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这事情个中细节,她都清清楚楚。

  再加上月儿和夜儿的原因,她一度怀疑,林峰这人喜欢把孩子养歪。

  小九之所以还能算个正常人,恐怕是因为当年他大半时间都不在万圣门,实际教育小九的是万圣门门主,也就是武帝本人。

  所以她还算正常。

  不过小大佬想着,有些疑惑,小九其实也不算正常,她好像有点师父控吧。

  她偷偷看了一眼萧九衣,严格算来,小九算她屁的师父,到现在还不明白她是在恶心自己的,小大佬觉得自己这辈子怕是白活了。

  师父这种生物这么可怕,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师父呢。

  师父她动不动就杀人啊!

  小大佬这活络的内心想法,萧九衣猜不到,也没工夫去想,她注意力全在昔日魔帝身上,细细品味一切,多少已经确定了猜测。

  魔皇应该是乘着自己对付皇朝心绪不宁的时候,将魔帝送了过来,按照她的打算,恐怕魔帝会在这边与她里应外合打开通道,然而她这步棋算是失败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古皇想要神州,魔皇又何尝不想要神州呢。

  大家都想要变强,当自身这一界已经无路可走的时候,自然会打起其他人的主意。

  “昔日三皇论道之时,我就已经明白了古皇的打算,所以一早便考虑起这个问题来,只是对方敢开诚布公的说出来,自然也就无惧我的实力,也就才产生了后续的一系列问题。”

  谈起实力这事情,小大佬忐忑道:“师父,他们很强吗?”

  萧九衣叹了口气道:“强,如何不强,倘若他们不强,我何苦犯下这么多错,伤了那么多人,只为堵住三界通道,延续神州生机呢。”

  “到底有多强呀,我觉得师父你超厉害的说。”小大佬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萧九衣细细一琢磨,这才开口说道:“三皇都是一界之主,大道走到极致的高手,但大道这东西,本身就有强有弱,甚至于一些不起眼的小道,走到极致也会变成很恐怖的大道,如果以我实力为基础,来推算魔皇的实力,她大概比我强上三到五成,而古皇实力彻底爆发,怕是有我两倍之多。”

  小大佬脸色彻底变了,这些人有这么强的吗?

  太恐怖了。

  她吞了吞口水,这才问道:“林峰现在能打得赢吗?我是说如果师父帮忙的话,我们应该不会输的吧。”

  萧九衣摇头道:“实力这东西,多半只是推算,实际上战斗的时候,多少会有偏差,当年他天命帝巅峰,实力强过我,还不是最终被我赢了,如今他这大道走得稀奇古怪,我也不知道未来的终点在哪里,勉强算他相当于昔日我的人皇巅峰吧。”

  说罢,她考虑了一阵子,应该是在比对林峰这边具体的实力。

  天命大道如今有主次之分,昔日高手都走在上面,林峰的实力深不可测,如果全部逼出来,或者继续成长下去,很有可能超越昔日的自己。

  “其他几人,实力都不差,堪比昔日帝境,甚至更强,但跟她们战斗,我体会到战斗力不是关键,各自所擅长的方向不同,往往能够起到奇效,比如许灵云的丹药山可以提升众人三成左右的力量,如果林若雨开阵,实力再加三成,很难具体断言她们的真实实力,毕竟这些人昔日都很强,今日也不弱。”

  “但说到底,她们始终差了天命帝半个境界,就如同当日我大道受创,依旧有办法胜过她们一般,境界的差距,使得实力很难完全发挥,对付这个境界的高手,她们的实力,能够发挥出一成已经是极限了。”

  小大佬想了想说道:“可是师父,当年我看到你打得并不顺利啊!”

  “我横扫天下,世间无一合之敌,如何不顺利?”萧九衣呼吸都不顺畅了。

  小大佬忐忑的看着她,师父好像也不是神机妙算,比如她以为自己躲在轮回路上,所以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还想忽悠自己呢。

  “你被邪帝纠缠了那么多年,还被武帝扯出了天命大道,又被魔帝咬了一口,再被南帝困在阵法中,脖子上画了一个小乌龟,还有宅帝分明是逃过了你的攻击,谁不是你的一合之敌啊!”

  萧九衣双目喷火,紧紧的盯着她。

  这般丢人的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但很快就明白了什么,昔日残魂还在,林峰记忆虽然不在了,但肯定有留下过去的手段。

  她还以为只能知道个大概,一般人也不会乱嚷嚷这事情。

  没成想居然详细的令人发指,而且还让温珠儿这蠢货看到了。

  她捏紧了拳头,孽徒,你们两个都在找死!

