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奇妙的感觉绕在林峰心头,以至于一路上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魔皇偷偷的看着,不由在心里偷笑。

  看起来林峰不在意,实际上应该很头疼这件事情,毕竟他不可能开口去问萧九衣,咱俩睡过没。

  这要是换个其他人,说不定还能用开玩笑的手法糊弄过去,可萧九衣不行。

  那明面上是自己的长辈啊。

  两人回到了林峰宫殿,魔皇就借口身体不舒服,要回去躺着。

  可实际上前脚刚离开林峰,立马就有去找凌薇的想法了。

  她是那种行动力很强的选手,如今计划成功了一般,倘若不继续搞下去,心里就有种痒痒难以压抑的感觉。

  走到半路,魔皇忽然一愣,疑惑的看了看四周,诧异道:“我这是要去做什么?”

  她明明记得自己有事情要错,可突然间脑子一空,就跟断片了一样,死活想不起自己要去做什么事情。

  她是什么境界的高手,这种感觉,不禁让她产生了警惕的感觉。

  难道自己修为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人能够算计自己,居然能够影响自己的思维记忆,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要是在战斗中突然来这么一手,自己怕是不死也得残废。

  “我……要去找凌薇拿东西!”

  她刚刚还糊涂着,头疼着自己不知道该干嘛,突然又冒出了这个念头,而且还是无缝链接,直接就这么出现了,一点也没有生涩感。

  怎么回事?

  魔皇一头雾水,总感觉刚才好像记不起来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是现在又想起来了,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她挠了挠脑袋,唯有继续前进。

  可走了一段时间,又突然脑子一空,想不起自己究竟要干什么了。

  魔皇一愣,顿时蹲在原地,伸手在地上写画起来,想要推算自己到底是陷入了哪种情况之中。

  难道是阵法?

  听说林若雨阵法了得,难道是她在阴自己,以阵法让自己陷入了幻觉之中?

  可这不太像是阵法,而且自己对于幻术有研究,不至于这么轻易的被她玩弄,要不然有林若雨在,还担心是很么古皇。

  她正盘算着,忽然脑子你又冒出了自己的打算。

  我要去找凌薇拿留影的东西。

  这种感觉很奇怪,一阵一阵的,就跟老年痴呆一样,突然忘记了事情,又突然记起来,刚刚觉得没问题的时候,又忘记了。

  她烦恼的抓了抓脑袋,在原地不断的踱步。

  奇怪了,真特么奇怪了,不弄清楚这件事情,我今天就不回去了。

  柳笑笑忙完了自己的生意,正打算跟林若雨讨论一下最近的发展情况,路过这里的时候,看见她不断的在原地瞎晃,不由有些疑惑。

  “脑子有病吧!”

  魔皇一个人在原地神叨叨的说这话,一会走左边,一会在地上推算,一会更是站在原地发呆。

  惹不起,惹不起。

  柳笑笑干脆的摇了摇头,绕过了她,免得招惹上麻烦。

  来到南国的时候,林若雨刚好处理完上的事情,伸着懒腰好奇道:“你那边忙完了?”

  柳笑笑点头道:“短时间内哪里忙得完,不谈这些麻烦的事情了,你猜我刚才碰到谁了?”

  “温珠儿还是萧九衣?”林若雨好奇道。

  其他人都挺常见的,动不动就会在外碰到,倒是这两个因为坐镇冥界的缘故,所以很少出来走动,算是稀奇人物。

  柳笑笑当即摇头道:“是魔皇,她整个人神叨叨的,在原地打转呢,吓得我都不敢跟她搭话。”

  林若雨若有所思道:“怕是想要去找五妹吧!”

  柳笑笑缩了缩脑袋,大概联想到魔皇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可能想要去找凌薇,恰好不知道凌薇在干什么事情,总在她那个小空间里面进进出出,所以才导致这个问题了。

  谈起凌薇,每当这个时候,众人都不敢去想她。

  因为一旦去想凌薇,恰好她进入小空间之后,就会觉得自己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然后陷入一种执念之中,非要弄清楚不可。

  继而学魔皇一样,在疯子的边缘不断的徘徊。

  两个人干脆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这个时间点,凌薇可能在干什么事情,一旦去想她,容易陷入其中。

  至于魔皇,她心大一点,不管这件事情,就可以走出来了。

  这天下能够无视一部分凌薇力量特性的,大概也就只有林峰了。

  越是知道她这个人,就越难以逃脱她的力量制裁,毕竟脑子里突然突然有个人想不起来了,肯定会抓狂的。

  凌薇一次又一次进出自己的小空间。

  苦恼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她琢磨道:“不对啊,我这个洞怎么就死活补不上去啊!”

