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金丹的炼制材料?”林峰疑惑道。

  许灵云点了点头道:“当然,不然你以为我闲着没事做是不是。”

  林峰为难道:“可这难度也太高了吧。”

  这种老怪物级别的人物,自己去抢他的仙草,总有点作死的感觉。

  “你害怕?”

  林峰摇头道:“怕什么,既然老三需要这东西,我就要帮她搞到手,只是总不能冒然动手吧。”

  “放心吧,我会保你全尸的。”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进寒潭里面去。”林峰恶狠狠道。

  保全尸,这不就是几乎肯定了自己会没命的嘛,连个周全都保不了。

  “开玩笑的,这种培养方式,鬼知道多久能够达成,他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总会有机会的,见机行事吧,真出了事情,我也是有办法带你逃出去的。”许灵云正经了起来。

  林峰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她,这才点了点头松了口气。

  论怕死,没几个人能比得过她的,她这话倒真有一定的说服力。

  在外围差不多用去了一天的功夫,这并不是单纯的探索四周,而是将附近能够采集的仙草都采集到手。

  当然,最终都落在了左秋的储物戒指之中,丹师的好处,应该是要出去之后才能拿得到。

  太玄门拳头很大,也很硬,所以一般人根本不敢反抗他们。

  林峰倒是觉得,如果能够活着出去,才有些希望拿到那所谓的报酬。

  外围地区已经探索完毕了,开始朝着山脉之中行走,一路上依稀可以看见在探索中丧命的高手,从衣着来看,比较散乱,并不是太玄门的门人。

  左秋对于这一切似乎了然于胸,带队的人是华子尚,以他的本事自然不至于在这种地方就折损了人手。

  一路上的危机基本上已经被前面一批人扫平了,林峰众人有惊无险的走过了山脉范围,进入到了这一处的核心范围。

  残败的楼阁,依稀可见原本的繁华,论势力,按照眼前所见,恐怕此处原本也是一个不小的仙门,只是不知道为何会落到如此下场。

  与外面相比,内中的危机显然更加严重一些,先一步进来的三百人,走到这一步,几乎已经丧生了两百五十人左右。

  甚至于丧生的人之中,已经开始出现了太玄门的人。

  左秋的神情始终没有一丝波动,哪怕看到了自己门中之人丧生,他依旧毫无感触,冰冷着一张脸孔带着众人前进。

  再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走到了终点。

  余下的人大部分都死在这里,活着的不多,包含华子尚在内,就只剩下五个人了。

  五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不小的伤势,华子尚甚至身子半边浴血,撒下疗伤药粉之后,伤口勉强愈合起来,一身血迹却怎么也抹不掉。

  察觉到左秋带着众人来临,他俊逸的面容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喜意,冲着左秋道:“你们来的正好,我们只差最后一步就成功了。”

  他目光闪烁,不断的扫视左秋带来的众多药师,心头一阵欢喜。

  最终的大殿,应该是原本这里的宝库,里面的危机最为麻烦,五十多人几乎丧生在这里,如果左秋不及时赶来,他就只能再次逼迫余下的四名太玄门弟子进入其中了。

  那四名太玄门弟子一见有人到来,顿时喜上心头,甚至于有人激动的难以自抑。

  众多丹师也不是雏儿,早已经见过许多次这种情况,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会轮到自己,本以为对方已经成功突破遗迹,自己等人只需要负责采集药草就行了。

  此刻看到太玄门弟子那赤裸裸的眼神,众人心头不由一突。

  那名胖子慌张的转身想要逃走,但却已经先一步被跟随左秋而来的太玄门弟子拦住了。

  修真界的残酷,从这一刻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不是说好只是过来采集仙草的嘛,你们不能这个样子!”胖子大呼小叫的抗议起来。

  其余丹师的脸色也很不好,太玄门还有十人,大多都是元婴六品的修为,而丹师这边虽然人多可修为都不高,也不是很擅长战斗,一时间根本拿他们没有办法。

  不是每个丹师都有六师姐许灵云用毒的那手本事,大多数的丹师,实力都很弱,一般都是被保护起来的存在。

  只是这一刻,太玄门的人明显想要将他们当做弃子,用来探索宝殿中未知的危险。

  左秋先一步点了出三人,那名胖子,老者,以及一个中年汉子,被点到的三人,脸色煞白,几乎可以预见自己的悲惨下场了。

  其余丹师脑袋纷纷一缩,不敢去看三人惨淡的神色,也许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

  “我们的人已经探索了大半,余下的危机不多,你们进去还有希望活下来,如果拒绝,呵呵……”华子尚冷笑着说道。

  这三人脸色惨淡,却只能硬着头皮踏入了宝殿之中,如果留在外面,以太玄门弟子的心狠手辣,转眼间就会将他们斩杀。

  这三人联手踏入其中,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传来了几声惨呼,把命丢在了里面。

  华子尚脸色阴霾不定,仔细听着那几声惨叫,断言道:“近了,他们又前进了一小步,也许要不了多少人就可以走到终点了。”

