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听闻这道声音,柳笑笑惊讶万分,这似乎是一道神魂,一直潜藏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居然一直都没有察觉到。

  甚至于无法推断她是什么时候藏在自己身上的,如果还在玄机门的时候就已经在了,那就有些恐怖了,毕竟玄机门劫仙高手如云,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问题,可见此人实力极为逆天。

  加上前往异域的时候,门主曾经说过,劫仙的实力不足以用神魂护住诸人,而如果劫仙亲自潜入,必然会泄露气息,被异域的人所警觉,一切线索综合起来,都让柳笑笑觉得非常的可怕。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就行了。”那道声音十分的轻柔缥缈,仿佛不存在这世上一般。

  柳笑笑皱着眉头,身上有个这么恐怖之人的神魂,谁敢大咧咧的当不知道一样,那才是见鬼了。

  “你与他有缘,相信你也知道他小时候的一部分事情,比如他曾经被人打到半死,才遇到了自己的义父,被捡了回去是吧。”那女子轻声道。

  柳笑笑警惕起来,这女子说的是林峰那个小混蛋的事情,虽然林峰不太想说这些事情,不过还是被柳笑笑死缠着说了一些。

  她每每想到此处,虽然没怎么表露出来,实际上也曾经暗自抹过泪水,恨不得将那人抽筋扒骨,碎尸万段。

  这本应该是自己跟小混蛋两人间的小秘密,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这人所得知。

  “快点去找他吧,时间不多了,你以为他当时的身体状况,被人打到半死,真的能够活下来吗?”那女子继续提醒道。

  柳笑笑浑身一震,猛然一惊,这才醒悟过来,那个时候的小混蛋不过十一二岁,又是许多天没有吃喝东西,身体虚弱到一个极限的地步,被人那般殴打,怎么可能还活得下来。

  可她还是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里就是应该就是他原本所在的世界,我哥哥曾经推论,他的几大师姐之中,唯独你跟他在这方面有所纠葛,所以唯有你才有可能借着造化峰前来此处,快点吧,没有时间了。”那道声音继续催促起来。

  虽然有很多想问清楚的事情,但是柳笑笑一旦在涉及林峰的事情上,还是颇为激动的,当即也没有再多问什么,直接展开神识,搜索起林峰的身影来。

  对于这里她根本一点也不熟悉,好在元婴境界的神识已经十分强大,漫延开来,再加上她全力飞行,范围是很巨大的。

  夜空中,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道身影焦急的在飞行着。

  一处光鲜亮丽的酒店门口,车水马龙,人员络绎不绝的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撕扯着颈部的领带,带着一身酒气,骂骂咧咧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面色难看至极:“玛德,又输了,明明一开始赢了不少,怎么会突然就输了。”

  酒店对面的几条街口,对应的是比较破败的房屋,一条黑漆漆的街道之中,小小的身影靠着墙壁蹲着,呆呆的望着黑漆漆的天空。

  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双眼却透着一股灵动,即使一身脏污,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清澈感。

  “好饿啊。”

  完全就是年幼的林峰,摸着干瘪瘪的肚子,似乎已经有两天,还是三天没能好好吃一顿东西了,年纪太小了,连帮工的地方都找不到,有时候有人可怜会施舍一点饭吃,但这一次似乎很倒霉。

  琢磨着再过一会,就去野外找找果子看看的林峰,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西装革履的男子刚好走过,正巧听到林峰这声叹息,没由的生出一肚子火气来,他忽然一脚踹向林峰,骂骂咧咧道:“老子说怎么赢得好好的会突然输了,原来是你这个穷鬼的原因。”

  今天晚上明显输大了的男人气愤不已,将无法宣泄的火气直接撒在了林峰的身上。

  男人这一脚力气十足,三十多岁的年纪,力量正是巅峰时刻,林峰年纪太小,身子瘦弱,又几天没有吃东西,这一脚踹在肚子上,顿时痛的捂住肚子,趴在地上干呕起来了,此刻就连呕都呕不出东西来。

  尚且来不及反应,西装革履的男子,一阵拳打脚踢,直接招呼在了林峰身上,瘦弱的身子根本无法应对这种狂风暴雨,身子连刚刚挣扎着爬起来,想要逃跑的时候,又被男子一把抓住头部,使劲的朝着墙壁撞了过去。

  砰砰砰,数声撞击,林峰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额头渗出血迹,模糊了双眼,也让意识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男人仿佛找到了一种病态的快感,不断的抓住林峰脑袋撞向墙壁,闹出来的动静不小,有人骂骂咧咧的伸头看了一眼,顿时脑袋一缩,本能的离开了这里。

  一把抓着林峰头发,将林峰提到面前,一扭脑袋,看向他的脸,男子露出一种残忍的笑容来。

  “玛德,老子最后的一点本钱都输光了,没意思了,活着没意思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找死是不是!”

