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纯的气息一直就在附近,林峰根本不敢乱动,只能躲在巨石下面,却怎么也想不到,叶纯正在享受这种感觉,趴在巨石之上,紧紧的盯着自己。

  白日逝去,黑夜来临,林峰一直都保持着紧张的姿态,心神耗损十分严重,到最后居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林峰睁开了双眼,眼帘中是有些熟悉的场景,玄机门。

  “什么情况?”林峰眨了眨眼睛,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完全不能动,也搞不清楚自己如今的情况。

  似乎自己一直待在山顶,能够眺望到四师姐的奇门峰,百峰也渐渐出现在眼帘之中。

  静静的,静静的,林峰一直待在这里,一直眺望着远方,风吹日晒,不但目光没有挪动半分,就连身子都不曾挪动一丝。

  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就好像当初进入劫仙梦境之中的感觉,可林峰一头雾水,异域好像没有劫仙来着啊。

  渡劫境施展不出这种神通,就连劫仙高手,也要极为强大的存在才行,而且这种事情,多半是吃力不讨好的,对于自己没好处,而进入梦境的人却会有些收获。

  时间从一点点的流逝开始,到最后几乎凝固了起来。

  林峰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保持一个动作,眺望着远方,一天,两天,或许还会有些新奇,可如果是一年,两年,再或者是一千年,一万年呢?

  无法计算时间的流逝,坚持到后期的林峰几乎麻木了,日升日落是唯一可以推测时间的办法,一个轮回便是一天过去了。

  而这样的轮回,整整持续了三万年。

  这大概是比起劫仙梦境更为恐怖的体验,因为在这个梦境之中,林峰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玄机门历代门人的替换,以及日升月落。

  目光只能保持在那一点之上,从来都没有挪开过。

  整整三万年时间,林峰才听到一声幽幽叹息:我用了三万年的时间才明白,主人她不会再回来了。

  终于在三万年之后的一天,这种恐怖的日子有了一丝变化。

  山中出现了一个女孩子,年纪不大,长得十分娇小,衣衫残破不堪,仿佛经历了千万种劫难,才攀爬到了这里,却精疲力尽的昏迷了过去。

  林峰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动了,渐渐的转向了那名小女孩,轻轻的将她抱起来,然后带回了山中的房间里。

  大概是几万年来,第一次接触外人,梦境的主人十分好奇,不断的揉捏小女孩的身体,甚至于将她的衣服裤子脱光了,然后翻来覆去的查看了起来。

  林峰被她这种做法搞得满脸通红,偏偏还只能跟随着她的目光,将每一个死角,都观察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

  也就是这个小女孩的到来,让林峰迎来了第一次变化。

  “我叫…许灵云,你叫什么名字?”从林峰口中说出的话,让他心头一沉。

  六师姐,怎么会是六师姐的梦境,她已经不在了啊!

  林峰根本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梦境的进度却一直在发展下去。

  这个小女孩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九鼎峰第一代真传弟子,她本身不算特别出色,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资质,却靠着自己的毅力,成为了第一个触及九鼎峰传承的人。

  她就像是许灵云的第一个朋友,也许还像是一个玩具一般。

  最初的许灵云,是那般的纯洁无暇,仿佛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她本身身为器灵,虽然一开始就有模糊的灵识诞生,但十分的懵懂。

  她的主人一生都在陆潇云的保护之下,她同样一生也在自己主人的保护之下。

  这是她的第一次,也是她开始学习的第一步,她珍惜自己的第一个朋友,倾尽自己的所有,教她修炼,教她炼丹,恨不得将自己所会的一切都传授给对方。

  如果换做有不好心思的人,恐怕会将她利用到死。

  好在对方并不是那般不知好歹的人,从头到尾都是用真心与她相交,更是让许灵云体会到了无上的乐趣,当然这也间接的造成了后来的悲剧。

  修真者虽然寿元悠长,金丹过三百,元婴满一千,渡劫可达三千年,但寿元终归不是无限,哪怕是劫仙,寿元也不过万年,这便是命数。

  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好朋友,第一个可以陪伴自己的人逝去,许灵云整个人如坠冰窟,几乎沉受不住那种打击。