  终点一定有好处,这是这就意味着,还有人要牺牲自己的性命。

  丹师们无可奈何的被太玄门的人分成几组,眼见又要有人被逼迫着走进去,林峰摇了摇头,道:“等等,这不公平。”

  林峰一出声,众多丹师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希望来,纷纷朝着林峰这边靠了靠。

  “公平?在这里我说了算,下一个你进去。”华子尚冷笑一声,紧紧的盯着林峰。

  左秋无奈的摇摇头,站在了林峰身边道:“大师兄,这人药理知识极为丰富,还有大用。”

  与左秋的表现相对的,丹师们的表现则有点可悲。

  他们甚至本能的朝着外面挪了挪,似乎想要略微远离林峰一点点。

  林峰苦笑着摇了摇头,都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不明白,这种时候如果再不团结起来,被人家各个击破,一个都活不了。

  倒不是他们太怂,只是丹师本来就属于重点保护对象,一般很少出现这样的情况,修真界之中,很少有人会明着得罪丹师的,毕竟许多资源都要依靠这一部分人出手。

  而且纵然是朝夕相处的恋人,在大难临头的时候,也有会选择各自分飞的人,这种临时拼凑起来的组合,又能有什么团结性可言。

  太玄门华子虚从一开始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所挑选的丹师都是独来独往的,修为也算不上高,这样的话才容易被太玄门的人掌握主动。

  甚至于先一步进来的三百人之中,有不少人就是丧生在太玄门人之手,被他们逼迫着去探索未知的领域。

  这些人大多都是散修,一时间没有人登高一呼,根本谈不上团结,就这么一步步的被太玄门的人当做了弃子。

  “你这是在教我怎么做?”华子尚脸色一变,俊逸的面容说不出的诡异来。

  “来的路上,师尊已经吩咐过,这一部分由我做主。”左秋丝毫不退让的说道。

  林峰看着眼前情况,看起来太玄门的人也是分作了两个小团体,左秋身边的人,明显更听从他的话一些。

  倒不是无视了华子尚的权威,只是偏向于听从左秋的吩咐而已。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我家养得一条狗而已,你老子是一条狗,你只是一条狗崽子,二师兄,你以为别人尊你一声二师兄,你就真的有跟我作对的本钱了?”

  华子尚的话越说越难听,脸上更是浮现出一种病态的快感,仿佛这种感觉让他很享受一般。

  林峰注意到的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被华子尚的言语数落的一文不值,左秋的面色都十分的冷静,丝毫看不出破绽来。

  “你呢,大师兄?还是掌门的侄子,儿子?”左秋冷冷的反击起来。

  华子尚的面色一瞬间就难看起来了,他在太玄门的地位很尴尬,倒不是不高,只是因为谁都知道他是华子虚的儿子,却偏偏只能叫华子虚大伯。

  这之中有很深的渊源,华子虚当年抢夺了自己弟弟的掌门之位,甚至于还夺去了他的妻子,强行发生的关系,生下了华子尚。

  华子尚历来都有些名不正则言不顺的感觉,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很是敏感,就如同左秋不想自己只是华子虚豢养的一条狗,那种感觉一样。

  双方历来都看不顺眼,在门中也是明争暗斗,此刻在外面一样免不了会争斗起来。

  林峰有些好奇的看着两人互揭老底,深感华子虚这人的狠辣,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你想要反抗我?”华子虚冷冷的说道。

  林峰看了看四周道:“你大概没有看清楚形式,说起来我们好像人更多一些吧。”

  “就凭你们?”华子虚冷笑了起来。

  左秋冷眼一扫众多丹师,惊得众多丹师纷纷退后了一小步,林峰摇头道:“看清楚了,我们现在人多,力量绝对不会比他小,现在如果退缩了,就等着被他一个个丢进去送死吧。”

  这是谁都能明白的道理,林峰此刻直接摆在明面上说了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