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求订阅!)

  灵山一战,禅心宗损失极大,但奇迹般的没人死亡,只有部分人因为无法承受狂暴的力量,而昏迷了过去。

  掌中佛国,号称一个完美的小世界,是仙器级别的法宝,两大巨头果断动用法宝,这才稳住了事态。

  禅心宗向世人展示了自身的强大之处,底蕴丰厚,威力无匹,完全可以推测,其他几大仙门,也有类似的手段。

  能成为超一流仙门,岂有平常之辈。

  灵山热火朝天的在进行重建,无数信徒纷纷捐出资产,灵山部众不肯收,甚至双方都闹了起来。

  “禅心宗也是个好地方啊!”林若雨吞了吞口水。

  她心动无比,这些信徒都是掏空了家底,要帮助禅心宗重建灵山,甚至于自己还投身建设之中,虔诚无比。

  如果她能学会这些本事,那资源还不是滚滚来袭。

  林峰等人特意离她远了一些,柳笑笑提醒道:“你小心一点,灵山渡人一脉非同小可,见人就渡,跟你见钱眼开一个样,就看谁的道行更高了。”

  林若雨浑身一哆嗦。

  她虽然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但考虑到灵山渡人一脉的人数以及疯狂程度,她还真不敢跟对方硬碰硬。

  “我就是想想而已。”林若雨尴尬的笑了笑。

  众人翻了翻白眼,一般四师姐想的事情,她都已经有去做的念头,前些天她还想当黑暗帝国的圣女来着。

  如果不是林峰果断拒绝了,估计她这几天都能搭上线了。

  林峰看着外面热闹的一幕,想要出去看看,被柳笑笑一把拉住,她嘱咐道:“小混蛋你不要出去了,你简直就是一个麻烦的集合体,出去走两步都能出事,这要是再搞点事情出来,还不吓死我们啊!”

  林若雨和凌薇也在一旁点头,就连大师姐都认真的看了过来。

  一般来说,就出去散个步,都能被长生仙大佬盯上这种事情,就好像林若雨能存钱一样,让人觉得太离谱了。

  “不至于吧!”林峰苦着一张脸蛋。

  身旁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其实也没关系了,灵山就我一个麻烦,现在估计不会出事了。”

  众人聚集在一起,身旁没由的多出一个人,太渗人了。

  林峰等人本能的朝着四面八方躲了过去,直到觉得自己安全了,林峰才伸出脑袋,隔着好几里地,看了一眼这声音的主人。

  不看还好,一看到她的模样,林峰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异域小大佬,你还没死!”这家伙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小大佬温和一笑道:“不要紧张,如今我是自己人,不会吃你的。”

  她模样和蔼可亲,声音又温柔无比,挺着一张笑脸,看起来如同花儿一般娇嫩。

  “什……什么意思?”林峰疑惑的看着她。

  异域小大佬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就是被人收服了呗。”

  “不至于呀,这才几天功夫,你又想来骗我,你这种存在,想要收服炼化你,没个千年万年估计是不可能的吧!”林峰一点也不相信。

  小大佬笑道:“那是当然,不过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为什么要受那么多罪,不如果断投降算了。”

  她拍了拍自己裸露在外面的大腿,显得轻松惬意。

  封禅妖王和神凰老祖也适时赶来,林峰等人慌忙求证。

  就在神凰老祖黑着一张脸,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个事实,她心里肯定是不爽的,小大佬当初连收她几次人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回场子来。

  本来指望着这一次让这家伙吃点亏,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要脸,毫不抵抗就被炼化了。

  林峰目瞪口呆了,看着小大佬,郁闷道:“你是我见过最差劲的魔头了!”

  一点节操都没有,根本就没有脸面这个概念,不过她本身就是力量的集合体,好像也没有什么脸。

  小大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凑过月儿和夜儿身边,就开始讨要好吃的,她个头比月儿和夜儿略高,衣裙也是模仿两人所演化,看起来像是两个小家伙的小姐姐一般。

  “现在我是自己人了,给我点吃的呗,那什么糖葫芦来两串。”异域小大佬这般作态,让人压根想不到,前几天她还在天际牛逼哄哄的跟神凰老祖战斗。

  变化太快了。

  就好像一匹野狼,突然间就变成了二哈,让人反应不过来。

  林峰郁闷道:“老祖,这家伙八成又是诈降,不知道暗地里又在搞什么鬼,我看还是把她直接炼死算了。”

  “要能弄死她,我还用你吩咐!”神凰老祖一肚子都是气。

  这个二五仔,明知道她没安好心,可偏偏奈何不了她,如何叫人不生气。

  “那就把她镇压住,弄个五指山什么的,压她个十几万年。”林峰恶狠狠道。

  心理阴影太大了,这货死活盯着自己,万一又被她成功脱逃了,就自己这点修为,能顶个屁用,分分钟就会被她捉住。

  话音一落,小大佬就惨叫一声,身躯直接倒地,一滩晶莹的液体从体内流出。

  易千雪拿着太阿,眉头深皱,站在她的身后,琢磨道:“手感不对!”

