顷刻间,这些人只感觉浑身瘙痒难耐,身体上好像有无数小虫子在攀爬,却根本找不到根源所在,只能拼命的挠了起来。

  有人用力过猛,将皮肤都挠破了,却根本止不住这种瘙痒的感觉,不过片刻功夫,就连五脏六腑也跟着发起痒来,痛苦的在地上滚了起来。

  许灵云待到这些人亲身经历了这种痛苦,将其铭记在心之后,才轻吐一口气息,为他们解毒。

  无论什么时候,林峰看到这种毒药的恐怖之处,都觉得内心发寒。

  而且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这纯粹就是自己讲的故事,给了六师姐灵感,才让她琢磨出这种毒药来,就连虎妖也是中了这种毒。

  “此毒一日厉害过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唯有我六师姐的解药,才可以保证一年内不会发作,我相信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林峰细心解释道。

  这部分人的表情极为惊恐,仿佛这个时候才认清了林峰一般,只能拼命的磕头求饶,内心中哪还有反抗的念头,此刻就连生死都在别人的一念之间。

  林峰当了回赤裸裸的恶人,却并没有什么意外的感觉,救助这些人不过是顺势而为,自己不可能成为他们的保姆,如果能够让他们安静下来,能让他们安定下来,以后不再搞事情,林峰就心满意足了。

  林峰转过头来,看了看招安派的领头之人。

  那人反应过来,赶紧拜道:“霍刚多谢恩公出手相助。”

  他内心发寒,实在弄不清楚林峰的态度,不过看起来对方并没有为难自己等人的意思,虽然手段十分歹毒,但也是为了杜绝后患。

  林峰吩咐霍刚道:“以后每一年年底,你负责赶到虎妖的地盘上,去找他领取这些人的解药。”

  霍刚瞬间领会过来,这也是林峰的一种手段,如此一来,他几乎成为了无冕之王,其他人根本不敢反驳他的意思。

  不过他也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不应该做什么。

  “恩公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按时按量上交足够的矿石。”霍刚慌忙表态。

  他们如今没有能力离开异域核心,本来只是个矿工的命,却莫名其妙的翻身成了主人,这之间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比如以前,他们只是属于最底层的存在,没有什么人权可言,而现在他们则成了主人,未必需要亲自去挖矿。

  去寻找其他势力的人帮忙,再狠一些,去绑架一些其他势力的人过来都行。

  安抚好了这一部分的势力,林峰和柳笑笑这才离开了。

  对于这里的一切,林峰没有一丝留念,说到底不过是顺势为之而已,就像是随手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罢了。

  “二师姐,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林峰询问道。

  柳笑笑考虑了一下道:“好久没有跟你单独出来了,咱们四处走走吧。”

  没有什么固定的目的地,两个人只是随意选定了一个方向走去,继而离开了虎妖的地盘,来到了另外一头狮子的地盘上。

  林峰与柳笑笑不急着赶路,甚至于只是催动了金丹境的飞行葫芦,在天际缓慢的飞行着。

  来之不易的独处时间,让柳笑笑倍感珍惜,她反倒没有去惹是生非的念头了,就这么陪着林峰四下走走逛逛,反而是一种享受。

  得益于这种心境,柳笑笑一直没有突破的修为,也顺利的突破了。

  她有些欢喜,笑容时刻都挂在脸上,倒是林峰有些郁闷了,自己好不容易修为超过二师姐,有机会询问一下那个问题了,可又被她追了上去。

  异域的风光不差,天地生灵有着丰富的灵气滋养,树木枝繁叶茂,山川灵气逼人,就连一些山中的水脉,都十分清澈。

  柳笑笑选中一处山脉停了下来,准备清洗一下身子。

  虽然到了她这种境界,周身不沾尘埃,即使脏掉了,也能用个小法术清洗干净,却依旧保持这种爱好。

  “你可不准像上次一样偷看了。”柳笑笑特意叮嘱道。

  林峰尴尬的笑了笑:“上次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柳笑笑微微一笑,这才离开了林峰,去水潭中清洗身子。

  林峰在山间随意走了走,寻找一些珍稀的食材,运气好还找到了几株果树,品种跟林峰认知的有些不同,不过让许灵云尝了一下,口感细腻多汁,味道还不错。

  “没毒,你摘吧。”许灵云本身就是玩毒的专家,而且身体不会畏惧毒素,用来测试果子效果再好不过了。

  她捏着几个果子,吃了起来,看着林峰在一旁忙碌着,她好奇道:“你就真不打算去偷窥小柳子了?”

