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较直接,当即道明来意道:“我要进你识海去看看。”

  林峰看了看她,在自己面前,老三还是会显出真容,双方还是交易状态,林峰自然也不会拒绝,当即点了点头,打开识海,任由她进入其中。

  “怎么打败他?”老三第一句话就问起这个问题。

  看样子是觊觎自己的太上灵宝鉴许久了,恐怕从四师姐和五师姐那里套了不少话出来,对于这个研究已经透彻,丝毫不见生涩感。

  林峰鄙视了一下,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问得出来。

  “他是谁?”太上灵宝鉴类似于问答模块,此刻文字拼凑起来,居然对于老三的问题有了反应,询问了起来。

  这点就连老三都没想到,她不过是随口一问,试试效果而已,没想到还真能成功。

  “林峰!”老三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打不过他。”

  “我问怎么才能打得过!长生仙境界行不行?”

  “不行!”

  “圣人境界呢?”

  “也不行!”

  老三目光狠狠的瞪了过来,八成是觉得林峰作弊,故意在干扰太上灵宝鉴,她自问自己现在的确不是林峰的对手。

  毕竟林峰所学诡异,先不说几本太上九经。

  单说他如今所拥有的长生气息,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但是老三也在努力,也在开创自己的功法,长生境界不如人,圣人境界未必不可以超过去。

  哪怕是太上灵宝鉴的回答,老三也没有任何动摇。

  她内心十分坚定,看样子这辈子是非要跟林峰闹到底了。

  林峰尴尬道:“老三,其实我们完全没必要这样吧!”

  “现在我不是你对手,圣人境界我们走着瞧!”老三冷哼起来,压根就没有和解的意思。

  她看向那面林峰竖起来的墙壁,继续询问道:“我到底是什么存在?”

  太上灵宝鉴的速度显然慢了起来,林峰在帮她询问,然后告知她想要知道的答案,直接原封不动的显现出来。

  但是这个问题估计是太难了,以至于太上灵宝鉴的反应都慢了许多。

  老三眉头一皱,看了看林峰识海化身。

  林峰连忙说道:“你先等等,答案还没有出来。”

  太上灵宝鉴运转了半天,最终化为几个简单的大字,因劫而生,应劫而亡。

  别说是老三皱眉,就连林峰都觉得奇怪。

  当年女帝等人就说过这个问题,可她已经应了门主叶春秋的劫,为什么还会冒出这句话来。

  叶纯疑惑道:“没了?”

  “真没了。”林峰说道,这可不是忽悠她的。

  老三哼了一声,接下来便询问起修炼方面的问题,她算是明白了,要么是太上灵宝鉴在搞鬼,要么就是林峰在搞鬼。

  想要越过林峰知道一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

  修炼方面的问题,她看准了林峰不懂,才这么大咧咧的询问起来。

  问题方面,林峰看了看,也确实不怎么懂,毕竟这不是自己在行的东西,而且老三肯定藏私,变着法子在问,担心被自己察觉。

  这点林峰不在意,直接将问题和答案记住就可以了。

  人多力量大,自己不清楚的,完全可以去问几位师姐,总能弄明白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老三做事干净利落,又是有备而来,没多久功夫,就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这才离开了。

  林峰看她离开的时候,分明是用二师姐的样子,不由苦笑起来。

  这家伙整天不安生,不知道又要去搞什么事情,不过现在她至少不会坑死人,问题就不是那么大了。

  柳笑笑心里其实对她也没多大的气了,自己没事,她损失的那点东西,也不算多么贵重,老三最起码没有偷光她的东西。

  加上知道老三的事情之后,内心也是很同情她的。

  而叶春秋是柳笑笑师父,这一点算是福泽吧。

  林峰带着这些问题,找到易千雪等人。

  柳笑笑琢磨了一阵子道:“只能看出她想要自创功法,其他的就不清楚了,以我们的情况来说,猜测不出她具体的问题来,毕竟她最近的知识量很庞大。”

  能不庞大么,最近平白无故多了几天高手帮她凑功法,总能被她摸索出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来。

  自己等人也不能帮她什么,全靠她自己努力了。

  林峰将在颢魄天战船上打听来的事情讲了出来,柳笑笑诧异道:“大圣道统?”

  “有可能而已,对方也不确定,但如果真有大圣道统参与进来,理应会去传承之塔的最高处,那里有培养大圣的秘密。”林峰继续说道。

  易千雪好奇道:“我们现在准备做什么?”

