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整个人舒爽的很,平日里一般要三十六个周天才能炼化一丝灵气,这还是千雪峰,若是换了其他灵气稀少的地方,恐怕修为不但不能进步,还得后退。

  端坐于龙脉之下,平日里的感觉就像是在小小的泥坑里挣扎的小鱼一样,轻轻一游就到了头,但现在不同了,简直就是跳进了大海一般的感觉。

  什么叫天高海阔任我游,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林峰撒欢了,整个人犹如神助,进入状态特别快,一个大周天走下来,整个人已经沉浸进去。

  二师姐柳笑笑盘坐在一旁,磕着瓜子打量着他,略微的摇头,有些可怜的看着这货,无奈道:“唉,瞅这速度,炼化的太慢了,这半星资质果然废柴,照这个模样三天连一品都未必能提升上去。”

  第二个周天,第三个周天,林峰连运周天,当第三个周天一走完,一股灵气丝飘来,略黄但细如头发丝,这就是灵精了,是天地灵气凝练而成。

  贪婪的吸收进体内,林峰的状态顿时畅快不已,继续运行周天,以林峰如今灵台六品的境界,一天运行个百十来个周天不成问题。

  实力越高,可运行周天的次数越多,吸收的灵气也越多,但正因为如此,晋级的需求更是倍增。

  像是二师姐在这种环境中修炼,灵气犹如泉涌一般被她纳入体内,但十分的有序,灵脉走势也十分稳定,察觉不到任何异常。

  但林峰不同,二师姐刚可惜完,整个大殿的灵气顿时消失了一部分,几乎有五分之一模样,这感觉太恐怖了,就像一下子眼前的房子倒塌了五分之一。

  就算是二师姐也吓了一大跳,但紧接着就是不断的惊吓,灵脉虽然强势,但如此迅猛的消耗,简直闻所未闻,灵脉不断吞吐灵气,在补充大殿蕴含的灵气,可还未补充完成,顿时又是五分之一的灵气消失了。

  二师姐几乎要崩溃了,才半个时辰不到的功夫,整个大殿的灵气在萎缩,她盘腿修炼都快吸收不到灵气了。

  最最可怕的是,伴随着大殿中灵气的不足,灵脉本身开始损耗起来了。

  “开玩笑的吧…灵脉在掉品了。”柳笑笑目瞪口呆,感受到大殿异常的变化。

  这真的是人的修炼速度吗,说到底不是林峰修炼的慢,而是灵气来的太慢了,这要是把他塞到灵脉眼里去堵灵脉,指不定几天功夫就能把灵脉掏空。

  极品灵脉呀,秦国的立国之本呀,居然撑不住这个家伙的吸收,简直闻所未闻。

  忽然,她想到了还在玄机门的时候,有一次也是如此,千雪峰老大出手,引了百峰的灵脉过去,害的百峰告上首座峰。

  那个时候就感觉怪怪的,千雪峰的灵脉好像有从极品跌入上品的感觉。

  老大的解释是她进入顿悟状态,需要的灵力太庞大,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

  实质上是没有损失的,门中高层也是警告了她一番,就作罢了,毕竟这种顿悟状态极为珍贵。

  难怪老大自那之后,选择了要突破境界,怕是害怕压不住这事的关系,才出此下策的。

  细细回想,恐怕当日引起那种变化的未必是老大,极有可能这小王八蛋。

  柳笑笑急得跺脚,苦笑道:“死老大,你好歹通个气呀,你害苦我了。”

  她怀中玉佩在闪烁,灵脉是秦国十分重要的存在,禁制非同凡响,是由秦国老祖布下,隔绝了一切与外界联系的手段,唯独这既是钥匙,又是通讯器的玉佩。

  “笑笑,出了什么事,整个秦国的灵脉都在动荡,连老祖都惊动了!”柳行天急迫的询问。

  他口中的老祖并非最古的那位老祖,相传那位老祖在沉睡,不到灭国危机的时候不会出世。

  秦国是以国为根本的修真大派,老祖多是柳家的祖先,修真之人寿命太长,凡人出现五代同堂或是六代同堂都是一个奇迹。

  但柳家是修真世家,情况不太一样,就目前而言,柳笑笑的爷爷的爷爷的太爷爷的爷爷极有可能都还活着。

  但修真世家亲情关系联系不太紧密,一般五代之内还有些感情,再上去就比较淡然了,大多连见都没见过。

  柳笑笑苦笑道:“我低估了这小混蛋的灵力需求,怎么办,我踢他出去吧,再这么折腾下去,没准把我们家灵脉折腾成上品的了。”

  柳行天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我请示了一下老祖,老祖的意思是暂时先把秦国的灵脉完全集中过去,咱们柳家的人说一不二,三天就三天,我就不信秦国的灵脉撑不住三天。”

  他说完就去准备去了,同时下了封口令,不准秦国之人议论此事,这事情有些太玄了。

  有人炼化灵力,速度比起灵脉本身吞吐灵力还快,不是灵力不够,而是补充灵力跟不上节奏了。

  不一会功夫,秦国各地的灵眼被堵住,致使灵气只从大殿流出,顿时缓解了压力。

  柳笑笑有些无语,这种高规格的款待,她都没享受过,如今灵力补充跟上了速度,大殿再次充溢满灵气。

  柳笑笑也不多言,直接盘腿一坐,修炼起来,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柳家人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三日转眼即过,林峰短短三天已经冲上了灵台七品层次,原本因为吞服灵果而晋升的灵台六品,根基有些虚浮,此刻也被补充圆满。

  双目一睁,林峰吐了口气,欢喜道:“畅快。”

  柳笑笑盘腿坐在一旁,撑着脑袋吃瓜子,见他说话,这才赌气道:“你倒是畅快了。”

  可不是嘛,自己被吓出一身冷汗,秦国的人同样如此,不少人还以为秦国灵脉出了问题呢,幸好高层反应的及时,这才维持住了灵脉的不损。

  “我决定了,以后我要是看哪家门派不顺眼了,我就把你丢去堵灵眼!”柳笑笑一笑道。

  林峰错愕,不知道怎么回这话,发着呆。

  柳笑笑走来拍拍他道:“以后哪家门派得罪你了,你就往他家灵脉眼上一蹲,我保证他们举派悲伤。”

  跟着柳笑笑出了大殿,大殿前等待的人不多,柳行天亲自来了,身后还摆着一方法宝。

  “来,我测试一下这小子的资质。”柳行天哈哈一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