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是林峰变态,毕竟六师姐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小老婆,大白天的亲个嘴怎么滴了吧。

  可就她外面这幅模样,多少心里有些难言的感觉。

  不过许灵云倒是来了兴致,双手一掐小腰肢,身体漂浮在空中,还特意放矮了半截,摆明了不想长大的样子。

  她不施粉黛,因为修炼的缘故,脸色非常健康,小嘴煞是好看。

  她噘着嘴,小模样让林峰也挺心动,不由凌空走了两步,大嘴叼住了小嘴,狠狠的尝了一口。

  林峰满意道:“的确超甜。”

  许灵云被他这么富有攻击性的做法弄得一愣,不由双手交错,惦着脚,小脸蛋红润无比道:“我还要!”

  林峰又狠狠亲了两口,这才舔了舔自己嘴唇,说起来还真是有一股甜味。

  回味了一番,林峰拉着许灵云的说道:“走走走,回去看看情况。”

  “又要请我吃糖葫芦了?”许灵云嘿嘿一笑。

  林峰老脸一红,自己这模样,确实像极了怪叔叔,许灵云估计保持着小孩子的身材,不就是要让自己这样嘛。

  过了一阵。

  许灵云揉了揉僵硬的腮帮子,小手拍打着脸蛋,埋怨着离开了林峰。

  小九早就远远等待着,也知道情况如何,此时心急如焚,见她出来,连忙摆摆手,招呼她过来,焦急的问道:“成了吗?”

  “失败了。”许灵云垂头丧气道。

  小九松了口气道:“也是,如今要给我师父下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林峰如今的情况很诡异,众人的大道都融入在他大道之中,他所掌握的是天命大道,但同样也可以动用其他大道。

  许灵云的丹道也在其中,加上实力飙升,比起魔皇要麻烦的多。

  许灵云一愣,看了她一眼道:“我又没说下药失败了,你当我许灵云是什么人,我的丹药,天下无双!”

  小九一愣,继而看了她一眼。

  发现这个蠢货不断的揉着腮帮子,大概明白她所说的失败了是什么了,合着是你一个人吃不消,才没成功的吧。

  自己师父机缘巧合之下,血气本就旺盛,如今更是强大这种程度,能跟他战个五五开的人不多,就凭你肯定是不行的,加上我还差不多。

  可她敏锐的抓住一点,那就是下药成功了。

  不由说道:“那还不赶紧找易千雪过来。”

  许灵云耸耸肩膀道:“我发现没用,药物对他的影响微乎其微,就算有效果,刚才也差不多了。”

  小九鄙视道:“你又说你可以。”

  许灵云不乐意了,看着她道:“我就是成了呀,不过就是把自己也赔进去罢了,有本事你去啊!”

  算起来她是真的成功了,林峰迷糊了那么一阵子,不过又用她这个下毒的人解开了问题。

  不过在小九看来,这就是失败了。

  她明显有些焦急,也是说不出来的急躁,许灵云说到底还是觉得好玩,那个无法无天的易千雪,真的比自己晚进门,自己不是赚大发了嘛。

  可她就是弄不明白,小九为什么这么火急火燎的。

  许灵云纳闷道:“我就奇怪了,你这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这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啊!”

  小九摇头道:“你不懂,我毕竟是从神州时代活下来的,邪帝……易千雪这人,诡异的难以形容,就算是现在,你也应该明白她有多恐怖,如果不动用大道压制她,师父都未必能稳胜她。”

  许灵云满不在乎道:“既然有大道压制,那怕什么,再说我虽然不喜欢她,可也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她又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九白了她一眼,一起长大,你可真会给自己贴金,你自己实际多大,你心里会没点数?

  她当然明白易千雪不会做什么,但总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她有些不靠谱。

  想来想去,小九摇头道:“你想过没,当年到底是谁带着师父从古界杀过来的。”

  “他们又没说,我哪里知道?”许灵云摇了摇头。

  小九沉声道:“从古界杀到魔界,再打到神州,那个人的风格,你难道真想不出来?”

  许灵云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般的事情,她喃喃道:“你说那个人是易千雪?”

  小九眯着眼睛,深邃道:“还有其他很多佐证,比如魔皇看了她就腿软,萧九衣基本上是无视了她,你说没点原因,她们两人会这样?”

  “魔皇那不是在演戏吗?”

  小九不忿道:“蠢货,她灵魂都在颤抖,纯粹是被吓的,有本事你演给我看看!”

