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堂归燕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来信

小说:锦堂归燕 作者:风光霁月 更新时间:2019-06-12 22:40:44 源网站:笔趣阁qu
  由辉川县去往武宁坝,若快马即便三四天便到了,可是赶着牛车运送花岗岩这类沉重无比的货物,速度便会放的格外的慢。

  一路上十分顺利。

  队伍中某几个得了陆衡特别吩咐的人,也慢慢的放松了警惕。

  七天后,队伍终于来到距离武宁坝只剩一日路程的小村庄暂做休息。众人吃饱喝足,留下人守夜后,便放松的睡下了。还有一天便是武宁坝,交了货,他们的任务便安全结束了。

  次日,队伍又重新启程。只是谁也没有看出,其中的两辆车已被换过了。

  逄枭得到精虎卫传来的消息时,终于能够放下心。

  他将身边所带的精虎卫分出一部分,命他们保护“货物”的安全直至指定地点。

  随后的半个月,辉川县石料厂之中陆续又有六个队伍往不同的方向出发了。

  逄枭依旧以此法,成功的换出了另外两批宝物。

  “一切进行的这般顺利,难道陆伯爷没发现运去的石料被替换了?”秦宜宁斜倚柔软的竹面大引枕,手中摇着一柄海棠形素面纨扇懒洋洋的道。

  逄枭用竹签插了一块蜜瓜送到秦宜宁口边,笑着道:“他那般缜密的人,做准备都着手好几个月时间,他必然非常沉得住气,在他确定全无异常,风头过去后才会将宝藏重见天日。正因猜到了他这样的想法,我才能以这种办法偷梁换柱。”

  秦宜宁噗嗤一笑,端起茶碗漱了漱口,“可见有些事情太过谨慎,反而会耽搁大事。”

  “是啊。过分的谨慎便是优柔寡断了。这样事若在战场上,很有可能会错失机会。而战场上的输赢,涉及到的可都是人命。”

  “所以你才养成了杀伐果决的性子。”秦宜宁搁下纨扇,坐起身子,手臂搭在逄枭的肩头脖颈处。

  凑近之时,她身上淡雅的馨香便将他包围住了。

  逄枭笑着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还带有蜜瓜甜香味的樱唇上偷了个香,笑着道:“我都已记不清了,有多少次是因迅速做了决定而逃过一劫的。是以更加明白果断的重要。不过,前提是事要思考清楚,不能随便就下决定,那样便是武断了,说不定要赔了兄弟们的性命,害人害己。”

  秦宜宁乖巧点头,纤细的指头缠绕着逄枭垂落在肩头的一缕碎发,剪水双眸中满是温柔。

  逄枭的身心都快融化在她温柔的眼波中了,着了魔似的缓缓靠近,低沉的声音略带沙哑,“这会子若是有人来扎我一刀,我都不想躲开。”

  秦宜宁闻言噗一声笑了。

  正当唇瓣贴近时,外头忽然传来寄云略带焦急的声音。

  “王爷,王妃,汤秀那里有信儿来了,谢先生让务必迅速告知王爷。”

  逄枭动作顿住,有些扫兴的轻叹一声。

  秦宜宁道:“快去吧,这般着急,必定是要紧的事。”

  拉着他起身给他整理衣裳。

  逄枭道:“你与我一同去看看吧。屋里闲着也是无聊。”

  秦宜宁想想也是,裁剪的衣裳都做好了,鞋子也做了两双,针线活上没什么急用的,她闲着也只是看一些杂书罢了。

  “好。”秦宜宁应下,就叫了寄云进来服侍她穿戴整齐。

  二人快步赶往前头。

  汤秀一见逄枭来了,顾不得什么礼数,草草的拱拱手,就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

  “王爷,今日出城时,有个小乞儿将这个送到了属下手中,属下疑心之下,便拆开来看了,谁知道这是一封信中信,里头的字条写了让属下务必将只交给王爷。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属下不敢耽搁,赶忙回来了。”

  说话间,逄枭已经接过信封,里头的确还夹着一个更小巧些的信封。

  且一看那信纸上熟悉的字迹,逄枭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谢岳与徐渭之也都聚集在此处,见状十分好奇,想凑近看一看,又有些担忧逾越了规矩。

  “二位先生请看。”逄枭仿佛明白他们的想法,将信交给了谢岳和徐渭之。

  面对秦宜宁询问的眼神,逄枭道,“这是陶汉山写给我的信,除了请安,他还告诉了一个要紧的信息。”

  “要紧的信息?”秦宜宁疑惑的问,“先前陶先生离开时还给你留了信,说是不论走去天涯海角,对待王爷的大业始终会尽心尽力。”

  “是。陶汉山说,最后这一批的货物让咱们不要动。他已将此事告知了圣上,圣上必定会赶往辉川。”

  什么?

