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闹腾了一阵子,最终还是以林峰的妥协落下了帷幕。

  这事情林峰也不好意思多做纠缠,对四师姐自己是有亏欠的,不但看过她不着寸缕出浴的样子,又抱着她的大腿大喊叉烧。

  似乎二师姐隐约提过,自己还吐槽她大腿像是猪蹄。

  想想当时的场面就觉得可怕,换成一般人,早就把自己搓成两根面条了,也就是四师姐碍于这层关系,强忍了下去。

  飞行葫芦的速度很快,不过数百里距离,要不了多久就能到达。

  林若雨闲来无事,问道:“许灵云就没闹点其他事情出来?”

  跟四师姐打闹起来,林峰差点就忘记这茬了,六师姐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主,万一她又在自己的丹田里面瞎搞,那麻烦可就大了。

  “我先看看她去。”林峰神色一紧。

  直接内视丹田,林峰还没看清楚眼前情况,一只小手就直接塞了过来,将林峰整个人的意识推了出去。

  “有古怪。”林峰心头十分紧张。

  双目一睁一闭之间,贯通体内元婴,元婴瞬间开眼,林峰想要借助元婴,来看一看体内的情况。

  许灵云哇得一声大叫起来,小身子极快的冲了过来,敢在林峰视线贯通的一刹那,直接跳了起来。

  她反身一缠林峰元婴,两只小手直接挡住了林峰的双眼。

  怒冲冲道:“我就换件衣服,你是不是不看到我身体,你就不肯罢休了!”

  林峰脸色有些尴尬,感情自己闹了个大乌龙,还以为六师姐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呢。

  “那你先换衣服,我等下再来。”林峰尴尬道。

  许灵云哼了一声,眼见林峰神识退了出去,她才松了口气。

  小身子双手背在背后,左右踱步,有些焦急道:“出事了,麻烦大了,这可怎么办呀,绝不能让他们知道。”

  林峰退出内视状态,过了一阵子,许灵云才跟林峰交流起来,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林峰这才重新进入内视状态,看了一眼四周,丹田里依旧是那副模样,没什么变化。

  不过三足青铜鼎被许灵云丢在地上,鼎口朝着下方。

  林峰有些无语:“六师姐,本命法宝好歹是我们两个人的东西,你不要拿它撒气好不好,人家是无辜的。”

  “我就撒气了,你管得着么?”许灵云摆出一副泼辣样,可看着她的小脸蛋,只会让人觉得可爱。

  林峰尝试跟她交流一下,想要开导开导她。

  不过这家伙脾气又臭又硬,这会正在气头上,根本就听不进去林峰的话。

  林峰无可奈何,只能暂时退了出来,等过些时间再说。

  林若雨凑了过来道:“她怎么样了?”

  “在生气呢,听不进去我说的话,正在拿我的本命法宝撒气。”林峰摇了摇头。

  林若雨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两个家伙了,两个家伙浑身上下都是透着古怪,不能以常人度之。

  “且行且珍惜,我相信这天下,也就小师弟的本命法宝和丹田,能任由你这么折腾。”林若雨感慨起来。

  林峰眼前一亮,这一瞬间的四师姐,超有师姐范儿。

  “四师姐,你这会真像个师姐的样子了。”林峰由衷赞叹。

  林若雨眉头一挑:“你的意思是,我平时就不像是个师姐的样子?”

  不过这话也就她能问的出口,一般人像她这种样子,整天以坑师弟为荣,绝对不可能有这种厚脸皮,这么反问。

  林峰呆了呆:“额,你猜?”

  “猜你个大头鬼。”林若雨翻了翻白眼,干脆把脑袋扭到一边去,暂时不理会这家伙了。

  数百里距离一到,已经出现了几座山头。

  没有幻阵的缘故,直接御空飞行的时候,几乎可以完全看到山头里面的情况。

  千峰山本身也不算大山脉,四周的山脉也不大,说到底这终归是大势力看不上的贫瘠,偏远之地。

  一路上行来,亦有许多山头,不过山中灵气稀薄,根本没有族群占据这里。

  当初五六十个势力加在一起,在面临灵脉被偷,几乎属于灭顶之灾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却也只不过凑了个四五千人。

  足以证明这些势力实际上并不强,能够战斗的人数不过就在几十与数百之间波动,实力有强有弱。

  当时为了凑齐这部分人,连能动起来的老弱妇孺都跟了过来,留在山中的不过是些会拖后腿的小虾米。

  综合起来,一座山头,一个势力,撑死了数百人。

  “嗯,看到了,是老朋友的地盘。”林峰远远望去,便敲定了目的地。

  熟人好商量,最先去的地方,是马怪一族的地盘,这是跟自己等人相当有缘分的一族。

  他们最先发现千峰山的存在,二师姐也率先跟他们谈和,后来想要强占千峰山,这家伙也是其中的生力军。

  现在就连收租子,林峰都特意挑选了他们一族。

  “四师姐,先等等。”林若雨有些按捺不住,已经想要直接冲过去了。

  这一座座山头,在林峰看来,是山是水,这只是一般的境界,穷到了林若雨这种境界,在她看来,这都是一座座资源。

  被林峰拉住,林若雨还有些不满道:“干嘛?”

