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道剑 莫家晚宴·傀儡篇

小说:落道剑 作者:三月雨花 更新时间:2019-03-29 01:21:19 源网站:顶点1
  落日堡内。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你怎么看?”

  诺赫闭目坐在椅子上,换了一套干爽的白衬衣,若非这一头白发,根本看不出他已经是快五十岁半老之人。

  “莫兰这个人你比我更了解,一条毒蛇罢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改不了本性,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亚当取下背后的铁匣,随手放在地上,竟砸的地面晃了三晃,他脱下湿漉漉的铠甲和衣衫,看上去削瘦的身材,实则肌肉凸显,宛如石雕一般,伤痕遍布,最为可怖便是那一道咽喉直至下腹的刀伤,如一条长长的蜈蚣,狰狞夺目。

  “那我倒要问问你,落日城区区三万军队,他有什么资格与我二十万兵马对抗,莫兰最为识时务,当下局势他不可能不明白,皇室此举无异于向我们宣战,我诺家为北境守护,麾下封臣无数,真要说起来,王权在你我面前,也不过儿戏罢了,你如何肯定莫兰的立场?”

  “我最厌烦你这样明知故问了,二十万兵马诺家只占十万,剩余十万皆是外族,你拿什么保证他们的忠心,当年的盟约吗?别忘了,叶北并非暴君,他是一代明君,否则诺兰大人当年也不会拥护他当君主,我们此举无异于谋反,明面上北境以诺家为尊,但私底下又是如何呢?”

  亚当毫不避讳的当着他的面换了套衣服,重新将沉重的铁匣背在身后。

  “那就等他们自己跳出来吧,绝了后患才好安心,走吧,准备了这么久,也该去看看这场演出了。”

  诺赫冷笑了两声,朝屋外走去,今晚到底会有怎样精彩的演出,他真的很期待。

  ……

  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随着夜幕落下,越来越大,越来越急,风声呼啸如女子在耳边鸣泣,护城河的水逐渐漫过石桥,地面已经彻底被水所覆盖,踏足其上,水便会没过脚踝。

  宴会的举办地点在落日堡左侧的冬月堡,仆人侍女们手上拿着托盘,晶莹剔透的麦酒和鲜红的葡萄酒,刚刚烤好的羊肉,烛光照亮了整个大厅,驱散阴寒,到处都充斥着欢快的气氛。

  悠扬的音乐遮盖了风雨声,将一切都隔绝冬月堡之外,无论是宾客还是莫家的人,全都在享用着美酒和食物,壁炉内熊熊燃烧的火焰让大厅内愈发闷热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场宴会到现在为止都让人很满意,每一道菜皆是精致且少量,如果不抢先的话很快就会被人吃光,音乐优美动听,就连艾茜夫人这般挑剔的人,也在小口吮吸着葡萄酒,吃着面前的食物,陶醉在音乐声中。

  在这样的氛围内,却有三个人显得格格不入,诺赫和亚当甚至没有动过刀叉,就这么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不喝酒也不吃东西,他们对饭局没有兴趣,只想看看莫兰到底打算做什么。

  还有一个人便是莫楠,他见此刻空了下来,也无心继续陪在这,便走到莫兰身边道“父亲,我能不能把铃带过来,她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

  莫兰瞥了他一眼,慢悠悠的品了一口葡萄酒“怎么,你喜欢她吗?”

  “谈不上喜欢,毕竟才刚认识没多久。”

  莫楠面色一僵,干笑声着,他身为莫家长子,若不出意外将来是要继承爵位和封地的,结婚生子这种事很难自己做主,讲究一个门当户对,许多婚约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推掉了,莫兰早已经很不满了。

  “你知道就好,喜欢漂亮女人很正常,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脑袋一热,为了喜欢的女人什么都敢做,可最终我还是娶了你的母亲,你喜欢她没有关系,先把婚约定下来,结亲之后,你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哪怕生几个私生子也不过惹些口舌罢了。”

  莫兰不在乎他喜欢谁,他只在乎家族的利益,婚姻才是各个家族的最牢固的盟约,先把妻子定下,之后不管有多少女人,那都是个人作风问题,影响不了什么。

  “你若是真的喜欢她,就别去找她了,况且你身为下一代落日堡继承人,宴会才开始你便离席,像什么样子,给我坐下。”莫兰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枯瘦的手轻轻敲着桌子。

  莫楠不敢反驳,只能坐了下来,心中思考着待会要怎么向铃道歉。

  “诺赫大人!瓦达早就听闻您冰原剑豪的威名,今日一见确实气质不凡,但瓦达自认也是用剑的好手,想请您指点几招,不知肯不肯赏脸?”

