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在拼命下决心,可萧九衣却莫名想笑。

  她很虚弱,却努力的站起来,仿佛在嘲讽林峰一般,禁不住捂住了额头,一次又一次的狂笑起来:“杀我?你来杀我啊?你若早杀了我,就不会有今天!”

  声声质问,是在嘲讽林峰,也是在嘲讽自己。

  她几乎站不住脚,身体晃了一下。

  “昔日你在不灭之中留下最后一道力量印记,是想用来算计我,没成想最后你没能杀了我,今日反而成了你的一道枷锁,可笑,可悲啊!”

  她的实力,完全可以看出不灭之中,留着林峰最后一丝自己,刚才一瞬间融入他的记忆,才使得他无法狠心灭杀自己。

  “就凭你也想杀我?痴心妄想,这世上能杀我的人,只有我自己!”

  流露着只有自己才明白的复杂笑容,萧九衣的目光看向了林峰,像是叶纯这些人,仿佛已经入不了她的眼。

  不知道为何,林峰总觉得她这一眼,太过复杂了。

  咔擦。

  空间轻微的出现了抖动。

  林峰最后一击,力量太强,哪怕是到了如今这个境界,都让他身体许久恢复不过来,自然对于天地,对于星空,造成了莫大的损伤。

  空间之上浮现一丝裂痕。

  萧九衣狼狈的靠了上去,空间顿时碎裂,身体也跟着摔落下去。

  这一片空间,是昏暗无比的,黑的纯粹无比。

  她身体落下去的同时,林峰心中一痛,跟着冲了过去,叶纯是不放心她,担心再出问题,所以才会冲了过去。

  众人各有各的打算,所以才赶了过来。

  一道小身影绕过众人冲过来,温珠儿泪眼汪汪的站在裂缝口,看着她的身影,也不敢开口言语。

  萧九衣看了她一眼,冷笑道:“废物!”

  “师父!”温珠儿禁不住喊了出来。

  “我没你这种废物徒弟,你我的关系,早就已经了结!”萧九衣丝毫不领情。

  林峰伸手将要将她拉出来。

  可她却避开了林峰的力量,同时哼道:“我不是输给了你们,我是输给了我自己,但我不会死在你们手上,能杀我的,只有我自己!”

  “当年是你救我的吗?”林峰问道。

  萧九衣禁不住大笑起来,她质问林峰道:“可能吗?”

  “为什么不直接回答我?”林峰问道。

  萧九衣沉默起来,从一开始,她就不肯回答这个问题,望着越来越远的那人,她曾经想开口,最终却化作了无声的叹息。

  林峰深吸一口气,大喊道:“我们还会是敌人吗?”

  萧九衣气势徒然一涨,紧紧盯着林峰道:“死人,是不可能成为你的敌人,你赢了,但你很快就会发现,有时候赢了还不如输了好。”

  林峰咬紧了牙关,点了点头道:“今生我们没有关系,现在我们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那我就不客气一次了。”

  林峰掏了掏身上的小飞机,为了这一战,宝葫芦都不敢带,担心打得太过激烈,连带着宝葫芦都坏掉了。

  可林峰却带来了小飞机,还得保护这东西不会坏掉。

  他随手一捏,往空间中一送。

  毕竟是大圣境界的法宝,又有林峰的力量护持,顺着空间落在了萧九衣身上,小飞机嗖嗖嗖的移动起来。

  萧九衣眼神茫然,诧异的看了一眼。

  这东西她防了老久,就是担心是林峰用来针对自己的,总觉得这东西和林峰对自己都不带好意。

  这是超级高手的直觉,所以她一直防着这招。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玩意居然慢慢的在身上爬着,从小腹平稳的驶上来,紧接着越过了小山峰的缝隙,这是什么鬼?

  凌薇这等知情人士,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男人果然是要说到做到的,林峰以前叫嚣过迟早有一天要在萧九衣身上跑飞机,没成想居然真的实现了。

  就是这过程太恐怖了,动辄都会没命。

  她乘机观看了两眼,小飞机的动力系统还行,没有什么威胁,萧九衣也不会太紧张,自然也不会当回事。

  小小的动力,也足以在这种环境中,在平平的胸口上跑飞机。

  凌薇瞬间觉得自己萌萌哒。

  技术超棒的有木有。

  她这时候居然有股冲动,想要拉着林若雨等人显摆,指着萧九衣说道:“快看,那小飞机是我打造的,跑得好顺畅啊!”

