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就是一个人蹲家里太久了,有些时候,脑子一抽筋,就搞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出来,这次连人话都不说了。

  凌薇断断续续说道:“小飞机……小飞机!”

  这词儿其实挺新颖的,但是林峰惦记着在萧九衣胸口跑飞机,还成功跑了一次,林若雨对此不算陌生。

  她瞄了一眼那黑色剑魂道:“这跟那也扯不上关系啊,难道她还准备去萧九衣那里飞一转不成?”

  凌薇赶紧摇头道:“遥控……小飞机!”

  林若雨头脑毕竟聪明,又精通各个行业,此刻脸色不由一变道:“你是说,有人操纵那玩意?”

  如果只是远程操纵物件,这点也不难。

  这种手段,不至于把凌薇吓到这种程度,她喃喃道:“你该不是想说,那东西是有人隔着时空在操纵吧!”

  也唯有这样,才能把凌薇吓到,毕竟不是一个时间点上,干涉未来,这手段可能太恐怖了。

  凌薇连连摇头道:“不……不至于,但是差不多,那人算到了今天,手段又很神妙,剑魂应该是因为大道而动,残留着一股意识在操纵。”

  “更麻烦了!”林若雨喃喃自语。

  这么看来,这剑魂来历炸了,大到没边,这怕是跟前面几位皇者都有关系吧,保手估计是第二代皇者,更可怕一点的话,那就是第一代了。

  那剑魂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时代错了?不,好像没错,是在这个时候,但是不对劲,这大道不认识,完了完了,果子都熟了呀,没理由会错啊!”

  那声音神叨叨的喊了起来,比起凌薇喊得还要玄乎。

  可林峰等人还真不敢动,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力量,透露着悠远的气息,这显然是更为久远的大能吧。

  那声音思索了一阵子,这才说道:“你们听好,我不是坏人!”

  林峰等人翻了翻白眼,这感觉这声音有点像是大师姐,坏不坏,不是张张嘴巴说一说,就能够解释清楚的。

  但换成大师姐还真有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因为她声音的缘故,居然让林峰等人莫名产生了一种信服感,大概是这种直白的态度,让人不忍心去怀疑吧。

  “我在布局……不是,我不会布局,我要做一点事情,他明明告诉了我该怎么做,我也按照他所说的做了,可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事情大条了,我不知道后面怎么办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林峰等人目瞪口呆。

  信息量好像真的有点爆炸了啊,但是用这种方法说出来,一点高上大的感觉也没有啊。

  “那啥,你是谁,在布什么局?”林峰皱眉问道。

  那声音似乎完全没有回应,自顾自的说道:“咦咦咦……我的意识好像被人干涉了,我是谁,我在哪来,我要干什么?完了完了,记不起来了,我在等人,我要杀人,我到底要做什么来着?死了死了,乱套了,对不起,对不起,能力有限真是对不起了!”

  林峰更是诧异的说不出话来。

  凌薇吞了吞口水,紧张道:“别问她了,没法交谈的,大家隔着遥远的时空呢,她相当于留了一道意识,本来清醒之后,会引导事情方向,可惜事态好像有些出乎意料,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峰目瞪口呆,估摸着这像是一道既定的程序,编好了一道程序,因为某种原因激活,但是因为程序出错,自己要炸了?

  “三道不能归一……三道要归一……三皇必须死!杀,杀下去,一定要持续的杀下去,多杀几次就能出结果了……”那声音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

  内容让人心寒,这就算是个疯子,怕也是惊天动地的疯子吧。

  三皇必须死,多杀几次,这内容简直要吓死人!

  三皇哪有简单角色,林峰连萧九衣都杀不了,谈什么杀魔皇,杀古皇,实力不够,臣妾做不到啊。

  随着最后的力量耗尽,那声音彻底的沉寂了下去。

  黑色剑魂顿时遁入易千雪识海之中,再度将自己温养起来。

  众人一头雾水,被这小东西搞到脑袋都要爆炸了,做的事情,说出来的话,也是奇奇怪怪的,感觉有深度,但是完全没有脑补的余地啊!

  林若雨看这情况问道:“那意识没了吗?”

  凌薇摇头道:“不清楚,养养应该能够再现,这到底是用什么方法,保留了这股意识,感觉这存在太久远了。”

  “看她那模样,好像有点不正常,她该不是把自己炼制成了这道剑魂吧!”林若雨随口说道。

  众人心中一寒。

  柳笑笑看了看易千雪道:“如果换成老大,会不会这样做呀?”

