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

  南帝特地找林峰喝酒。

  各地都有酿酒的高手,酒香怡人,一口喝下去,唇齿留香,非同一般。

  两人碰了碰酒坛子,林若雨豪迈的喝了一大口。

  “那家伙应该会喜欢这酒吧!”林峰紧闭着眼睛,许久不曾张开,此刻不由感慨起来。

  林若雨一愣道:“说谁呢?”

  “隐帝!”

  林若雨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道:“难怪我最近总觉得忘了什么事情,这该死的混蛋,这不可思议的功法,真是服了,指不定她能一直活下去呢。”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计划了很多,好像唯独忘记了隐帝这人。

  “听你这意思,你也要走了?”林峰感叹道。

  林若雨身子一顿,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就是出去玩几天,很快就会回来的。”

  林峰苦涩一笑。

  这些日子,自己一旦养好伤,就会杀向萧九衣,但真的应了邪帝易千雪的那句话,对上萧九衣,自己必败无疑。

  至今为止,林峰都没有看到希望。

  这就是心魔越来越严重的原因,入魔越来越深的原因。

  一想到眼前这人也要离去了,林峰更是有种无力感。

  林若雨见他有些伤感,大咧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真的,我绝对没骗你,我就是出去玩几天而已。”

  “会再见?”林峰问道。

  林若雨点了点头道:“嗯,肯定还会再见的!”

  “那到时候就不要再骗我了。”

  林若雨一本正经道:“不骗你,我怎么可能骗你,我可是诚实可靠林若雨啊,出了名的不会骗人。”

  酒尽人散。

  她坦然的挥了挥手,像是告别一般。

  一步踏出,已经出了南国范围,一切都已经安排就绪,她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大阵摆好,阵中血气滔天。

  林若雨伸出手指,挑衅道:“萧九衣,你敢来杀我吗?”

  利刃破空,长枪袭来,但被她绝妙的阵法挡在阵外,冲不进来。

  林若雨背着双手,眺望远方道:“让我猜猜你为什么不敢出那鬼地方,是因为出了自己的证道之地,就无法发挥全部实力呢,还是因为那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让你不敢离开?”

  天地宛若呼吸一滞。

  片刻功夫,不曾踏出高峰的萧九衣出现了。

  长发散落,容貌清冷,那双眸子冰冷的让人心寒,她这般盯着林若雨道:“哦?听你这么说,是知道什么了?”

  “我前面哪句话戳中你的心窝了,是后面那句吗?嘿嘿,我逗你玩的!”林若雨尴尬的笑了笑。

  她知道个屁,顶多就是知道萧九衣没出来动手。

  那么接下来就好忽悠了。

  萧九衣也是一愣,还以为她猜到点什么东西呢,毕竟南帝最擅长旁门左道,所以当初被死死的掩盖天机,不让她提前破关而出。

  林若雨感慨道:“看来是相当重要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让你这么心急的钻进阵法之中。”

  “杀你,一天足以!”萧九衣冷笑道:“阵法,我比你更精通!”

  “试试?”林若雨挑衅道。

  片刻之后,萧九衣狼狈的在阵法之中穿行,内心震撼无比。

  “你……你这阵法不仅有太上灵宝鉴的痕迹,反而更上一层楼!”

  林若雨点头道:“对呀,我当初跟你徒弟交换过部分知识,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冒着被邪帝砍死的危险,为他们出手!”

  “我这人可不同一般人,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孩子,能问鼎帝境,我自己都觉得是个奇迹,请叫我奇迹创造者。”

  “找死!”

  南帝冷笑道:“你牛逼,有本事来杀我,不过那也得先破了我的阵法再说!”

  萧九衣心中一凛,沉声道:“阵法之中时间有问题,你动过手脚,这不是你擅长的范围,这怎么可能!”

  “有人帮我在中间牵线,所以跟某个精通时空大道的家伙,深入交流了一下心得,时间这条道,我走了一小半,足够应付你了。”

  “杂而不精,难怪你实力最低!”

  林若雨哼哼道:“那你咋不来杀我?”

  萧九衣要紧了牙关,我特么要是能冲出你这狗屁阵法,必然杀了你,关键在于这家伙阵道造诣在自己之上。

  而且萧九衣本身就精通阵法,自然能够发现阵法的变化。

  “时间流逝缓慢,外界数日,这里怕是已经数年,甚至数十年,能成帝境高手,必然有其独特之处,小觑她了!”

