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吾逍遥 第二百六十五章:遵命,陛下!

小说:惟吾逍遥 作者:微斯人也 更新时间:2019-04-07 02:06:25 源网站:求书网
  在初来乍到的时候,看着宗门内那些衣袂飘飘仙姿玉貌的女修时,墨天微心中简直是羡慕嫉妒恨。收藏本站

  要知道,运用了修真科技的法衣,穿上之后,寒暑不侵,不皱不脏,可自带时装光圈 鼓风机效果,前世穿衣的烦恼一个都没有,简直可以说是女人的天堂。

  人是视觉动物,谁又能不爱美呢?

  反正墨天微是很爱美的,早就想要穿一穿仙女姐姐们的衣裳过一把倾国佳人的瘾。

  然而现实很残酷,性别问题始终横亘在她奔往一笑倾国的路上,还让她不得不走上了暴力倾国的不归路。

  过了最初那段时间,墨天微也就歇了女装的想法,先把自己的性别问题整明白了再说其他,不然总觉得浑身别扭。

  所以,在修真界待了许多年的墨天微,还真的没有穿过一次女装。

  现如今,适逢其会,墨天微很痛快地便答应了下来,拎着衣裳便往偏殿去了。

  殿中只剩下了厉烜与阿萝两人。

  厉烜一脸神游天外的表情,他万万没想到,墨天微居然是这么个“能屈能伸”的人物,这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奇辱加诸身而心不乱的本事,真让他甘拜下风。

  想当年,墨天微不过是给他化了个妩媚的妆容,他便气得差点掀桌,现在想想,还真是修养不够,修养不够啊。

  厉烜不禁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阿萝偷偷打量了好几次厉烜的脸色,见他一脸沉思之色,心中却想:“殿下在想什么?难道是在想那个男人!”

  她心中气恨,就差一点点她就能与殿下成就好事,结果就因为那人一句话,殿下便将自己推开!

  再想想那人拿着女装就去偏殿换的坦荡,阿萝更是暗恨不已,不禁在心中骂道:“哪里来的贱人,堂堂男子,雌伏于人身下,竟还要做妇人装扮,献媚于前,简直恬不知耻!”

  当然,她其实心中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错,做炉鼎的就是要有这厚脸皮,她自己也是一样。

  恼怒之下,她行事便失了些章法,竟然开口问道:“殿下果然很宠爱方才那一位。”这话里满满的都是酸味。

  厉烜被她有些尖利的声音从沉思之中惊醒过来,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宠爱墨天微?这话要是传出去,他不得被墨天微一天照三顿打!

  况且,什么时候一个炉鼎也敢这样与他说话了?

  厉烜心中不悦,便想着让别人也不悦,刚要开口训斥,忽然怔住了。

  今日天气正好,笼罩在魂玉城上空的阴云已然消散,昊阳孤悬于空中,洒落万丈光芒,而此时,正有一道红衣如火的身影,逆着阳光,从殿外缓步而来。

  阳光太过刺眼,为她披上一层灿烂的纱衣,却也将她的容貌掩在阴影之中,让人看不分明。

  厉烜不自觉便坐直了,上身微微前倾,似乎要仔细看清来人的脸。

  她行走的姿态与一般女子大有不同,更近似于男子的洒脱与豪气,虽然不快,却格外利落,让人不禁猜想,这一定是个嵚崎磊落、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

  阿萝侍立在殿下,一双眼睛早已钉在殿外走来的红衣女子身上,目光中各种情绪交织,复杂难言。

  她嫉恨,这男人怎么穿起女装比她还像女人!

  她不平,同样是个炉鼎,凭什么他在做这样的事时还能高高昂着头,一副傲慢至极的姿态,而自己就要卑微地站在一旁,连多说了一句话、呼吸大声了点都是错?!

  然而,在嫉恨、不平与厌恶之外,她心中还有几分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敬慕——这样的人,真的是个炉鼎么?

  或许曾经也有过辉煌的过去,只是不幸遭逢变故,才沦落至此吧?