  不过想了想,她就忍住了这个念头。

  明明气氛很悲凉,她这一搞,怕是会被柳笑笑她们锤死。

  明明知道不能放她离开,可林峰却有种奇怪的感觉,也许自己跟萧九衣,今日之后,再也不会是敌人了。

  随着她的离去,整个冥皇大道都在崩溃。

  所有阴魂遁入葬魂峰中,最终连葬魂峰都消失了。

  这个被林峰轰开的空间很奇怪,里面有着一股强大的排斥力,似乎要阻止林峰进入其中,越是深入,就越是强大。

  没多久时间,萧九衣的身影就已经模糊了。

  她的气息渐渐远去,强如林峰现在的境界,都难以感受到她的气息,强上加强的太上修神录神识,也衍生不到那边。

  就像是彼此之间,隔着一片遥远的天地一般。

  叶纯冷哼道:“今天你放过了她,希望她来日还会放过你吧!”

  林峰摇了摇头。

  随着空间洞口越来越远,萧九衣才如释重负。

  她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可到了此刻,终是忍不住了。

  贝齿紧咬,强忍着心中的难受,深吸一口气,这才说道:“我没有输给你,只是输给了我自己。”

  有些事情,她早已经忘记了,因为修炼了太上忘情诀,忘了许多事情,可林峰昔日一本太上无情诀,让她彻底想了起来。

  她做不到真正的无情,所以才会选择忘情。

  可这一次醒来,她却完全没有忘记那一段过往的打算。

  思绪逐渐飘离。

  她遥想起当年的点滴,一幕幕仿佛是在昨日发生的一般。

  她曾经以为自己放下了一切。

  可真到了大道争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放不下。

  人生什么都可以算计,什么都可以掌握,唯有感情这事情,太难太难,当你以为掌控了一切,却发现最大的破绽,就在自己身上,自己的感情。

  昔日林峰胜利在即。

  却因为不忍下手,动手稍有迟疑,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她血溅三尺,才给了她反败为胜的机会。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她的心中起了波澜。

  人非圣贤孰能无情。

  对于林峰而言,她有养育之情,授艺之恩,可对于她而言,亲手抚养一个人,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又岂会没有感情。

  她以为自己可以绝情到底。

  却从来没有想过,忘记了一切,回到只会攀爬的小婴儿,纯真的叫了一声娘,她整个人就崩溃了。

  那一声最纯真的呼喊,不亚于今日任何一击。

  她那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会莫名留手,为什么总不能赶尽杀绝,说是为了计划,可真的是这样吗?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我这一生,终究还是输给了自己的感情!”

  当年。

  她被这一声娘惊得身躯一震,心中百感交集,身体却比想法更快,一击轰碎了魔帝所构造的世界,带走怀中婴儿,为他逆天改命。

  力量流入对方身体,本就摇摇欲坠的人皇大道,已经趋于崩溃了。

  更加可怕的一点在于她本身。

  她越是待在九天范围之中,就越是觉得自己的头脑糊涂起来,她很快明白,这是林峰的布置。

  九天在惑她心神,要将她过往埋在这里。

  她明知道,却没有多少时间去改变。

  唯有将目光放在了不灭身上。

  她受伤颇重,又中了这孽徒的算计,自己进入九天陷阱之中,力量无法完全发挥,何况她担心这孽徒。

  “现在唯有不灭之上的时空之力能救你,这一次,我甘愿为你入局,给你一次机会,将来你若不能胜我,我便只能杀了你!”

  瞬间想通关键,她想要动用不灭,但这东西不是她的,又是出自凌薇的手段,操纵非常麻烦。

  想到这里,她招来磐龙,没有任何迟疑的动手了。

  一个是后天帝境神兵,一个是先天帝境神兵,加上功效的不同,本身就已经决定了成败,她以磐龙毁灭为代价,将不灭彻底折断了。

  不灭没有固定的原型,如果真要计较,应该算是神峰。

  里面有中空的部分,方便林峰驾驭,所以她为林峰渡尽力量续命,再引动不灭中的时空之力,让林峰处在一种玄妙的状态,维持最后的生机。

  “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既然不能转世渡劫,唯有再行强活一世,但不灭的时空之力,会让你在生死边缘游走,时机一到,还需要一个人照顾你。”

  多年来她都在等待机会,直至小林峰在力量印记影响下,改出太上无情诀。

  萧九衣力量逐渐被压制,思维也受到了局限,她竟然有些心动,开始参修上面的太上无情诀,使得体内太上忘情诀的效果,被清洗一空。

  只是因为她尚未清醒过来,所以并未察觉。

  随着不灭缓缓从身旁走过,她神情恍惚,几乎要忘记自己想要做些什么了。

  “开无情天,杀岳天骄!”

  炽阳天中,她已然失去了全部的记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度日,却依旧选择动手追杀岳天骄。

  虽然要杀,但她却没有赶尽杀绝。

  岳天骄不敌之下,怒撞被她牵引而来的不灭,神峰龟裂,寄生在其中的婴儿,一声啼哭,惊醒了岳天骄。

  他意识分成数块,本能的融入不灭之中,逃出炽阳天中。

  九天之争,由此开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