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冥谭很深,即使以极快的速度下降,短时间内依旧触及不到底部,这让孟慧琪等人内心十分的紧张。

  柳笑笑并不担心,毕竟她十分清楚林峰的实力,也知道他的脾气,不会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

  越是下降,就感觉到四周的光线越是阴暗,即使没有潭水的存在,似乎这里本身就是这个样子。

  “还,还没到吗?”曾文艺紧张的问道。

  “快了。”林峰面色不改的说道。

  曾文艺结结巴巴的说道:“可你已经这么说了好几次了。”

  这种将希望寄托在看不见的前方,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也摆不起高手风范的样子。

  孟慧琪修为心性似乎更高一筹,她冷静的说道:“好了,不要再问了,就快到了。”

  她虽然也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林峰与柳笑笑的修为都非同一般,实在不容人小觑,更何况曾文艺这种做法,简直就是在加剧众人的不安。

  他每一次提问的时候,距离上一次的时间都很短,到了刚才,几乎刚刚问完,就又一次提问,就那么点时间能走多少路程,心里没点逼数吗?

  看林峰的模样,就知道已经懒得跟他多说废话了,直接两个字送给他。

  他这个样子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几个人明显也被他给影响了,变得神神叨叨的,有些让人看不下去了。

  下坠,不断的下坠,那股力量越是往下,就越是明显,看起来并非单纯是凶冥谭水的缘故。

  上方的潭水依旧还在旋转,似乎不将林峰等人送进潭底,就不会罢休的样子。

  终于,到了潭底的模样,光轮距离恐怕都有几千丈,难怪会把曾文艺等人吓成这幅模样。

  “到了,到了。”他们首先触及地面,内心中长松了一口气。

  凶冥谭底并非泥沼之地,而是处在一片十分坚硬的石头之上,站上去的时候,反而会感觉到重力缩小了许多,不在像是一开始那般恐怖了。

  “出路在哪里呢?”曾文艺马不停蹄的寻找起来,在这里神识受到很大的限制,几十里范围的潭底,光线也不是很充足,目光很难一览无余。

  “跟我来吧。”林峰开口道。

  柳笑笑跟在林峰身边,跟他并肩行走,孟慧琪等人紧张的跟在身后,内心默默的祈祷不要出了什么岔子。

  这个时候既然已经来到潭底,那么就代表想要从上面突破出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再加上要是灵鱼们停止旋转,潭水压下来之后,众人恐怕当场就会没命。

  林峰所发现的出口并不远,众人在这种情况之下,身体仿佛迸射无数的力量,尽管有重力影响,却依旧走得飞快,几里的距离,没多久就到了。

  林峰指着一处地面说道:“就是这里了。”

  柳笑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这一片的石壁有些古怪,以百米范围为中心,那一部分的石块颜色略浅,一看就不像是跟周围石壁连接在一起的。

  在颜色深浅最明显的地方,似乎有一道痕迹,仿佛被大刀削过一般,十分的整齐,这道痕迹完全串联了成了一个整体。

  “这东西似乎是个独立的石块,应该能抬起来才对,我们赶紧动手吧。”孟慧琪依旧保持着一丝镇定,比起其他人早发现了这个事实。

  其余几人慌忙赶了过来,纷纷占据一个位置,双手伸进缝隙之中,抓住那道石块,真元一滚,大吼一声想要将石块抬起来。

  然而古怪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真元一动的刹那,他们体内的真元仿佛一下子消失了不少,简直就像是被石壁个吞噬了一般。

  “我的真元消失了大半。”曾文艺恐惧的吼道。

  其他几人面色惨白,松开了双手,瘫坐在地上,甚至朝着后面挪动起来,看向那石块的模样,就像是见到了洪水猛兽一般。

  林峰蹲下身子,抚摸在石块之上,一丝真元渗透而出,顿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吞噬了自己的那丝真元。

  柳笑笑略微一琢磨道:“这是镇灵石,没想到居然还能见到这么大一块。”

  林峰投来好奇的目光,具体的信息,太上灵宝鉴能够找到,但林峰这会更倾向于二师姐嘴里说的。

  柳笑笑说道:“镇灵石一般出现在灵石矿附近,能够断绝灵气,吸收真元,时常会被一些大势力用来打造牢笼,被关押进去的高手,即使不被禁锢修为,他们也逃不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我家许多地方都埋了这东西,要是有什么抵挡不了的危机,周天大阵一开,加上各处的镇灵石,可以让他们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林峰好奇道:“然后呢?”

