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越多,更新越多,求订阅)

  这一串小号,都跟她心意相通,眨眼就能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这一点颇为神奇。

  不过就如同她当初所言,一般人学不会这种分身之术。

  因为条件有点苛刻,首先你得成为器灵,然后再把自己本体打碎,在这个过程之中,还要保持住自己不完蛋,然后再考虑修炼的问题。

  一般人听到都吓得半死,难度太高。

  但正因为如此,所淬炼出来的分身,简直到了逆天的程度。

  这些分身们神情肃穆,各自揽走一堆丹药,来到麒麟丹火面前。

  丹火温吞,温度也不高,哪怕将手伸进去,也不会有灼热的感觉。

  更何况她本身身为器灵,这丹火又是由她演化而出,自然不会伤到她。

  分身们手持一把同类型的丹药,然后将手伸进丹火这种,以丹火来凝练药材。

  这一次不是炼制丹药,不需要聚拢丹气,而是要瓦解掉丹药的那种完美属性,再一次将融为一体的药材提炼出来。

  理论上是做不到这种事情的,但许灵云不同。

  她本就是天地的宠儿,罕有的能够孕育出灵智的丹道法宝。

  如果摧毁大部分药性,来凝练出一种药性,还是勉强能够做到的,她现在不能离开林峰,纵然自己有收集不少药材。

  但世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她刚好能够凑齐炼制破障丹的材料。

  “情况如何?”许灵云询问道。

  一名分身回答道:“这个方法可行,但施行起来还有些问题,需要多做几次尝试。”

  “加快速度,小林子是我师弟,同时也是你们的师弟!”许灵云点了点头。

  分身们纷纷回应,事实上她们保存有许多记忆。

  比如林峰会弄好吃的,会很照顾她们,有时候甚至比起本尊来更疼她们,像是本尊嗑瓜子,她们只有嗑的份,瓜子全进了本尊的肚子里。

  这种情况比比皆是。

  “我们要救他!”一名分身鼓舞众人道。

  “对!”

  “救他!”

  分身们纷纷回应,一百多号人叽叽咋咋起来,但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落下。

  有分身成功提炼出药性来,许灵云伸出小舌头舔了一口,略微琢磨道:“不行,换一种方法,这种方式达不到我主人要求的那种程度。”

  药物被炼制成丹药,本就是融为一体,再强行提炼出来,肯定是不纯的。

  这种程度的不能用,一点点小偏差,就能影响整炉丹药的效果。

  许灵云抬头看了一眼林峰,林峰的气息虽然在衰败,但身处在三足青铜鼎之中,周围丹气不断的在滋润他身体。

  虽然赶不上衰败的速度,但起码能够有效的遏制住一些。

  “快要来不及了,加快速度!”许灵云吩咐道。

  幸好她分身很多,才能够同时完成这样的事情,不然一般人早就该放弃了。

  药性不断的被提炼出来,这是将丹药重新还原为药材,虽然模样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只能保持着一点点粉末的样子,但药性还在就足够了。

  “该我了!”

  察觉到分身们做好了自己的好事情,许灵云才轻挽袖子,神色肃穆起来。

  她双手一招,体内真元不断涌出,将一部分含有药性的粉末重新聚集在一起。

  她的身上泛着丹火,就连双手都是红彤彤的。

  直接以双手触及粉末,她不断的以揉搓等手法在融合药粉的药性。

  这跟她主人所诉说的方法不一样,但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目前的条件有限。

  融合在一起的药物,因为有些药性相冲,她不断的失败。

  失败的时候,药团就会砰得一声炸开。

  就好像是炸炉了一般,虽然不可能伤到她,但还是让她的模样十分狼狈。

  “继续提炼药物,我一定要是试验出炼制破障丹的办法!”许灵云继续道。

  她不断的尝试,一种手法不行,就换另外一种,十二万年的积累,分身们的手法她全部都会,甚至伴随着分身们的精进,她也在进步。

  她所掌握的炼丹手法,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数量。

  寻常人一生中能够掌握十几种炼丹手法,就已经是相当逆天的事情了,但她不同。

  她本来就是器灵,由丹鼎孕育而出,又有无垠的寿命,所以才能够有这种水准。

  原本她已经精简丹道,抛弃了许多种炼制的手法,再将一些手法的精髓融合到一起,开创出属于自己的炼丹手法来。

  但是,现在她这种手法不行,所以她干脆的放弃了。

  再一次用回以前的手法,不断的尝试,不断的炼制,不断的失败。

  许灵云体内真元有限,虽然自从修炼太上蕴灵书之后,能够缓慢的恢复一些真元,但大多数还是从林若雨那里买来的。

  短短时间,许灵云甚至已经记不清楚,自己究竟尝试过多少种手法,又失败了多少次,她额头渗出汗水,整个人眼花缭乱,却唯独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杂乱。

  一切都已经化作本能,她不需要看,只用自己的双手就可以完成炼制丹药。

  渐渐的,她的双手也有些沉重,仿佛像是灌铅了一般,甚至都有种抬不起来的感觉。

  许灵云头脑混乱,手中的丹药再一次失败之后,砰得一声巨响,她无法抵御那种冲击,身体顿时被震飞了老远。

  “本尊!”