  不过眨眼功夫,小大佬又跟个没事人一样爬了起来,洒落的晶莹液体也重新融入了她的身体,十分的神妙。

  神凰老祖黑着娇美的容颜道:“你也看到了,她根源已经被镇压了,现在是分身跑出来了。”

  “曰了鬼了!”林峰大喊起来。

  这货阴魂不散啊,这话好像没毛病。

  小大佬爬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易千雪,哼道:“你叫什么名字?”

  “易千雪。”大师姐完全没怂。

  柳笑笑等人也跟着站了出来,这个时候大家要保持统一战线。

  “柳笑笑。”

  “林若雨。”

  “凌薇。”

  众人齐心,神凰老祖在这里撑场子,加上小大佬本人好像又怂了,大家也就不怎么害怕她了,大不了打一场,有本事同境界打。

  “久仰,久仰!”小大佬一抱拳,客气的说了两句,转过头又问夜儿道:“给我两串糖葫芦呗。”

  她这没节操的一幕,直接震惊众人。

  你妹的,那么牛逼的问人名字,转过头来就怂了,这货简直就是极端,凶起来就是最可怕的猛兽,不要脸起来,就跟吉祥物没差了。

  “只要她被镇压一天,她就永远不可能动你们。”神凰老祖解释道。

  林峰不知道实情,不然肯定要感慨,这才是真正的主人跟器灵之间的关系,自己那个坑爹的六师姐,到底是什么情况。

  话音一落,易千雪又捅了她一剑,小大佬应声就倒了下去。

  片刻功夫,她就又爬了起来,浑身没有一点损伤。

  “这挺有意思的,我来试试!”柳笑笑来劲了,跟易千雪要了把剑,抓起来就捅了过去,嘴里还念念有词道:“我叫你欺负小混蛋!”

  接着就是林若雨,凌薇,没人顺手一剑,解解心里的火气。

  林峰心动了,也拿着剑找了过来,一剑还没捅过去,小大佬就哀嚎一声,一副柔弱的模样,躺在了地上。

  她双眼泪汪汪的看着林峰,双手抓成一团,放在下巴处,牙齿紧咬着嘴唇,这般模样,谁看了都不忍心下手。

  林峰叹了口气,双手一垂,就在小大佬松懈的片刻,猛地提起来,就是一剑戳了过去。

  “你不按套路来!”小大佬复活之后,异常的愤怒。

  林峰啐了一口道:“你还有脸说套路,说好的给我三息时间反抗,你想想你都干了什么!”

  这人呐,你恨她的时候,恨不得把她抽筋扒皮,可当你有机会捅她捅着玩的时候,又觉得糟心。

  因为你无论怎么捅她,她都能跟个没事人一样爬起来,感觉挺没劲的。

  林峰等人轮了一转,就连神凰老祖都出手把她四肢跟脑袋卸下来了,不过这货就是一团能量,别说痛苦了,她反而还觉得新奇,身体在下面走动,脑袋却漂浮砸空中,倒把小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没劲!”神凰老祖脸色一沉,扔了手中长剑就离开了。

  她宁愿跟当年的天下第二一战,哪怕是身死都无所谓,怎么着也比跟这怂货捅来捅去,有意思的多。

  “给我点吃的呗。”小大佬锲而不舍的讨要糖葫芦。

  月儿和夜儿神色纠结的说道:“不行。”

  “为什么?我现在投靠你们了,已经算是自己人了呀。”小大佬纳闷了,不是说不给敌人吃吗?可我是自己人呀。

  月儿颇为有理的说道:“我们也没说自己人就一定给啊!”

  就两个小家伙护食的样子,除了七脉以及几个亲近的人,谁能从她们手上拿到吃的东西,那绝对算是牛人了。

  小大佬若有所思,看着在一旁舔糖葫芦的小虫,轻轻点了点头。

  紧接着就见她速度奇快无比,冲过去伸出嘴巴,一口咬住最上面的那颗果子,就想要抽身离开。

  月儿和夜儿反应特快。

  小虫还没来得及哭出来,她俩就一人抄着一根封禅妖王的宝羽,狠狠朝着小大佬砸了过去。

  众人当即捂脸,现场情况惨不忍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