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她自己目前的情况看来,不是因为自己力量太特殊,可以随意的改变长生气息的本质。

  而是长生气息本身就拥有这种特性,但是天道写下的规则,使得它始终是一个旁观者,而不是参与者。

  历来都只是提纯力量,使得迈入这个境界的高手,力量层次提升,达到另外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峰。

  除此之外,便是记录世间所发生的事情。

  这一点上,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难道说天道有什么想要达成的目的,亦或者只是一种固定的形式而已。

  长生气息回归天地的时候,所记载的这一部分,应该也会被天道吸收,从而化作天地的一部分。

  柳笑笑长生气息的本质之所以可以改变。

  一是因为这种气息,本就是天地间的本源,所拥有的力量,绝对不是单纯的一种,无非是看你自身希望它走向哪一条道。

  这就是修士所掌握大道所能够带来的影响。

  长生气息虽然不会因此改变,但是提纯的力量,朝着那个方向前进,自然而然就会演化出诸般特性。

  如柳笑笑这般,直接斩断了天地与长生气息的联系,从而使得自己的地位提升,就像是成为了长生气息的上司。

  所以才拥有写入规则的权利,这应该是九经自带的威能。

  九天的存在,与九天天主之间应该有某种联系,也许他们便是所谓天道,九天规则由他们创立而出。

  也许他们等同于天道,能够影响天地运行。

  无论如何,太上九经是天主的标配,就必然拥有一些诡异的力量。

  单纯的经文恐怖不可怕,虽说可以让修炼者在同等境界之下,直接抛开其他修士数百万里的距离。

  但这种权能,才让人觉得最可怕。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已经算是在干扰天地运转,挖掘天地的根基了。

  “我们真不会遭天谴?”就连大咧咧的柳笑笑,都忍不住想起这个问题来。

  你有数不尽的钱财家产,几个宵小之辈偷了你几块灵石,一般都不会被你放在心上,毕竟看事情的角度不同。

  但如果偷走的是珍贵的宝贝呢?

  柳笑笑觉得,如果换做是自己,恐怕对方就算是逃出天地,自己也会弄死这王八蛋。

  东西丢了是一方面,面子是另外一方面。

  虽说就自己几个小蚂蚱,偷得那点长生气息,还不至于被天道这个庞然大物察觉到,但这事情总是一个隐患。

  将这事情跟林峰诉说之后,林峰诧异道:“不是决定九天气息,各自凑一条么,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九片天地相互针对,互不相容,应该不至于被发现。”

  “可你怎么就不行想想,这就代表我们要得罪九个老天爷,如果真来了惩罚,那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而且最大的问题在你!”林若雨目瞪口呆。

  别人家顶多也就偷十二条而已,你倒好,直接一锅炖了,鬼知道到底能吞多少条,一两条别人可能不在意,要是数百条,问题可就大了。

  林峰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

  不过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担心害怕呢,好像还隐隐有点兴奋。

  柳笑笑想了想道:“这事情可能还是我多想了,我等修士,从修炼之始,就已经将脑袋挂在裤带上了,没理由到这个时候才畏首畏尾的,指不定会影响我们将来修炼,不好,很不好。”

  柳笑笑一直做生意,向来都不关心一些繁琐的小细节。

  她往往一个命令下去,便由手下人去考虑细节,所以此刻也大咧咧的忽略了这个细节方面的问题。

  因为你无论怎么去想,路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与其畏手畏脚,倒不如坦然的面对。

  如此一来,她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看了看林峰道:“我们现在怎么办?直接回战船上去?”

  林峰摇了摇头,暂时没有回去的打算,但也没想好要做什么事情。

  林若雨想了想说道:“别急着回去呀,这里不是有现成的东西嘛,你联系叶诗看看,能不能怂恿他们打起来,我们捡点便宜什么的。”

  她这话一出,林峰和柳笑笑顿时有点无语了。

  不过内心深处还是要为她点个赞。

  这主意太棒了,反正是迟早要打起来的,自己等人无非是添了一把火,等他们自己去闹,自己等人捡点战利品,补充一下炽阳天库存就好。

  林峰当即以神识沟通叶诗。

  倒不是直接侵入月炎天战船之中,毕竟那里有圣人法旨,如果对自己的力量起了反应,那就麻烦了。

  圣人的手段,多半是难以用常理来揣测的。

  不过林峰的神识力量在大船附近晃荡,很容易被叶诗所察觉到,两人不但互相熟悉彼此,甚至于神识力量也是同源,同样来自太上修神录。

  听闻林峰等人的打算,叶诗当即点了点头道:“也好,以我们的力量,要捣毁这样的势力不容易,对面有些妖族在炽阳天已经绝迹了,所拥有的神通,叶纯也很看好,想借来研究一下。”

