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53章 两人

小说:全知全能者 作者:李仲道 更新时间:2019-06-09 18:22:42 源网站:笔趣阁qu
  当许同辉和田浩两人从莫可名状的颤栗中回复过来,转瞬,就又被这个院子的豪华给震惊了。

  田浩且不提,他的见识是摆在那里。

  而就连许同辉,看着这个院子也是开始目瞪口呆。

  他又同样何曾见过这样的宅子?庄家的“豪宅大院”和其一比,简直就成了土疙瘩。

  后面,是几栋房屋交错排列。

  其间,穿插以长廊、凉亭、土坡、流水等,而那水是直接引入的外面河水,与河道相连的接入处、流出处,都有蓄水池,然后通过蓄水池构建整个宅院的流水系统。

  然后围绕着这水流之处,随处可见,各种花草与树木。

  特别是树木,那些好几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大树古树,比比皆是。

  这哪里是一个宅院,这是……

  许同辉和田浩两人全都无法形容,只能说,这完全突破了他们对于“院子”的理解范畴。

  两人在大院里,嗯,真正的“大院”,转了半天之后,又神不守舍地来到许广陵这边。

  “少爷,这院子……是不是太大了?”许同辉的神情中并不是高兴,反而是有点惶恐,就像是被人拽着后衣领给提起来,然后脚不着地的那种。

  田浩则几乎一直都在恍惚中。

  之前,在郡守府中,他就被那几位修士的威压给凌驾了一下,随后,他又被许广陵的话给弄得神不守舍,而这时,如梦游般地走了趟这个院子。

  在短短半天的时间内,三重“打击”,接踵而至。

  也是可怜这个娃了,唔,大娃。

  “既来之,则安之。”许广陵淡淡地回应着许同辉的话,也是同时说给两人听,“再怎么豪华再怎么大,这也只是个院子。”

  “你是个通脉修士,不会因为住进这个院子就变成了开窍,也不会因为住在原本的院子而退回到凝气。”

  “院子,就是一个住的地方而已。”

  “作为一个修士,它对你没有增,也没有减。——许叔,告诉我,你是个修士吗?”

  许广陵淡淡也是慢慢地,这般说道。

  仿佛一股冷水从头泼到底,而且是从骨头里穿过,随之紧接着,又是一股暖意热血从脚涌到头,此时此刻,许同辉整个身心都处在一种颤栗之中。

  组成这颤栗的是陌生、紧张、振奋以及激情。

  “是!少爷!我是修士!”

  许同辉大声说道。

  甚至是如同吼叫,虽然只是低吼。

  “那就好。”许广陵继续表情淡淡地说道,“作为一个修士,摆在你面前的,是通脉,是开窍,是从人阶到地阶,是从地阶到天阶,是从天阶继续往上。”

  “少爷,我……我能到地阶?我,我……我能到天阶?”许同辉语无伦次,如听梦呓,也如说梦呓。

  “跟在我身边,如果连一个小小的天阶都达不到,那不如现在就滚了,滚回你来的家族去吧,滚到郡守府去吧,反正你现在已经是个通脉了,要你的地方多的是。”

  许同辉一个扑通,跪在地上,跪在许广陵面前。

  不是吓的,而是太过巨大的冲击,让他这一刻再无力用腿去支撑自己的身体。

  田浩就更是如此,他不止是跪在地上,更是两臂靠地合拢,几乎是把整个上身都伏在地上。

  许广陵转身离开,去巡察院子。

  留下这两人,在慢慢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激荡之后,两人再次来到许广陵面前时,发现自己的少爷正靠坐在一棵大树下,看着脚前方不远处的小河流水。

  “少爷。”

  “少爷!”

  两人上前,恭敬说道。

  如果郡守徐亦山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

  很惊讶很惊讶。

  甚至用“震惊”来形容都是可能的。

  因为就这不到半天的时间里,两人的身上都发生了一种极明显的变化。

  那个刚破入通脉的低阶修士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把剑,而且是要刺天穿地的那种。

  而就连那个毫无可言之处的仆从,此时此刻,也仿佛刚刚从炼剑炉中出来。他还不是一把剑,还只是个粗陋不堪坑坑洼洼的铁疙瘩。

  但是,看得出来是个“铁”疙瘩了。

  而不像之前,分明就是泥沙捏合出来的一个东西。

  此时此刻,两人对面的许广陵呢?

  他就像他倚着的那棵大树,也像他之前视线看着的那流水,又或者像那流水底下的泥土、河床……

  如果不刻意,你很难留心到他。

  而就算你很刻意地留心了,也很快会把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

  ——他确实没有什么好关注的。

  但这一刻,当来到这里,当来到这个人的身边,许同辉和田浩两人的眼中,没有这个宅院,没有树,没有小河流水,更没有边上长着的一些小花小草。

  他们的眼里,只有那个小小的身影。

  至少这个时候,没有其它的任何东西能挤进到他们的视线里。

  “许叔,现在,你把我之前教你的那开架练体拳,打一遍。”许广陵说着,然后又对田浩道:“你还是转过身去,不许看。”

  “喔,知道了。”田浩背过身去,然后蹲下身来,两手交叠放在脑后,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像是手里的糖被家长抢了的小孩,正蹲墙角中。

  “是,少爷!”相反,许同辉就是大声抖擞说道。

  嗯,这是拿到了两颗糖的小孩。

  大声,抖擞,而当缓缓地静气凝神,架式拉开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沉默,一切都变得安稳,包括那神,也包括那气。

  就在这沉默和安稳中,一招连着一式,一式连着一招。

  许同辉打得规矩,这规矩,往日是束缚着他让他照着做不敢稍有变动的模子,而这一刻,化作了承托他架式的辅助,让他不需要任何心神意识的关注,而自然地把动作推动到恰到好处。

  而他的心神和意识,这一刻,被自己身体内的气血所吸引。

  随着一招一式的展开,气血,就那样地在身体内激荡着。

  从胸口而出,缓缓地,流过肩,流过肘,流过手腕,流溢到掌心,充斥到指端。

  整个拳头,仿佛都变得巨大,变得无坚不摧。

  这是右臂向前,左臂后拉的一个简简单单的开合动作,也是这套开架练体拳里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动作,在往常,它甚至连“招式”都算不上,而只是一个过渡。

  但这一刻,就在这个过渡里,许同辉初次体会也是感受到了一种东西。

  用异世界的话来说,那叫“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整个身体,仿佛化作开阔的平野。

  心神如星,星光淡淡垂照平野。

  意识如月,月华混同着那看似平静实则浩浩荡荡的江水,在这开阔的平野上,奔腾,流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