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目前虚成什么样子了,如果再来一次,估计整个人就会昏迷过去。

  真元透支,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如果太严重了,对身体而言,也是有很大的隐患的。

  “布阵的事情不急在一时,安全方面暂时有蒲魔树负责。”林峰直接无视了她还能再来一次的念头。

  从选定这处位置之后,林峰就将蒲魔树放了出来,她如今扎根在顶峰,真有什么危险,那堪比渡劫境的实力,足以抵挡一阵子了。

  被林峰这么打横抱着,林若雨显然有些不甘心,她挣扎了几下,可也奈何不了林峰的力气,只能任他由他去了。

  目前所搭建的房屋,都是集中在一起的,像是一个四合院子,互相对应着。

  林若雨占据了其中一间,靠在林峰房间的右边,左边是月儿和夜儿的房间。

  大师姐跟二师姐的房间都在对面,用柳笑笑的说法,如果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小混蛋的话,一天肯定是会很开心的。

  “怎么会透支的这么厉害。”林峰伸出手来探了探林若雨脉息,发现她身体极度空虚。

  这是自然的,补气丹虽然能够补充真元,但那也只是表面的,多次亏空,身体自然而然会发虚,如果丹药要真是那么逆天,同境界之中,想要分出胜负问题就大了。

  到时候打起来,一人背一箩筐的丹药,打到天荒地老都可以。

  “大概是阵法有些庞大吧。”林若雨心里有些发虚,真要是被这几个家伙,知道自己卖许灵云真元,以后可就会被重点关照了。

  林峰想了想:“以后需要真元的地方,让我来吧,毕竟我真元量比较充足一点。”

  毕竟自己是九颗金丹,一般人修炼到这种境界,都是金丹碎元婴成,就自己发生了异变,九颗金丹加一个元婴的加成,在同境界之中,真元量绝对是恐怖的。

  “嗯。”林若雨弱气的应了一声。

  林峰想了想,又掏出一个储物法宝,里面塞着不少资源,一把递给林若雨道:“这点资源你留着用呗,省着点花,我自己也不多了。”

  林峰也是头疼了,自己最近无论消耗多少资源,修为提升都十分缓慢,可能是到了瓶颈,这个时候,再多的资源都是浪费,还不如交给四师姐用。

  “嗯。”握着林峰递过来的资源,林若雨也没推辞,甚至于只是应了一声,她感觉自己的眼皮都在打架了,整个人十分的疲惫。

  眼见那个淡然好强的四师姐,就这么在自己眼前,疲惫的睡过去了,有些憔悴的容颜让人十分的心疼。

  随着修为一步步的增长,修炼之人的容貌会愈加完美,此时此刻的四师姐,明显比初见的时候更加动人了。

  就这么俯视着她,林峰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心脏的跳动明显加快了。

  “不好。”察觉到自己异常的林峰慌忙摇头,起身想要离开这里,自己终归是个热血青年,看到四师姐这幅柔弱的模样,很容易产生不好的念头的。

  没成想,四师姐的一只手,本能的抓着林峰的衣角,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峰不敢大动,生怕惊醒了她,毕竟修为达到这个层次,一点风吹草动,都很容易惊醒的。

  “师妹啊,你资质这么差,留着丹药也是浪费,不如让给师姐我,以师姐我的五星资质,毫无疑问会突破金丹境,将来我罩着你。”

  林若雨冷笑着看着对方,师门发放的丹药有限,以她们的实力,一个月顶多一颗,再多的话就必须完成相应的任务,才能换取资源,对方这话明摆着是想要抢而已。

  “林师妹,此次几位师兄都受创不小,这头妖兽可是我们花了大力气才击杀的,当然师妹你也出了力,不会少了你那一份的。”

  浑身浴血的林若雨冷冷的看着对方,将自己当做诱饵,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差一点就被妖兽当成了口中的食物,对方明明可以早出手,却生生等到妖兽利齿咬进自己手臂,最大意的时候才动手。

  “师妹呀,不是我说你,以你的资质,筑基境就已经是极限了,何必这么拼命呢,早点找个人依靠多好,我看王师兄就挺不错的。”

  “师妹呀,就你这实力,连我都打不过,还想要争奇门峰真传弟子的位置,实在是有点贪心了啊。”

  欺凌,冷嘲,热讽,针对,对于修炼之人,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资源只有那么多,所有人都在为了一个目的奋斗,取得更多的资源,提升自己的修为。

