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离开的时候,凌薇刚好去找许灵云,以至于没空听墙角,也不知道发生了这事情。

  她眉头深皱,一直在思索着如今所面临的问题,同时问出心中疑惑。

  “你说现在这乱成一团遭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面的许灵云用看傻子一样的表情望了过来,凌薇这才想起来,这个蠢货压根就不知道那些事情。

  正要发怒的时候,许灵云的双眼一转,代表着小九上线了。

  气质徒然一变,小九冷冷的看了一眼凌薇道:“还不是因为你们肆意妄为,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问我有什么用?”

  “我们肆意妄为?”凌薇一愣,九天又不是出自自己等人手笔。

  毕竟是缺少了至关重要的一部分记忆,小九无奈叹了口气,这才说道:“这么说吧,师父当年是想要煲一锅名为九天的粥,加入了少许佐料以及配菜,合理的控制火候时间,确定能够达到目的之后,他就离开了。”

  这个比喻相当恰当,凌薇表示理解。

  让林峰布局去坑人,不如指望他把别人看成一盘菜,想办法去料理对方。

  “难道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小九冷笑道:“当然不是了,首先这锅粥,不是给他自己吃的,所以九天之局之中,不会有他的存在,可又正因为他的出现,才使得一切开始偏离初衷,但说到底这不是师父一个人的责任,问题是出在我们身上。”

  “我们?”凌薇一愣。

  小九点头道:“师父做完一切之后就离开了,如果按照他的计划,可能一切都会正确的进行下去,可偏偏他忽略了一个问题,想吃这锅粥的人,不止他一人,比如武帝、你还有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有自己的安排,那就相当于在九天这锅粥中,加入了一些海鲜,加入了一些肉类,又按照自己的喜好,添加了一些调味料,事实上可能不止我们,南帝肯定有安排后手,其次就是魔帝,她应该也参与了这件事情。”

  “老实说,因为插足的人太多,情况已经混乱到师父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哪怕他现在恢复记忆,也不可能清楚,这锅粥到底会煲出什么样的味道。”

  “这就是九天之乱的根源所在,我推敲过无数次,情况复杂到我自己都想一死了之,不再管这件事情。”

  凌薇喃喃自语道:“所以你的计划中,许灵云应该将你完全炼化,融入己身,你倒是干脆,明明就有你一部分原因,你居然拍拍屁股就想跑。”

  小九苦恼道:“但我小看了这个混蛋的决心,她居然……因为不想修炼,需要一个帮她修炼的人,而将我残魂留了下来。”

  “也就说,现在的事态不在任何的人掌控之中,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凌薇若有所思道。

  小九点头道:“所以这是最差的局面,好在你们都聚集在一起,我觉得只要跟着师父走就行了,他对于保命是很有研究的。”

  凌薇无可奈何的说道:“对了,魔帝来历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是邪武二帝弑天之后,神州破碎,师父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其他一概不知,她现在还好,以前给我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妖魔一般。”

  凌薇砸了咂舌道:“那家伙是特别的邪性,我也偷偷看过几次,总觉得不能跟她扯上关系,否则一辈子就完蛋了。”

  小九看了她一眼,不想继续说下去。

  她对于谈及那个存在,没有任何兴趣,那是个禁忌,在不可能的时期证道为帝,简直肆意妄为。

  只是看着凌薇感慨,她也觉得有趣。

  “七帝之首,号称活得最久的活化石,这家伙还是不要惹比较好,邪武二帝联手打碎了一半天地,剩下的那一半,被她毁尽,神州才彻底破碎的,帝境高手没一个不狠的。”

  她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当然能够明白。

  帝境高手不但擅长对别人狠,就算是对自己,都不会手软。

  林峰偷偷摸摸的潜入叶诗所说的地点,这是在妖王殿与妖植王庭所交界的地方,修真界争斗,有小圣坐镇,不存在偷家一说。

  妖王殿聚集小圣十几名,能偷的掉才见鬼了。

  所以这片环境不在战场范围,反而比较宁静,但已经能够察觉到易千雪的气息,她一直处于交战之中。

  妖族这些人加起来,倒是能够让她愉悦一会。

  “大概就在这里了,但具体在哪里?”

  林峰看了看四周,总觉得这个地方有些奇怪,可一时间也说不好,尤其感觉有很熟悉的气息在这里浮现。

  想到这里,林峰伸出双手试探了一下。

  “好像有谁的圣域藏在这里,相当凝实,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很熟悉,这玩意指不定我也能够用,是谁的圣域?老三?”