  易千雪沉默片刻才说道:“应该……不会吧,大概……要看下情况。”

  她觉得那人有点像是自己,整日活得稀里糊涂的,关键是那声音虽然久远,可跟她很像,有脑补的余地。

  如果真的有必要,她应该会尝试将自己炼制成人兵试试。

  柳笑笑翻了翻白眼,听你这意思,好像还真是有可能的事情。

  太玄了,太玄了,有些事情乱成一团了。

  哪怕是魔皇,这会都弄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难怪这东西对自己喊打喊杀,听她那意思,就是要不停的杀皇者玩?

  林峰等人的感觉更直观。

  原本以为是古皇在脑补,觉得有人在狩猎皇者,可这个情况看下去,似乎……真的有人在狩猎皇者。

  至于为什么,应该跟三道归一有关。

  可惜那声音奇奇怪怪的,一会不能归一,一会要归一,还说多杀几次就有结果了,真特么神了,完全不能理解那个脑回路,强如林峰等人,都感觉脑子要炸了。

  幸好她自己说自己不是布局之人。

  遥远的过去,真要有这么一个强者布局,怕是谁都要崩溃吧。

  易千雪喃喃自语:“在等人,要杀人?”

  她要杀的是皇者,可她要等的人是谁呢?

  太多麻烦的事情,一时间理不顺,魔皇乘着这个功夫,已经在了解自己的处境了。

  她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个力量,跟镇压自己的力量一样。

  原本细微处她察觉不出来,如今林峰等人都暴露了,她大道又被天命大道包容,此刻自然能够感受出来了。

  “这是什么大道?”魔皇一头雾水。

  林峰大道:“天命大道。”

  天命大道?

  魔皇一脸懵逼,她疑惑道:“你不是走人皇大道吗?”

  现在她再回想起来,林峰状态是有点诡异,只是自己忽略了,从来没想过,神州会诞生一种全新的大道,包容万千。

  林峰尴尬道:“人皇大道也在里面,暂时没人走。”

  也在里面。

  暂时没人走!

  魔皇呼吸急促起来,这是什么情况,神州昔日最强人皇大道,暂时没人走?

  更让她诧异是林峰这个态度。

  大道暴露,她的身份也早已经暴露了才对,可她看了看周围,发现大家居然一副很坦然的样子,似乎没多大变化。

  她脑子稍微一转,登时想到了一种可怕的事情。

  感觉脑子有些晕眩,她捏着拳头说道:“你们不好奇我的身份?”

  她大道跟叶纯不同,如今融入天命大道之中,大家岂会感觉不出来,就刚才黑色剑魂吞噬大道的时候,其实她就已经暴露了。

  只是情况太过危急,大家没有追究的空闲。

  可如今暂时平静,这些人居然还不怀疑,不由让她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涉及这个问题,林峰没由的老脸一红,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就算是叶诗都吹起了小口哨,眼神左右虚晃起来。

  魔皇又笑又气,情绪复杂到了极点。

  她愤怒的指着林峰道:“好啊,合着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本皇身份是吧,戏弄本皇很有意思是吧,堂堂魔皇被你们耍着玩很有趣是吧!”

  她情绪一下子被点燃了,又想起叶纯那个坑货的问题,再仔细一想,这事情八成是叶诗搞出来的。

  毕竟她是知情人,应该是偷偷通知了其他人。

  现在想来,当年的一个女儿,变成了两个,简直的就是坑娘的典范啊!

  林峰尴尬道:“那啥,这事情说起来很复杂的,这情况咱们回去关上门来慢慢谈,我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个屁,我不听,我不听!”她气炸了,堂堂魔皇,居然中了小东西的算计,傻乎乎的在这里扮演叶纯。

  难怪他们不怀疑自己,自己还以为是装得太像了呢,原来所有人都知道,就自己傻乎乎的不知道。

  “听我解释!”林峰走过来,也有些焦急。

  魔皇冷哼一声,指着他道:“别过来啊,我不听啊,敢靠近我,我就杀人了啊,我是魔皇,我翻起脸来,六亲不认的!”

  她这模样,林峰也不知道怎么应对。

  稍微一动,她反应就非常剧烈,最后身子一动,居然逃向了冥界。

  萧九衣看着抱着膝盖缩成一团,坐在角落的魔皇,心中不知道作何感想。

  多年的老对手了,这会……可能是真的有点惨了。

  她想安慰一下,但是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就自己这身份,这个节骨眼上,她怕是得以为自己故意在嘲讽她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