  分身们齐齐一动,齐心的挡在她的身后,免得她遭受重击。

  不过分身们的下场就比较惨,最倒霉的几个被直接撞飞,趴在地上疼的起不来。

  “你没事吧!”

  “扶我起来!”许灵云吩咐道。

  她强撑着身子,再一次尝试炼制丹药。

  砰!再一次失败了。

  “为什么练不成功!”许灵云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她眼中似乎有血泪滴下,身体更是疼痛不已,她本体是仙鼎,并不是说就可以无视炸炉的情况,只是相对于更能抵抗一些。

  不过接连不断的反噬,让她整个人都非常痛苦。

  双足几乎已经站不住了,她只能依靠分身们支撑自己的身体。

  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她依旧不停的炼制破障丹,事到如今,她已经分不清楚,自己究竟还在没在动手,一切几乎都成了本能。

  一次又一次,失败了,再爬起来。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她见过自己主人炼丹,失败过数万次,每一次研究新的丹方,都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过程。

  就好像五大洲的修炼体系,同样是无数人用自己的生命堆积而成。

  每一道丹方,都倾注着丹师的全部心血,谁也不会明白,这张丹方究竟耗费了丹师多少精力。

  她的主人不曾退缩过,许灵云也不会退缩。

  她明白,自己的这身能力,是自己主人留给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只要她没有停止炼丹,就仿佛能够感觉到自己主人的存在。

  “给我成功啊!!”许灵云怒吼起来。

  她手中的一团白色粉末在渐渐的成型,粉末的体积很大,但却在不断的压缩,一点点的凝练成一颗洁白的丹药来。

  丹药成功的那一瞬间,就飘浮出一股丹香来。

  与她以往所炼制的丹药,有着本质性的差别,这颗丹药是她以自身领悟,尝试了无数次的方法炼制而成。

  而不是像以前的炼制方式,全部传承于自己的主人之手。

  那一刻,她仿佛就像是摆脱了器灵这个身份,从主人阴影笼罩之下,走了出来一般,整个人焕发出飞扬的神采。

  “喂他服下去!”许灵云吃力道。

  她身体疲软,体内力量完全被掏空了,双目虽然还睁着,但已经极为空洞,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

  说话的时候,甚至于带着颤音,整个人看起来疲惫不堪。

  分身们慌忙将她扶到一旁休息,又有分身出来,帮林峰喂服丹药。

  这颗耗尽许灵云心血所炼制出来的丹药,在林峰吞服下去的一瞬间,就发挥了效果。

  但却并不是直接斩灭心魔之类的。

  丹药终归是一种辅助,这颗丹药之中倾注了许灵云的心血,丹药汇聚在体内,意识深处也渐渐幻化出许灵云的身影。

  “你要沉沦到什么时候?”许灵云冷冷质疑。

  林峰一惊,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似乎清醒了许多,勉强从心魔的诱惑这种爬了起来。

  太上化魔功在雀跃,林峰的双手有些压抑不住。

  只需要一斩,对于太上化魔功而言,心魔这种存在,不过是它的养分而已,轻易就能斩灭。

  但林峰却下不去手,他的手在颤抖。

  即使清醒了过来,知道眼前的几人是心魔,但她们顶着六位师姐的样子,林峰就下不去手。

  “斩了她们!”许灵云冷冷的喊道。

  林峰一咬牙,意识一震,爆发出极限的力量来,体内灵台震动,根基呼应,金丹旋转,元婴起身,一切力量在这一刻汇聚在一起。

  一声狂暴的声音,整片幻境化作碎片。

  “我下不去手伤害师姐们,但我可以毁掉这个虚假的世界!”林峰狂吼一声。

  狂暴的力量冲破云霄,心魔劫破碎的那一刹那,一股强盛的气势在场中攀升,林峰的身体也从三足青铜鼎之中飞了出来。

  虚弱的许灵云被他抱在怀中,苍白的小脸蛋,让人看着都心疼。

  “谢谢六师姐,你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吧!”林峰轻轻的说道。

  将她的身子放在了三足青铜鼎之中,一拍鼎身,三足青铜鼎顿时被林峰收入体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