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加更已经到了,订阅,求订阅,订阅一涨,我能更更多。)

  “我……不要!”许灵云摇了摇头。

  她完全沉醉在这种环境之中,丝毫没有清醒过来的念头。

  虽然身为器灵,本身是没有对应的心魔劫,但因为属于林峰本命法宝的缘故,这一次也被特意针对了。

  没有心魔劫,但她有意识,这一点就如同人一般。

  陷入意识深处的幻境,这只是她内心中最为期盼的一幕,不过被天劫稍加点缀,就抬了出来而已。

  许灵云纵然很清楚,一切都是假象,可她依旧提不出离开这里的勇气。

  想要离开很简单,但做下离开的决定,太困难了。

  对于她而言,这里才是她最重要的地方,这里有她的父母,有陪同她走过一个时代的人。

  在后世,她很寂寞,很无奈,同样亦很伤感。

  与自己同一个时代的人,几乎都陨落了,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自己,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一般人根本无法体会。

  她如果不是天生没心没肺,哪怕是个器灵,都能把自己活生生逼疯。

  吞日仙尊是个很有威严的男人,他眉宇间掺杂这一股英气,样貌也属于出众的程度,单单只是看他一眼,就很难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吞日叔叔,我要吃烤鱼!”许灵云奶里奶气的冲他喊道。

  虽然是器灵,但也经历了一个成长的过程,最初慢慢的孕育出灵识,再慢慢的成长,到身体能够具现化。

  从朦胧不知一切的存在,通过不断的学习,走向了另外一个高度。

  “想吃鱼的话,去让陆潇云给你烤。”吞日仙尊挑了挑眉毛。

  到他这种修为境界,谈什么吃喝玩乐,追求天道才是重要的事情,他曾经在太阳中修行,数千年不吃不喝,经受着太阳火精的锤炼。

  许灵云憋着嘴道:“他每次都用柴火烤鱼忽悠我,我才不要呢。”

  吞日仙尊特意看了她一眼,果然陆潇云身边的东西,就没几个正常的,堂堂长生仙境界高手,居然不肯辟谷。

  偏偏喜欢钻研美食什么的,那种东西有什么意义,对于变强毫无帮助可言。

  吞日仙尊也曾提醒过他,不要沉迷其中,不要荒废了自身修为。

  然而,那小子从万象境不断成长,最初只能被自己痛揍,两人交手不下千次,但陆潇云就没有赢过。

  从太阳中修炼回来,两人都是长生仙境界,再交手时,吞日仙尊自己已经败北了。

  有些话他真不好意思说出口,一个每天都在钻研美食的家伙,居然比他这种每日都在修炼的人,还要厉害,这让他怎么办?

  更加无奈的是,陆潇云每次都会神秘兮兮道:“你不懂,我林叔叔最喜欢搞这些东西,超级好吃的,他的手艺你没试过,真要试一次保证你欲罢不能。”

  对此,吞日仙尊噗之以鼻,一个金丹境的小修士,居然能让这家伙如此念念不忘。

  “鱼不是用柴火烤,那是用什么烤?”吞日仙尊一愣道。

  许灵云两样冒光道:“当然是用太阳火精烤了,那样肯定会很好吃的。”

  “胡闹!”吞日仙尊怒斥她了一句,然后才气呼呼道:“太阳火精岂能用在这种地方,你可知道,我太阳火精一出,瞬间就能蒸空数十万里的河流,凡人眨眼之间就能灰飞烟灭。”

  “就是因为它厉害,我才想用让它来烤鱼啊,想想这味道都不一般!”许灵云兴奋道。

  吞日仙尊气得不行,他狠狠的盯着许灵云,半晌才说道:“我不会烤鱼。”

  “我教你!”许灵云赶紧说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

  太阳火精烤鱼是一种什么体验,哪怕是吞日仙尊将力量压制到最低程度,再配合许灵云弄来的灵鱼,都能在一瞬间蒸发干净。

  这本来就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可吞日仙尊愣是陪着许灵云胡闹了许久。

  最终他才无奈道:“看来这太阳火精烤鱼,你是吃不上了。”

  “好可惜啊!”许灵云气呼呼的离开了。

  远处,有个大和尚盘腿坐在地上,他身体庞大,十分的肥胖,突出来的肚子整整比许灵云还要大一圈。

  和尚面容和善,耳垂极大,看起来就是异于常人的类型。

  “和尚叔叔,我要喝酒!”许灵云一头就扎了过去。

  大衍和尚嘴角一抽抽道:“阿弥陀佛,出家人岂能有酒,去找恨长风吧,他常年都是泡在酒坛子之中。”

  “你胡说,我明明前几天看见你喝酒了,可香了!”许灵云不信。

  大衍和尚一愣,忙说道:“小家伙,你可不要胡说啊,咱出家人的清誉都要被你给毁了。”