  许灵云顿时沉默起来,这么一听的话,好像真有那么点问题。

  “这么说,好像真有这种可能性啊。”许灵云也开始相信了。

  小九继续道:“最重要的一点你不要忘记,天命大道为什么会刚好碎成九条,天命大道会碎,虽然有师父和萧九衣的缘故,但还有其他原因,那就是邪帝曾经砍过天命大道。”

  换句话说来,易千雪上辈子就已经证实她的大道,可以砍碎天命大道。

  大道这东西,按说很缥缈很玄乎,可邪帝就是这么强,自身大道,完克世间大道,强到令人发指。

  甚至可以说,易千雪的来历绝对不会简单。

  许灵云吞了吞口水,略显紧张道:“你说前几代皇者那么厉害,真的就什么都没有留下吗?会不会易千雪她……”

  小九沉默片刻,这才点头道:“我怀疑,她以前的身份很不简单,万一是昔日皇者的后手,那可就麻烦了。”

  古皇所说,皇道尽头有人在狩猎皇者。

  正常来说,这个想法可笑至极,毕竟巅峰皇者,尽头上的皇者,强到众人无法想象。

  可众人又没办法解释前两代皇者消失之谜。

  强到那种境界,就算是三皇正面硬肛,想要分出胜负也不容易,而且身为皇者,要考虑的事情也很多,基本上是不可能放开手脚乱来的。

  就如同现在的后三皇,虽然实力差距很大,但却保持另一个微妙的平衡。

  再拿柳笑笑来说,她如今实力在众人间属于拔尖的那波,可真要想杀了凌薇或者小九的话,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自己也得付出代价。

  但如果是易千雪就不一样了。

  她虽然实力实际上也就比柳笑笑强那么一些,如今差距已经不是很明显,但是因为大道的关系,对付任何一个人,都比柳笑笑轻松许多。

  许灵云紧张道:“怎么你越说,我觉得越害怕呢,可我觉得她就算是黑幕,也不可能对我们出手啊,毕竟大家有感情基础。”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总得来说这件事情很复杂。”小九沉声道。

  许灵云也沉默起来,确实很复杂。

  也许易千雪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但谁敢保证,她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毕竟从神州到九天,任谁都没法忽略易千雪的存在。

  萧九衣会失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自己,可也有一部分易千雪的问题。

  不过说到底大家都只是一种猜测,并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情。

  拿六师姐爽了爽之后,林峰精神抖擞的出发了。

  作为如今的皇者,林峰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维护世界和平,而如今能够让天外天产生危险的,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人,平日里安抚好,问题就不大了。

  至于大圣高手,来再多也是白搭。

  堂堂新生皇者,日常工作就是陪师姐们玩耍,怕是得让人笑掉大牙。

  林峰特意叫来了月儿和夜儿,柳笑笑又闻风赶来,算上易千雪,几个人就随便找了个山顶开起小灶了。

  古界之中,古皇虽然暂感安稳。

  可静下心来,那种心悸的感觉又出现了。

  堂堂古皇,当时第一强者,根本无法想象自己有一天会这么慌乱,皇者的境界很玄妙,跟一天相辅相成。

  敏锐的感觉,几乎不会出错的。

  他走来走去,喃喃道:“那人应该死了,那人应该死了才对,可我为什么会越来越慌乱了。”

  最终,他凝神半晌,打开精致华丽的衣衫,露出了胸口。

  一道剑痕,历历在目。

  以他的境界实力来说,寻常伤口早就已经消失了,唯独这道伤口,直到现在依然存在着,而且每隔一段日子,伤口都会撕裂,痛苦难当。

  身体一痛起来,他就会联想到那人。

  惊世的一剑袭来,哪怕强如自己,也无法避开,被她一剑贯穿身体。

  对方很奇怪,当时居然皱眉说道:“还不是时候。”

  这也是古皇猜测有人狩猎皇者的原因,只是他一直以为那人已经死了,既然死了,自然就泯然于众生之中,理应不会再给自己造成威胁才对。

  可偏偏他内心越来越乱,已经难以平复了。

  “难道萧九衣骗我,那人并未死去,而是藏在神州养伤……如此一来,萧九衣答应我共掌古界,从而将神州让给我,我岂不是会自投罗网?”

  “萧九衣跟魔皇未必会齐心,不可能联合算计我,这件事情很复杂,神州比我想象的复杂多了,天皇传承……我得到这股力量,究竟是福还是祸?”

  一时间,就连古皇自己都拿捏不准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