  粗犷的声音盖住了音乐声,所有人纷纷侧目看去,说话的那个人身材足有八尺高,体形比戴恩爵士还要大上一圈,肩膀宽厚,手臂粗的想小树干,浑身肌肉凸起,站在人群中仿佛一位巨人,高出别人两三个头,他拿着足有人头大小的酒杯,大口大口的喝着麦酒,却半点看不出醉意。

  这位巨人正是莫家侍卫长瓦达,因为高大的身材和无可匹敌的凶暴在落日城远近闻名,他出身不过是一个贫民罢了,因为父母欠下的债务被人当作奴隶贩卖到了角斗场,以着全胜的姿态替主人赢下了数万叶纹金。

  但后来因为失手打死了一位贵族,险些被施以绞刑,被莫兰救了下来,他看中了这个大块头的潜力,将其招募了过来,给他最好的食物和武器,任命其为侍卫长,并且毫不吝啬的授以灵武之道。

  即便是参加宴会,他也穿着链甲和皮铠,别人畏惧冰原剑豪,他却不会,他反倒很好奇,明明只是一个小个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名声。

  “瓦达,你就别自不量力了,冰原剑豪岂是你可以挑战的,别看你长得高大,我看连一剑都接不住,还是安心喝你的酒吧。”

  莫旬一边笑着一边搂着身边的女人,他这话不过是为了激一激瓦达,他越生气越好,要知道这个大个子在灵武上的天分可不弱,短短两三年的功夫,便已经从锻心到了焚骨,而且这个人出手是没有留情这一说的,非死即伤。

  “瓦达,你真要比也别挑这个时候,诺赫大人一路奔波,本就劳累,赢了你是应该,输了也是你胜之不武,你这是自找骂名。”

  莫兰的声音虽然轻,但乐手在他开口的时候便停下了演奏,舞者停下的身姿,大厅内瞬间鸦雀无声,这句话所有人都听的分明,他们纷纷看向诺赫,想看看这位冰原剑豪如何应对。

  “哼,莫兰大人这话可不中听了,何须诺赫大人出手,便让我这老头来领教一下如何?”戴恩一脚踢开椅子,站起身子便要动手,这般嘲讽诺赫忍得了,他可忍不了。

  艾茜微微皱着眉头,她不明白莫兰这话什么意思,轻轻摁住了乔斯手,对他摇了摇头道“你都喝成什么样子了,坐下。”

  “我再喝一桶也能撂倒这大个子,戴恩你坐下,让我来!”

  乔斯有些不清醒的嚷着,他的确喝多了,想要拔剑却看不清剑柄在哪,面前这些人在他眼里都是重影,别说打架了,恐怕站起来走两步都难。

  “我不打老人。”

  瓦达瓮声瓮气的走到戴恩面前,放下手中的酒杯,伸出手直接将他摁回了椅子上,转而看向了闭目而坐的诺赫,这个老人是很厉害,但还入不了他的眼。

  戴恩怒极反笑,猛地拔剑,却被诺赫拦了下来,他转头惊愕的看向诺赫。

  “你叫瓦达是吗?你既然听过我的名号,就应该知道,我的剑下没有活人,你若真希望我指点,就应当做好死的准备,所以,你准备好了吗?”

  诺赫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现在可还在举办宴会呢,当着莫兰的面说这种话,等于完全没把他们莫家放在眼里。

  但瓦达对此没有任何表示,他本就是角斗场出身,在他看来出手就该做好死的准备,他咧嘴一笑,朝一旁的侍卫招了招手。

  钢铁铸造的双手剑足有六尺长,被三个侍卫抬了过来,看上去就像一扇小门板,竖直了放比人还要高,普通人别说拿了,恐怕抬都抬不动,单看那三个侍卫吃力的表情就知道它有多重。

  “瓦达不怕死,已经准备好了。”

  瓦达双手握住剑柄,稍稍一用力便将其举了起来,他人本就长得高,加上这把剑的长度,这一挥险些就把顶上的吊顶给打了下来。

  “诺赫大人,还请您原谅瓦达的无礼,他本就是一个武痴,见到强者就情不自禁,希望您能手下留情。”莫兰干笑着说道。

  “父亲大人,宴会上动武恐怕不妥吧,您这是……”

  莫楠不解的看着父亲,他虽然也很想见识一下诺赫的剑术,但毕竟宴会还在继续,万一见了血,恐怕有失礼仪,况且瓦达再厉害,如何敌得过冰原剑豪,只能自取其辱,到时候莫家脸上也不好看。

  “十多年过去了,不知冰狼剑是否一如当初锋利,若是瓦达不敌,还请诺赫大人手下留情,莫要伤了他的性命才是。”莫兰没有理会他,反而又强调了一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