  “我偷窥二师姐干嘛?”林峰就纳闷了。

  许灵云道:“你是男人啊,这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男人。”

  “咳咳。”林峰故意咳嗽了一下道:“你这个说法就不对劲,凭什么我是男人,就一定要去偷窥,再说我偷不偷窥都是一样的。”

  二师姐跟四师姐的身子,早就被自己看光了,就连大师姐也没能逃出自己的魔爪,被自己看个精光。

  这种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当成没发生过,免得日后相见太尴尬,如果自己再跑去偷窥,被发现之后,那该怎么办?

  再说,以自己的修为来说,记忆力十分的旺盛,直到此时此刻,只要回想起来,就能够将师姐们的身子,完全印在脑海之中。

  偷不偷看,其实意义都已经不大了,真要想看了,直接回忆一下,就跟看真人的一样,还没什么风险。

  “胆小如鼠的家伙。”许灵云瘪了瘪嘴。

  林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你又想搞事情,你就那么喜欢看我挨揍,可我偏偏不让你如愿。”

  跟许灵云聊了会天,林峰就收到了柳笑笑的传讯,直接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声音,以她的修为,只要自己不走出一定的范围,她是可以以神识找到自己的。

  林峰收拾了一下,便朝着柳笑笑所在的位置赶了过去。

  柳笑笑此刻正坐在岸边的一颗石头出,轻轻的抚摸着依旧带着水汽的头发,她双手间有些滑腻,是在用一种植物的汁水,保养着自己的头发。

  刚刚沐浴出来,换上一件洁静的衣服,她身材本身就好,前凸后翘,衣服多以劲装长裤为主,只有在千峰山那种安定的日子中,才会换上长裙。

  林峰觉得,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二师姐的时候,都会产生一种惊艳的感觉。

  她安静的时候,就如同画中的仙子,笑起来的时候,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仔细一想的话,两人在一起相处,已经好几年了。

  “还记得你告诉过我你小时候的事情吗?我再听听。”柳笑笑轻轻一笑。

  林峰坐在一旁,掏出一柄小刀,将刚刚摘来的果子削了一小块下来,递到了柳笑笑面前:“二师姐,你尝尝。”

  柳笑笑也不生分,檀口一张,红润的嘴唇伸来,一口吞下果子的同时,也不经意碰到了林峰的嘴唇。

  手上产来一种麻麻的酥痒感,感觉十分的舒服,林峰轻笑了声。

  “我小时候呀……”林峰则继续讲起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林峰总感觉二师姐听自己的故事,比起听金老爷子写的故事要认真专注的多,她偶尔会歪着脑袋看过来。

  她的表情伴随着林峰的心境在波动,林峰想起有些不开心事情的时候。

  她也会气嘟嘟的说道:“这种人,我要是见到了,非弄死他不可。”

  林峰讲到自己发现一些果树,夏季的时候会开花结果,而且似乎是野生的,并没有人来采摘,那里顺理成章就成了林峰的长留之地。

  “那果子真有那么好吃吗?我也想试试。”柳笑笑露出向往的模样来。

  林峰苦笑一声,实际上那些野果子,真的谈不上好吃,不过对于一直流浪着的自己而言,那味道却犹如仙果。

  现在回想起来,那果子的味道是真的不行,又苦又涩,比起手中的果子,味道差了太多。

  “其实小时候我身体不算好,不过在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就有些奇怪了,我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也许是能够吃饱穿暖的缘故。”

  柳笑笑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林峰小时候的身体,无缘无故的在大变之后好了起来,她是有些惊讶,却又本能的很淡然。

  那一刻的记忆被封锁了起来,她根本记不起来,却本能的有些微印象。

  林峰身体好起来的原因,纯粹是她手中丹药的问题,让林峰体质变得比常人好了许多,如果不是因为林峰当时尚未修炼,承受不住太重的药性,恐怕她会用更宝贵的丹药。

  “跟我们在一起开心吗?”柳笑笑有些好奇。

  林峰点了点头道:“开心啊,师姐们对我很好,我也喜欢师姐们,这种日子给我个神仙来当,都不想换。”

  柳笑笑捂嘴轻笑,片刻之后她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你是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喜欢你四师姐多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林峰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这可能是道送命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