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个天才 第236章 争夺遗产

小说:你真是个天才 作者:国王陛下 更新时间:2019-06-10 22:12:40 源网站:2KXS
  高蓉提出转学,并不令人意外,失去高风华的庇护后,只靠着长公主相隔数千里的庇佑,她在辉煌谷虽然能保证基本生存,却也只能保证基本生存了。

  辉煌谷,乃至整个边郡,不知多少人会盯上她,盯上这个长生者的独生爱女!

  少女心性坚韧,丧父之痛仍萦绕在心,另一边她却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若不能趁着形势未定,长公主余威犹在时及时离开边郡,恐怕她就再也离不开了!

  当然,若没有这番惊变,她本也没打算离开边郡,作为边郡儿女,她早已习惯了边郡水土风光,然而……在那场茶楼之战后,她从沉睡中苏醒,面对的却是全然陌生的世界了。

  四周的目光,再无复曾经的友善,有讥讽,有怨恨,更有不加掩饰的觊觎,她也再不是魔道大师高风华的爱女,而是罪人之女,同时还有怀璧之罪。

  这样的边郡,甚至比遥远的东方还要让她陌生而恐惧,所以很快高蓉就做出了决定。

  去红山!

  如今她能保全自己,全赖长公主的庇佑,而长公主对她并无好感,全因蓝澜受高风华死前所托,所以……她的根基全在蓝澜身上,而她和蓝澜可谓素昧蒙面,蓝澜又在事后赶去南疆,远隔数千里。

  留给高蓉的道路就只有两条,其一是同赴南疆,然而南疆是帝国前线,是绞肉机一般的严酷战场,她这尚未出师的萌新魔道士,去了还不够添乱,而且前线也没有她想要的修行环境。其二,就是红山学院。蓝澜与白骁的关系,哪怕没看过直播,只凭民间口耳相传的绯闻八卦也可知一二,雪山渣男,负心薄幸等等传说,高蓉可是一清二楚,所以若是不能前往南疆,那就去红山学院,留在白骁身边,也等同留在蓝澜身边了。

  想通了这一点,高蓉便找到白骁,提出了转学的请求。

  红山学院当然是有转学机制的。

  要想成为红山的学生,除了经历严格的入学试三关以外,还有个法子就是走转学这条路。

  虽然这条路却比入学试三关还要艰难得多。

  必须是出身顶尖学府,如白夜皇家学院、辉煌谷等,在同年级中拥有上佳成绩,最后再经红山学院的资深导师写下推荐信……便有了参加转学测试的机会。

  测试环节不多,难度却不低,至少红山学院本院的同年级学生,有一半是通不过测试的。

  换言之,要想转学到红山学院,就要在满足诸多苛刻条件后,再硬顶着各学院课程体系的差异,拿到红山学院平均值以上的分数。

  高蓉不算那种天纵奇才,但在辉煌谷中也属于上佳之才,通过转学测试的机会不小,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辉煌谷肯不肯放人,而红山学院又肯不肯接收。

  辉煌谷方面,趁着长公主余威犹在,她现在提出转学,还不至于被过多刁难,而红山学院的态度……就全赖白骁了。

  当然,不是指白骁的影响力,已经大到可以左右学院决策,而是说他的直播还开着,她的请求,红山学院高层自然也看得到。

  果不其然,白骁沉吟了一下,就点点头:“老师说转学需要的推荐信已经给你写好了。”

  高蓉反而一愣:这效率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白骁又说:“只要你能通过测试,年底前就能顺利入学了,而你若是对测试环节有担忧,可以提前去红山城,她会开设私人辅导课,助你过关。”

  听到这里,高蓉甚至汗毛都竖了起来:红山人这热情有点过分了吧!?简直要到了非奸即盗的地步,这是要把我带过去解剖试验么?

  白骁说道:“老师说,不要多想,红山学院对长生树并无兴趣,她愿意对你多加关照,只为一事。”

  高蓉竖起耳朵,认真聆听。

  “她是弯的。”

  高蓉毛骨悚然,连退数步。

  高蓉到底还是咬牙同意了原诗的邀请,第一时间就沿着刚刚修复的军用通道去往了红山城,然后……暂居高老庄。

  她虽然性情坚韧,能忍丧父之痛,但毕竟还是清白少女,实在不敢以身涉险,去赌原诗到底有多弯……所以便以入学前不便入住红山学院为由,在高老庄借了一间房。

  为此,高远简直兴奋地原地打滚,发誓赌咒定要让蓉姐在高老庄吃香喝辣,然后理所当然一应开销全部都是他买单!

  这种真挚而炽烈的处男言论,换来了高蓉不失礼貌的笑容。

  而在迷离域中,却有人对原诗的决定颇为不解。

  “原老师,你真的觉得她身上有长生之秘?”清月问道。

  从一开始,清月就没把原诗那句我是弯的太当回事。

  虽然她的确不怀疑原诗的性取向,但性取向又不是性变态,她虽然喜欢女人,却不是什么女人都喜欢。

  至少高蓉身上,并没让清月看出有什么值得原诗为之破例的地方。

  只有一点:她是高风华之女。

  所以原诗必然是笃定了她身上有高风华的遗产,才会趁着这巧妙的时机,将她接到红山学院来。

  原诗则反问道:“你觉得她身上没有?”

  清月沉吟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说不准,或许有,或许没有,高风华死前的亡魂分裂一事本就蹊跷,那亡魂又特意将高蓉托孤给蓝澜……我对高风华的事情不熟,实在说不好他的用意。”

  原诗则解释道:“我却和高风华打过几次交道,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一句,那就是个抛弃妻子的人渣。”

  清月惊讶不已,她来南方时间不长,但博览群书,对高风华的风评略知一二,可没有这么不堪啊。

  “边郡人的三观普遍扭曲,推崇性情好爽善战之辈,高风华这个战狂的外号,在其他地方最多算是中性评价,但在边郡却属于足以吹嘘的美名。而一个只知道和人打架的疯子,对家人能有多关心?他发妻死的时候,他还在青郡和原家人赌斗,而对于高蓉,他也只在口头关切,何尝真正关注过她的成长?”

  顿了顿,原诗又说:“若非如此,高蓉怎可能顶得住丧父之痛,短短时间就开动脑筋想出脱身计?她本来也和高风华没有那么深厚的父女情谊!”

  清月顿时恍然。

  原诗继续说道:“所以我才觉得奇怪,那高风华临死前,既没考虑地下的长生树根须,也没去找吞吃了长生种的灵兽,却偏偏良心发现地托孤给蓝澜……”

  清月又说道:“不过此事也有疑点:蓝澜的通灵术,可让亡魂无从说谎,更无从隐瞒,高风华既然是在她通灵时托孤,真情实意便不会是作伪,除非是……”

  原诗点点头:“就是这个除非是,我怀疑与蓝澜通灵的那个亡魂,本身就是伪造之物,记忆和人格都是经过精心打造的,毕竟除了雪山巫祝的通灵术之外,魔道技术中,搜魂夺魄,让死人说话的法子也是不少,他身负长生之秘,总要做一些保险措施。所以对那个亡魂来说,托孤或许已经是真情实意,但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可信的。”

  清月沉吟片刻,认可了原诗的推断。

  “不过这个道理,很快就会有更多人能想得到了。这样一来,红山学院便有怀璧之罪……师姐,老师知道这件事了吗?”

  原诗说道:“他当然知道,对这长生树,他的兴趣可比我浓……所以我才要抢在他前面将高蓉拦下来!以后他想研究高风华的遗产也可以,只要跪下来求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