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次大行动,所有人都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

  林若雨甚至感觉,单纯依靠自己目前的阵道修为,根本窥破不了这一点,一切还要依靠林峰。

  “你看那边,有没有什么变化。”林若雨指着一条山脉,内中有一条河流,贯穿整条山脊线,水清无鱼。

  林峰凝神望去,不见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林若雨将所有有可能的地方,一点点的分析给林峰,想要借助太上灵宝鉴得到收获。

  只是这些山川河流所融入的阵法,太过复杂,林峰根本不懂,哪怕是太上灵宝鉴也没有用武之地。

  林若雨有点恨铁不成钢,她咬牙道:“我进你识海去看看。”

  林峰点了点头,没反对。

  反正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一有不解的地方,就会钻进自己识海之中。

  一般人长期以往下去,怕是识海会支撑不下去,唯独林峰是个怪胎,识海越来越强,任由她怎么串门,都毫无影响。

  从最初的担心,到现在的习惯,经历了诸多过程。

  神识踏入识海之中,林若雨就开始询问起相关问题来了,林峰直接在太上灵宝鉴中找到对应的答案给她。

  两人这般做法,不知已经经历了多少次了。

  林若雨此番正问着,忽然感觉到脑海一沉,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压进了脑海之中。

  “疼!”林若雨疼得不行,身躯直接捂住脑袋,在地上打滚。

  林峰一惊,忙搀扶起她来,发现林若雨额头青筋暴露,七窍几乎都在流血。

  林峰推测她可能是受了太上灵宝鉴的影响,一瞬间接受了太多知识,横贯脑海,导致她识海动荡起来,忙伸手想要将她击晕。

  “别!”林若雨尖叫起来,咬牙支撑。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体内是什么状况,她岂有不知道的道理。

  毕竟是识货之人,不知道何故,或许是因为跟太上灵宝鉴接触久了,或许是太上灵宝鉴对林峰彻底失望了。

  内容之中,蕴含阵法精要,竟然是将那一部分,全部塞给了她。

  这有点过分了。

  林若雨修为不高,识海强度也不高,接受这一部分知识,几乎要将她的脑袋撑爆,到现在她依旧会震惊那种恐怖的知识量。

  单论奇门峰传承,或许只是太上灵宝鉴这一部分知识的冰山一角。

  “太多了。”林若雨紧咬牙关。

  好几次疼得差点昏过去,都被她坚持下来了。

  她本来就很能干,有如今的成就,全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来,也经历过很多磨难,好几次险些身死。

  这些事情,她从不对其他人讲,都是藏在心中。

  只因为心中有一股执念,不甘弱于人。

  太上灵宝鉴,阵法篇,这是多么完美的机缘,她以往就想要,只是林峰没办法给,毕竟这是无形之物。

  按照林峰所说。

  太上灵宝鉴包罗万千,实则是包含所有文字,当有需要的时候,文字会发生变动,阵列起来,形成答案。

  那些文字林若雨都懂,无非是没有这个功能。

  “咬着我的手吧。”林峰看得心痛,伸出手来。

  林若雨毫不客气的咬上去,马上就露出一副更凄惨的表情来:“牙疼!”

  林峰没由的一笑,只能在宝葫芦里面胡乱翻东西,找了些法宝给她死死的咬住。

  看着她这般受苦,林峰也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是识海强度不是那么容易扩展的,就算是林若雨能够修炼太上修神录,短短时间也来不及了。

  几乎快要达到极限了,可林若雨感觉自己所接受的庞大阵道知识,依旧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还有更多的内容,进不来。

  林峰眉头深皱,想来想去,最终一咬牙,以神识渗透进入她的识海之中。

  两人识海相连,经由林峰这边,在传递知识过去,渗透过去也非常的简单。

  神识进去之后,林峰果断认同斩断自身神识,让其留在林若雨识海之中,那种痛苦非常人可以忍受的。

  “四师姐,动用你在神女宫所学的功法,把我的神识炼化掉,强化自己的识海。”林峰提醒道。

  林若雨双眼通红,猛地抬头看向林峰,使劲的摇了摇头。

  林峰劝解道:“快点,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难道你想就这么放弃了?”