  “你不懂,其实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这本来就是我的布局,胜与负一早就注定了。”萧九衣解释道。

  小大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哦,所以说师父一早就知道自己会输了,这就是林峰常说的邪不胜正吧!”

  察觉到萧九衣冒出来的杀气,她又不经意的怂了怂。

  大概也是发现这个问题继续下去,自己会成为她口中不堪一击的人物,饶是萧九衣都受不了,便不纠结这个问题。

  “冥皇大道在人皇之下,也没有跟天命大道争锋的资格,所以就算是加上我,所有人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对上魔皇也顶多只能算半个,如果被对方逐个击破,我们就毫无胜算了。”

  说完,为了不给小大佬继续抬杠的机会,她一笔带过这事情。

  “之所以能够让我有机会拖延,想办法寻找新的大道,更替人皇大道,其实主要问题还是在魔皇身上。”

  “好像是她教唆师父屠杀皇朝众人吧,这么说来师父不是为了自己才做的事情,所以师父是好人呀。”

  好人,萧九衣不禁冷笑起来,这大概对她来说是一种讽刺吧。

  “无论事实如何,我推翻了昔日皇朝,让所有跟随我的人心寒,这就已经错了,当年有人愿意,有人不甘,我一意孤行,毁掉一切,所以我不介意他人恨我。”

  “苍生何辜,我只知道,如果我输了,神州将再也没有未来,如今之人,只会知道我萧九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是毁灭神州的元凶,其他的不需要知道。”

  “而萧九衣已经死在林峰手中,这个结果就已经足够了,若非我还要镇守三界通道,或许我早就已经自我了结了。”

  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所以才选择修炼太上忘情诀,试图忘记这一切,自然也就变得冷血麻木无情。

  可随着感情回归,她反而多愁善感起来。

  小大佬喃喃道:“萧九衣死了也好,那师父就不要做萧九衣了呗,咱们实力这么强,换个身份出去,没人敢说三道四的。”

  “我萧九衣一生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今生不会再离开这里。”萧九衣摇了摇头,看似非常惆怅。

  小大佬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师父你的意思是说,萧九衣看起来死了,实际上也把自己留在了这里,只要不当萧九衣就好了是吧!”

  一时间,萧九衣都弄不懂她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

  你特么哪知耳朵听到我这样说过?

  小大佬更是想到了什么,手掌拍得响亮道:“对了,师父你还有一个身份的嘛,所以到时候会用那个身份出去,不过师父那样,我总觉得你长得好像我……”

  说话的时候,她感觉到了恐怖的杀机。

  前面几次,可能还真是萧九衣想想而已,可这一次不一样,萧九衣大概是真的动了杀心。

  小大佬大吃一惊道:“师父你难道想杀了我,然后用我的身份出去吗?呜呜呜呜,师父你都杀了我两次,不要再杀我第三次好不好,我感觉自己一辈子不是被人追杀,就是被人杀了,我活得好痛苦啊!”

  萧九衣嘴角抽搐起来,使劲的捂住自己的左胸,大口的喘息起来。

  你特么为什么老被人追杀,老会死,就没想过具体的原因吗?

  我现在是真想杀你第三次了!

  想着的时候,她一挥手,直接朝着小大佬一掌拍了过去。

  她倒不是真想杀了这家伙,只是因为自己如今实力下滑,坐镇古皇这一边已经是极限了,魔皇那边还需要她来,暂时还有利用价值。

  而且小大佬前世走过冥皇大道,用她是最顺手的。

  小大佬歪过身体就想逃,却惊觉自己小屁股又黏住了,这感觉很难说,她都已经习惯了,察觉到这一击不致命,唯有硬着脑袋挨了一击。

  事实上这招只有气势,威力也就马马虎虎,让小大佬诧异无比。

  她自己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总觉得自己有时候很奇怪。

  比如小九出事情,她第一个会跑过去嘲讽,明知道会被打,却义无反顾的去了。

  就像是现在这样,她前面表现马马虎虎,不是有意针对,赤子之心容易看穿虚实,所以知道林峰等人打打闹闹,实际上并没有杀自己的念头,才跟着瞎混。

  而她发现师父其实不想杀自己,或者说杀不了自己。

  按照大道原理来说,自己实力还强她一线。

  可综合实力萧九衣略胜一筹,这不代表自己打不过她,顿时一个不好的念头冒了出来。

  “师父,你没吃饭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