  这样的人,这样的气质,她一直仰望、一直羡慕,在踏上道途之初,她也曾渴望过,成为这样的人,而不是……如今这副低到尘埃淤泥中的模样。

  不知为何,眼睛竟有些酸涩,她连忙移开目光,不敢再看,转而死死盯着云履上的花纹,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墨天微朝阿萝扫了一眼,她有些惊讶,这妹子居然也在?看来厉烜很信任她嘛!

  厉烜根本没有注意到阿萝的复杂心绪,他的目光已经牢牢嵌在了墨天微身上,根本挪不开。

  他对墨天微的记忆,仍停留在当年苍崖城的那一次相遇上,他走投无路,求救于墨天微,却被这人狠狠捉弄折辱。

  当时的墨天微,是多么目无下尘、狡诈奸猾、睚眦必报啊!

  可如今,看着乌发高挽、不着钗环,正朝着他漫步而来的红衣美人,厉烜觉得脑子有点晕——他已经在脑子里自动代入了墨天微那张清丽绝伦的脸,整个人都……不好了。

  “必须承认,墨景纯这副目中无人的傲慢样子,真的……挺好看的。”厉烜不禁想道,“那些庸脂俗粉,根本比不得他半根手指……也是,这可是一位实打实的天骄啊,底气十足。”

  “真是奇了怪了,之前见他也没被震到呀,怎么只是换了身衣裳,我就变得这么奇怪了?”

  “……好吧,他真美。”厉烜终于放弃挣扎,思索良久,终于承认了。

  此时,红衣美人已经走上殿来,十分无礼地挥袖将案上的灵果美酒拂到一边,往案上一坐,一只脚也跟了上来,微微曲起,一只玉白的皓腕搭在膝上,另一只手则是缓缓抬起,落在了鬓角,“你在想什么?”

  “在想,你真美……呃,不是……我……”

  脱口而出后厉烜欲要辩解,最后却在墨天微戏谑的目光下黑了脸,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靠在冰冷的椅背上,总觉得现在的墨景纯太可怕了,这是怎么肥四!

  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似是与平日一般在冷冷讥笑,又仿佛只是单纯地表露出愉悦的心情。

  墨天微睨了怂包厉烜一眼,慢慢摘下脸上的面具,从琼瑶似的鼻子,到寒星般的眸子,再到如工笔勾勒般的长眉……

  “铛!”

  她将面具随手丢到一边,在他呆滞的目光之中,粲然一笑!

  厉烜原以为之前在脑中想象的已经是世所罕见的绝美,也以为自己已经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明白为什么有一句诗叫做“曾经沧海难为水”,才明白在绝对的美色面前,任何心理准备都是徒劳!

  她是美丽的,一切美丽的词汇在她面前都黯淡无光,他无法形容那一瞬间的震撼,似冰雪之中开出红莲,深海之底遇见阳光,一切不可能,都比不过她的一瞬笑颜。

  “见过这样的美人,这叫我以后怎么睡那些炉鼎啊!”厉烜欲哭无泪。

  她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畏惧的目光之中,挑起他的下颌,声音刻意压低:“还满意你看见的么?”

  厉烜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不能更满意了。”

  “那么……”墨天微将他从座上扯了起来,“决定好怎么带我离开了么?”

  美丽的容颜突然在眼前放大,厉烜脑子更晕了,连连点头,“决定好了决定好了,保证不让你失望。”

  “如此……甚好。”

  墨天微挥手将他甩回座上,慢条斯理地擦着刚刚碰到厉烜的手,一下子就冷酷得如同砭骨寒风,厉喝道:“那还不快去准备?!”

  厉烜勉强坐稳了身子,虽然现在的墨天微已经撕下了伪装,但不知为何,在听见那完全算不上客气的话之后,他心中第一时间升起的,竟然不是恼怒,而是……窃喜?!

  天啦噜,我是被墨景纯玩坏了吗?

  厉烜结结实实打了个寒颤,想要为了面子说几句“你给老子放尊敬点”。

  墨天微回眸望了他一眼,“嗯?”