  “不,对你损伤太大!”林若雨吃力的摇着头,丝毫没有动摇。

  再者吞噬神识是邪道,她本身也不会。

  女帝在一旁看着,半晌才叹了口气,看了看林若雨道:“相识即是缘,你能唤醒我,本身就是一种缘,我本不想干扰你的未来,但这一次你就听他的吧,我传你一篇吞噬神识的功法,他是自愿为你放手,伤害不会太大。”

  吞噬神识,不是不可能,但是这方法有伤天和,多半会招来报应。

  只是林峰自愿为之,相信会削弱许多。

  林若雨望向虚空,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肯做伤害林峰的事情。

  林峰本能一皱眉头,看向她目光所及之处,哪里空无一物,合体境界,灵魄回归自身,融入识海之中,武魂也被击碎回归。

  林峰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却依旧看不到女帝身影。

  林峰一连祭出数道神识,忍受剧痛,一一将其斩断,留在林若雨识海之中,这才说道:“我斩都已经斩了,他们已经不受我控制,你就算不肯炼化,也是平白浪费了。”

  林若雨伸手捏紧林峰的手掌,摇了摇头道:“别再这样了。”

  “你不炼化,我就一直斩下去,斩到自己神魂消失!”林峰同样坚定。

  林若雨从来都是不甘落于人后的性格,所以才会拥有那般执念,这种情况下,即使自损,林峰也要助她成功。

  再者斩断神识力量之后,林峰隐隐有所悟。

  “斩,自斩?我自己仿佛有一种想要将自身斩掉的感觉,太古怪了。”林峰心头疑惑起来。

  眼见林峰不断自斩,脸色也愈加苍白起来,林若雨才哭喊着阻止林峰道:“别斩了,我炼化,我炼化就是了。”

  女帝适时传授真经。

  很简单,林若雨本身资质有限,但领悟力绝对不差。

  再者,她总感觉到林峰的力量与她十分契合,仿佛是一体的一般。

  不同的人修炼出来的力量,多少会有差别,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完美融合,所以才有炼化一说。

  但林峰的力量不同。

  仿佛就是为她而生一般。

  或许是两人神识交流太多次,彼此已经融为了一体。

  林若雨炼化这部分力量,几乎毫不费力,就连女帝都频频称奇。

  伴随力量炼化,林若雨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识海在林峰的帮助下扩展起来,进一步容纳太上灵宝鉴的内容。

  “不止太上灵宝鉴的内容,还有小师弟的记忆!”

  林若雨双目之中,精光一闪,窥视到了林峰部分的记忆,他这一生堪称短暂,不过二十几年,大部分的记忆都是与众人渡过。

  记忆之中,关于林若雨的那部分,尤其清晰,全是被坑的部分。

  就连她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林峰识海力量太强,只是部分,就足以帮助林若雨开拓识海,容纳太上灵宝鉴阵法篇,这堪称奇迹。

  就女帝的常识看来。

  哪怕是吞噬神识的功法,想要修炼到这般境界,都是不可能的。

  她目光看向林峰,深深的露出警惕。

  “他的来历,绝对非同寻常。”

  当一切结束,林若雨彻底松了口气,整个人躺在林峰怀里,香汗浸湿了衣衫,她本就穿得单薄,不经意露出曼妙身姿。

  察觉到林峰盯着自己发呆,林若雨有些不好意思了。

  尤其是林峰记忆之中,关于自己身材方面的记忆十分丰富,自己全身被他看得干干净净,这还得怪那坑人的二姐。

  “我身体也就被他看过,可老祖遗物之中,为什么会有我的雕像,还那般神似,难道……”林若雨不禁看了一眼林峰。

  当初她们拿到雕像的时候,就有所推测。

  必然是对她们身体有一定了解的人,才能够勾勒的那般惟妙惟肖。

  而能够满足这个条件的人,绝对只有林峰。

  “老祖这件事情上,疑虑多多。”林若雨皱了皱眉头。

  彻底接受传承,融会贯通还需要一个过程,林若雨如今脑子乱糟糟的,许多事情都乱了套,也不适合想这些。

  她只能选择先行闭关,进一步融合传承。

  破阵事宜正在进行中,她已经将自己的看法全盘说出,暂时不用多做考虑。

  两人回返玄机门,林若雨当即闭关。

  林峰这边也收到二师姐清醒的消息。

  慌忙赶至玄武峰,就见二师姐一个人坐在宫殿顶上叹气,身旁鲜有的放着几坛子仙酿。

  “我被小混蛋表白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呀呀呀!”

  想到这里,厚脸皮都有点撑不住了,完全红透了。

  那可是玄机门所有人都在关注的一战,结果两人愣是当场撒了狗娘。

  在柳笑笑看来,这比起订婚仪式还要来的羞人。

  不过害羞过后,她有头疼起来了。

  “老大一天到晚究竟在想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