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莽林罴精(20)

    作为大明锦衣卫六十七名试百户之一,徐叙征当真下过一番功夫来打熬自家的筋骨拳脚,虽不敢自夸武功盖世,但十余个寻常汉子一起上也甭想摸到他徐叙征一片衣角。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锦衣卫毕竟是当朝圣上的御用鹰犬……眼下九千岁风头正盛,连熹宗皇帝都委权柄与他,锦衣卫虽不像东西厂番那样由宫廷内宦充任,却也处处唯九千岁马首是瞻。

    一想到这里,徐叙征兀自愤恨难平地朝地上啐了一口吐沫:“可恼这些个东林逆党,明摆着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让人一指头就戳倒在地的货色,却偏偏爱使那文人风骨性儿。

    眼见咱手秉圣旨奉命拿人也不说束手就擒,定要先用手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你几声‘狗阉党’,接着就抄起手边的书本砚台,朝你没头没脑地乱丢。

    若是能让砚台中新研的墨汁污了咱的衫子面目,定要在拍手大笑几声‘乌嘴狗’,真真是岂有此理!”

    就这么着,徐叙征经由无数东林党人的亲手‘调教’,终于练成一门‘纵使被人迎面泼来一盆污水,也能尽数闪开’的上乘轻功。

    然而,这门轻功却并不能帮助徐叙征逃出那堆迎面砸来的碎砖烂瓦……于是老徐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兜头砸下的瓦砾埋了起来。

    连身手敏捷的徐叙征都没跑了,可想而知老徐他背后那两个锦衣卫小旗,连同面对面站着的何枢夫妇丫鬟婆子,一行六七人全都被突然倒塌下来的瓦砾埋到底下。

    虽然一世英名都在何家正厅堂屋这里付诸流水,但老徐他毕竟练过……抢在碎砖拍面之前举起双臂护住了脸,不算英俊的相貌这才得以保全。

    经历了被掩埋最初的慌乱之后,徐叙征很快镇定下来,先屏住口鼻呼吸,接着维持手腕臂膀姿势不动,拼命地来回活动起两只手的十根手指,居然就这样硬生生地在倒塌下来的砖瓦碎块堆里掏出了两个拳头大小的空洞,一对灌满空气的空洞!

    这对空洞一经掏出,徐叙征心头总算有了几分底气:“天可怜见,这两口续命的空气就是徐某今遭能不能重见天日的依仗,接着来就得想办法弄掉身上这些碎砖破瓦了。”

    想到这里,徐叙征试探着活动了一下四肢手足。

    虽然徐叙征身上到处都是被砖石砸得酸痛不已的青肿,但手足四肢却无甚大碍,可以随着心意自由活动。

    徐叙征小心翼翼地抽动双腿,将两只脚一点一点地往外拔……一边往外拔,一边用脚掌将腿脚留下的空洞拍实,确保不会发生二次垮塌。

    就这样? 徐叙征一边拔一边拍? 足足用了一炷香的功夫,才将双腿从瓦砾堆中彻底拔出? 蜷缩在躯干两侧。

    四肢一脱困? 徐叙征立时又有了几分胆气,开始用双手一点一点地摸索试探周遭的瓦砾? 终于被其找到一处‘以力加之,似可微微松动’的所在。

    徐叙征屏息凝神? 将周身力道暗暗凝在双掌之间? 轻轻地按在那处虚位上,猛喝了一声‘开’,瞬间将掌上汇聚的力道倾泻一空。

    就见徐叙征双掌所按之处的瓦砾碎石珠帘横卷般向外倒飞出去,使得徐叙征面前猛地一空? 其人就这般头上脚下地从坍圮在地的乱石堆中跳了出来。

    这久违的阳光令微微眯起双眼的徐叙征一下子心怀大敞? 登时就神态贪婪地一耸鼻翼,深深吸了一口外间清新无比的空气。

    “终于得出这石下幽暗地,直脱脱再世为人……嘶,好冷!”

    没等欣喜若狂的徐叙征阐述完这段再世为人的感慨,一向思维敏锐的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身上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他天王老子的? 咱的衣衫究竟到哪里去了?!”

    只见站在瓦砾碎石堆上的徐叙征,双臂平举两腿岔开? 将一身窕白还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大好身躯显露在半晌午的徐徐微风之中,除了左足之上尚蹬着一只皂底快靴之外? 其余之处足可称清洁溜溜,连一条多余的布丝都没有。

    话说上一回见这副扮相是啥时候来着? 中学时期去艺术馆参观大卫雕像的复制品?

    不过显然徐叙征他现在可没有时间纠结到底谁是‘大卫’:“到底是何方高人出手? 才能在不知不觉间尽数剥去徐某浑身上下衣衫?难不成……是鬼怪?!”

    一想到鬼怪二字? 徐叙征的上下牙顿时‘嘚嘚’地捉对厮杀起来:“难不成那鬼怪嫌弃徐某身上的衣衫塞牙,这才如烹鸡拔毛般除了咱的衣服……接下来莫不是要将咱剖腹挖心了?”

    时逢奸佞当道,那锦衣卫也没了设立之初的精气神儿,这些年更是为了拍阉党的马屁,个个抢着去抱魏忠贤的粗腿,着实做了不少为虎作伥的恶事。

    夜路走得多了就没有不怕遇见鬼的,一想-->>