  感觉到林峰几乎丧失意识的时候,那双依然充满着希望,让人十分不爽,他抓住林峰的脑袋,猛地朝着墙壁撞了过去。

  “前辈,放开我。”柳笑笑站在不远处,身子却完全动不了,看着这一幕情况,她双眼通红,整个人杀气迸射,却十分冷静的说着话语。

  身上的那道神秘神魂,生生的将她禁锢在原地,任由她眼睁睁的看着林峰的气息越来越弱。

  “我不希望任何人插手这件事情的发生,我不想有任何一丝意外。”那道身影冰冷的说道。

  咔咔咔,柳笑笑的身子发出清脆的响声,嘴角溢出鲜红,整个人身体恐怖的抖动了起来,她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量想要挣脱开来。

  “不要挣扎了,你挣脱不了的,现在不是你出手的时候。”

  柳笑笑恍若未闻一般,整个人双眼已经近乎血红,瞳孔收缩,浑身骨骸也开始脆响,让那道神秘声音哑然,不能再禁锢她了,否则她会毁了自己。

  那道声音的主人微微沉吟,叹了口气,压抑住柳笑笑的那股力量顿时消失了。

  一步踏过去,大地龟裂,整个城镇似乎都在颤抖,那醉醺醺的男子似乎也感觉到了,不由疑惑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正巧迎上了柳笑笑近乎疯狂的眼神。

  砰,一巴掌扇了过去,醉酒男子的身子撞进了一旁的墙壁,他惨叫一声,浑身骨头几乎碎裂,却还保持着一点点清醒,太痛苦了,身子完全动不了。

  柳笑笑颤抖着身子,眼泪模糊了双眼,身子轻蹲,抱起了林峰几乎气绝的身子,颤抖着的双手,从宝葫芦中掏出一颗丹药塞进他的嘴中。

  来自五大洲许灵云之手的极品丹药,缓缓的流入四肢百骸,滋养着林峰已经渐渐冰凉的身体。

  本来命悬一线的林峰也渐渐的回复了过来,只是身子还需要调养一下。

  柳笑笑抱起林峰,想要带他离开这里,这一次潜藏在她身体中的那一道神魂再次出手了。

  “够了。”

  “不要管我,我要带他离开。”柳笑笑强硬道。

  “除非你想再也见不到他,那你就带他离开吧。”那道声音冷哼了一声。

  柳笑笑浑身惊出了冷汗,现在的林峰还小,也就说这并不是玄机门的那个林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将来有一天林峰一定会去到玄机门。

  “你多少应该也察觉到了,造化峰不存在于任何一个时间点上,现在你所处的地方,所处的时间是过去,你可以带走他,但我敢保证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那道声音继续道。

  柳笑笑醒悟过来了,林峰的人生轨迹是不能被改变的,如果自己现在带走了他,那他一定没办法遇到他的义父,也就没有办法进入玄机门。

  察觉到这一点的柳笑笑沉默了,她轻咬着嘴唇,甚至于都咬破了,也没有察觉到,艰难的看了林峰一眼之后,才站起了身子来。

  “我想看着他安全的离开这里,可以吗?”柳笑笑问道。

  “造化峰理论上能够存在一个时辰左右,你还有一点时间。”

  柳笑笑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看了林峰一眼,她想给他留点什么,却又不敢,只能远远的藏身起来,死死的盯着这边。

  许久,许久之后,一道年迈的身影走了过来,看到浑身伤痕的林峰,叹了口气道:“这是谁造的孽啊,这可怜的孩子。”

  他身子骨不是很利索,艰难的蹲下来探了探林峰的鼻息,这才松了口气,吃力的将林峰搀扶了起来,身影渐渐消失在柳笑笑的视线之中。

  看了一眼身旁几乎丧失知觉的醉酒男人,柳笑笑迸发出强烈的杀意,大概这是除了杀母之仇之外,最让她愤怒的事情了。

  “我想要他一辈子都在炼狱之中渡过。”柳笑笑咬牙切齿道。

  “这很简单,我可以帮你出手,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

  “你这部分的记忆不能留着。”

  柳笑笑点了点头,道:“我明白,未来的有一天我还会再见到他吗?”

  “相信我,一定可以的。”那道声音前所未有的轻声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