  林峰隔空鄙视了一番老三。

  这货见到好东西就想借来研究一下,且不说修士的功法,大多来自自家仙门道统,珍贵非凡,根本不能泄露出去。

  就说妖兽的天赋问题吧,那是来自血脉的传承。

  史上能够得到这些传承的人族不多,毕竟妖兽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只是这事情对于叶纯来说并不难。

  只要对方说得出来,就迟早会着她的道。

  只要好好的掌握一门技术,绝对可以发家致富。

  至于感官方面,林峰也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在这里所有人都是敌人,甚至于来自于一天的不同道统,都会为了一些珍贵的造化而翻脸,更不要说是九天之人了。

  九大天地,素来都有矛盾。

  这是深入骨子里,由天主级别的高手引发的矛盾,别看这些战斗只在天主之间爆发,那是因为被卷进来的九天高手,大多都已经完蛋了。

  没完蛋的那一批,都葬在了炽阳天之中。

  比如苍茫天,据说是当年九天的主战场之一,彻底被打残了,如小大佬,神风女帝这般高手,都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圣人都是成片的陨落。

  如今活下来的人绝对不会多,如小大佬这样的二五仔,可能不太会在意,毕竟对于前世的记忆,已经相当模糊了。

  她属于成功活出第二世的人,是另外一种不同的存在。

  不像是夺舍重生一般,带着完整的记忆以及人格,以往异域那个天下第二是什么样子的,林峰不知道。

  但唯独可以肯定,绝对跟小大佬是两个极端不同的人物。

  苍茫天存活的高手,说不恨着其他八天的天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家人朋友爱人以及家园,尽数毁灭在那一战之中。

  这种恨意,足够灼烧到其余八天的原住民身上。

  倘若他们有能力,绝对会血洗八天,根本不会去考虑是谁做过的事情。

  你们天主犯的事情,当然要由你们来承担,要不然我们这怒火,朝着哪里去发泄。

  其余八天都是如此。

  相互间不会友好,从目前林峰所接触的幽冥天、朱武天以及月炎天来看,就已经是如此了,也就是说,大佬残魂所说的事情,迟早都会应验。

  九天终有碰撞的一天。

  无论是为仇,为权,还是为了表明忠心,大家都得做过一场才行。

  在这种情况下,炽阳天无疑是炮灰一般的存在。

  一个小大佬护不住,大佬残魂和蒲魔树也护不住,她们早已经不在巅峰时期,尤其是大佬残魂,如今处在随时都可能消失的状态之下。

  有叶诗和老三两人搞事,当然是非常顺利了。

  毕竟这两人假扮的都是王虫级别的人物,又是月炎天这一船最强的两个高手,加上手上这条王后级别的女怪物。

  直接将屎盆子扣在其他两天高手头上就可以了。

  三方势力确定了损失,其余两天各自损失了一百名长生仙高手,可以说是无一生还,月炎天这一边也是如此。

  都认为是对方的人耍了手段,抢走了仙殿传承,所以爆发起大战来。

  不是他们不够聪明,而是中间有老三搞事。

  这货一人分别扮演数个角色,一会是月炎天的老大,一会是朱武天的妖族,有时候又变成了幽冥天的鬼族。

  戏精做派,已经成为了一阵本能。

  她是真的演谁像谁,更有幻术加成,以及几十年坑蒙拐骗的经历,彻底神了。

  有时候还特意伪造证据,这里留点线索,那里留点漏洞,直指其他一天高手,一个人演出了一场大戏,活生生让三天势力闹得不可开交,彻底打了起来。

  这一打起来,她就如鱼得水了。

  一边捉人,一边偷东西,还顺带着一边去偷学别人武技以及修炼功法,整个战场简直成了她的天下。

  叶诗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老三这人向来只管惹事,从来不擦屁股,以前有叶春秋帮着擦。

  如今叶春秋不在了,就轮到叶诗来了。

  “这家伙真特么神了。”林峰禁不住感叹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