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有点像是游戏,刚进入的时候,可以调整游戏的难度,一般有简单,普通,困难,噩梦四个难度。

  如果让林峰来选择,固然不会选择简单,但多数也就是在普通与困难之间打转。

  可要是让五师姐凌薇来选的话,几乎没有悬念的会选择噩梦难度。

  八万多人,不知道是不是所有进入的金丹境弟子都聚集在这里,可正常来说,好汉不该吃眼前亏,跟他们硬怼。

  或许能够想点办法,哪怕是扭头逃跑,这种情况,也没人会说自己太怂。

  可四师姐直接选择了最难的做法,她怼回了对方的话,想把我家小师弟打出去?那我就把你们通通打出去。

  这话要是换成大师姐,二师姐,老三来说,林峰还真觉得有可能。

  给她们一点时间,她们完全有可能将对方一点点的给送出去,可五师姐这么说,就让人有点怀疑了。

  不是怀疑她的实力,至少在金丹这个层次,她也是其中的佼佼者,不输给一般弟子,可也仅仅如此罢了,论起动手的实力,她可能还不及林峰。

  只不过她在练器一道天赋超强,宝葫芦之中的法宝如蚊虫一般吞吐出来,谁看了都会头皮发麻,可那也有个数,如今有整整八万多人,耗尽她的库存都未必够,更何况催动法宝也要她本身的实力。

  “果然有种,我等长辈说了,此次前来就是捧个人场,运气好多少能有点收获,大头都在你们身上,可我偏偏不信,假若你们不在了,是不是我们就有机会了呢?”领头的人很多,但大体上的意思都差不多。

  在这里五大仙门保证众人的生命,换句话说,随便怎么去做,大概都不会死,人的胆子自然而然就会变大起来。

  玄机门甚至曾经宣布过,如果门内真传弟子被打出去,那也是他们咎由自取,技不如人所致,绝对不会牵连任何人,这一点就连其他几大仙门也一起保证过的。

  仙宫虽然是为了真传弟子而创,但其中的机缘,人皆有份。

  只不过大多数的师门长辈对于门中弟子都不抱什么希望,觉得他们能够勉强撑两波,随便学点什么东西,顺便长长见识就不错了。

  可这些弟子不这样想啊,憋着一肚子气没处发,加上门中长辈的态度,好像从一开始就断定他们只是咸鱼一样,翻不了身的。

  胸中憋着一口气,加上老三假扮林峰的样子,到处惹是生非,得罪的人已经无法统计了,虽然没有杀人,但伤了不少。

  尤其是那句你们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配合他半星的资质,金丹境佼佼者的实力来看,讽刺意味真心很大。

  很多人或许只是想着进来寻点机缘,在这种情况下却也被激发了胸中的那口气。

  “打出去,把这王八蛋打出去!”群情激奋,已经开始暴走了,根本压不下来。

  五师姐那嚣张的态度,一人独对八万金丹境弟子,更是让众人脸上蒙羞,被人小看到这种地步了,简直欺人太甚。

  密密麻麻的人群,一出手,就是铺天盖地的法宝,天际都被遮盖起来了,汹涌一片。

  “卧槽!”

  林峰惊慌失措,慌忙转过身子,一推月儿和夜儿,嘱咐道:“你们快跑远点躲起来,她们的目标是我。”

  月儿和夜儿有些扭捏,想要陪着林峰一起御敌,挣扎了几番,被林峰义正言辞的给劝退了。

  御敌?

  不存在的,在这种人数优势之下,只有被碾压的份,或许不会输得太惨,但也绝对不会走得太潇洒。

  自己又不是大师姐,她名剑榜一出,内中蕴含一百零八把临摹而来的名剑,伴随着她的修为日渐加深,名剑也会愈加强盛。

  对于大师姐而言,单挑跟群殴是一个样的,区别在于单挑是一次对付一个人,群殴的时候是分成很多次来对付一个人。

  给她点时间,她能在人群中闲庭漫步静悄悄的走下去,从这边走到那边,然而路上肯定尸横遍野。

  林峰也不会差,身体强健是肯定的,金丹这个境界,不是人数都能堆死的,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就像是二师姐柳笑笑不太擅长攻击手段一样,自己一对一能把别人打成狗,可如果对上太多人,也会施展不开来的。

  玄天九变固然玄妙,但也不适合一次性跟这么多人战斗开来。

  挥退了月儿和夜儿,林峰看了看五师姐凌薇,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甚至鼻间都喘着粗细,看起来好激动的样子。

  林峰一咬牙,大吼一声道:“我在这里,有本事来抓我啊,一群傻逼!”