  有人通过任务,有人通过钱财,有人通过手段,有人靠偷,有人靠抢,私底下的尔虞我诈,即使是玄机门都不能免俗。

  玄机有百峰,每一峰都是独立的一个门派,每一峰都像是一个小国家,一个小世界,只有走到这个世界尽头的人,才有资格更上一层楼。

  百峰有数十万人,能够走到尽头的人,寥寥无几,且都是不可一世的天才,不然就是有强大的背景。

  相对于她们而言,自己完全没有优势,垫底的资质,平凡的背景,甚至于丢在人堆里,都很难找到自己这个人。

  一步步坚持,一次次奋斗,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走下去。

  世间是否有仙,又是否有神,林若雨从来都不知道,如果他们真的存在,林若雨也相信,仙神更青睐脚踏实地的人。

  “我不想拖大家的后腿。”林若雨几乎是呢喃出声的。

  以她的状态,绝对不会透露最内心的声音,只是这一次真的累了,几乎虚脱了,所以心神戒备才会降到最低,发出一声梦呓一般的呻吟。

  “六师姐,我们发现山外有人在窥视这边。”月儿和夜儿齐齐的冲着许灵云说道。

  许灵云正忐忑着,生怕林峰发现自己能吸真元的事实,一听这事情,顿时来了兴趣,嚷嚷道:“快,带我过去看看。”

  月儿和夜儿相互看了一眼,那几人只有金丹境的修为,自己肯定也是能保护她的。

  而且六师姐看起来不能打架,实际上如果放毒的话,元婴境,万象境估计都要中招,根本不用担心其他的。

  两个小家伙忙带着许灵云朝着山下赶了过去。

  许灵云拍拍小肚子,一点也不担心安全问题,先不说自己会伤害转移,有人帮自己扛伤害,就说现在的自己,起码相当于三个林若雨,对付一般人根本不成问题。

  山下,三个人鬼鬼祟祟的在周围打转,护山大阵虽然还没完全布置好,但最先启动的就是幻阵,已经在运行了。

  他们绕了半天,都找不到上去的途径。

  “老大,这地方怎么这么邪乎?”其中一人问道。

  这三人顶着一个硕大的马头,身形却是两足行走,趾分三个,十足的异类长相。

  个头稍大的那只说道:“这地方有古怪,依我看是有人在这里布置了阵法,我们应该赶紧回去禀报族长。”

  三头马怪,修为都不弱,两头达到了金丹七品,一头达到了金丹九品。

  三人正在琢磨着,还没有完全打定主意,就见天地之间,一声厉吼。

  “何方宵小,敢闯我千峰山。”声音十分好听,却又有着一丝威严。

  三头马怪赶紧抬头,就见天际一道身影徐徐落下。

  身穿白色T恤,黑色小马甲,白色的百褶裙刚刚遮到大腿,过膝袜,黑色小鞋,随着降落的姿态,裙底的风采若影若现,怎么都看不到,让人十分焦急。

  许灵云感觉自己帅炸了,上次这么威风的时候,估计是一两万年之前了吧,用掉自己最后一丝积累之后,自己就弱得不像话了。

  此时此刻,体内真元虽然只有小小的一团,相当于三个林若雨,但如果省着点用的话,还是能够支撑几下的。

  右手一拍大腿,几条苍龙真形现身,在身体四周飞旋,脚下三足青铜鼎散发出强盛气息,脑后七彩炫光照射下来,光彩夺目。

  天地间两声脆吟,两道火红色的身影在天际盘旋,继而落在了许灵云身旁。

  一时间,许灵云汇聚了全场所有的目光,处在了众人羡慕的中心。

  “好丑。”三头马怪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异族没真爱。

  “那脸那么短,看起来真难看。”

  “身材也是好贫瘠,看了就让人没兴趣。”

  “连我们族中圣女的一根毛发都比不上。”

  毫不客气的言论,几乎让许灵云气炸了,她总算体验到,刚进异域的时候,林峰的那种心情了。

  就连两只小萝莉都有些不开心,一直以来她们都是可爱,漂亮,萌萌哒的代言词,居然被几头丑不拉几的马怪给鄙视了。

  许灵云气愤之下,一挥手,滂湃的真元顿时涌了过去,三头马怪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上。

  夜儿一声娇喝,祭出自身本命法宝,两只红彤彤的冰糖葫芦法宝,双手一挥,十六颗红珠子,疾驰着冲了过去。

  月儿本命法宝一现,夸夸夸得几声,组成了一个小板凳,她一屁股坐在三足青铜鼎旁边,嗑起了瓜子,赤裸裸的一脸嘲讽。

  十六颗红珠子在天际旋转,接连不断轰击其中一头马怪,将那头马怪打得口吐鲜血,夜儿再一声娇喝,十六颗珠子被她重新串在了一起,双手提着糖葫芦法宝,一起砸了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