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档1995 86、86

小说:回档1995 作者:爱看天 更新时间:2019-05-24 00:00:45 源网站:2KXS
  鞭炮声响了一阵, 很快就缓和下来, 黎舟看到老人的僵硬也在慢慢缓和, 但是他没有再提刚才的话题,也不跟大家继续说笑。不过黎江好像并没有察觉一样, 又说了一个关于画作方面的笑话,哄着黎曼笑了一会,他抬头看了黎舟问道:“大哥也去吧?”

  黎舟愣了下, 道:“去哪?”

  黎江道:“刚才大哥都没认真听我说话,我在跟妈妈聊今年画展的事,她之前不是还有一场音乐会想听吗, 反正离着不远,这两天我们可以去逛逛。”

  黎曼对这些很感兴趣,但是也知道这都是比较枯燥的, 对他道:“不用了, 就只看看画展就好,你又不喜欢音乐会……”

  “我是不怎么喜欢, 但是大哥喜欢啊。”黎江冲大哥眨眨眼睛,笑道:“对吧, 哥?”

  黎舟顺着他点点头,应下来。

  黎曼看到才略微松了口气, 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那我们就一起去看。”她又问了老人:“爸爸也去吗?”

  黎老想了一会,还是摇摇头:“我有点不太舒服。”

  黎曼紧张起来,她靠近了关切道:“怎么了, 是又头疼了吗?要不要去医院?”

  黎老缓声道:“不用,让家里的医生来一下就好。”

  黎老这边有一个随行医生还有两个看护,老人坐在那等了没两分钟,医护人员就过来了,低声询问了他几句,他听着就慢慢点头,医生扶着他起身,老人看了用餐的几位略有些抱歉道:“我吃的差不多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去休息一会,年纪大了身子不中用了。”

  黎江擦了擦手,站起身来道:“外公我送您回去。”

  黎老答应了,被黎江和医生一左一右扶着送回了房间。

  餐桌上只剩下了黎曼和黎舟。

  黎曼看着老人离开的方向,好一会才收回担忧的视线,她咬着唇眼睛里有泪水滚动,但是眨眨眼睛,又努力把那点泛着鼻酸的感觉压下去,她小声对大儿子道:“小舟,你看到了吗?”

  黎舟点点头,“是有点不太对劲,外公对鞭炮声好像很敏感。”

  黎曼绞着手指,指尖都有些发白,她眉头紧紧皱起来小声道:“我觉得很奇怪,刚刚那样的情况发生好几次了,有的时候,你外公看着我就好像不认识我一样……我很怕……小舟,我很害怕。”

  黎舟站起身来从椅背后面轻轻拥抱了她一下,黎曼倚靠在他怀里,肩膀微微抽动,她是真的在担心,更多的还有难过。

  黎舟心里大概有了一个猜测,但是很快又自己否认了……他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消息流露出来,江心远数次试探,但凡知道一丁点的风声,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大好时机。

  他一边轻声安抚着黎曼,一边在心里胡乱猜测着,几种可怕的疾病名称一闪而过,从心脏到脑部,甚至都想到了他的眼睛和听力,但是都觉得不太对。黎老明年的时候还会亲自出面去购置地皮,甚至几年后还有出现的身影,他的病不会是突然出现。

  但是他上一世跟在江心远身边,确实从前两年开始就再也没有单独和外公见过面。

  黎曼的眼睛有些红,她怕让人看出来,就先自己离开了,没有留下守岁。

  老人身体不好,家里也没有那么多规矩,黎舟拿了外套送她过去,特意多留了一会陪陪她,他坐在黎曼床边的小凳上,看着她握着自己的手慢慢入睡了,才轻轻松开她一些。黎曼的手很纤细,苍白皮肤下隐约都能看到青色的血管,脆弱到几乎透明,但这双手又可以支撑她一连十数小时在画布上提笔描画出那些精妙绝伦的画作。

  她不是蒲草,即便是细弱的藤蔓,也带着自己的韧劲。

  在搭建出的一缕光的保护下,努力向上攀爬,努力向阳而活。

  黎舟看着她的那双手眼神里带了点暖意,帮她把手放回去,细心掖好了被角,起身离开了。

  黎舟慢慢走回了黎老那边,路上想了许多。

  等到了家中,他把外套脱下去探望老人的时候,在走廊正好碰到了刚从卧室出来的医生,他上前问道:“外公怎么样了?”

  医生道:“好些了,小少爷在里面哄着吃了药,这会儿正在休息。”

  黎舟又问:“前些天看着体检报告一切都还好,怎么会又突然头疼?”

