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此,左文成轻轻一笑,摇了摇头道:“人多,不过也是多挥几下手而已,意义不大,除非这些人的实力都很强。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不过从当前局势来看,除非是魔皇出手帮忙,否则神州只能求稳,但她帮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件事情难就难在古皇太强,魔皇次之,人皇最弱,理论上来说魔皇和人皇联手,就可以对抗古皇,但这终归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魔皇同样想要得到神州,而人皇实力不如魔皇,必然会想要在对抗过程中,削弱一点她的力量,但如此一来,谁能保证一定可以胜过古皇。”

  “对于人皇而言,古皇和魔皇都是毒蛇,对于古皇而言,魔皇和人皇都是案板上的鱼肉,可对于魔皇来说,古皇是敌人,人皇则是她的目标。”

  “这三位强者,各有各的打算,也就形成了如今的局面,人皇曾经想要抢夺天命大道,再续自己的生机,如今你却是胜利者。”

  林峰等人沉默起来。

  可以想象,世人一无所知,而在这段时间内,萧九衣到底在承受什么样的压力。

  她可以选择联手魔皇打败古皇,但最终自己也难以抵抗魔皇,神州落入魔皇的手中,怕不会比落入古皇手中好多少。

  就算是她联手魔皇,魔皇也明白如今的情况,知道人皇不会诚心合作,担心她会不会算计自己,甚至于会不会便宜古皇,很难联手抗敌。

  古皇也曾经想要拉拢人皇,进而对付魔皇。

  所以这三人之间的局无解。

  萧九衣能够做的选择,只有以推倒自身大道为代价,封锁这两界,再进一步探索更换大道的可能性。

  如果能够问鼎天命帝巅峰,两界通道被封印,自己的实力又恢复如初,只要等待下去,进一步温养实力,就能护住神州。

  只是她最终还是输给了林峰。

  不过结局不算太难接受,她多少能够封住两界通道,林峰的天命大道也与她之前所想不同,也许能够给她带来惊喜。

  前因后果,尽在这里。

  林峰喃喃道:“所以你们都不恨了吗?”

  左文成笑道:“恨了太多年了,如今当个鬼也挺好的,皇者正考虑以轮回路拓展完整的冥界出来,神州之前的轮回路,容易被人钻空子,也太过随机性,需要一定的秩序才行。”

  林峰老脸一红。

  好像钻空子的人,大部分都是自己这边的。

  萧九衣的打算也很正常,如果论转世的规矩严谨,当属林峰所知道的地府一说,萧九衣此举,显然有异曲同工之处。

  弄明白了这件事情,林峰最关心的还是如何打过去。

  左文成说道:“这方面的事情,老夫实在是不清楚,这一步皇者也没有料到,谁能想到魔皇会损耗实力强行闯关抓人,恐怕还得与皇者谈一谈才行。”

  “她会见我吗?”林峰疑惑道。

  知道了来龙去脉,既然昔日皇朝以及神州的高手已经不恨了,或者说恨了多年也已经明白了。

  他们都在萧九衣的大道之上,萧九衣煎熬这么多年,该受的苦,该受的罪,也差不多了。

  说到底,立场不同。

  旁观者或许觉得她毫无人性,被杀者或许觉得她残忍无比,可她只是选择了一个可以护住神州的办法。

  而这个办法,甚至是在折磨她自己的基础上,要由她一个人扛起这一切。

  对此,左文成也不知道行不行,只能说道:“皇者自有打算,你若真想过去救人,多少还得求她帮忙,试试也好。”

  林峰就算知道前因后果,界域方面,也不如萧九衣了解的透彻。

  所以她的帮忙是必须的。

  林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请前辈带路吧。”

  左文成点了点头。

  葬魂峰与冥界是相通的,算是天外天与无情天的一个小捷径。

  毕竟冥界的力量都要用来护住三界通道,这般做也不无不可。

  无情天外。

  左文成先一步进入了冥界。

  唯独林峰站在原地,易千雪等人跟在身后,也知道他现在心情复杂。

  真要问她们恨不恨萧九衣,其实多半是不恨的,恨这个问题,其实在前世就已经终结了。

  今生是新生的开始。

  众人不是昔日帝境高手,林峰也不再是萧九衣的徒弟。

  一切早已经落幕,如今是新的篇章。

  似乎想通了这个问题,林峰才特意以力量渗透进去,相当于敲响了冥界的大门。

  冥界之中。

  左文成回禀了刚才的问题,萧九衣得知叶纯被抓走,也就明白魔皇为什么会急急忙忙的破境出手。

  看来昔日魔帝,跟她的确有纠葛。

  萧九衣当即冷笑道:“还跟我堂而皇之的说是为了报答地皇传承之恩,原来还是打着自己的主意,想要利用魔帝先古皇而掌控魔帝。”