  林峰当年在她小空间上开了个洞,以至于她可以糊弄所有熟悉的人,就是没办法糊弄林峰,三天两头都会被林峰给拎出来。

  而且她已经成亲了,自然要履行一下妻子的义务。

  只是小空间有个洞,始终让她缺乏安全感,倒不是说她嫌弃林峰,其实有些事情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不过这相当于功法上的漏洞,可能是自己弄出来的。

  当年林峰强势给自己心里留下了破绽,使得功法也为她留下破绽,一切似乎是以青龙变为要点的。

  都这般境界的高手了,功法上有弱点肯定是不能忍的。

  可是穷尽她多日的研究,都没能成功,这弱点怕是要一辈子带着了。

  正忙着的时候,林峰偷偷摸摸的跑来了。

  大家都是过来人了,林峰见面就动手动脚,惹来凌薇轻哼道:“别闹,我正在办正经事呢。”

  林峰好笑道:“想办法把我堵在外面,就算是你的正经事?”

  凌薇郁闷道:“谁让你在我空间上面开个洞,看着老别扭了,万一被别人利用了呢。”

  其实这话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就她这种力量特性,没什么大的杀伤力,天赋点基本上都点在了逃跑上,能伤她的人不多。

  林峰好奇道:“不如你教我这方面,我也来帮你想办法?”

  “你?”凌薇不信任的看了一眼林峰,倒不是嫌弃他,而是这家伙真的有些不学无术,大部分都是蹭别人的修炼经验,前科累累。

  说会帮自己想办法,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狐疑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林峰会这么做,肯定有奇怪的地方,她本能的问了出口,却把林峰给吓了一跳。

  萧九衣的事情,自己只是猜测而已,因为不方便让凌薇去偷听墙角,所以只能自己亲自来,不过就自己的能力,估计还没法骗过萧九衣,所以才有这么一着的。

  察觉到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说到底那只是一个猜测而已,自己都没能确定的事情,怎么能够瞎说。

  安抚好凌薇之后,林峰才摆摆手告别了。

  一路上,林峰考虑自己可以想出来的办法。

  比如找二师姐或者四师姐,再不济就找小九她们帮忙,但对于萧九衣来说,都不是很好的办法。

  林峰苦恼了半天,最终才偷溜到葬魂峰上。

  “在吗?”林峰轻声问道。

  熟悉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响起,饶是萧九衣历来淡定,此刻也禁不住有些颤栗,一想到那些稀里糊涂发生的事情,纵然是她也会慌乱。

  温珠儿坐在一旁,揉着自己的小肚子,到现在还没弄清楚是出了什么事情。

  魔皇好像干坏事了,自己打算溜走,她把自己砸晕了,然后魔皇就离开冥界了,她自己都是稀里糊涂的。

  不过刚才的一瞬,她敏锐的感觉到萧九衣的心情不平静。

  毕竟她长期跟萧九衣待在一起,对于她的性格非常的了解,以她那般淡然的性子,怎么可能突然慌乱起来。

  而且是因为林峰的声音而产生慌乱了。

  温珠儿琢磨着,似乎某些事情之间有一条脉络浮现了,自己可能就要抓到最为关键的地方了。

  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萧九衣。

  小眼神里,透露着一股奇怪的味道,纵然是萧九衣,都感觉到她的眼神奇奇怪怪的,情不自禁的多看了两眼。

  平复自己的心中的慌乱,萧九衣才开口道:“在!”

  这一声在,让林峰心中一紧。

  两个人其实都各怀鬼胎,一个担心被发现,一个觉得自己神经兮兮的,可萧九衣这一声回应,还是吓了林峰一条。

  这大概是她回应的最爽快的一次。

  以至于让林峰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感觉,觉得彼此的关系,可能更进一步了。

  林峰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萧九衣又何尝不是如此,她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不要惹魔皇生气,她的存在,对我们而言很重要。”

  “嗯。”林峰点了点头。

  萧九衣跟理智些,自己更情感有些,光是跟魔皇的关系,就不可能让自己将她当成一般人来看待。

  只是让林峰头疼的是如何安排她。

  暂时不去想这个让人烦恼的问题,林峰问道:“你呢,以后打算怎么办?”

  萧九衣沉默片刻道:“我还能怎么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