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眼睛一亮,喜道:“丢到哪里去了?”

  “具体不知道,随便乱丢的,也就几百里地,纯粹是恶心她的。”林若雨轻笑道。

  她倒是想直接教训一下冯楠。

  不过可惜的是,林若雨身份地位有些尴尬。

  冯楠虽然老是讽刺她,但那家伙也不笨,在有长辈的前提下,是绝对不会暴露出这种念头的。

  “她是什么身份?”林峰好奇道。

  林若雨道:“神女宫三脉之一,剑宫首席弟子冯楠,跟她师父一个德行。”

  听到这里,林峰顿时沉默起来了。

  没想到冯楠的背景这么大,这几乎是等同于玄机门真传弟子,而且比起秦亦菲师姐的地位还要高一些。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剑宫势力强过法宫。

  “有什么问题吗?”林若雨疑惑道。

  林峰想了想道:“还记得我们上次来神女宫,我突然被人抓走的事情吗?”

  “她干得?”林若雨眉头一挑。

  林峰点了点头道:“当初她应该是受了伤,需要吸纳元阳疗伤,所以将我强行绑了过去,幸好当时二师姐藏在神泉里,乘着她境界跌落一脚踹晕了她。”

  林若雨心中一震,想想都有些后怕,几年前这冯楠就已经是元婴境界,那个时候柳笑笑不过是金丹境界而已。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之下,林峰和柳笑笑的麻烦可就大了。

  林若雨顿时冷笑起来:“连我小师弟都敢动,还有脸争神女宫宫主之位!”

  “什么事情?”柳笑笑也刚好回来,听到两人的谈话。

  林若雨忙解释道:“你听我说……”

  林若雨将事情的经过,大致的讲解了一下,柳笑笑面色一沉,一巴掌拍碎了身前的石桌,站起身子扭头就走。

  “二师姐,你干什么去?”林峰吃惊的站了起来。

  柳笑笑头也不回道:“去找秦亦菲,卖个人情给她们。”

  没走多远,她就发现了易千雪的身影,居然还跑在她的前面,八成偷听到了自己等人谈话的内容。

  七脉的人之间太过熟悉了,互相的气息已经十分了解。

  所以大多数不会去探查对方,反而被易千雪钻了空子。

  “卧槽,快拦住老大!”柳笑笑大喝一声。

  林峰等人紧跟着追了出来,二话不说,三个人联手冲了出去,将易千雪团团围住。

  “老大,你打算干嘛?”柳笑笑质问道。

  易千雪淡定道:“杀人。”

  她语气太过平常,反而让人浑身一寒,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林若雨苦笑道:“大姐,千万不要乱来,她那身份地位可不是我们能随意揉捏的,而且这件事情背后有她师父的影子,更是件麻烦事情。”

  “难道就看着她们坐上神女宫宫主之位!”柳笑笑不太愉快。

  林若雨摇了摇头道:“我师父那一辈的人,基本已经不管事了,这件事情根据神女宫的情况来看,只能在剑宫以及法宫之中选择继任者,剑宫势力强过法宫,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岂有此理,她们难道就不知道这两人的秉性,这种人要是当了宫主,直接拖着神女宫的人,拳打玄机门,脚踩万妖盟,还不把神女宫的传承毁于一旦。”柳笑笑气愤道。

  林若雨好笑道:“那倒不至于,神女宫有长老团,太上长老许多组织,如果新任宫主敢这么做,他们会直接出手,将其剁成肉酱的。”

  这就有点类似于玄机门。

  虽然百峰独立自制,首座峰理论上只是在大方向上引导。

  但如果百峰之间互相残杀,亦或者去屠戮其他仙门中人,首座峰的高层就会出手管理,甚至于视情况而定,会取缔对方峰主之位。

  但如果百峰处事正常,略失偏颇之类,玄机门是不会去理会的。

  “那也不行,如果让她们当了宫主,岂不是会让剑宫势力进一步坐大,就她们那德行,以后还不闹翻天。”柳笑笑郁闷道。

  林若雨一摊双手道:“那有什么办法,公平竞争,目前看来法宫必输无疑。”

  “这种人要是统领神女宫,以后岂不是会影响大局,玄机门难道就不管?”林峰就纳闷了。

  林若雨无奈道:“玄机门手再长,也不至于在这件事情上伸手吧,甚至于为了避嫌,这段时间玄机门都没什么动作。”

  “不甘心。”柳笑笑咬牙道。

  凌薇也恰好赶了回来,听闻了过程之后,她疑惑道:“那这跟小师弟有什么关系?”

  众人一愣!

  对啊,神女宫两宫争权,关林峰屁事啊!