  “当然是砰得一声了!”柳笑笑轻笑道。

  林峰甚至都打了个寒颤,其余人听到这种事情,脸色也完全好不起来。

  林峰是清楚秦国的实力的,亦或者说这就是秦国的底蕴,如果真有难以力敌的对手,秦国甚至会抛弃国都,让整个皇宫与之陪葬,哪怕是劫仙高手恐怕也得饮恨。

  柳笑笑蹲着身子继续道:“所以嘛,这可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不用担心成这个样子,想要撼动镇灵石,不能以真元辅佐,单纯的用蛮力就行了。”

  孟慧琪等人眼睛一亮,异域之人锻体,他们也不例外,自身的单看蛮力,都不是五大洲修士可以比拟的。

  镇灵石不过区区一个百米范围的巨石,众人合力未必不能够直接拉起来。

  他们仿佛看到了希望,再一次聚集起来,这一次不用真元,那种诡异的情况的确消失了。

  可他们的内心依旧一沉,太重了,六个人合力却都没有撼动一丝丝镇灵石,这玩意简直重的离谱,要知道以他们的身体强度,固然比不过一些天赋异禀的种族,但力道加起来起码也能有几十万斤左右,如今却毫无办法可言。

  “我们完蛋了。”曾文艺在这几人之中身份算是最珍贵,心态就也就最差,从他空洞的眼神中,已经看到了绝望。

  其他几人在他的影响下,明显也绝望了,唯独孟慧琪不甘心放弃,她站起身子大喊道:“不要放弃,我们再试一次,林峰和柳笑笑还没出手呢。”

  曾文艺大吼道:“他们两个人加起来能有多大的力量,就算多那么点力量,能有什么作用,完蛋了,一切都完了,我就不该同意下来的,都怪你,都怪你!”

  他神智似乎都有些失常,没想到捕捉灵鱼而已,居然会落入这番田地,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

  孟慧琪在一旁尴尬的看着,她跟曾文艺关系更近一些,双方已经认识几年了,跟林峰等人不过刚刚认识,虽然明知道曾文艺纯粹是胡诌的,她也不知道如何去反驳。

  在她看来,纵使自己等人不听林峰的下来,最终也逃不脱命运的安排。

  可就因为如此,才让曾文艺等人有了宣泄的口子,所以一股脑的将问题抛了过来。

  “都是你,要不是你让我们下来,我们说不定还有办法逃出去。”

  “如果不是你抓住那尾灵鱼,我们也不可能会落入这幅田地。”

  林峰微转头看过去,紧紧的盯着他们,不经意的释放出自身力量,一股漫天的压迫力汹涌而来,让他们的话语完全中断了。

  “你…你想干什么?”曾文艺不甘心的质问道。

  林峰冷笑着看了他一眼,没兴趣再跟他说些什么。

  倒是孟慧琪在一旁解释道:“他们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有些慌乱,所以才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就连她自己都明白自己这话毫无说服力,以林峰的实力,就算大家注定完蛋了,他也可以先行折磨这些人致死。

  柳笑笑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她道:“你还不错嘛,我挺欣赏你的。”

  她难得说出这种话,纯粹是因为孟慧琪一个女人,在这种场合下固然绝望,也很害怕,却不像其他人那样语无伦次了。

  孟慧琪尴尬的笑了笑,她身为小队的队长,却无法解决目前的这种情况。

  二师姐不在追究,林峰也就向前跨了一步,时间并不多了,凶冥谭水要是压下来的话,自己等人就没命了。

  “帮我一下。”林峰轻声说道。

  柳笑笑也紧跟着跨了上去,一人占据一边,直接将手伸进缝隙之中,准备用力提起来。

  曾文艺大吼道:“没用的,没用的,我们死定了,都怪你们,都怪你们!”

  孟慧琪脸色阴沉,这家伙脑子已经秀逗了,就不怕惹怒了这两个家伙吗,她上前一步道:“我也来帮你们。”

  “不用了,你在一旁看着吧。”林峰不客气的说道,就差说你待在这里会碍事了。

  孟慧琪尴尬退了出来,下一刻,她差点没能稳住自己的身形,整个石壁都颤栗起来了,在她不敢置信的眼神之中,镇灵石缓缓的被拔了起来。

  这东西到底有多重,她已经不敢想象,六个炼体高手,都无法抬动的巨石,居然被两个人轻而易举的拔了起来。

  曾文艺等人几乎被吓傻了,他们怎么也料不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