  “就这么去,多掉价啊。”林峰笑道。

  林若雨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装逼。”林峰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两个才行,林若雨恰好也属于这一类,一瞬间就想通了关键。

  她提议道:“要不然我用传讯符通知他们,我们要过来了,让他们赶紧率众迎接。”

  在她看来,也就这一次收租子比较麻烦,毕竟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具体方位,传讯符又是珍贵的东西,给他们也是浪费了。

  使用传讯符本身有两个条件,要么对方身上也有对应的传讯符,要么就是知道方位。

  两个此刻鬼鬼祟祟的藏在一座山头上,已经可以看到马怪一族的地盘,自然就达成了这个条件。

  “那多浪费呀,你钱多啊。”林峰不满道。

  林若雨扳着一张脸,却有些发红,居然被这家伙给怼了一次,到底是我穷,还是你穷啊。

  “那你说怎么办吧。”林若雨还不信了,这家伙难不成还有其他的好办法。

  林峰神秘一笑道:“四师姐的阵纹不但可以显化,还是可以构成文字的吧,这个距离够了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林若雨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家伙。

  “你行啊!”根本不用吝啬赞美的词语,这方法中啊。

  想到就做,她身体泛起阵纹,阵纹随她一指之间朝着那座山头飞了过去。

  金色的阵纹在空中汇聚,几乎笼罩了整个山头,声威无双,感受到一股元婴境修为在山头肆掠。

  山中修为低下的部分族人吓得瑟瑟发抖,唯独高层还能够保持淡定。

  “族长,怎么办,是不是有人来挑衅我们了。”一头马怪慌张道。

  马当家的一挥手,淡然道:“无妨,我们现在也是有后台的人了,敢贸然进犯我们,赤血雕一族的下场,就是他们的榜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马当家的内心中就免不得泛起一丝豪气。

  虽然因为灵脉的关系,贸贸然的冲上了千峰山,结果羊肉没吃到,还弄了一身骚,带着一身毒,灰溜溜的滚了回来。

  不过当日倾巢而出的做法,确实是有失冷静了。

  等到被千峰山几位老大放生了,回来族中的时候,才知道附近一直有仇的赤血雕一族,竟然乘着自己后方空虚的时候,趁火打劫,山中财物被洗劫一空。

  原本以马怪一族的实力来说,比起赤血雕还要弱上几分,一直固守山脉,也能争个旗鼓相当,毕竟双方谁也不敢倾巢而出。

  不过这一次,可不一样了,马当家的周围可跟着不少同势力的小伙伴。

  一见到这种情况,其他势力也纷纷担忧起自家的安全来了,所以马当家的一提出请求帮助的时候,众人纷纷响应。

  一则本来就是一个势力的小伙伴了,大家以后肯定是要相互帮助的。

  二则万一自己家也出了一样的事情,正好大家一起杀回去。

  结果可想而知,马当家这一路有一两千人,对上数百的赤血雕一族,那简直就是横推过去的,吓得对方屁都不敢放一个。

  一想到自己充实的宝库,马当家内心中就泛起一阵自豪,这日子挺好的。

  正想着的时候,一头马怪忽然惊呼道:“族长,那字体有变化了。”

  天际密密麻麻的阵纹,组成了两个金色的大字,朝圣二字在空中十分耀眼。

  马当家的心头一沉,这是要自己一族俯首称臣的意思么。

  不过就在转瞬之后,字体再掀变化,两个大字完全打散,拆分了三个略小一些的文字。

  千峰山。

  马当家顿时一拍大腿,兴奋的站了起来:“几位大王也真是的,差点吓死老马我了,来人赶紧召集族人,与我一同迎接几位大王。”

  马怪一族迅速的集结起来,齐齐站在山口等待着林峰等人的到来。

  林若雨身上阵纹涌动,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散去,金色的阵纹看起来一点也不俗气,漫天金光反而排场十足。

  林峰祭出宝葫芦,跨坐在上面,林若雨双手抱胸,站在后面,宝葫芦徐徐的飞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