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面出乎意料的混乱。

  这些修士们压抑的太久,心底的血气已经沉寂了太久,此刻彻底爆发出来,简直就是要翻天了。

  自发的联手攻击,自发的联手报复。

  修为足够的,就独自挡住一名高手,给其他人争取机会,修为低下的,就联起手来,去拼修为更高的城卫军。

  有些人满城乱冲,在寻找自己的仇人。

  此刻不少人才暴露出目的,待在这所谓的武王城中,都是在寻找机会,为了自己的亲人朋友报仇。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公子哥们,跟圣王有关系的人,已经彻底疯了。

  他们本来修为就算不上太高,平日里全靠圣王积威来招摇晃市,如今这些修士已经红了眼,根本不顾后果,圣王的名头也就不好使了。

  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

  如果不是林峰等人,他们不会知道圣王究竟有多狠,尤其是归顺他,崇拜他的人,此刻也彻底疯狂了。

  自己所崇拜的偶像,不过是个暴君,杀人如麻的疯子,谁能受得了。

  一名年轻高手直接将脑袋上的帽子撸了下来,狠狠的扔在地上,又嫌弃不过瘾,还特意踩了两脚。

  “猪狗不如的东西!”这名青年怒吼起来。

  崇拜过来,崇拜过去,即使老一辈的指责,他依旧为自己的偶像说尽了好话,却没想到自己的偶像是这种人,几乎要崩溃了。

  对方直接提起长剑,就朝着城卫军杀了过去。

  看着这种场面,林峰出乎意料的很平静,到了长生仙这个境界之后,与自己不相关的事情,不会让心境产生太大波动。

  柳笑笑等人也在诧异。

  毕竟她们也有这种感觉,可是平日里根本感受不到,直到面对这种情况,才明白自己出乎意料的冷静。

  哪怕身前有人厮杀,她们连眼睛都不会眨动一下。

  林峰毕竟是和平年代走来的人,虽说经历过无数次厮杀,可有些东西,本性早已经注定,想要改过来不容易。

  这些人数落圣主的罪状,一字不落的进入了林峰耳中。

  林峰甚至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是从星辰小世界飞身而来的,毕竟很多事情,都不是炽阳天本土人能够做出来的。

  有些事情,不是说做得不好。

  有些举措只要施行得当,经过时间打磨,慢慢的融入修士们的生活之中,他们自然而然就会体会到那种好处。

  比如千峰堂的糕点,使得修士们找到了一点乐趣。

  再比如五师姐的流水线炼制法宝手段,虽说档次低了许多,曾被炼器高手指责过,可大家都明白,这天下的高手并不多,也不是每个人都财大气粗。

  不少人甚至连法宝都买不起,只能准备几颗丹药,就去闯秘境。

  一些秘境甚至被人把持住了,需要交纳一定的费用才能进入,还需要将自己舍生忘死得到的东西,分出一大半来。

  他们的灵石并不多,能够用低廉的价格,买到一个不算太差的法宝,也会给他们闯秘境带来一丝心安。

  女人坊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

  将美丽和实力融为一体,改良了宝衣的制作方式,在提升防御力的同时,还保持了美感,这是双赢的事情。

  柳笑笑赚了钱,修士们买到了心意的物品,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

  林峰所设计的一些跨时代服饰,推行的并不顺利,女人坊有些产品,甚至是被迫下架的,做生意就是如此,有亏有赚在所难免。

  推行不顺利,不代表炽阳天的人接受不了。

  只是接受这些东西,必须要从时间上来出发,任何一种改革,在人的眼中,都是一种离经叛道。

  失败的产品也不是全然失败,虽然不利于战斗穿着,但是却给不少修士带来了私房情趣。

  这点上林峰绝对不是空口说白话。

  毕竟有汉庭洞府存在,林峰虽然不至于去窥视别人的隐私,但是柳笑笑的人多少会统计一下,每个月私会的修士有多少,整个汉庭洞府钟点房一天有多少销量。

  圣主坏就坏在太过自私。

  不是说对自己人好是不对的事情,但是却不能像他这样一味的包庇自己人。

  走到他这个位置的人,就算是有所偏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林峰自己就在偏袒师姐们。