  医生轻轻叹了口气:“老人年纪大了,七十多了身体确实不如从前,而且年轻时候也落下了些病根,只能慢慢调理。”

  黎舟点点头,又迟疑道:“外公现在比平时吃饭少,有些时候吃一半就说饱了要走……”

  医生神色如常,答道:“很正常,像是这个年纪的老人,一般食欲都会下降,老小孩儿吗,都是这样的,有些还会嗜睡,针对某些反应也比平时慢一些,这都是正常的。”

  黎舟同他聊了几句,就点点头让医生离开了。

  医生说的每个字都没错,但是黎舟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他来的路上认真回想了一遍老人这几天的表现,尤其是今天晚上在餐桌上一瞬间的失神怔愣,那不是身体虚弱或者生病的样子,老人的身体还算硬朗,但是他有些时候,需要反应一下才能适应眼前的环境,才能重新认出眼前的人——包括他最疼爱的女儿。

  黎舟喉头有些哽咽,他手掌放在门把手上颤抖着,但是始终没有勇气打开那扇门。

  在他的印象里,老人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他是威严的领导者,是牢牢护住整个黎家的主心骨,是在风雨飘摇的时候沉稳有力的掌舵人,也是最最慈爱的外公——教他认第一个字,抱着他读书习字,还会偷偷给他和弟弟吃糖,只要他来,老人的桌上永远都会有一碟蝴蝶酥。

  他站在门口,略微停了几分钟,又离开了。

  ****

  晚上的时候,黎舟在卧室睡觉,门口又传来几声轻微的敲门声。

  黎舟都已经习惯了弟弟这几天晚上来跟他诉说一下自己那点“小恋情”,应了一声,让他进来。

  但是这次男孩心事更重显得有些犹豫,他脱了鞋子上床抱着大哥,吞吞吐吐的只说了几个字,就又停下了。

  黎舟侧身道:“不用什么事都告诉我。”

  后面的男孩抱着他更用力了几分,眉头皱地能打结。

  “暗恋这件事应该放在心里,而不是挂在嘴上。”

  怀里的人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黎江愣了下,很快又用额头抵着他肩上笑了一声。

  黎舟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还在指导他,“虽然我没有谈过对象,但是也看到过,你要是喜欢对方的话,可以等过两年去跟对方告白,留着亲自跟她说。”

  黎江声音都软了几分,轻声笑道:“嗯,我听你的。”

  兄弟两个都默契的没有提到关于黎老的事,不过这次黎舟早上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床铺上冰凉凉的,睡在这的男孩一早就离开了,没有跟平时一样跟他腻歪。

  他起床洗漱了之后,就有人送了一身正装过来,是量身定制的小西装,外面一件黑色大衣也是配套的,看起来像是要去参加什么正式场合。

  送衣服来的人道:“大少爷上午试试看,有什么不合适的还可以修改,等下午的时候可以穿着去音乐会了。”

  黎舟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的时候弟弟提到的那场新年音乐会,就接过那套衣服,试了一下,衣服很合身,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他听见门口有响动,头也不回道:“挺好的,不用再修改了。”

  门口站着的人没回话,只吹了一声口哨。

  黎舟抬头去看,就看到了弟弟也穿了一身同样的衣服站在那看他,外套搭在手臂上,十四五岁的男孩带着少年的俊美和傲气,单是站在那里眸子里就像是盛满了星光,温顺又眷恋。

  “大哥穿这身衣服可真好看。”

  被那双眼睛带着一点惊艳之色看着,任何人的自信心都会得到膨胀,黎舟本来觉得也只是合身的衣服,被他这么一看自己都觉得不错了,点头也称赞了他一句:“你穿着也不错。”

  黎江笑了一声,走过来帮他弄了一下衣领的褶皱,“没有大哥好看。”

  黎舟微微仰头,方便他整理。

  少年就又靠近了一点,鼻尖几乎蹭过他下巴,带着点笑意道:“大哥最好看了。”

  黎曼也做了一件新的礼服,看起来跟兄弟两个的有些相仿,被黎江取笑了她的小心思,直接对她道:“妈妈想跟我们穿母子装就直说啊,为什么还要找听音乐会的借口?”

