:“这一部分不能留,这一部分也不行,中间会有空白点,说不定会被察觉到,需要替补一部分。”

  那不是纯粹的搅动,而是从根源上改造自己的记忆,需要承受着非人的痛苦。

  叶诗甚至想到温珠儿的问题。

  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时候留下了隐患,这才导致她神识偏弱,性格容易受到影响,渐渐的偏离了原本发展。

  没有更多的机会,随着魔帝神魂离开,叶诗和叶纯双眼一白,似乎回到了现实中。

  叶诗兴奋道:“你看吧,我就说那不一定是真的。”

  “你怎么敢确定,不是他杀了魔帝之后,再跟冥帝有交易,所以魔帝才不肯转世,甚至还带着仇恨?”叶纯反而道。

  叶诗愕然,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说道:“小纯,你听到冥帝所说了,魔帝的记忆极有可能还在,只要找到那一部分记忆,也许就能解开这个谜团了!”

  叶纯冷笑着摇头道:“没必要了!”

  对,根本没有任何必要。

  像是自己这样的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走下去。

  恨意,怒火,报仇,就是支撑自己走下去的根源。

  上辈子如何,其实自己并不在意,自己只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叶纯或许自己都察觉不到自己的别扭,而叶诗则能目睹叶纯眼中的复杂。

  她自己恐怕都不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是杀了林峰,还是陪在他的身边。

  因为只会恨人的她,不明白心中那感觉是什么,对她而言,也许恨就等同于爱。

  妖王殿中。

  林峰细数此次的收获,心情无比畅快。

  也许是为了让林峰感受到能看不能吃的痛苦,妖植王庭特意选了凝聚仙果的高手前来偷袭,结果却不想送了人头。

  不过这些果子都不如道果王的那些,只能供长生仙境界之下服用,被摘取之后,力量只会衰弱到小圣边缘,不至于掉落到长生仙境界。

  不过这也是好处,最起码月儿和夜儿就在这里,晚些时候岳天骄和小虫、小鸡也能沾沾光,提升一下境界。

  月儿和夜儿如今无限接近渡劫境,但还差了少许,倒是可以吃点葵瓜子。

  察觉到这是小圣境界的瓜子,饶是易千雪和柳笑笑都动了心。

  在林峰折腾瓜子的时候,易千雪用青玄剑将葵花王串了起来,花朵朝下,柳笑笑研究了半天,也没找到藏葵瓜子的地方。

  她干脆敲打了一下,威胁道:“说,葵瓜子藏哪了?”

  “哈哈哈,落在你们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葵花王宁死不屈道。

  柳笑笑锤了它一拳头道:“就跟你要点瓜子吃,有必要这么别扭吗?”

  凌薇也跑来凑热闹,跟林若雨在一旁讨论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林若雨就拿着算盘敲打起来。

  “只要给我们提供五十万枚葵瓜子,我们就可以放过你,当然你要是喜欢上我们,也可以不回去,以后专心给我们培育葵瓜子即可。”

  经过严密计算之后,林若雨说出了自己的心里数字。

  “五十万枚就放过我?”

  知道自己可能活下去,葵花王反而没有那么别扭了。

  说到底,它是葵花精得道,没有性别之分,葵瓜子同样是力量的象征,它战斗的时候都是用瓜子攻击,足见这玩意并不贵重。

  林峰也跟着点了点头。

  葵花王沉默道:“我如今的状态,最多能够凝聚出五六万枚,等我休息几天,恢复一部分力量,应该就能凑够五十万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