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黑色剑魂同样也是个麻烦,似乎没法交流,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修为实力能够变态到这种地步,已经是个极限了。狂沙文学网

  简单说来,那就是个小程序。

  会按照既定的模式来行动,可如今看来,已经凶多吉少了,毕竟模式规律被打破,那人似乎也没能事先料到这一步。

  可惜的是如今根本找不到过往的线索,大家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林峰提议道“神州这边,目前还算是安定,就是魔界那边有点麻烦,得想个办法,看看能不能折腾出类似葬魂峰的东西,当然手段稍微和谐一点的比较好了。”

  说到这里,萧九衣不自的看向了魔皇。

  当年葬魂峰的提议,还是她提出来的,相当于在界域之上,在加一个保险,一方面完全笼罩界域,拥有一定的防御力,古皇如果有越界的动作,还能第一时间感知到。

  这种况下,时间就是生命。

  只要能够在古皇还没能过来的一刹那,强势动手,哪怕是萧九衣当时的实力,也能给与足够的伤害,bi得古皇退后。

  如今就难说了,萧九衣实力退步,但有林峰等人。

  只是古皇的实力也在前进,双方一旦接触,一旦动手,就绝对不死不休的局面,任谁也不敢先一步挑起战斗。

  见萧九衣望着自己,魔皇当即哼道“别看我,我不知道啊!”

  “你既然有葬魂峰的法子,一定有其他方面的办法才对吧。”萧九衣丝毫不相信。

  魔皇冷哼道“我要是有其他办法,早就告诉你了,我也不想你推倒皇朝,毕竟能够保住你的实力,对我有大用处好不好。”

  一个完整的萧九衣,怎么看都比一个半残的萧九衣要强。

  她甚至有过其他的想法,如果萧九衣能够保持战力,而古皇拼命的杀到神州,当萧九衣撑不住的时候,她唯有求助自己。

  毕竟以自己大道的况,至少不需要学古皇一样,毁掉整个神州。

  到时候萧九衣先消磨古皇实力,再拼命撕开魔界裂缝,这个时候她不死也得半残,而自己跟她里应外合,完全可以保持大部分的实力降临,占据优势斩杀古皇,继而一统三界。

  这么一看,那还不是美滋滋的。

  不过她小觑了古皇,萧九衣真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也许真会如她所猜想那般动手,但古皇这个混蛋,一直嚷嚷着要灭神州,却始终不动手,让人头疼罢了。

  而她不需要葬魂峰这一类的封印之地,纯粹是因为自己实力够强,古皇连打个神州,都畏畏缩缩,找她的茬儿,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现在况毕竟有变,也不知道古皇实力到底增长了多少,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之前,谁也不敢先动手。

  而且魔皇最近很有信心。

  毕竟她多年没有进步的修为,已经开始增长了,古皇在变强,她同样也在变强,只是需要时间积累罢了。

  如今可不能让魔界崩溃,说到底她的根源还是在那里,哪怕能够融入神州,借助神州的力量修炼,始终也欠缺了点什么。

  想到这里,她尽管有些不愿,还是开口说道“魔界之中,有一些死土,这些土吸收了多年的死气,已经异变,当成葬尸地大家都嫌晦气,质跟葬魂峰差不多,找点人把界壁堵起来就行了。”

  “就这样?”林峰一听,有点纳闷了,为啥神州的难度这么高。

  魔皇哼道“当然就这样了,效果想要跟葬魂峰相比,毕竟是差了一些,但足以留下反应的时间了,是逃跑,是找人帮忙,就看当时的况了。”

  魔界不同神州,是个非常残酷的世界。

  神州即使残酷,也不能出现一个皇朝覆灭的况,顶多是皇权更迭,魔界残酷的多,所以有合适的东西。

  不过这个法子只能稍微堵一堵,不过对于高手而言,那么一点时间,足以反映了。

  林峰当即通过温珠儿,联系叶纯。

  “好。”

  叶纯的声音干净利落,没有多余的言语,但也分得清楚事好坏,这东西对她有益,最起码古皇杀来了,她打不过,还有机会逃走。

  当即招来手下,开始风风火火的填补起界壁来。

  魔界众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碍于叶纯的强势,有无数高手在周围镇压,自然也只能遂了她的心意。

  魔界风风火火的干起活来。

  林峰时常跑来磨一磨魔皇“气消了没,要出来了吗?”

  “不出去,这里有萧九衣,我们同样为皇者,才有真正的共同语言。”魔皇口不对心的说道,又冷冷的看了一眼温珠儿。

  温珠儿一瘪嘴,看了看不理自己的师父,感觉自己的地位越来越低了,她郁闷道“林峰,我饿了,我要吃蛟龙宴!”