  思索着的时候,体内的力量动了动,林峰一步踏出,眼前场景顿时变换。

  小天地中。

  叶诗依旧没有放弃劝阻叶纯,一次次的拉着她,询问道:“真的不能等等吗?”

  “再挡着我,我连你一起杀了!”叶纯凶狠的吼道。

  可紧接着小天地一荡,一股熟悉的气息浮现,林峰所在的位置,就在距离两人十几丈开外,大概是发现了两人,也处于相当诧异的状态。

  叶纯和叶诗望过去,顿时无语。

  老三眼中浮现一丝戾气,叶诗是怎么也想不到,明明让你藏在外面,注意不要被偷袭了,你怎么还钻进来了。

  “你找死!”戾气之下,竟然还有一丝喜悦浮现,老三兴奋的吼了起来。

  她没想过把林峰引进自己圣域之中,她的圣域与其他人不同,毕竟修炼之路也是以天地根基在走,如果真要形容成一种大道,那大概也只能是天地道可以概括。

  所以她可以提前施展起来,可林峰说白了胆子很小,十分怕死,绝对不会踏足这里。

  她只能考虑在外面对付林峰,但这一切来得未免太巧合了。

  “镇!”叶纯口吐一言,天地之力猛地袭来,她虽说无法随心所欲的操纵小天地,但一定的力量还是可以发挥出来。

  感受到一股束缚之力加身,林峰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圣域了,更是有感而发道:“散!”

  叶纯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搞什么鬼!

  自己的圣域,为什么他能用!

  叶诗也很无奈,吃惊的看过来,总觉得有点不能理解眼前的情况。

  “压!”

  “退!”

  “灭!”

  “生!”

  ……

  她不断调用天地之力,但林峰都能随口挥散,就像是两个人拥有同样的权利一般,看起来不分上下。

  叶纯想到这里,忙狠狠的瞪了一眼叶诗。

  叶诗慌乱道:“不是我,我动没动手,你心里没点数吗?”

  “那这是为什么!”叶纯怒吼道。

  叶诗白了她一眼道:“我也糊涂着呢!”

  林峰尴尬的笑了笑道:“哟,老三好久不见啊,那个啥,不要在意,不要在意,我是不小心闯进来的,你们平安无事就好,我这就离开。”

  林峰作势转身要走。

  叶纯整个人心态都炸开了,本来心中怒意就大,林峰更是能够操纵小天地,这更让她起了杀掉对方的心思。

  “给我去死!”

  林峰大吼道:“不要冲动!”

  可惜老三根本听不进去,整个人都疯魔了。

  能操纵小天地之力不怕,反正他行自己也行,顶多算是没有主场优势,单论实力,她现在也不会输给林峰。

  幻术之力发挥到了极致,更有小天地作为遮掩。

  林峰虽说因为修为提升,将她留下的幻术后门关闭了,可实际上硬碰硬,还是难以支撑。

  眼前身影缭乱,跟老三战斗,很难把握她的攻势。

  往往眼前一拳袭来,实际上那只是幻觉,她的幻觉更是会掩盖各种感官,同样境界之中,林峰不通这一门,很难窥破虚实。

  “退!”

  一道男声突兀的传来,竟然给林峰一种熟悉的感觉。

  本能的退后,林峰摸不清楚虚实,但老三却是怒上加怒,不知道为什么,林峰竟然窥破她本质,躲过了致命的攻击。

  这大概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下一击迎面而来。

  “左肋!”

  那声音继续提醒,林峰身形一转,再度躲开老三攻势。

  同时诧异起来,总觉得这声音似曾相识,好像很久以前听过似的,在哪里听过来着?

  脑中思绪一转,林峰想起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叶门主!”

  “怎么回事?不过老三和叶诗合招,确实可以显化门主,难道他的神魂没有踏足轮回路,所以被吸入了小天地之中。”

  幻术再度被识破,老三也彻底撕破了脸皮。

  她浑身煞气,小天地转瞬便迎来了黑暗,林峰眼前世界更是天旋地转一般,可这个时候,星空中的璀璨星辰忽然闪烁了一下。

  “老三的幻术是用在自己身上,不像是四师姐是改造环境的!”

  所以一切环境的变化,都是虚幻,叶春秋的提醒再度来到,林峰挥拳一击,与老三的拳头碰撞,两人同时被震飞。

  力量碰撞的刹那,魔帝尸身徒然睁开了双眼。

  转瞬之间,禁锢尸身的水晶碎裂,滔天魔气席卷整片小天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