  三皇的称号由来已久。

  萧九衣说到底,只是传承了人皇的称号,走了人皇大道罢了,而魔皇是地皇的传承,古皇是天皇的传承,他们之所以改掉称号,是想要抹去那些痕迹。

  萧九衣乃是第三代人皇,据说三皇每一代皆有三人,在此之前,应该还有两代皇者存在过的迹象。

  只是上古之事,太过久古,杳杳冥冥,只有少量的旁证留了下来,并不能确定真伪。

  萧九衣等人追查多年,只能确定自己是第三代传承。

  所以三皇还有第一代和第二代,如果算上第三代,皇者一共有九人,合为九皇。

  只是前两代皇者已经没有踪迹。

  魔皇口称萧九衣极有可能是上代地皇的血脉,所以才以此为借口,指点萧九衣用自身大道封堵两界通道。

  现在看来,这不过是她的一个借口罢了。

  至少萧九衣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第二代地皇的后人。

  “皇者见他吗?”左文成忐忑的问道。

  萧九衣敲动着手指,思索起这件事情,半晌才说道:“这世上已经没有萧九衣了。”

  “那名女子,多半是他红颜知己,他想来应该很难受。”左文成也不劝解,只是诉说事实。

  萧九衣沉默起来。

  半晌才叹气道:“让他等等吧。”

  左文成当即前去传讯,而萧九衣一指点向魔皇那堵墙壁,瞬间引来魔皇关注,那道身影再度浮现出来。

  “你好像还是第一次联系我吧!”魔皇诧异道。

  萧九衣盯着她道:“昔日你是不是放过来一枚棋子,前不久破界而来,是为了收回这枚棋子?”

  “人皇对这枚小棋子也有兴趣?”魔皇诧异道。

  萧九衣轻笑道:“我跟她有缘,欠了她一笔糊涂账,既然她是的棋子,又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想来应该没多大用处吧,不如你我做个交易,将她送回来如何?”

  魔皇咂舌道:“啧啧,你这是要让我坐地起价的节奏啊,是谁乱了你的方寸?”

  “跟你无关,叫价吧,只要我给得起。”萧九衣无所谓的说道。

  魔皇沉默片刻,确定她不是开玩笑,这才说道:“精血,我要你炼化自身百滴精血给我。”

  萧九衣摇了摇头:“最多十滴。”

  “九十!”

  萧九衣笑道:“你知道我要坐镇封禁之地,百滴精血,要我万年苦修才能补回来,如果你不是想让我将神州拱手送给古皇,再加其他的条件吧。”

  “传说是真的吗?你真是上一代地皇血脉?”魔皇问道。

  萧九衣哼道:“我说不是,你会相信?十滴精血,足以让你确定我到底是不是他的血脉。”

  “你怎么能不是呢?”魔皇有些惋惜,显然不太相信。

  “我若是了,你便愿意跟我联手对付古皇?”萧九衣问道。

  魔皇摇头道:“你若是他的血脉,岂不是对我修炼有大用,那么我就算拼了神州不要,也会护你一人周全。”

  萧九衣冷笑道:“不必费心了,我昔日曾是神州人皇,只要我在一天,神州就不会毁灭,神州若是没了,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魔皇感叹半晌,这才说道:“再来一个问题,当年从魔界破境冲过去的那人,到底死了没有?”

  萧九衣神色一动,点了点头道:“死了。”

  “怎么死的?”

  萧九衣缅怀道:“当年我刚刚推倒人皇大道,封住两界空间,她便从魔界破境而来,我只当是你出手,唯有趁她还没过来之前,全力偷袭于她。”

  “纵然你当时实力不在巅峰,以她的情况来看,被你全力一击偷袭,多半是凶多吉少了,看来是我想差了,那人抱着的孩子死了没?”

  一直待在一旁的小大佬浑身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萧九衣。

  萧九衣冷笑道:“你当我是什么人,既然我杀了那人,又岂会留下祸根,再说昔日那人早就受了重创,到了油尽灯枯之地,还强行破境而来,她连自己都护不住,那孩子又如何保得住?”

  魔皇喃喃道:“也是,斩草不除根这道理你比我明白,毕竟你这人狠起来,可是连自己的亲人都杀,说会救一个毫不休干的孩子,那是不可能的。”

  “人呢?”萧九衣沉声道。

  魔皇轻笑道:“晚些天给你,对了,我出手之时,挡在我面前那人是谁?”

  “林峰。”

  魔皇沉声道:“林峰是吧,有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