  “……”林峰有些无语,当然知道这是谁想吃的,他摇摇头道“你们又不让我进去,我去哪里给你们弄蛟龙宴?”

  魔皇压根不打算吭声,她才不管这个,反正就是要吃。

  蛟龙大补,要是能弄到大圣境界的蛟龙,可能会更好,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就算是天外天有些蛟龙,林峰也没打算去捉。

  纯粹是在自己研究,如何圈养一些出来。

  望着比自己还潇洒的魔皇,萧九衣有点难受,昔的老对手,感觉最近状态很奇怪,一直像只咸鱼,不肯翻。

  虽说她也舍不得翻,毕竟如今这况,有人帮忙解答疑惑,提升修炼速度,增强力量,平里还能吃到以前没见过的好东西,给个皇者都不当了。

  魔皇最近也有这种感觉。

  傻bi叶纯,傻不拉几的,神州这么好玩的生活,她亲手放弃了,非要跑到魔界去受罪,真是一点都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说不好弄,实际上蒲魔树自带改造基因的能力,对于妖族来说就是个邪恶的存在,早就已经将一些无法诞生灵智的养殖灵鱼,越过龙门,化作蛟龙了。

  龙门这构造,还是参照龙宫设计的,也不知道老龙王等人知道了,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魔皇可不管这些,菜品陆陆续续的送进来。

  她大气的招呼萧九衣和温珠儿过来一起吃,还讨要了一点小九偷来的佳酿,三个人吃的好不开心。

  林峰知道自己说话不管用,唯有通过温珠儿,让她请萧九衣帮忙问问。

  魔皇的名字,太过久远了,而且历来都以皇者自称,自然也就很少在使用名字了,萧九衣也不知道。

  神识沟通之后,萧九衣才看着魔皇道“对了,认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魔皇大咧咧道“叫魔皇就行了,活得太久,以前的事大部分都记不起来了,我连自己名字都忘记了,都是些不开心的事,记着难免添堵。”

  她这态度倒是乐观,不过想想也是。

  大部分的高手,不是记忆力有问题,记不住几百万年间的事,而是有些事不重要,有些事故意忘记罢了。

  名字这种东西,她不是魔皇之前,肯定是经常使用的。

  但那个时候,必然也是个很不开心的阶段,当她成了魔皇之后,也没有人再敢提起这件事,所以魔皇真名,她自己不说,外人还真不知道。

  萧九衣提议道“你现在也算是在神州开始全新的生活了,总不能整天魔皇魔皇的叫,要不帮你想个名字?”

  魔皇塞了一块酸菜蛟龙血,若有所思道“也行吧,魔皇这称号,等我回了魔界在用。”

  “你还要回去?”萧九衣看了她一眼。

  魔皇哼道“当然得回去了,你真以为那个不孝女能一辈子藏在那边,总有她藏不住的一天!”

  萧九衣挑眉道“你似乎话里有话。”

  “反正她迟早回来,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为人就是这么小气,怎么滴吧,反正我就是不告诉你。”

  “叶小气?”萧九衣试探的问道。

  温珠儿一愣,感觉自己师父,是不是沾染了自己的毛病,动不动就想要作个死来看看。

  魔皇挑了挑眉头。

  “叶自私?”

  “叶魔头?”

  “叶青椒?”

  魔皇强忍着郁闷道“萧九衣,你名字谁给你取的,你有没有发现,你取名字的水平,跟你的智商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啊。”

  萧九衣一愣道“是吗?我觉得很适合你啊。”

  温珠儿翻了翻白眼,自己师父那是故意逗你玩呢,林峰名字都是她取的,谁相信她不会取名字。

  考虑了半天,魔皇还是说道“我想清楚了,名字这东西就是一个代号,叶什么什么的,魔皇什么都行,不用你帮忙了,以后就叫我魔皇吧!”

  干完了自己的事,林峰盘腿坐在葬魂峰上,利用这点空隙时间,修炼起来。

  忽然,他睁开双眼,感觉大道上有一种奇异的变化。

  魔皇以及人皇的大道在靠拢,两条大道之间,似乎有一种吸引力,以往无法吸引,是中间隔着天命大道。

  如今不同了,两条大道同在一个体系之类,居然开始靠近了。

  一道奇怪的声音,也在林峰脑海中泛起,仿佛是从人皇大道上传来的一般。

  “来,我教你灭道,所谓大道不过是人心,既是人心,就不可能没有弱点,所以灭道并非是真的毁灭大道,而是要诛心,心一乱大道自然就乱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