  但是凡事必须有个度。

  林峰从来没想过将玄机门的财产,偷偷地转移到柳笑笑的名下。

  柳笑笑也从来没有要求过这一点,甚至于林若雨有无数次机会,可以贪墨一些玄机门的产物,她都没有去做。

  对于林峰等人而言,玄机门是自己的家。

  所有人都是家人,都是自己人。

  圣主想要均分天下财产,打到一些修真大家族,多半也是为了自己,毕竟修真大家族实力越强,他坐在上面就不安稳。

  这种方式可行,可问题就出在他有些事情做得太过分了。

  收税也是正常的事情,林峰所掌控的炽阳天之下,收税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也没有多少人会抵触。

  放贷的事情,林峰和柳笑笑两个人也干。

  可那纯粹是做好人,虽说也有一定的利润,但绝对不会太大,还是从长远方面来看。

  林峰一心只想着炽阳天好,而圣主却一心只想着自己好。

  林若雨当即感慨道:“我觉得还是你处理的比较好,虽然处理事情温吞吞的,纯粹是一点点的磨过来,可至少已经是顺手推舟的事情,不至于遇到这种阻碍。”

  林峰苦笑了一声,自己不敢迈大步子,其实也是在摸索之中而已。

  自己没看过什么厚黑录,也不懂什么人心,做事情的目的其实很单纯,只是一心为了大家好而已。

  玄机门本身就是一个大家庭,没有这种包容力的人,很难做到门主的位置。

  这不代表自己不会犯错,不会失败,所以才有百峰长老的出现,林峰没想过取缔他们,毕竟这是一种制衡。

  就连林峰自己都明白,也许自己有一天会被力量腐朽,会被权利腐朽,从而走上一条没有终点的岔路。

  那个时候,这个大家庭的力量才会显现出来。

  不过看了看诸位师姐,林峰就觉得这样挺好的,就自己这种没有雄心壮志的人,估计是不可能走岔的。

  “够了!”

  场面越来越混乱,林峰最终叹了口气,不得不出声阻止。

  场面瞬间静了下来,即使场面很混乱,可林峰的声音,就如同在每一个人耳边轻语一般,虽然很轻,但是不容置疑,任何人都不能反抗,那是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使得这些修士们纷纷愣住了。

  当即有修士扭头看过来,似乎有些不解。

  林峰摇头道:“杀了他们固然痛快,闹起来固然畅快,可闹成这个样子之后,你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如何面对圣主的怒火,如何面对整个圣王朝的追杀?”

  修士们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

  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想,不过是被愤怒所驱使,被压抑的怒火煽动,才做下了这种事情,此时此刻,心里才猛地一凉。

  “杀了他们之后,我跟圣王朝就彻底决裂了,需要面对的是圣主的怒火,以及圣王朝的追杀,就凭我能活下来吗?”

  “杀就杀了,我贱命一条,活着就是为了报仇,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若雨看了这人一样,对方年纪并不小,修士普遍面嫩,实际年龄可能还要大上一些,她当即冷哼道:“长点脑子好不好,你们既然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能死在这里,二十四城之中,与你们有一样心情的人绝对不少,他们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中,难道不应该告知他们这些事情吗?”

  “我……”那人想要反驳,可人群渐渐散开,一名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

  林峰修为高深,神识强大,这个老者林峰也注意过,对方虽然参与战斗,但是并没有造就什么杀孽,如今一身不沾丝毫血迹,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境九品境界,实力非同凡响。

  他迈步走来,气势并不高,弓着背,右手拉着一个年级并不大的小孩子。

  “我曾经是圣主麾下护龙军团的一员,也是因为看不惯对方作为,所以才选择了远走他乡,诸位可否听我一言?”

  话音沉稳,不骄不躁,这老人年纪很大,很多事情都看得透彻。

  众人屏息,仿佛不想错过他的话一样。

  其实许多人都知道他的来历,也知道他的事情,虽然曾经是圣王朝的人,却并没有造就什么杀孽,甚至可以在圣王朝最为辉煌的时候离开。

  护龙军团,那可是直属圣主的军团,留在里面,那就代表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他却毅然离开了,只因为看不惯圣王朝的这种作风。

  所以众人压根不恨他,反而钦佩着他。

  “事情已经做下了,以那个人的脾气,不会放任我们任何一人活着,甚至不止是你们,你们的朋友亲人爱人,都逃不过他的毒手,这等谋反大罪,圣典之中已经载明,是诛十族的大罪!我知道你们不怕死,但是那些无辜的人呢?”

  在场人都有些惶恐起来。

  修士也是人,也有亲人朋友,自己犯了事情,这些不知情的人,却要因此受到折磨,是个人良心都会受到煎熬的。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