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灵云双手一摊道:“小雨子目前是没事了,多少还有点因祸得福的好处,只是小柳子现在不见了。”

  “我要去找二师姐。”林峰捏紧了拳头,看了看远方。

  许灵云赶忙拦住他道:“叫你不要冲动了,虽然我现在找不到她的下落,但是完全可以肯定她没事。”

  林峰焦急道:“你凭什么断定?”

  许灵云嘿嘿一笑,在摆在房间中的仙鼎里面掏了一阵子,一小会功夫就掏出一个分身来,被她丢在地上,那分身顿时将腰间的小仙鼎砸向了地面。

  小仙鼎涨大了许多,从里面晃晃悠悠的飘出六道颜色不一的火焰来。

  许灵云一指橙色那一道色彩:“只要这道火焰还没有熄灭,就代表她没有事情。”

  林峰有些好奇,打量了一下火焰道:“这道红色是谁的?”

  “易千雪的。”许灵云回道。

  林峰瞪大了双眼,看了看其余几道火焰,许灵云一一介绍起来,青色那道代表着林若雨,黄色那道代表着凌薇,红色那道代表着叶纯。

  “白色这道是代表六师姐你吗?”林峰询问道。

  许灵云摇头道:“我还需要这东西么,这是代表你的。”

  林峰一愣,皱了皱眉头道:“不对呀,我没有留过神魂之类的东西呀,你怎么能用这种东西来判断我们安全与否?”

  “我许灵云想要的东西还需要你同意吗?”许灵云嘿嘿一笑。

  仔细想想,她说的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只是这还不足以打消林峰寻找二师姐的念头。

  许灵云大概也猜到了这一点,她继续道:“我知道,就算你知道她是安全的,也一定要找到她才算放心,不过你首要的事情不是这个,而是先把我救出去,小柳子受伤不轻,你治不了她,这件事情非我莫属。”

  林峰思索了一下子,算是认同了她的分析。

  许灵云这才将自己这边的情况告诉了林峰,着重点在自己被人盯上这一情况之上。

  “六师姐的意思是说,玄机门历代真传之中,可能出现了叛徒,而这个人认为你极有可能认识他,所以才下了这种命令?”林峰疑惑道。

  许灵云点了点头,她想了很久,虽然始终不记得可能有谁能够活下来,不过推测一下原因,还是可以的。

  “所以我要再放一个分身出城去,你偷偷的跟在后面看看情况,如果这人修为很高的话,你就躲远点,反正你的身份不会暴露。”许灵云嘱咐道。

  毕竟是以前的真传弟子,不会认识目前的玄机门众人,而且这只是许灵云的推测,说不定只是单纯有人看她不顺眼,才顺手杀了她。

  林峰点了点头,这事情也算是当务之急,处理了这件事情,就可以带着六师姐去找二师姐,她身上丹药无数,只要伤势不是太重,都可以把人救过来。

  而且让林峰就这么一个人先一步离开,也不太放心六师姐,还有月儿和夜儿跟着她,也是十分的危险。

  两人制定了计划,许灵云先一步放出一个分身出去,然后就趴在仙鼎上面,看着那边的情况。

  林峰好奇的看了一眼,愈加对她的仙鼎有些奇怪了。

  仙鼎竟然能够借助分身的视线,看到那边的情况,让她头疼的是,杀她分身的人,每一次都是从背后动手,所以她根本看不见对方的长相。

  “卖花了,大爷要买花吗?刚采摘的,保证新鲜。”许灵云的分身提着一个小篮子,篮子中放着一些普通的鲜花。

  林峰疑惑道:“你卖花干嘛?”

  “傻,这是行话,异域的丹药大多数都是垄断销售的,尤其是这种大城池,丹药的收入不菲,根本不会让外人插足的。”许灵云解释起来。

  她装模作样的卖花,实际上懂行的人都知道,这是在卖丹药,有人心动了的话,就会跟随她到一旁僻静的地方交易,钱货两清,概不赊欠。

  一小会功夫,许灵云就做成了几单生意,她没有表现出一丝异常,装出一副比较满意今天收获的样子,蹦蹦跳跳的出了城。

  “你确定不是因为你在倒卖丹药,才被人盯上的吗?”林峰头大道。

  许灵云哼道:“那可不至于,我卖的就是筑基境的丹药,而且主要的想法是打听你们的下落,数量又不多,不至于惹来杀身之祸,能够忍心杀死我的人,多半心理不正常,是个变态。”

