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餐吃的人心儿发颤,林峰跟两只小萝莉更是小口小口细细的嚼着,生怕一口吞下了去,浪费了药力。

  大师姐倒是没跟他们抢,那点灵气也不够大师姐塞牙缝,她只是单纯的喜欢美食,吃了几筷子。

  只不过三个人盯着两盘菜下手,大师姐自然就包揽了其他的,各有所需,各有所得。

  大师姐享受了美食,林峰和两只小萝莉体验了体内真气蹭蹭上涨的畅快感。

  光是这两道菜,就顶得上普通的一品益气丹效果了。

  用完餐,林峰才感慨道:“既然这种方法成功了,那说明其他的药材也可以这般做,可惜的就是这东西灵气丰富,柴火烧不透,幸好月儿夜儿有个丹炉子,可以用丹火闷熟再二次处理,既保持灵气又能化作美食,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丹炉子居然要用灵石驱动,还好夜儿那里还剩了一枚。”

  边说,林峰那双眼睛还偶尔偷偷瞅瞅大师姐表情,夜儿更是一脸渴望的望着大师姐。

  大师姐都被弄得不好意思了,随手掏了一把,招招手让夜儿过来。

  一把塞在她手里,嘱咐道:“收好,别又弄掉了,哭鼻子的次数多了就不管用了!”

  夜儿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线,估摸着小手里至少有十几个一品灵石,这下可赚大了。

  月儿也有些心动,十几颗灵石对于练气期的小菜鸟,那可是不菲的一笔财产了。

  她兴奋的望了望大师姐,又看了看林峰,忽然想起了点事,忙开口道:“大师姐,名峰争战还有九天就开始了,峰哥哥那点实力,做守关弟子恐怕不行吧!”

  林峰一愣,上次就听说过了这名峰争战,不过忙合着修为的事情,倒是忘了询问,此刻也是有些好奇。

  大师姐一愣,迷惑道:“不是还有一年多时间吗?”

  月儿瞪大眼睛看着大师姐道:“大师姐,你忘了吗,前些日子你闭关了一年呀!”

  林峰憨笑了一下,大师姐可够迷糊的,感情这么久,大家的时间轴就不是在一条线的。

  “我记错了,以为还有一年多呢!”大师姐无奈道。

  那口气,莫名的让林峰心里咯噔一下,有种要遭的感觉!

  夜儿也吃惊道:“啊!那不是峰哥哥死定了,他是千雪峰唯一的外门弟子,肯定会被当做守关弟子挑战的,他才练气二品呀!”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林峰吃惊起来。

  “等等等!这个啥名峰争战能不能先解释给我听听是什么情况?”林峰忙举手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月儿忙道:“名峰争战是玄机门校验弟子成果的方式之一,首座峰排除,由其余百峰为攻方,七大主峰为守方,双方进行攻伐,炼器,丹药,阵法等比试,根据结果百峰的资源可以有相当大一部分倾斜,而千雪峰是剑道名峰,历来主杀伐大道,每次名峰争战百峰中至少有二十峰会选择进攻千雪峰!”

  “以前千雪峰都是大师姐坐镇,又没其他弟子,自然就忽略了这点,可现在多了峰哥哥这个外门弟子,你就必须担任守关人,接受各峰挑战,战胜你才有资格挑战大师姐的!”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我还是个孩子啊!

  林峰心中只觉得有上百只***奔腾而过,二十座名峰,像千雪峰这种就只有大师姐一个门人的主峰,是玄机门独一号的。

  百峰中,弟子少则上千,多则上万,二十座名峰保守估计也有三四万人。

  就算跟自己一样的练气一二品咸鱼占了一半,剩下的那一半也是随便能花式吊打自己的存在。

  一想要要被人横着轮一两万次,林峰就感觉心已经死了,人也快死了。

  “那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我!”林峰无力道。

  月儿安慰道:“也不是啦,二十峰会挑战大师姐的也顶多十几个金丹境界的弟子,金丹之下连站在大师姐面前的机会都没有啦!”

  林峰脸色惨白道:“那不是就代表,我会被十几个金丹境界的弟子花式吊打了吗?”

  不是自己太怂,而是这种战斗有意义吗,练气境中间隔着灵台境,筑基境,之后才轮到金丹境。

  而且仙路有云,不入金丹,不论修仙!

  林峰自己已经修炼了,更是明白其中的差距,打个生动一点的比方。

  练气境是咸鱼,灵台境是大一点的咸鱼,筑基境是比灵台境更大一点的咸鱼。

  而金丹境,是鲤鱼。

  都是鱼,没毛病,可关键在于所谓的鲤鱼,是那种随时都有可能跃龙门的鲤鱼。

  月儿哎呀一声道:“也不是啦,金丹境界怎么可能亲自下场欺负你呢,他们都会指派代表跟你同境界一战,以此来获得资格的,而且每峰最多不超过三名。”

  林峰脸色发白是暂时治不好了,转头看了看大师姐道:“大师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了,你就明着告诉我一声,我练气二品能越级挑战练气九品不?”

  用屁股想都知道,就算是同境界一战,对方也是挑练气九品的来,林峰只想知道这个答案。

  大师姐少有的沉默了片刻,这才抬起脑袋用有些无辜的眼神看了看林峰道:“嗯……你觉得呢?”

  卧槽!不会拐弯的大师姐,拐着弯说话了,这明摆着就是在说不可能。

  而且即使大师姐不说,林峰都敢确定自己打不赢,练气期每个小境界的提升都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的,初入练气一品的时候,林峰还以为自己得天独厚的真气纯度,必然是力压同阶的无敌存在。

  可实际上跨入练气二品,从丹田的扩张来看,林峰就发现那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至少就目前而言是遥不可及的,也许能力压同阶的至少也要是大师姐那个层次的,自己的底蕴根本不够,练气二品对付练气五六品都是吃力的。

  刚读完千字文,就去跟熟读庄子的人比谁识字多,那简直是在找抽。

  大师姐眉头一挑,眼睛略微一动,身体似乎有挪动的倾向。

  林峰却先一步抓住了大师姐的手,也顾不得她那细腻的手掌传来的触感。

  一副你不解决问题就别想走的模样开口道:“大师姐,我要是被人打伤了,谁给你做饭吃呀!”

  大师姐也觉得好无辜,神情略微一挣扎,才拍拍脑袋,瞪着林峰道:“好吧,我有个办法!你跟我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