  秦宜宁惊愕的瞪圆双眼。

  谢岳与徐渭之也面色复杂的将信纸交还给了逄枭。

  “这最后一批东西是要运往万舟镇的,一切咱们都已部署好了。若是此时停了手又算怎么一回事?”谢岳拧着眉头,脸上的皱纹都因他纠结的表情多挤出一些来。

  徐渭之却道:“以多年来共事的经验,陶汉山虽然性子偏执一些,做事也有些不择手段,可他对于大局的掌控着实有一手,对待王爷也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这一次他应该是的确这么做了。”

  徐渭之的话有所保留,但听话听音,他已经表达的很清楚,陶汉山必定是已照着信中所写,将宝藏即将运往万舟镇的消息告知了天子。

  以李启天多疑的性子,加之他对宝藏的看重,此番必定会急着赶来。

  甚至,先前已经被逄枭成功劫到手中的宝藏,也很有可能被李启天惦记上。

  逄枭道:“陶汉山刺杀宜姐儿,着实可恶。但多年来他的性子本王也了解。这一次如徐先生所言,这信应该是真的。他对于权力的渴望极大,恐怕还在将希望寄托于本王身上,所以他一自认为最好的方式来辅佐本王。”

  略一沉吟,又道,“本王认为,陶汉山的能力还是值得认可的,他对权力的野望也让他暂且不会出卖本王。所以运往万舟镇的这批货物,咱们最好暗中观望。”

  谢岳、徐渭之、汤秀都跟着点头。

  谢岳佩服的道:“王爷知人善用,心胸宽广,对陶汉山那叛徒都能如此宽容,着实令人感佩。”

  逄枭摆摆手道:“不是本王宽容,而是现在越发的了解陶汉山此人了。”

  “不过我有些担天下大乱。”秦宜宁敛额道,“以圣上的性子,必定第一时间快马加鞭而来,他对宝藏那般看重,到时候圣上为了宝藏而离京的消息就会不胫而走。”

  秦宜宁呼出一口气,略有些沉重的道:“我的人送的消息,南方如今水势虽有停歇,可各地的粮食也是当真不够吃了。老百姓挖野菜扒树皮来充饥。这样的时候,朝廷赈济迟迟未至,圣上却又为了宝藏之事大张旗鼓闹将开来,谁知道会被有心人传成什么样子?

  “那些百姓们饿着肚子,眼看更大的饥荒就要爆发,天子还不给他们赈济,只知道去修皇陵、挖宝藏,如此不为百姓着想,万一群情激奋,反了他该如何是好?到时候可真就是天下大乱了,这天下才消停了没多久啊。”

  秦宜宁的一番分析句句入理,几人都不由得心内沉重。

  谢岳片刻后道:“王妃说的在理。正因如此,咱们为得到那宝藏所做的一切才没有错。其实说是宝藏,这些也都是当日燕朝昏君搜刮百姓而得来的,若能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算是一件好事。”

  “正是如此。”逄枭道,“如今事情复杂,咱们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陶汉山将此事告知天子,未必没有想刺激天子做出过激行为的考量在。咱们就静观其变,若是天子不来,咱们便可得手,若是来了,便要从长计议了。”

  “不然。”秦宜宁摇头,“恐怕圣上真的来了,就没有咱们从长计议的时间了。”

  秦宜宁一提醒,逄枭立即就明白了,恍然道:“以圣上多疑,只会怀疑到我头上,更有甚者,陆衡会攀扯上我。”

  “正是。所以王爷最好提前坐下准备了。”

  计议已定,秦宜宁便不再多留,以免打扰逄枭与谋士商议其他事,独自回了内宅。

  寄云正指挥小丫头们打扫院子,见秦宜宁回来了,笑着上前来迎,“王妃,您回来了。”

  “嗯。我让你打探的事儿,你可打探清楚了?”

  寄云点头,随秦宜宁进了屋,去八仙桌旁倒一碗茶来放在她手边,这才道:“王家看起来一切如常,府里伺候的人依旧不多,不过我听一些人谣传,说王大善人似乎得了癔症。”

  “哦?”秦宜宁端起茶碗的动作一顿,随即冷淡的笑了,“他这是还不足呢。”

  寄云疑惑的看着秦宜宁。

  秦宜宁便道:“他心里仇恨夺走他财产的岳家,恨他妻子负心薄幸,从而迁怒了整个丹福县的百姓。因为丹福县百姓大多数来自三个家族,而三个大家族又相互影响,百姓们也都迂腐的听信什么家训,不在乎法度,他被谋夺家产,丹福县百姓即便知道了也没有人给他出头,因为他是外地人。

  “他一直想报仇,当日程知县所作所为便是他背后出的主意。他恨不能圣上将丹福县百姓全杀了他才能泄愤。早年,他背叛樱井,后来他又利用樱井。如今他的目的没有达成,想是受了刺激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