  黎曼脸颊泛红,“才不是,我也想听啊。”

  “我才不信,妈妈才是最会骗人的。”

  “没有,不信你问小舟,我之前还写信提过音乐会的呀……”

  母子两个对话又开始偏于幼稚,黎舟站在一旁听着没有阻拦,大概这就是黎家人对自己亲人的态度吧,不管是外公还是黎曼妈妈,甚至是黎江,他们在外面的时候都看起来不是严厉就是高冷不食人间烟火,但私底下都像是小孩子一样。

  他们下午去听音乐会的时候,黎老正在午休,没有下来送他们。

  黎曼看起来不是很担心,还在宽慰他们兄弟两个,但是她握着黎舟的手微微有些发抖,泄露了她的情绪。

  黎舟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臂弯里,让她挽着,“妈妈没事,我在这里。”

  黎曼抬头看着他。

  黎舟帮她整理了一下额前落下的碎发,微笑道:“黎江也在,我们都陪着你。”

  车子上路的时候,分了两辆,后面一辆上跟着保镖,港城出了几起绑架案,弄得这边的人也跟着小心了许多。

  到了音乐会门口,黎舟忽然停下脚步,微微皱眉道:“我有点不太舒服,想回去休息下。”

  黎江很担心,问道:“哥,怎么了?”

  “可能是昨天晚上窗子没关好,有点发热,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黎舟咳了一声,唇色确实比平时白了些许,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黎江很担心,音乐会门口等着很多人,他刚向大哥那边迈了一步,很快就被一旁的妈妈挽住了胳膊,黎曼看起来有些紧张,她常年待在家中,也是很长时间没有出来接触这样多的人了,她犹豫着小声道:“要不,我们一起回去吧,我不想一个人在这里看……”

  黎江掌心覆在她手上安抚了几句,黎舟也走过来道:“你留下陪妈妈看完,我一个人回去,可能有点小感冒,休息一天就好了。”

  黎江皱着眉头,还是答应了,叮嘱他道:“大哥到了给我发个信息,别忘了让医生看看,给你开点药。”

  “好。”

  黎舟回去的时候身边也跟着一个保镖,和黎江他们一样。为了安全起见,刁明山下足了功夫,黎家的保镖看起来有些木讷,扔在人群里一眨眼就认不出来的那种,但是略微有些反光照过来的时候,他们的一双眼睛都会在一瞬间发亮,换了身形不动神色护在他们身边。

  是经过正规训练的那种。

  黎舟到家之后,管家有些意外,但还是接过了他的外套,“大少爷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黎舟道:“有些事,外公醒了吗?”

  管家道:“这会儿刚醒,应该在书房,老爷子吩咐了,大少爷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上去找他。”

  黎舟点点头,正准备上楼,就听到外面有些喧哗声,他抬头看了一眼,透过玻璃只看到外面的花园,也看不太清楚门口发生了什么事。

  管家出去一趟,很快就又进来了,他跟几个人想要阻拦又不敢真的拦着对方,想闯进来的人有些野蛮,没听他们一路的劝说,硬是挤了进来。

  “我是来探望老爷子的,你们这么拦着,还拿不拿我当一家人看待?”江心远带着侄子江彭亮不顾阻拦走了进来,他毕竟是黎家的姑爷,即便是一年多未曾露面,这些人也不好使劲阻拦。

  黎舟从楼梯上走下来,道:“让他进来。”

  江心远虽然进了门,但是站在门口寸步难行,他自己穿了一套不太合身的大衣,这会儿衣服都有些乱了,有点狼狈,他听见声音就抬头去看,瞧见站在水晶吊灯下一身正装打扮的少年,恍惚一下才想起这是黎舟,他曾经的大儿子。

  黎舟这一年多显然过的很好,他长高了许多,五官也长开了一些,看起来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不同于黎家人的精致和尊贵,他看起来神色平淡,但身上带着一种野性和韧劲儿似的生命力,整个人带着从内而外的自信,站在那丝毫不输给成年人。

  黎舟身边跟着保镖,又是在家中,并不畏惧什么,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了江心远道:“坐。”

  江心远脸色难看,但是让他更难堪的是,黎家那些下人竟然当真听从黎舟的一句吩咐把他们放开了,放佛刚才的抵挡不存在一样。

  江心远黑着脸坐过去。

  江彭亮紧跟在后面,他在西北晒黑了许多,看起来腰背微微弯曲不敢在江心远面前放肆,但是他也只是对自己的叔叔畏惧,看到黎舟坦然坐在他们对面的时候,江彭亮脸上立刻显出意思怒气来,恼怒道:“你是怎么跟我叔说话的?”

  黎舟轻笑一声,笑意未达眼底,“那我该怎么称呼,江先生?”

  “黎舟!”