  不得不承认,她这幅皮囊,简直就是戳中了许多人的萌点,能够手起刀落,直接砍掉她脑袋的人,多半有病得治。

  分身开始出城了,林峰也缓缓的跟了上去。

  六师姐的本事大的很,全程各大要点都有她的分身把守,不过为了不被人察觉到异常,所以多数没有露面,隐藏在深处。

  林峰从城门口附近的僻静地方钻了出来,拍了拍面前这个分身的小脑袋。

  小分身腼腆的笑了笑,顶着六师姐的脸蛋,真是一种不一样的风情。

  交出了身份牌,林峰以神识查探着六师姐的分身,自己则在距离比较远的地方,做出一副赶路的模样,跟了上去。

  出城了七八里地,林峰顿时打起了精神,许灵云好几次都是在这附近被人杀掉的。

  果不其然,不一会功夫,路上的行人中,就有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跟了上来,他偷偷摸摸的跟着,十分的小心。

  六师姐的分身战斗力不强,当然她本尊的战斗力一样是个谜,丝毫没有发现即将到来的危险。

  依旧萌萌哒的在路上走着,虽然她时不时的回头张望,也想要找到根本的原因,可惜的是对方明显很老道,好几次都躲开了她的视线。

  直到许灵云再走了一两里地,那人已经在距离她极近的位置,一个跨步冲了上去,从储物法宝之中,拖出一把大砍刀,朝着她的小脑袋就挥舞了下去。

  林峰眼疾手快,飞升上前,一脚踹在这人身上,将他制服在地上。

  哐当一声,大刀落地,朦朦胧胧的许灵云分身这才反应了过来,扭过脑袋看了一眼这边。

  她小脸蛋上浮现出一丝戾气,提起小脚就朝着对方脑袋狠狠的踩了几脚。

  “我叫你变态,我叫你杀我,还杀上瘾了是不是。”她骂骂咧咧半天,火气不小。

  被林峰制服的人顶多只有筑基境的修为,这就让林峰无语的看了一眼许灵云,好歹也是元婴境高手的分身,至于么,居然被个筑基境的菜鸟杀了这么多次。

  “大爷,你这是干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脚下这人感受到林峰身上传递而来的澎湃力量,根本不敢反抗。

  林峰将他一把提了起来,直接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追杀这个小女孩?”

  “我,我没有啊。”这人死不认账道。

  林峰冷笑道:“别告诉我你只是跟她开个玩笑而已,我可没见过谁拿别人脑袋来玩的。”

  这人还不承认,看样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林峰提起他在地上摩擦了一阵子,许灵云的分身也举着小仙鼎,朝着他的脑袋砸了半天,好好的一个人已经被弄成了一副猪头模样,他就是咬死了不开口。

  林峰冷哼一声,将他按在地上,轻声道:“我见识过五师姐逼供,用锤子的手法我是没法复制的,不过换个方式,估计还行。”

  那人还朦朦胧胧的模样,林峰已经曲起了指头,在这人身上轻弹了起来。

  虽然没有凌薇的武器,但是林峰的体魄本就是一种绝强的武器,一指弹下去,那一部分的骨头纷纷碎裂,惨痛无比。

  这是极为恐怖的酷刑,不知道有几人能够承受,但这人估计是承受不了的。

  不一会功夫,就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解的干干净净,许灵云总算是弄明白自己为什么老是被人砍掉脑袋了。

  “也就是说你们都是通过那个什么屠仙殿接的任务,只要身上携带着我这样小仙鼎的小女孩,都是你们的目标了?”许灵云质问起来。

  那人慌忙点了点头:“对,就是这样的。”

  他目光还扫了一眼林峰腰间的宝葫芦,忐忑道:“这个葫芦样子的法宝也在名单上。”

  林峰皱了皱眉头,许灵云也是沉默了起来,事情很明显,这是有人在针对玄机门的人。

  小仙鼎的标志以及宝葫芦的意义,知道的人绝对不会多,大体上只有玄机门的人才知道这个情况。

  而且这人也不是特意针对许灵云,只是偶然间发现了她,才起意动手的。

  许灵云的特性在屠仙殿之中也有描述,那就是分身,只不过那人似乎就知道这一点。

  听完这人的描述,许灵云不经意的将腰间挂出来显摆的小仙鼎紧了紧,这玩意就是她身份的象征,按照这种说法,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在少数,以后她可不敢再显摆一样的挂在腰间了。

  林峰也摸了摸宝葫芦,难不成以后得弄块布把它遮起来。

  “这家伙怎么办?”林峰看了一眼许灵云。

  许灵云面上浮现怒色,捡起地上那把大刀,提起来就冲这人砍了过去。

  那人慌忙中,一脚踹在许灵云的肚子上,顿时让她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嘴里叫叫嚷嚷道:“你就看着他打我啊。”

  林峰翻了翻白眼,实在是没有注意到,没想到这种情况下,六师姐这战五渣都能被人翻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