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让人难受的是,玄机门高层居然对此毫无反应,看空虚子长老的态度,甚至有点赞同的样子。

  当然,玄机门百峰弟子,自然而然就会有些不开心。

  来了这么多人,眼里却只有七脉真传,就好像他们不存在一样。

  在玄机门的百峰杰出弟子,未必会服气真传弟子,甚至有不少人跃跃欲试,想要乘着这个机会再次挑战,看看自己的提升的如何。

  虽然被易千雪折腾的没脾气了,但大多数的人被她打败之后,都紧牙根修炼,也想看看自己经过那一战之后的领悟,有没有大的提升。

  “百峰弟子也来凑热闹,居然学人家投战帖,就这个人数,如果一对一来切磋,我们今后一两年之内,可以不用做其他事情了,陪他们较量就可以了。”柳笑笑也是相当无语。

  林峰抚着下巴,喃喃道:“谁有那闲功夫啊,一两个人也就罢了,这么多人,鬼才要陪他们打下去。”

  林若雨在一旁出馊主意道:“干脆让大姐上,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然后一锅炖了。”

  一锅炖,新名词,最近才从林峰那边学过来的,这就派上用场了。

  “同境界一战,我倒有个好主意,月儿和夜儿的天劫遥遥无期,而且元婴境界的天劫,比起金丹境界的还要恐怖,真担心她们会受伤,不如就让她们借此机会历练一下。”林峰提议道。

  柳笑笑双眼一眯,感觉这是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忙举手赞同。

  易千雪在一旁忙着赶制衣服,小青璇被她放了出来,这个小家伙正抱着一块玄铁啃着,老实说有个这么可爱的女娃娃,还一点也不调皮,一块砖块大小的玄铁,她能啃上几天,也算是一种幸福。

  林若雨等人没有反对的必要,林峰左右望了望,老三不在,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她跟七脉的关系并不好。

  六师姐最近找到了新玩具,暂时没有用心修炼,全副心神的放在了那边。

  厨艺培训是个麻烦事,最起码监督和评判这个环节,就极为麻烦,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放在她身上,就完全没问题了。

  简单说来,论吃货分身的各种使用方法。

  这几个师姐没来也就罢了,让林峰疑惑的是,五师姐凌薇居然也不在。

  “五师姐呢?”林峰好奇道。

  柳笑笑似笑非笑道:“还不是你的锅,劫仙们使用的东西,都是全新定制的,外面绝对找不到,她早上还在跟我哭着喊着,说自己不想活了呢。”

  林峰登时沉默了下来,这的确是自己的锅。

  以前二师姐靠着她的无知,来诓她打造各种锅碗瓢盆,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七脉的人,几乎人人一套厨具都是标配了。

  后来林峰又怂恿她打造躺椅,榨汁机之类的东西,她是个一流的炼器师,但完全被林峰等人给带歪了。

  这一次林峰更加离谱,大到桌子凳子,小到汤碟,都是由她亲手打造,难怪她会寻死寻活。

  “真的是……辛苦她了,也有点对不住她呢。”林峰有些不好意思。

  柳笑笑轻哼道:“矫情,给劫仙打造各种物件,多少人打着灯笼都在好不到的好事情,说出去好歹也能成为炫耀的资本,她还嫌弃起来了。”

  这话相当在理,林峰也表示赞同,而唯一的问题就是,四师姐她的志向是打造法宝,而不是当杂工。

  事情商量下来之后,众人就忙合起来了。

  柳笑笑去联系空虚子长老,准备相关事宜,这种大事件还是得跟首座峰报备一下。

  林峰去了封禅妖王那里,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封禅妖王一声冷哼,让林峰产生一种错觉,似乎从空虚子长老达成两女共侍一夫的成就之后,封禅妖王看自己的眼神,就有了些变化。

  那是一种很不爽的感觉,就好像随时会踹自己一脚,用来解气的那种。

  好在这里是玄机门,封禅妖王身份特殊敏感,还没有做到那一步。

  她沉吟片刻道:“也好,送上门来的靶子不打白不打,正好让这两个小家伙,有足够的应对经验。”

