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时空的可怕之处了。

  隔着时空谈话,林峰属于那个时期还没出现之人,所以说不出话来,因为任何一句话,都可能改变过去。

  而前地皇也是如此。

  她无法诉说相关的任何话题,只能避重就轻的谈论这件事情,棱模两可的说些没营养的东西,才不会被时空规则力量修正。

  她这种境界,随意透露一些事情,都可能改变一个时间段的发展。

  这是天地必然的一种秩序。

  如果一个世界,可以任由一个人去改变,世间早已经乱了套。

  修士修为越强,也越能体会到这一点,林峰以往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大多就已经渐渐放弃了。

  看着对方喋喋不休的说着一些事情。

  林峰错愕不已,这就像是大师姐突然活泼起来了,只是很多事情,经过天地之力的处理,强行加工之后,味道就变了太多。

  “我打算哔哔,哔哔……哔哔,等我哔哔,然后哔哔,应该就哔哔了!”

  林峰一头雾水,这样的话谁特么听得懂啊!

  难怪以前的高手无法影响到太久远的未来,必须有个人在未来里应外合,才勉强能够成功,还需要付出莫大的代价。

  就这模样,一般传承者怕是都做不到这类的事情。

  她说了很多,但是林峰一句话也听不懂,更没法抱怨一下,光听到你哔哔了。

  好半晌,前地皇也叹了口气道:“不行了,我们要做的事情因果太大,牵扯太深,对于未来影响严重,所以我透露不出来。”

  她应该也发现了这件事情,所以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

  “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想了想,她坚定的说道。

  林峰苦笑起来,就你开始做的那些事情,说这个自己也没法相信啊,更何况自己怎么敢将所有人的性命放在你手中。

  随着眼前人影消散。

  白茫茫的世界开始回暖,一部分花草树木,从林峰脚下开始,朝着四周蔓延。

  很快,便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小天地诞生。

  林峰身处在这里,察觉到这应该是黑色剑魂所残留的部分碎片,可惜人族没有妖族的血脉传承,否则能够留下更多的东西。

  一颗巨大的树木之下,两道人影轻飘飘的走了过去。

  那恐怖的力量,即使隔着时空,以林峰如今的修为,都觉得让人发颤,皇者的巅峰境界,比起如今的林峰强了很多。

  这也让林峰更加紧醒了。

  如果古皇不是脑子抽风,自吹自擂,他走到巅峰之后,应该也是会拥有这种层次的力量,对付起来绝对不容易。

  如此一来,那死去的中三皇更是扑朔迷离了。

  这些人的力量,比起神凰血脉传承中更为直观,毕竟神凰也不敢接近皇者的战场,只是最后收尾阶段,匆匆一瞥。

  而现在,林峰觉得自己见到的是皇者巅峰境界。

  那两人之中,其中一个是前地皇,另外一个人林峰看不透,倒不是他藏在龟壳里,或者带着面具什么的。

  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人脸上打了码!

  在林峰看来,这就是一团糊糊状,根本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

  林峰不禁郁闷道:“天地之力这么恐怖了吗?连过去的人你都要打个码,是长得不好看,容易吓到社会人吗?”

  也许从这里能够看到更层次的东西。

  可就在林峰打起精神观看的同时,脑海一震,又被弹了出来,眼前是眉头紧锁的大师姐。

  应该是黑色剑魂的缘故,显得她脸色有些苍白,没什么血色。

  林峰心疼的伸出手来摸了摸。

  真特么神了!

  神凰血脉中的记忆,自己就可以看到,是因为这部分的记忆,不会对大局有什么影响,还是因为神凰只是一个盘观者,对于大局意义不大。

  前地皇跟这人应该就是策划三道归一的人。

  另外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动脑子的那个,前地皇只是在动手而已。

  偏偏林峰看不到这一切。

  察觉到易千雪还没醒来,林峰有些担心,一股轻柔的力量探了探她的情况,发现她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松了口气。

  易千雪这个情况,应该跟自己类似。

  难道说她也看见了那些东西?