  同时身形一闪,朝着左边直冲了过去,这副作态,不免惹人哈哈大笑起来。

  “那小王八蛋要逃了,哈哈哈。”

  “弄死他,看我的法宝。”

  得意洋洋的声音不断传来,金丹境弟子的教养有好有差,好一点的只是讽刺一两句,差一点粗鄙的话语不断传来。

  月儿和夜儿化作神凰,飞上半空中,焦急的看着林峰。

  倒没有人对她们出手,主要是因为她们来历不凡,而且这些金丹境弟子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如果不是林峰被老三阴了一把,别人也不至于这么恨他。

  铺天盖地的法宝袭来,无论林峰从哪个方向逃跑,生机都被锁的死死的,太多了,纵然八万多人没有机会一次性全部出手,但一小半的人祭出法宝就能让林峰头大无比。

  轰隆轰隆!

  最终避无可避,林峰先被一枚法宝击中,身形一停滞,随后又是数不尽的法宝轰炸而来,连绵不断的爆炸声响,整个大地都在颤颤巍巍。

  持续了老半天的时间,众人总算是罢了手,估摸着这种威力应该能把这小子送出去了。

  有人兴奋起来,按照推论,玄机门的人七个人肯定可以得到最大的好处,可如今被送出去了一个,那么是不是有一份好东西就该轮到自己头上了。

  由不得他们不心动,毕竟这是五大仙门联手打造的仙宫,论好处甚至能超过一般劫仙的传承。

  月儿和夜儿有些紧张,凌薇倒是有些错愕的看着那个方向。

  林峰吸引过去了大部分的火力,余下的对她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自家小师弟这么体贴的照顾自己,她还是挺满意的。

  不过此时此刻,她才对于小师弟的体魄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

  尘烟过后,大地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林峰趴在里面,露出两瓣大白屁股,这才松了口气道:“总算是完了。”

  忙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郁闷的看了看自己残破的衣衫,置气起来:“可惜了我的衣服。”

  不过宝葫芦非同凡响,在这种情况之下,也丝毫没有受损的样子,林峰忙掏出一套新衣服,穿在了身上,这才爬出了深坑。

  金丹境的弟子推进过来,想要查看一下情况,去猛然发现深坑里冒出一个人影来,林峰居然毫发无损的爬了出来。

  顿时有人惊呼见鬼,吓得惊慌失措,心理素质好一点的金丹境弟子,直接再次祭出法宝,轰炸过来。

  林峰刚刚爬上来,正好松了一口气,可一见劈天盖地的法宝又袭击而来,脸色顿时一苦:“不是吧,还来!”

  转瞬,各种法宝呼啸的声音,遮天蔽地,林峰的声音连个小水花都炸不起来,眼见就要再次被法宝吞没之后,凌薇冷哼一声,祭出了自己的小锤子。

  她的小锤子极为简单,当初她要是不透露这是自己的本命法宝,林峰可能还以为这只是她手中的寻常工具。

  这小锤子有什么功效是不知道的,可自从小锤子祭练出来之后,凌薇就没有用过其他工具锤炼法宝,所有的法宝都是经由小锤子弄出来的。

  此时此刻她一挥小锤子,万千锤影直冲云霄,凌薇莞尔一笑:“一锤听我命,二锤要你命!”

  万千锤影从天际垂落,直冲那些漂浮在天际的法宝,一锤子落下,无数金丹境弟子口中一甜,胸中一闷,面色苍白一片,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来。

  用本命法宝攻击的人很少,毕竟不是所有人的本命法宝都变态,大多数的人本命法宝很普通,也会担心被人所乘,所使用的法宝多数都是寄托一丝心神的同境界法宝。

  凌薇一锤子挥下去,直接断了这些人与法宝之间的联系,心神受损之间,不免反噬了主人。

  这只是第一步,当第二锤落下的时候,天劫法宝纷纷反目,借着各自主人先前催动的那一股力道,反噬其主。

  漫天的法宝,竟然被凌薇反炼过来,朝着各自的主人砸了出去。

  有人惨叫一声,慌忙的四处躲避,但是人群中太多人,密密麻麻的,反而限制了他们的行动,有还未来得及出手的人,祭出法宝去抵挡那些反目的法宝。

  轰然一碎间,法宝碎裂开来,碎片跌落大地,多少人淘淘大哭起来:“我的法宝啊,我存了二十几年的灵石才买来的啊。”

  诸如此类的声音络绎不绝,没被抵挡住的法宝在人群中炸开,秉承五师姐凌薇的手段,全部成了一次性自爆的炸弹,躲避不及的人群被送出去了一大片。

  林峰错愕的看着五师姐凌薇,今天算是彻底刷新对她的认识了。

  凌薇沾沾自喜道:“怎么样,五师姐我厉害吧,打人我可能还不如你,不过打法宝嘛,我还是有一套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