  这种节骨眼上,她们不去忙着拉拢人,跑来勾引林峰有什么意义。

  而且林峰的猜测也很有道理,对方应该并不是认出了他。

  再者,就算是认出来了,以林峰今时今日的地位,那也不是轻易可以撼动的,冯楠也不至于在这个节骨眼上给自己找麻烦。

  “会不会是我们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让她们产生警惕了。”林若雨推测道。

  柳笑笑沉思道:“难道是因为宝衣的缘故,可这应该不至于吧!”

  如果说单纯宝衣就能影响那个结果,那神女宫的宫主之争,也未免太儿戏了。

  “宝衣问题不大,可关键在于,你们是秦亦菲带回来的,又恰好惊动了徐珍长老亲自出马,也许让她们产生了危机感,觉得是法宫在做些什么吧。”林若雨说道。

  “不爽,始终是不爽。”柳笑笑郁闷道。

  林若雨又道:“不过宫主之争,是以选票方式竞选的,两宫之中足有上百个强者,这些人的选择,会影响到最终的结局。”

  不过可惜的是,剑宫的人就算再看冯楠师徒不顺眼,为了自身利益,多半也会选择她们。

  而法宫人数本身就少。

  每一次有人当当选宫主,就预示着这一宫会再次发展起来,实力愈加强盛。

  而三宫之争,每一次都是法宫落败,所以势力越来越弱。

  渐渐的,甚至已经发展成为剑宫以及祖宫两宫的争斗了,几乎成了她们在轮流坐这个位置。

  “也就是说,她们纯粹看到我们跟法宫走得太近,所以产生了担忧,才想要从小混蛋这边下手。”柳笑笑道。

  林峰吃惊道:“也就是我们可能会影响到最终的结果。”

  林若雨点头道:“以前或许不可能,但现在不一样,因为神女宫最近跟玄机门打得火热,你们的身份又敏感,哪一宫跟你走得更近,就会让人产生一种玄机门支持那一边的感觉。”

  “实际上玄机门并没有表态,但却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柳笑笑忽然笑了起来。

  “师门捡了大便宜了!”林峰郁闷道。

  林若雨摆摆手道:“顺手而已,谁叫你们自己撞上去的,这件事情完全是你们搞出来的,玄机门恐怕不过是顺势而为而已,依我看暗中肯定还有高手跟来了,不过暂时没现身而已。”

  林峰有些郁闷,仙门的这些大佬,都是玩战术的,心有点脏。

  不过脏的让人喜欢,毕竟冯楠当初差点弄死自己,再加上她这个态度,真让她们上位了,不说报仇的事情。

  四师姐恐怕在这边,也会被她们针对起来。

  虽然身后有玄玉前辈撑腰,但玄玉前辈总不能一天到晚待在四师姐身边,她们搞点小动作欺负一下人,还是可以的。

  可林峰不乐意了,自己的四师姐,凭什么你们来欺负!

  而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原本宝衣的事情,一两天之内就足以敲定下来,可惜徐珍长老总是找了些名堂,拖住了后续事情,让其一直敲定不下来。

  林峰等人也被拖在神女宫暂时无法离开。

  柳笑笑跟秦亦菲打得火热,几乎整天都是腻在一起,还四处瞎逛。

  “你师父真不打算争宫主之位?”柳笑笑有些好奇。

  秦亦菲苦笑道:“要能赢,她早就争了,可关键在于根本没机会。”

  “我差点都以为,你是你师父派来跟玄机门攀关系的了。”柳笑笑无语道。

  “玄机门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表态的,而且这件事情是玄玉祖师跟玄机门的灵云老祖挑起来的,我只是恰好赶上而已。”

  柳笑笑顿时沉默了起来。

  如此说来倒真的是巧合了,不过许多事情,发展起来就是这么戏剧性,无数个巧合碰撞在一起,反而让人难以捉摸。

  秦亦菲叹了口气道:“我师父脾气太柔弱,在这方面没什么追求,剑宫那位,当今宫主,以及我师父原本就算得上师姐妹,她念及旧情更不想去争这些。”

  “不如我们帮她争吧。”柳笑笑神秘一笑。

  秦亦菲目瞪口呆,她喃喃道:“你开玩笑的吧,我们怎么争?”

  “做生意。”

  秦亦菲疑惑道:“做什么生意?”

  “你是神女宫的人,当然要为自己的姐妹们谋求一些福利了,大家都是女孩子,什么好看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通通都弄点,让大家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嘛。”柳笑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嗯,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呢?”林峰淡定的点了点头,听着二师姐跟秦师姐两人的解释,目光直视她们。

  “你鬼点子多,抓紧时间弄点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好看的出来呗。”柳笑笑厚着脸皮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