  血脉蜕变之后,两个小家伙血脉不差,天赋不弱,但玩心太重,又几乎在众人的保护之下长大,战斗经验不足始终是个弱项。

  长此以往下去,对自身发展极为不利,碾压对方的时候还好,一旦陷入僵持境地,她们必输无疑。

  正好有这么个机会,送上门来的靶子,数量还十分丰富,想来也是精通各种玄门正法,旁门左道的高手,拿来磨炼她们最好不过了。

  林峰有些汗颜,人家好歹是各大仙门的佼佼者,对外号称天骄人物,虽然还没出现镇压一世,压得同辈之人喘不过气的那种大佬,但都是高手,居然被封禅妖王当成靶子。

  这个提议相当不错,玄机门自然大力支持。

  空虚子大手一挥,就将这个方案给拍了版,这种程度的事情他还是做得了主的。

  不过,现在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能安排在宴会之后。

  林峰等人都在忙碌的时候,林若雨也没闲着,她也是有计划的,虽然这个计划没跟林峰等人商量。

  “什么!居然要一颗五品灵石的报名费,这…欺人太甚了。”一名男子抱怨起来。

  从他的服饰看来,应该是属于二流仙门的弟子。

  五品灵石可不算少,寻常金丹境的修士,如果单靠每个月师门发配的那点灵石,应该要存上大半年才够。

  今天来这里的人,多数出身不凡,或者天资出众,在师门之中,享受着不错的待遇,但光是个报名费,就要一颗五品灵石,确实让人肉疼。

  谁会没事嫌弃钱多。

  周围的修士听闻之后,也纷纷议论了起来,钱不是问题,关键没听说下战帖,还要报名费的,这简直欺人太甚了。

  林若雨淡定的拍了拍桌子道:“肃静,肃静,报名费的事情纯属自愿,不交也是可以的。”

  “既然能不交,那我就不交了。”一名女弟子轻声道。

  她来自比较偏远的地方,师门也属于二流仙门,师门中有一些炼丹的法门,但是在炼器上却是弱势,门中弟子的法宝十分寒酸。

  玄机门这种地方,正好是千峰堂和柳香斋的发源地,虽然没有设立柳香斋,但是万宝峰的流水线就在这里。

  她准备购买一些法宝,回师门之后,送给一部分师弟师妹们,手头上虽然比较宽绰,可一旦购买了法宝之后,就没那么方便了。

  要命的是,玄机门的千峰堂最近很火爆,几乎每天都看得到许多修士灵兽忙合着下订单,送外卖。

  这些送外卖的灵兽弟子们,纯粹是看中柳笑笑的工钱模式而定来的。

  这种多劳多得的模式,是从林峰那里折腾过来的,自打这模式一出来之后,送外卖的小伙伴们,明显干劲十足。

  运气好的,不但能够在千峰堂领取提成,就连客户为了显示大方,也会给些赏钱。

  在百峰的师门任务青黄不接的时候,这种发财模式就成了他们的主要任务。

  然而这些弟子大多没察觉到,他们好像都是在白忙合一般,好不容易挣来的灵石,最终又会乖乖的送回二师姐的手上。

  他们是外卖小能手,但同样也是千峰堂,柳香斋的消费客户。

  说得好听一点,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说难听点,那就叫羊毛出在羊身上。

  这种模式还有很大的宣传效应,为了区分普通修士跟外卖小能手们,柳笑笑还特意定制了一些黄色小马甲,纯黄色用红线勾勒出大大的千字。

  让百峰弟子不穿弟子服,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若是在外面套上这层小背心,似乎还在高层们的可接受范围之中。

  人来人往,新来的各大仙门弟子,自然就会好奇这种情况,从而摸索到源头,然后跳进柳笑笑挖好的大坑里面。

  这名女子同样如此,千峰堂的糕点味道好,花样多,还天下只此一家。

  那些繁琐的糕点样式,她估计自己可能要花上大半个月才能尝个遍,虽然很舒服,但灵石明显送出去了不少。

  所以,能省就省嘛。

  林若雨好笑道:“当然你们也看到了,下了战帖的人这么多,咱们也不是不用休息,一天挑战三四个,应该也就是极限了,连报名费都舍不得花的人,还是老老实实的过个几十年再来吧,也许就能轮到你们了。”

  围观的修士很多,大多都是外面的,单单聚集在奇门峰的人,就超过了数千人,的确有些可怕。

  众人脸蛋一阵红,一阵白,都感到十分的羞愧。

  不是替自己羞愧,而是帮对方羞愧。

  这他妈不就是插队费吗?还讲得那么好听,叫个屁的报名费。

  有人提问道:“我有个问题,如果我们这几千人都交了你那个什么报名费,那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

  林若雨心中暗赞对方,拱手道:“这位兄弟问的好,说到重点上面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重头戏,号牌拍卖环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