  “我现在已经不姓黎了,江先生帮我找到了父母,虽然给的住址并不对,但总归是不算远,我在那边用了半个月时间自己找到了他们,现在我姓陆。”黎舟坐在那缓声道,又看了管家吩咐,“去给刁先生打个电话,黎江他们去听音乐会,怕是一时半会回不来,就说西北分公司的江先生赶回来了,看起来很匆忙,怕是有什么公司上的急事等着处理吧。”

  管家答应了一下,去打电话。

  江心远忙道:“我想见老爷子,就坐在这里等就好。”

  管家脚步顿了一下,回头应了一声,很快就有人端了茶水和点心上来,不过没有多停留,很快就走了。

  江彭亮低声用模糊的声音说了两句什么,虽然听不太清楚,但是看他的神情就知道那一定是讽刺挖苦的话。

  黎舟不为所动。

  他不说话,江心远坐在那也没有先开口,只是再面对这个儿子的时候他心里非常不舒服。当初黎舟转户籍的时候,他就觉得好像平白一个人脱离了他的控制,一年后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了,他路上想好的话,恐怕都无法用上。

  因为眼前这个少年,显然并不会听他的,甚至还会以牙还牙。

  江心远沉默不语,低头思索着。

  江彭亮又低声挖苦了几句“白眼狼”一类的话,他以为黎家人不在,对上黎舟也不这么客气。

  黎舟把茶泼在他脸上,“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连一杯茶都不配。”

  江心远坐在一旁,微微皱眉带着警告道,“黎舟,你做什么!”

  黎舟道,“没做什么,只是祸从口出,这里毕竟还姓黎,要注意些好。”

  黎舟坐在这只是为了拖延一下时间,刁明山应该快要来了。江彭亮起身想要去整理一下自己身上,保镖和黎家里人把他们两人围住,送了一条干毛巾给他,“这里不比其他地方,还是不要随便走动的好。”

  江彭亮神色有些尴尬,嘟囔了一句又老实坐了回去。

  很快管家又过来了,对江心远道:“老爷子请姑爷上去。”

  江心远带了点狐疑,看了黎舟一眼,但还是上去了。

  长辈离开之后,客厅里只剩下黎舟和江彭亮,黎舟微微皱眉,他对这个人可没什么耐心。

  江彭亮带着仇视又贪婪的目光看着他手腕上的表和身上做工考究的新西装,道:“哎,黎舟,你以为黎家真拿你当自己人?你不过是领养来的,甚至关系都没有我亲厚,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比你有资格。”

  江彭亮要起身,但是被黎舟的保镖制住了,一时也不敢造次,但依旧愤愤道,“你不过就是……”如果不是出身不同,谁坐在那个位置上,都会一样优秀,他愤恨的想着。

  “江彭亮,人和人是不同的。”黎舟打断他。

  黎舟看了江彭亮一眼,又看了江心远刚才坐着的位置,嘴边微微扬起一点带了嘲讽道:“狗和狗也是不一样的。”

  江彭亮缓了一会才明白过来他在骂自己,立刻怒道,“你说什么!”

  江心远好歹还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但是江彭亮被惯坏了,即便是这两年已经收敛了一些,他父母毕竟是出事了,他比以前收敛了一些,但是眼神也更加阴郁。

  还以为是一条咬人不叫的狗,但还是会呲牙。

  黎舟淡淡看着他,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江彭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人好大喜功,一点能力都没有,如果不是当初江心远给他找了一个有点能力的妻家,怕是几次都保不住这个人,说到底,是真的蠢。

  楼上来人请了黎舟上去。

  黎老在教训江心远,对方站在老人书房里,额上带着细密的汗水,握紧了手低头应是,能看得出他的紧张,不是装出来的。

  “曼曼身体很好,黎江在这里也很好,你要是想见他们,就留下一起吃个饭,但是不要说接黎江回去的事了,你照顾不好他。”

  “是,父亲,我只是有些想他们,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黎老点头道:“这也是人之常情,你可以调回来,这边学校也多,你可以回来一边教书一边陪着他们。不过你之前的那些课题已经过时了,这么多年过去,突然一下恢复也是有些困难,慢慢从头开始稳扎稳打地来吧。”

  江心远慢慢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到了嘴边的话,放缓了声音道:“父亲,我不是不想听您的,只是我已经习惯了公司的事,十年前是您让我参与公司事务,现在您又让我回学校去,您从未问过我自己想做的事……”

  黎老平静的看着他问:“你想做什么?”

  江心远站在那沉默着。

  黎老扔了手头的书在桌上,发出砰地一声响动,语气带了几分严厉:“你就是不想听话。”

  “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曼曼的病是怎么落下的,你心里不清楚?!你站在这,口口声声说想他们,想团圆,但是你看看你要做的事!”黎老是真的动怒了,一拐杖狠狠抽在他肩头,江心远闷哼一声,站在那扛了没敢动。“你就是要拆散她们母子,你干的是人事吗!曼曼为了你,差点命都没了,她丢了两个孩子,两个啊!”

  黎舟上前扶住老人,低声喊了外公。

  黎老被他扶着,眼睛直直看着江心远冷声道:“我活着一天,就护着他们母子一天,你自己无能照顾不好她,就给我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