  厉烜咽了咽口水,正色道:“这就去,这就去。”

  很满意于他的识相,墨天微将擦完手的绣帕随手丢开,跳下桌案,捡起面具,毫不避讳地重新戴上,扬长而去,只丢下一句话:“一切准备好了再来寻我。”

  厉烜木木地点头:“好的陛下,遵命陛下。”

  被墨天微临走时那睥睨的眼神慑到的阿萝这才惊恐地捂住了嘴,怎么会?那不是魔修!他居然还这样子对殿下说话,殿下竟然还……还似乎很享受?

  被当成炉鼎调|教了许多年的阿萝,世界观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或许,殿下,殿下才是下面那个?!

  怎么办怎么办,我完蛋了,我死定了,麻麻救我!

  良久,厉烜才终于收起了一脸梦幻的表情,眉头紧锁,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方才究竟有多么失态。

  理智回笼后,他心中懊恼万分,让墨天微女装只是其中一个条件,还有一个就是在他日后落难之时墨天微必须伸出援手。

  他本是想报当年一箭之仇,这才先说了第一个条件,不想墨天微十分爽快地就答应了,他一时惊愕,便忘了继续说。

  之后又被美色所惑,压根没想到第二个条件,糊里糊涂就答应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让他觉得很郁闷。

  “我表现得这么露骨,也不知道景纯道友会不会厌了我,以后再不理我呢?”

  “景纯道友即便是笑着的时候,眼睛里也是一片冰冷,他不喜欢我……根本不把我当朋友……”

  厉烜幽幽叹了口气,捡起飘落地上的那方绣帕,一脸少年厉烜之烦恼的模样。

  唉声叹气了好久,厉烜突然反应过来,目光如电,直刺向恨不得自己不存在的阿萝:“你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看见您那……色迷心窍的样子?

  阿萝扑通一声就跪下了,瑟瑟发抖,“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景纯道友的绝世容颜,除我之外,竟然还有人看见了?”他喃喃自语,眼中一片阴霾,“这,可不行。”

  墨天微压根不知道厉烜那猪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在过了一把女装瘾,圆了上辈子就在做的“一笑倾城”的美梦之后,很快她就觉得厌烦了。

  这身衣裳太过繁复,袂带飘飘,裙裾曳地,不适合她这种随时都要抄起九天剑砍人的剑修,以后即便要穿女装,也要像二师姐那样,穿得利落点。

  墨天微换了衣裳,回到天月殿中,眉宇之间有一丝疑惑之色。

  “混沌源水为何会让别人都以为我是个男人呢?”

  这个疑惑一直存在她的心中,只是因为她并不想泄露这个秘密,又寻不到答案,才暂时放下。

  然而今日,换上那一身红衣后,她又不禁思索起来。

  “混沌源水,目前发现的作用有这几个:与红莲业火达成平衡,水火相济;滋养神魂;蒙蔽天机;催眠……”

  “催眠?”

  墨天微忽然顿住,这个作用还是她在当年混入天妖城时发现的,十分主观唯心,只要她坚信自己是妖族,那混沌源水就会影响别人对她的判断,将她划入妖族行列之中。

  当时她曾经有过一个想法,要是催眠自己,让自己坚信自己有某个阵法的准入权限,能不能同时也影响到阵法,让阵法把她当自己人,允许她通过呢?

  后来她也尝试过,但效果并不好,因为她根本做不到完全催眠自己——混入天妖城是唯一成功的一次,后来无论什么情况下,她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催眠……”

  墨天微忽然有了一个猜想:“难道我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催眠了自己,把自己当成男人?”

  这无疑是一个可能,但问题又来了,墨天微压根就没有过这种想法。

  她信奉男女平等,压根没想过自己变成一个男人,又哪里会有那种执念,以致于催眠了自己呢?

  “若不是这样,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墨天微叹了口气,依旧毫无头绪,只能暂时放下这个问题。

  她复又想起另一件事情——她被当成所谓的“天魔大人”召唤来南域,这个“天魔大人”,与天魔宫有没有什么联系?

  天魔大人,天魔宫,天魔剑……听名字就应该是一家的。

  墨天微轻轻敲着桌案,我和天魔宫厉烜有过接触,也和天魔剑有过一面之缘,但这都不足以让人把我当成“天魔大人”。

  她眯起眼来,“等回宗之后,我要再去剑池看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