  自己已经被迫退出来,而她还在里面,是不是代表她因为黑色剑魂的缘故,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

  一切都是猜测,林峰暂时也没法验证。

  他只能守在易千雪身旁,守护着她,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黑色剑魂所残留的记忆之中。

  易千雪的状态很奇怪,她不是以林峰那种方式进来的,而是以另外一种古怪的姿态,几乎跟过去的前地皇产生了一种共鸣,寄宿在其中的。

  她可以清晰的看见林峰因为听了前地皇的哔哔语,而露出搞怪的表情,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快要分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跟林峰处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空之中。

  部分内容,她也听不出来。

  毕竟规则之力太恐怖了,有些东西一旦被人知晓,对于时空,对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噩梦。

  未来的可能性,才是所有高手所追求的东西。

  正因为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他们才会一直奋斗下去。

  倘若有人提前知晓了一切,那么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与林峰相反。

  她看不到前地皇的模样,是因为自己就寄生在对方身体之中。

  诗情画意的小世界之中。

  隐藏在历史阴影面的另外一个高手,被她看个真切。

  与林峰长相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前地皇口中所说那朵相似的花,就是林峰,非我的存在,就是易千雪自己。

  至于前地皇所说,再续未完的故事,她暂时理解不了。

  身前是一颗巨大的古树。

  在这个小世界之中,如同撑起了天地的树木,就像是世界树一般。

  茂盛的树木之下,两人坐在一起。

  前地皇喃喃道:“为什么要救我?”

  “我这人见不得女孩子受伤,尤其是特别漂亮的女孩子。”前人皇轻笑起来。

  前地皇喃喃道:“可你快要活不下去了!”

  “未来会有一朵相似的花,你可以将他理解成我,我做不到的事情,没能成功的事情,未来一定可以完成。”

  “我会等到那个时候的,可我又担心自己等不到,或者说就算是等到了那个时候,我真的还是我吗?”

  前人皇轻笑道:“我非我,你非你,正好拥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来延续我们的故事啊,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只是消除一些隐患罢了!”

  前人皇最后的话,无疑是加重了几分语气。

  易千雪心中忽然一震,察觉到前人皇的目光注意到了这边,他满脸笑容,跟林峰像极了,让人情不自禁的就产生一种信任感。

  易千雪心头直跳道:“他大概是感应到有人在窥视过去,所以特意用这种方式点醒我,是要告诉我,他们已经不在了,不能干涉未来,所做的只是另外一些事情,他们是可信的!”

  易千雪胸口起伏不断。

  她察觉到前人皇的脑子很好,饶了个弯子,故意引导前地皇提出这样的问题,在随意的谈话中,透露着最重要的事情。

  比起前地皇那种一股脑的说出哔哔内容来,要高了几个层次。

  只可惜他也不敢过分透露,因为担心会受到影响。

  两个时空的人,却因为一种特殊的联系,短暂的联系在一起,成就了未来无限的可能性,这就是前代皇者所努力的方向吗?

  意识渐渐脱离这个小世界。

  易千雪的双眼逐渐清晰起来,她原本对于黑色剑魂有一种生疏感,担心它利用自己做些什么事情,总想着去炼化对方。

  可现在看来,也许彼此的目的并不一样。

  两大皇者的痕迹,已经消失在岁月之中,说白了,他们是永远不可能活过来了。

  如今的一些手段,无非是一些安排,为了未来扫清一切道路,而所做的手段罢了。

  “他们是料定我们会处在劣势,会被古皇压制,实力也比不上对方吗?或者说他们是觉得在我们出现之前,都不能有巅峰皇者出现?”

  易千雪忽然开口说道。

  林峰见她醒来,疑惑的看了过去,发现大师姐正在沉思这个问题。

  大概那两位皇者应该也没想到如今这个局面,也许在她们的想法之中,自己可以利用黑色剑魂的力量,杀了三皇,从而凝聚皇道力量,使得三道归一,成为举世无双的高手。

  但是这中间出了问题。

  师弟的出现,使得一切产生了偏差点。

  哪怕是前地皇意识湮灭,新生意识也感应到林峰的诞生,从而提前入世,打破了一切布局,因缘巧合之下,被古皇算计,闯魔界神州,从而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

  其转世之身邪帝,勉强能够保持一部分自我。

  但又卷入了萧九衣跟林峰的大道争锋之中,再度陨落了。

  历经几世,到了自己这里,该丢的东西都已经丢光了,除了这黑色剑魂因为伴生在神魂之中,才得以保存。

  刚才一幕,让易千雪升起了信心,她看了看林峰道:“相信我吗?”

  “相信。”林峰点头道。

  易千雪抿嘴一笑道:“那就行了,我觉得这剑魂不会再对我们有影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