  萧九衣应对阵法铺天盖地的攻势之时,林若雨也是相当震撼。

  萧九衣未必是全力,如果这阵法不是用来针对邪帝,又因为邪帝走得早,顺便给萧九衣用上了,以她以前的阵法水准,必然撑不住。

  萧九衣冷笑道:“没有其他杀招了吗?阵法终有力竭之时,一旦阵法支撑不住,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时间流逝。

  林若雨盘算了一下,外界应该过去十年左右了。

  而阵法之中,怕是已经经历了千年光阴。

  她抿嘴一笑,杀萧九衣?那是不可能的,邪帝都弄不死,她当然也没办法,只是因为自己必然会死,无非是来选个死法罢了。

  萧九衣根本不明白林若雨的打算。

  随着她在阵法中奋斗,神州也有更大的变化,天地的力量进一步衰弱,神州的灵脉之源,龙脉已经实质化了。

  盘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林若雨动手了。

  阵法的力量在一瞬间提升到极限,哪怕是萧九衣,都瞬间被制服了,她一步踏入阵法之中,全力吸收阵法的力量。

  浑身力量暴涨,帝境高手淬炼的身躯,也到了极限,差点龟裂了。

  萧九衣脸色一变。

  林若雨淡笑着走来,看着被阵法压制,狼狈不堪的萧九衣,尝试着戳了戳,这才郁闷道:“看样子戳不死了!”

  “想我太上炼体图……”

  林若雨冷哼道:“不用瑟了,我又不是不知道这功法。”

  萧九衣哑口无言,以对方跟林峰的交情来看,一定不会太浅,她要是真想知道,说不定还真有办法。

  她只能说道:“那又如何,你杀不了我的!”

  “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来杀你的!”林若雨嗤笑一声,阵法攻势撕开了她的衣服,更是露出了她的部分身体。

  算不上美,只能说是残缺。

  看到她那微微凸起的双胸,林若雨不由笑道:“乃子真大!”

  “粗鄙!”萧九衣红着眼睛咆哮道:“堂堂南帝,竟然这般无耻。”

  “我再无耻,也没有你无耻。”林若雨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继续打量起来,咂舌道:“这身上的伤痕是邪帝留下的吧,她的力量有个特点,就是很难恢复,看起来你也不咋地嘛,居然被她斩了百十来剑!”

  继续向下打量,发现她小腹之上,居然有一团乌黑的地方,像是胎记一般。

  林若雨凝神道:“这应该就是武帝扯出天命的后遗症,啧啧,她们都给你留了点纪念,我也不能落后于人了。”

  说着直接掏出一直笔来,沾了点诡异的墨汁,寻思着留点什么东西。

  萧九衣瞳孔一缩,发现了那墨汁的诡异之处,震惊道:“这是……”

  “你害死那些人的血液呀,被我提炼了一些,这么重的怨念,应该能在你身上留点什么光辉的印记了吧,好让世人知道,我南帝也不落后于人,是响当当的高手。”

  萧九衣冷笑道:“我呸,你也算是高手!”

  阵法一瞬间,所有的力量全部调动,将萧九衣给禁锢住了,如此一来,这阵法力量消耗加剧,禁锢不了她太久,就会崩溃。

  林若雨仿若不察,用心的在她脖颈处,画了一只小乌龟。

  萧九衣冷眼看着,情绪毫无波动道:“然后呢?”

  “给我跪下!”林若雨气势徒然一变。

  萧九衣神色一变,感觉阵法力量横压过来,连带着林若雨的力量也狠狠的压过来,眼前一团迷雾,渐渐散开。

  尸山血海,是阵法的根基。

  林若雨全力压下她的身体,让这骄傲的女人跪伏在地上,冷笑道:“看看这人间炼狱,看看因你一己之私,害死了多少人,我不管你有什么计划,今时今日,都得给我跪下!”

  “你就为了这些人而战,堂堂帝境高手,格局太小了。”萧九衣冷哼道。

  林若雨摇头道:“我的格局比你想象的更小,这些人不过是顺带的罢了,看看你所跪拜的方向!”

  “万圣门!”萧九衣瞳孔一缩。

  林若雨点头道:“知道吗?她们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而现在她们死了!”

  曾经,她实力不强,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总是被人欺负,找不到纯粹的朋友,后来,她以为只要实力高强,就能结交许多朋友。

  可当实力真的变强了之后,又发现那不是自己的纯粹友情,夹杂着太多的人情世故,阴谋交易。

  帝境之后,所有人都害怕自己,自然也没有所谓的朋友,所以她开小号,以南国公主的身份出来,却依旧卷入南国的势力交锋之中。

  这让林若雨感慨起来,自己这辈子怕是没有交朋友的命了。

  直到与那几人相遇之后,她才明白什么叫臭味相投。

  南国高手似有感而发,抬头凝望天际,察觉到一颗璀璨的帝星,陨落了。

  “南帝陨落了!”

  南国高手第一时间动手,南帝早已布置好一切,龙脉被断,南国所在地拖着龙脉,朝着星空遁去。

  神州一震,半壁山河破碎。富品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