  “那你给我酒,我就不到处说去!”许灵云伸出手来。

  “罢了,罢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大衍和尚宝象庄严,然后掏出了一小瓶仙酿递了过来,悄声说道:“此乃果子酒,跟恨长风的酒可不一样,天下只此一瓶,你喝完了就不要找我要了,也不要跟人声张出去。”

  “我明白!”许灵云满意的点了点头。

  离开了大衍和尚,许灵云打开瓶塞闷了一口,唇齿留香,一点醉意都没有,这是类似于用果子酿造的果酒,大衍和尚倒是没骗她,实际上并没有酒味,反而酸酸甜甜的。

  “小家伙你过来!”不远处有人在朝着许灵云招手。

  她的面容极为娇媚,一眼就能夺去人的心神,让人沉浸在她的美貌之中,只是她的气质非同一般,会让人觉得她高不可攀。

  衣着更是跟许灵云的主人,有很大的差别,一个喜欢华丽到极致的服装,一个则是简简单单的纱衣。

  神风女帝本来就出身不凡,后期更是创建出神女宫这种强大势力,这种模样也无可厚非。

  “干嘛。”许灵云警惕的看着她。

  神风女帝笑容可掬道:“帮我去给陆潇云送个口信,让他今晚三更来找我。”

  “额……”许灵云顿时沉默了下来,眼珠子灵动的滚了起来,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神风女帝一指身后方向道:“知道神女宫不,我有一片果林,内中收纳七百三十二种仙果,其中有一种仙果三千年一熟,每一熟果成二十三颗,你要是帮我做成这件事情,我许你两颗。”

  许灵云考虑了一下道:“其他的果子我也要两颗!”

  “行!”神风女帝心里一抽抽,咬牙点了点头。

  那个女人寸步不离陆潇云,害她都找不到机会过去,当初又曾经闹翻过,她是怎么都拉不下这个脸过去。

  至于陆潇云身边的其他人,要么就是不靠谱的类型,要么就是偏向那一边的。

  她想来想去,就只有这个小家伙可以好好利用一番,反正她好吃懒做,只要有好东西,把自己卖而来都敢换。

  当然,这不是因为她傻,纯粹是因为她明白,反正有人会来救自己的。

  许灵云慢慢走着,喝着果子酒,心里却想着神女宫的那些仙果,这些果子要是给大衍和尚,让他酿造成果子酒,岂不是美滋滋的?

  而且大衍和尚说了,果子酒酿造不易,纯粹是因为时间的缘故。

  她琢磨着,自己可以请吞日叔叔帮忙,让他用太阳火精蒸空一下水分,说不定就能更快酿成了。

  她的想法清新脱俗,说出去的话,多少人会被她的做法惊掉下巴。

  那可是长生仙高手,五大洲的顶级力量,这几人更是长生仙高手之中的佼佼者,堪称五大仙门的创派老祖。

  每一个人都是无中生有,开创出无数秘术,教导出无数杰出弟子,使自己这一脉,亘古不衰。

  陆潇云究竟生的什么模样?

  后人对他的描述,既简单,又给了人无限的瞎想。

  英武不凡,人间少有,那是人对于神的崇拜,五大洲能有今天,他的力量不可取代。

  可实际上在许灵云看来,陆潇云很普通,普通的丢在人堆里,就未必找得回来。

  他只是比普通人多了一股气质,一种悲天悯人的气质。

  一般人在这种乱世之中,所思所做的,都是如何活下去,可他却总是在想,如何让更多的人活下去。

  许灵云觉得他很无趣,因为陆潇云曾经直言不讳的对她说过,你永远也不可能明白一个人的想法。

  这就像是在嘲讽她不是人一样,所以许灵云记忆中的他,并不是那么可爱的。

  “神风姐姐约你三更见面。”许灵云瘪了瘪嘴,轻轻的说了一句。

  她直接离开了,这件事情的结果她记得清清楚楚。

  神风女帝那一夜等到天亮,陆潇云都没有出现。

  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神风女帝了,听说她回了神女宫,闭关修炼去了。

  再相见的时候,是在陆潇云浴血奋战的时候,而她……埋骨在了那里!

  做完了这一切,许灵云回到自己主人的怀抱。

  她这会的个子还小,只有四五岁的模样,有些懒散的蜷伏在主人的膝盖上,像只撒娇的小猫咪,眯着眼睛,享受这种温暖的感觉。

  主人的手在她的身上抚摸,很温柔,很怀念。

  她主人的左手拿着医书,一直都观看,印象中她几乎无时无刻都在研究药材,相比于其他人而言,她也只能做到这些。

  “主人,丹药能避开心魔劫吗?”许灵云心头一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