  她痛苦,沉沦,再一次将自己埋身在九鼎峰之上,看着远方等待着。

  过去她等待着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主人,现在她等待着再也见不到的朋友。

  这般渡过了几千年,她大概已经能够从伤心中走了出来,再一次尝试走了出去,再一次去结交朋友。

  她努力的帮朋友修炼,恨不得炼制出能够增长无数寿元的丹药,让她们能够永远的陪着自己,她本身就拥有无上丹道,继承自主人的丹道,可以让她没有任何阻碍的炼制丹药。

  但是这不够,世上没有长生药,没有不死丹,她的朋友一个个离去,直到有一天,她转过头来才发现,自己依旧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玄机门之中,她所认识的那一批人已经消失不见了,都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有人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厚的一笔,有人一生籍籍无名。

  旧人逝去,新人到来,许灵云不断的重复这个过程,重复着这段悲伤。

  她是仙道法宝,只要本体不灭,灵识不毁,便不存在寿元一说,几乎可与天地同寿。

  可其他人不是,人有寿元,生老病死就连修真者都跳脱不开,她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许灵云从积极的接触这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只会逃避的胆小鬼。

  一次伤痛或许不算什么,两次伤痛撑撑也就过去了,十次呢,百次呢,何况她所经历的又何止千次万次。

  无数天骄在她的注目下成长,在她的目送之中陨落,玄机门的人一代一代的更换,玄机门也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唯独不变的,也许只有九鼎峰上,那道寂寥的身影。

  终于有一天她厌倦了,看透了,不愿意再重复着这种悲伤,封上了山门,也忘却了俗世,不再与任何一个人接触。

  如果一开始就是注定分离的局面,那么她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相识。

  九鼎峰上,历代天骄,出现过不少杰出人才,她再也没有费心培养过,甚至于连有谁,她都不曾关注过。

  一本写满心得的小册子,就是九鼎峰传下的一切。

  许灵云化身为一个传说,活生生的传说,历代之中,也仅仅有少量的玄机门高层知道她的存在,更多的只是听说。

  原本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持续到自身毁灭,直到有一天,悄然发生了改变。

  “你想让我帮你养大这个孩子?”许灵云冷冷的扫视着眼前的男人。

  菱角分明,英俊帅气,最重要的是年纪轻轻就成就了劫仙境界,爬到了玄机门门主这一至高位置,但对于许灵云而言,没有任何吸引力。

  “凭什么?”许灵云质问道。

  “我不会再理会任何俗事。”许灵云毫不留情的说道。

  对方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罢休的人,他准备了足够的干粮,抱着尚且只能爬行的婴儿,跪在了九鼎峰之下。

  堂堂一门之尊,许灵云多少知道一些他的事迹,对于他的评价,还算不错。

  印象中,这个人属于那种天崩于眼前,依旧不会挑动眉头,为了促成五大洲反攻的立场,他可以残杀一个少女九世,英勇,果决,残忍等等形容词都可以放在他的身上。

  可许灵云从来没有想过,他能够为了一个孩子,一个注定走不上修真路的婴儿,这般恳求自己。

  可那又如何,许灵云不会心动,许灵云的心早已经死了,不会悲伤,不会痛苦,也不想再一次体验那种撕裂人心的痛苦了。

  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他丝毫不为所动,一切照顾孩子的事情,他都做得十分完美,以真元托着孩子,替她换尿布,衣服,抱在怀中喂她兽奶,除此之外,他犹如一尊磐石一般,跪在九鼎峰之下,从不曾离开过。

  终于有一天,许灵云禁不住问了一句:“她究竟是谁,值得你这样做?”

  “祖师还记得那个被我杀掉的少女吗?”他轻声说道。

  许灵云瞳孔一张,看着已经能够在一旁无忧无虑爬行的女婴,吃惊道:“你是想让她平平凡凡的渡过这一生?”

  “不,我不是能够决定她未来的那个人,我想让她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他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是我?”许灵云再次质问道。

  “这个世上,如果还有谁能够让一个一星资质的人跨入修炼之路,那么只能是祖师您了。”

  许灵云紧紧的盯着他,想要从他的眼神之中找到一丝破绽,然而她失望了,对方的眼神之中很显然没有包含那种念头。

  那一刻许灵云泛起一种强烈的念头,他是个勇士,而自己只是个胆小鬼而已。

  看了看那个女婴,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叶纯。”

  呀呀呓语的叶纯似乎有所察觉,小身子慢慢的爬了过来。

  许灵云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道:“你长得真丑!”

  话虽如此,她却蹲下了身子,轻轻的叶纯抱了起来,那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沉寂的内心,仿佛跳动起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