  林峰苦笑道:“直接绕过对方,去更上层的地方吧!”

  “不打吗?”易千雪遗憾的说道。

  林峰点了点头道:“没必要打起来,我们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再上去,敌人会越来越多,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了。”

  “可对方肯?”林若雨疑惑道。

  林峰点了点头道:“这就要以德服人了!”

  在船上准备了些日子之后,林峰等人才放开小大佬法旨,使得力量激发出来,整个第一层之中,都笼罩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之下。

  颢魄天众人肝胆俱裂,不少高手眼看着这股力量攀升而起。

  “大圣道统的人!!”有高手惊呼起来。

  “那我们的人呢!”

  他们当初就已经排派出了不少高手前往苍茫天战船,想要偷偷摸摸的篡夺身体,但现在看来,问题大条了。

  最近颢魄天战船上又非常凌乱。

  无缘无故死了数百名高手,不但身躯枯竭,就连神魂都是萎靡不振,怕是也支撑不了多久了,这手法十分恐怖。

  让人不禁推测,是不是因为自己等人得罪了大圣道统的人,才会招惹来报复。

  他们看向战船中的巨石,可惜巨石的力量依旧不够,还不足以催发出大圣境界的力量来,不然他们也不会畏惧对方。

  只希望其他人已经催发出了神灵力量,否则这一阵之中,颢魄天占据不到优势。

  毕竟大圣道统的人也参与了进来,而且很可能不止一个,如果按照他们目前的实力来说,肯定是不够应付的。

  “可惜了,倘若神灵能够苏醒,大圣算什么!”当即有高手愤然道。

  旁人安慰道:“无妨,只要能够积累足够的力量,就可以催动神灵之力,将他们彻底击溃,大圣道统算什么,被剿灭在这里,谁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他是披着鬼族的外皮,目光阴测测的,看起来十分瘆人。

  “可我们对他们动了手,这次怕是没那么容易揭过!”

  “没关系,赔偿一些东西即可,反正我们都是我们用不到的,直接给他们!”

  看着颢魄天高手送来的东西,林峰不禁感叹起来,这些家伙果然上道。

  老三时间终归有限,能掏出对方的功法,但是宝贝什么的,只能顺手拿一些,不及对方送来的重礼多。

  王六等人看着这批资源内心都在发颤。

  大圣道统就是这么恐怖,刚刚展露出力量,根本没有任何指示,对方就眼巴巴的送上东西来赔罪了。

  要是他们也是大圣道统的人,恐怕这会必然是风光满满。

  想到这里,王六不禁捏紧了拳头,传承之塔,既然是万圣门大圣高手上万的原因,那么就必然有踏上这条路的办法。

  只要找到那个办法,他王家不仅仅会成为大圣道统,甚至于自己还可以成为大圣,正可谓是风光无限了。

  颢魄天识趣的做法,林峰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也没多大的戾气,直接请诸位高手来讲讲道。

  炽阳天这种一言不合就让人来讲道的做法,几乎都快成了一个传统了。

  王六等人苦笑不已,这段时间,他们才刚刚讲完呢,现在又轮到颢魄天的高手了。

  颢魄天高手也是一愣,讲道?

  讲道做什么,大圣道统缺自己等人的心得体会么,难不成是斩首行动,将自己等人诓骗过去,然后彻底剿灭?

  这又不太可能,毕竟单凭大圣的法旨,他们都抵抗不住。

  所以诸多高手带着疑惑上了炽阳天战船,真的讲起了自身的修炼之道。

  林峰等人看起来是真的想要他们讲道而已,并没有什么阴谋,这才让诸多高手松了口气,讲讲修炼之道而已,问题不大。

  这是对于他们来说,可对于炽阳天的高手来说,这就有些难能珍贵了。

  这可是神魂的修炼之道,可以衍生出神识修炼之法,应对炽阳天的灵魄修炼之道,可那种道路太麻烦,目前已知的就只有林峰和叶纯修炼成功过。

  有了这些高手解惑,无疑是给他们铺出了一条坦荡荡的大道。

  尤其是佛门弟子,颢魄天某些方面的修炼之法,居然能够迎合他们的修炼功法,这点就连林峰都诧异无比。

  “这……类似于信仰?”林峰皱起了眉头。

  这一族那种献祭的力量,便如同这种一般,可好像又有所区别,因为不是一种纯粹的信仰,而是分割身体一部分的力量,献祭给所谓神灵。

  九天的谜团渐渐揭开,可林峰却觉得事情更麻烦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